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明星的詩歌



(一)

依舊明月夜

一個人煢煢孑立於這浩瀚的天宇,揣著幾分悲愴與淒涼。溶溶月色,灑滿我們昔日流連擁吻的坎坷土路。

今晚你不在身旁。

今晚你我心裡只有纏綿的思緒沒有偎依的私語但月光還是那樣傷感地撩撥兩顆愁苦的心靈。

曾幾何時,你翹首仰望空濛的夜空極力搜尋天際那顆最亮的星。你說那是你追尋的目標是你十九年上確立不移的人生座標;我說那是顆短命的彗星轉瞬就要消失。那時你那樣單純那樣動情地用那雙纖巧的細手捂住我嘴,撫慰我千瘡百孔企圖迴避的靈慾。

那時候,我還是不敢摟抱這一絲惆悵的柔情。

記得那時你說,你對我只能付出一半而另一半要留在雙親佈滿皺紋的額頭和結滿老繭的雙手。

在並不樂觀的情況下,有相思的紅豆同時播種於兩塊久旱龜裂的心田。從此之後每每於子夜時分我們都能感覺生之旅程上愛的煢煢足音。

至此,太滿的思戀,自我心頭溢位,堆積成你的哀愁。

你竟不知如何是好。

也許,捨棄是必要的。但你我都無法自拔。

暮秋時分,又一個寒冬即將逼近。既然彼此都這樣單薄無依,那就握住對方的名字取暖吧。相信只要彼此都堅強一點不要這樣多愁善感,前方總有個美麗的結局等待你我手中的彩筆去揮灑如潑。

你願意努力麼?

(二)

雨夜(外一首)

纏綿的夜雨

頻頻叩擊暝夜的窗扉

我索性熄滅理性的燈

任思緒在泛濫的黑暗中打結

光明已經熟睡

我矗立在心的礁石上

高舉抽象的愛情

在一陣愜意的快感中

獨享自釀的醉意和自由的風

也許,金星在東方更名的時候

該是夢醒時分

掬一捧發黃的記憶

於酒意闌珊處

作哲學的斷章

於是,纏綿的雨夜

再次曲解夢中的人生

(三)

暮春

將笑靨寫在夢遊的臉龐

每一張天真的笑臉

都是漂亮的遮羞布

掩蓋遠方揪心的臆想

此刻,我站在春天的邊緣

延伸閱讀  小人無錯,君子常過——自省有力量

任那江南濡溼的柔情

撫慰愛神擊中的創口

遙想,

在季節深處

翹首天河相思的苦果

最後的洗禮

(四)

最後的洗禮

是誰領我走向那片迷濛的夜空,閱讀祖先漂浮的頭顱?

家園與廢墟之間,那片瀉滿月光淒涼的墳地呵。

骷髏、鮮花、哭泣和歌吟,昇華為最動人的火焰,生命的火鳥衝出生殖的巢穴,穿過屋頂;炊煙在清朗的天空下,舞蹈飛翔,深情地注視那片最初也是最後的墳地。

我禪境如一根白色的蠟燭,美麗的光芒飄落地獄的入口。

經過的硝煙和淌過的淚水,在人類賴以生存的糧食的淚光中,顯得真實而生動。

青草覆蓋我焦渴的嘴脣。通往太陽的道路上,依然遺棄著屍體、落花,以及老人那根指向家園的柺杖。

為什麼英雄走過的道路,我找不到一枚閃光的腳印?

在困惑的頌歌裡,我和人們一起修補糧倉、收割新麥。有人在遠方指指點點,我將長矛舉起刺向別人然後刺向自己,噴血的詩句重新整理崛起的城池和馬革裹屍的死亡。

大陸開始在星空的淪陷中抬升,那片被擠壓的墳地呵,總有一天會放不下我燃盡的殘骸。

這是一個唯一真實的空間。

季風從我蒼涼的額頭拂過,太陽的陰影帶落一地的月光,被我注視的人群在苦難的土地上艱辛地拔節和歌唱。

我總是沿著石階走,或上或下,姿態在寧靜的蠟光裡如最後一朵傷心的玫瑰。

不知道美麗抑或憂傷,靜謐的時刻,我諦聽遠方的聲音來自靈魂的火焰或者成熟的麥穗。

一切生命都被點燃之後,世上已沒有地獄和天堂。

那些虔誠的基督徒,還沉湎於追思彌撒沉重的樂曲中。

(五)

