惋惜!22歲華裔生疑臥軌輕生!真凶是抑鬱症


惋惜,一位華裔男生的生命定格在了22歲。

根據美國警方的報道,22歲的華裔學生Lee,在今年的10月26日被發現死於加州矽谷中心Palo Alto市的1條鐵軌上。


根據報道,Lee是生前選擇了臥軌自殺,然後被火車撞擊。

Lee在新加坡出生,但很長一段時間生活在美國舊金山,2017年高中畢業,進入了Santa Clara大學就讀。

Lee在大學期間還去過墨西哥,幫助那裡建造房屋。

Lee愛好廣泛,他喜歡體育視訊遊戲、喜劇電視節目、嘻哈音樂、金州勇士隊和底特律獅子隊。

他還去過中國、法國和加拿大。


這樣一個看似陽光的青年,為什麼要自殺?

5年前,Lee的一篇文章,或許給出了答案。

2016年,他曾經在高中校報《Gunn Oracle》撰文,分享自己多年來一直跟抑鬱症作鬥爭的經歷。

延伸閱讀  被高估的愛情,都輸給了人性


這篇文章譯文如下:

你好嗎?你今天過得怎麼樣?你好嗎?

不管我的實際感受如何,我總是給出相同的機器人迴應——我很好。長大後,我被教導要掩飾自己的情緒。即使一切都出錯了,我仍然強行擠出一個大大的笑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問題,我不想把我的問題加到他們的負擔上。我一直是輔導員而不是被輔導者。

這種行為在我整個青年時期一直伴隨著我,甚至在我搬到帕洛阿爾託大一時也一直伴隨著我。

大一過得很快,我幾乎沒有注意到。大二開始了,我的心情再高不過了。一切都很順利,我在學校、朋友和運動之間取得了完美的平衡。我每天都盼著上學。然而,我的信念很快就會受到終極考驗。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裡,我失去了三個朋友,他們都自殺了。

我對幸福和積極的想法大大動搖了。整個大三,不好的心態一直困擾著我,隨著抑鬱的跡象開始顯現,我開始與生活中的一切作鬥爭。

為了分散自己對病情的注意力,我強迫自己以一種我不允許自己得到支援的方式來支援我的朋友。儘管看到我的朋友如何向我敞開心扉,以及他們如何讓自己變得脆弱,但我仍然無法分享我內心的感受。我想為他們堅強,不想讓他們擔心我。

這種行為對我造成了巨大的傷害。我覺得我的健康和快樂開始下降,我對學習的熱愛慢慢被無精打采和嗜睡的感覺所取代。甚至完成一項基本的家庭作業也變成了一場巨大的鬥爭。

儘管如此,我還是問了自己一個簡單的問題:“我還好嗎?” 我內心深處知道我不是,但我仍然害怕說其他的。不管我有多麼糟糕的一天,我仍然保持自己的狀態,從不告訴任何人我的真實感受。

然而,消極的想法開始吞噬我。功課和朋友的分心並沒有足夠的幫助,我覺得自己陷入了歷史最低谷。在學校裡,我仍然勉強擠出一個假笑,我成功地欺騙了所有人,除了我自己。

感情變得壓倒一切,我經常想向一個可靠的朋友傾訴,但是當時機成熟時,我退出了。我不想讓人們認為我軟弱或富有戲劇性。

最後,抑鬱的情緒變得難以忍受。我失去了以前喜歡的活動的樂趣。甚至打籃球和和朋友出去玩也變得單調乏味,只是另一種日常生活。我別無選擇,所以我決定信仰的飛躍。

延伸閱讀  相戀5年,婚前被婆家算計,閨蜜一番話女子及時止損

就像我的朋友們用他們的情感信任我一樣,我也覺得有必要這樣做。在我回家的一個學校晚上,我最終告訴了我的朋友,他之前曾向我吐露過三個最重要的詞:“我不好。”

說到這裡,我從很多外部和內部的壓力中解脫出來。作為人類,我們努力做到完美,或者至少裝出完美的外表。人們認為我擁有一切,一切都在掌控之中。這讓我總是努力滿足人們對我的期望——即使這是不合理的。戴上期望的面具令人筋疲力盡,它迫使我做出我自己不會做出的決定。

我想成為每個人都期望我成為的人,但在這樣做的過程中,我未能成為我想成為的人。我設法取悅了除了我之外的所有人。然而,通過承認我不好,完美的壓力從我的肩上卸下,我讓自己按照我想要的方式生活,而不是按照我期望的方式生活。

當我情緒低落時,我的朋友們知道了,他們開始擔心我——尤其是因為我永遠不會承認。他們更願意讓我說出我的想法,而不是讓我自己面對我的問題。朋友在患難時表達愛意,而不是在快樂時表達愛意。

通過說“我不好”,我允許其他人幫助我並開始我的康復。然而,如果我一直保持自我,我就會陷入一種不健康和陰險的悲傷迴圈中,最終阻礙我的康復。

說“我不好”雖然很困難,但也可能很可怕。無論是去健身房、做作業還是和朋友出去玩,每個人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有時,當他們已經淹沒在自己的工作中時,向朋友敞開心扉談論這樣一個脆弱的話題是令人恐懼的。

尤其是對我來說,讓我的問題給朋友帶來負擔是不合適的,而在當下,讓自己保持沉默似乎往往是更好的決定。然而,沒有人應該獨自經歷這些困難。朋友、家人和老師——在順境時,尤其是逆境時,他們都在這裡為您服務。在我最終告訴我的朋友之後,他幫我找到了我需要的適當治療方法。

我開始找心理醫生,但更重要的是,這三個字開啟了雙向交流,他也知道可以依靠我。

歸根結底,儘管聽起來很陳詞濫調,但重要的是要記住,隧道盡頭總是有光,這就是今天讓我繼續努力的原因。我意識到有可能從抑鬱症中恢復過來,但只有我承認並與之抗爭才能發生。

雖然當時我沒能看到它,但我現在知道,不管現在的情況有多糟糕,它總會變得更好。無論是一天、一週、一個月甚至一年,我都會變得更好,我的朋友們會在每一步都陪著我。恢復可能是困難和廣泛的,但這是值得的,這一切都始於承認您的病情並說“我不好”。

我目前仍在康復過程中。我的抑鬱症好轉了,我開始慢慢找回生活中的點點滴滴的享受。雖然我仍然為朋友的死感到遺憾,但我已經學會接受他們並讓他們塑造我成為今天的我。

當我感覺不舒服時,我會和我的朋友談談是什麼讓我失望並讓他們知道。起初,我害怕向我的朋友敞開心扉。我想變得堅強,我害怕暴露我的真實情感會讓我顯得軟弱,但實際上,敞開心扉讓我的朋友們將我視為一個真誠、值得信賴的人,從而建立更深入、更有意義的聯絡。當我選擇敞開心扉時,我也在更個人的層面上認識了我的朋友。

作為人類,我們努力做到最低限度。不管它看起來多麼可怕,抓住機會向你的朋友敞開心扉,但最重要的是,記住說你不好總是可以的。畢竟,說“我不好”讓世界變得不同。

延伸閱讀  王陽明:一個人懂得知足常樂,就是簡單的幸福。

看完了Lee的文章,讓人十分惋惜和心痛,雖然已經開始治療,並有了一定的改善,但最終悲劇還是發生了。

希望留學生們,在生活中多和別人溝通,遇到不順心的事情要積極的疏導自己心情,永遠不要只是獨自面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