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受限法規缺位 監管與網絡黑產將是一項長期鬥爭



如果說在黑產上游需要加強運營商監管,那麼在黑產下游,存在的問題就是平台監管的疏漏。 “微信帶圈老號400元,探探女性賬號170元,男性賬號200元。”昨日新京報報導了網絡上存在的賬號買賣黑產鏈條,堪稱觸目驚心。報導稱,現在不但賬號買賣“供銷兩旺”,相關產業鏈條也極其發達,“配套服務”健全,號販子們不但能提供賬號,還提供代收驗證碼服務,不少接碼平台已“入駐”微信公眾號,侵入到微信生態中。

在互聯網上,賬號買賣是一門古老的生意,長期遊走在合法與非法的邊緣地帶。在早期,因為法無明文規定,賬號交易實際上是處於被自由放任的狀態,但由於互聯網產業不發達,賬號交易尚未形成產業。

但隨著互聯網經濟的快速擴張,遊戲等互聯網娛樂產業的崛起,尤其是近年來社交媒體市場的崛起,使“賬號”的價值日益凸顯,相應的黑產也隨之開始膨脹。

4865702292675962894.jpg

客觀說,即便現在看,賬號買賣也並非完全屬於黑產,因為目前還沒有相關法律禁止賬號交易。而且從合理角度看,作為一種虛擬財產,賬號交易流通也不應完全被禁止。但問題是,由於存在暴利空間,賬號交易正在被有目的應用於電信詐騙、薅羊毛、流量造假、輿論造假等灰色甚至違法地帶,這就不可避免地涉嫌黑產。

就近期而言,最典型的就是虛假賬號在網絡“殺豬盤”中被用來助紂為虐,而“殺豬盤”也是集賬號買賣黑產之大成於一體的典型案例。 “殺豬盤”主要用來意指目前一種為害甚廣的戀愛賭博騙局,詐騙者通過在微信、世紀佳緣、珍愛網、探探等平台註冊的社交賬號與受害者進行中長期交往,等與受害者建立了較深的情感聯繫之後,再痛下殺手,實施詐騙。

4865704746444465856.jpg

在“殺豬盤”中,詐騙者需要通過一個個虛擬賬號營造一個個極其逼真的人設,而這樣的賬號就來自於黑產交易,賬號出售方不但提供賬號,還可以向客戶提供“定制”,客戶可以指定圖片,他們負責作出數據和回复匹配。由於實名制的規定,用戶在註冊和登錄賬戶時一般會被要求輸入手機實時驗證碼,這甚至催生出上游“卡商”生態,一些接碼平台甚至已“入駐”微信公眾號,黑產人員只需要通過卡商和接碼平台即可獲得手機號和驗證碼,再利用自動化程序工具,即可完成整個流程。

4865701986525327283.jpg

通過“殺豬盤”案例可以看出,背後的暴利和監管缺位是黑產交易猖獗的重要原因。比如驗證碼收費,平台正常發送短信驗證碼的成本支出大概是幾分錢,而且根據數量階梯降價,但黑產中每接收一條驗證碼“探探1.2元,soul1元,陌陌1.5元,微信4元”,其中暴利可想而知。

更關鍵的是,這些驗證碼服務都是發自運營商服務器,屬於合法運營,但卻被接入黑產之中,其中很多涉嫌內外勾結。

4865704557533013675.jpg

如果說在黑產上游需要加強運營商監管,那麼在黑產下游,存在的問題就是平台監管的疏漏。因為黑產業者要發布廣告,聯繫客戶,獲得客戶,進行交易都離不開各大電商平台、社交網絡平台,甚至其接碼平台都隱匿於微信公眾號中。如果平台加強監管,黑產利益鏈條其實很容易斷裂,但在現實中,平台卻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前沿問題,很難一蹴而就。

對手機廠商加強監管以及用戶在日常手機使用中加強安全意識也非常重要。根據報導,很多雜牌手機廠商為了獲利甚至會在未出廠的手機操作系統底層植入木馬黑客程序,只要用戶買了手機插入電話卡,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其手機號碼即被黑客程序控制。而用戶即便買了“乾淨”手機,在日常使用中沒有足夠安全意識的話,也很可能會被黑產植入木馬加以利用。

4865702737775501417.jpg

事實上,賬號買賣黑產之所以屢禁不絕,根本原因是它存在於移動互聯網這個快速成長和變化的新生態中,它不僅有存在的土壤,而且還有適合生存的多變環境,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監管與黑產的貓鼠遊戲不但受限於法規上的缺位,也需要面對新技術、新業態不斷出現的挑戰,監管與黑產的鬥爭將是一項長期鬥爭。

□信海光(財經評論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