風的輓歌

——獻給愛情

悉數落葉的跫音

把歌唱留給溪流

讓倒影鮮活月亮的身姿

在無數的輪迴中

重新翠綠

哪個戀愛的草坡

哪個潮動的黃昏

在幽靜的巷陌

藉著昏暗燭光

尋找生活簡單的意義

趟過幡語編織的索道

延伸閱讀  想奉勸某些女人:與其擔心男人離開你,不如想辦法讓男人擔心

望盡懸崖,熱淚似酒

飲盡蒼茫和悽愴

為一個冥冥之中的頂禮

忍受嗚咽

猿啼聲中

得得的馬蹄跨過心坎

雄鷹低低地把天空馱住

沉重與輕盈之間

如果有一種幸福,是死亡

如果有一種死亡,是涅槃

那麼風啊

撩起刀刃的光芒吧

能夠照亮靈魂的

或許就是鮮血

——祭奠愛情

用一個詞,擦拭歲月的遺恨

用一個字,丈量生命的深度

用一次愛,測度落葉的風姿

選擇無法選擇的方向

放棄無法放棄的情懷

孤煙的牽引

就是永遠的韁繩麼

大漠的心跳

是砂石的哀鳴

駝鈴響徹夜空的時候

是誰的眼睛

讓人想起黃河

以及波濤的腳步

風啊,瘋狂撕扯吧

把柔情當作瀑布

依然是最初的純粹

(六)

閩江邊的沉思

濁黃的血液

律動亙古纏綿的痴心

奔向蔚藍

奔向水天一色浩瀚的天涯

潮漲潮落

是對生命最哲學的囊括

榕城以其挑戰的身姿

延伸閱讀  聰明的女人,都善於這4個“小套路”,讓男人愛的死心塌地!

在陽光下同你合影

你博大的襟懷

吞吐歲月沉甸甸的槳櫓

歷史翻過滄桑的一頁

我佇立江邊

默誦你的磅礴

你不經意的腳步跫然而至

濺我一身揶揄

我周身血液沸騰

如同處子不安的初潮

春天還很遙遠

我的心已在季節之外

(七)

你從霧中來

暮春五月,溼熱多雨的季節還駐足於北迴歸線以南廣袤碧綠的誘惑。你依然陶醉在亞熱帶灌木叢蜂花纏綿的風景中。

我知道你還在努力地採擷這轉瞬即逝的春色,要是這傷感的眼眸能夠留住你盈盈款款的腳步那該多好。

在這樣的五月,青草與鵝卵石鋪就的仄仄小徑,清純可人的你一襲輕紗赤足徐徐飄來,柔柔的霧嵐氤氳擁捧你楚楚動人的裙裾,如同我動情地掬起你略帶憂傷的笑靨。

有一卷綠色的風,從相思樹梢的古老傳說中走來,走進你我只為對方敞開的心扉。在這溫馨如詩的夢境,有一個甜蜜的深吻印在兩顆年青幼稚的心靈裡,從此之後我們都不再幼稚年青。

是誰在春天的那一邊吹奏情意綿綿?

只因前世未了的情緣,我才輪迴到世間,彷徨在這條你必經的羊腸小道。

在這條屬於我倆的小徑上你撿到了我丟失的心。當你雙手捧到我面前時,我叮嚀你好好照管珍惜,你聽話地低下頭爾後又茫然無措地搖頭不語。

以後每年的五月,都會有一個暮春,在暮春的每一個午夜裡都會有你徘徊在心頭。

沒有我的午夜裡,也將有一曲哀怨的相思從蒹葭蒼蒼的笛聲中走來,融入你不眠的漆黑裡。

然後,你會望見一窗淡淡的月色灑滿你輾轉反側的床前。

那時,天上沒有一顆星。

你,卻還記得我閃亮的名字。

【作者簡介】


唐明星,1968年生人,自少年時代起,痴迷文字與音符,對其充滿激情且高度敏感。濫觴於理想主義的情愫,以追逐完美為嚆矢,縱橫捭闔,終生徜徉行其中。

曾供職於某省級媒體,現為自由撰稿人。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