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年了,阿里那個最“菜”的業務怎麼樣了?


菜鳥網絡 (2)

圖片版權所屬:TechRoomage

聲明:本文來自於微信公眾號 天下網商(ID:txws_txws),作者:陳晨,授權TechRoomage轉載發布。

“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產生的包裹,商業形態的演進影響著物流業態的變化。”

6 年前,“菜鳥”還是一隻菜鳥。跟阿里動物園中別的業務一樣,菜鳥的名字也是馬雲取的。馬雲說,物流對於阿里來說完全是新興行業,就像一個什麼都不懂的菜鳥,“菜鳥”因此得名。那一年,整個中國的包裹總量只有 100 億個。

6 年後, 2018 年整個中國流轉的包裹數超過500 億個,比前一年增加大概100 億個,增量接近美國全年包裹流轉總量,而這500 億個包裹中有300 億個使用菜鳥電子麵單。

據阿里財報,截至 2019 年 3 月,每 10 個包裹中就有 1 個通過菜鳥驛站送達消費者。同時,菜鳥還服務了超過75%的全球速賣通訂單和超過90%的天貓國際訂單。

在阿里巴巴CEO張勇看來,六年以來,無論是菜鳥還是整個物流業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而變化的起點正是數字化。

“天下沒有無緣無故產生的包裹,商業形態的演進影響著物流業態的變化。 ”物流是電商的延伸,物流訂單的產生,都源於商業和交易訂單的發生。它不僅事關阿里最基本的業務,也與新零售、全球化等重大戰略的落地息息相關。如何滿足用戶“快、準、省”的需要,同時滿足客戶和商家對貨物效率的需要,這是阿里和整個物流業需要共同面對的目標。

過去,數字化主要指包裹的數字化,起源於一張電子麵單,像是給包裹發了一個身份證。張勇認為,實現包裹的數字化還不夠,未來要在此基礎上創造新的物流要素。

因此,在 5 月 28 日召開的菜鳥智慧物流峰會上,菜鳥宣布啟動智能物流骨幹網數字化加速計劃,目標是未來三年與中國主要快遞公司一起,為全行業創造 500 億元新價值。

“去年天貓雙 11 產生了 10 億個包裹,未來這將成為常態。”張勇表示。

500 億如何實現?

在上海普陀區,有名身高一米六八的00 後快遞員,每天不到8 點,就會到轄區居民樓下等單,因為7 點50 分菜鳥裹裹系統會推單,這樣他能最快取到包裹。

他叫王修賓,小學五年級開始,他就開始“打工”貼補家用,高中畢業後成了一名快遞員。去年 6 月,王修賓的網點開始使用菜鳥裹裹收件。

現在,小區差不多80%的居民都認識王修賓,不少人成了他的朋友。他上門取件的時間基本都在 1 小時以內,月均收入過萬元。

菜鳥總裁萬霖表示,之後像王修賓這樣的菜鳥裹裹快遞員,月入過萬將成為常態。

在會議現場,萬霖宣布未來三年菜鳥的目標,其中第一點就是有關菜鳥裹裹的業務:菜鳥裹裹將聯合快遞公司每年為 10 億人次提供全新寄件服務。

第二個目標落在了菜鳥驛站上。菜鳥驛站將與快遞合作夥伴共建 10 萬個站點提供包裹服務。

不久前,繼宣布智能櫃全面刷臉取件後,菜鳥驛站再升級。菜鳥驛站將為消費者提供到站、到櫃、上門等多元可選的最後 100 米按需服務,同時給快遞業帶來末端配送成本的下降。

第三點,菜鳥IoT技術連接 1 億個智能終端設備等,使得快遞業成本進一步降低,同時開拓收入新藍海。

菜鳥用電子麵單實現包裹數字化之後,未來三年將在園區、倉儲、運輸、轉運、配送等全鏈路投入物流IoT技術,這也會帶來快遞業的成本效率進一步優化。

以倉儲為例。儘管物流技術的升級,驅動機器人倉庫蓬勃發展,但因為改造成本高昂,人工倉仍然普遍存在,動輒上百萬商品的庫存,需要靠人工處理,導致管理難、效率低。

接入物流IoT開放平台後,倉庫變成一個可以被智能調度的數字孿生體,工人的作業任務由算法根據訂單以及庫存自動規劃。

菜鳥CTO谷雪梅現場演示了菜鳥自研的極簡PDA,它小巧輕便,易於操作,可以編程,價格是同類產品的十分之一,使用門檻低,將成為數字倉與實體倉的連接器。

數字倉任務下發到極簡PDA,基於聲光電技術以震動、燈光閃爍等形式引導實體倉內工人完成揀選、補貨等任務。實現實體倉與數字倉的實時同步,達到倉儲作業的智能化,提高作業效率。

“菜鳥系”齊聚聊些啥?

從會上菜鳥發布的三大目標上可以看出,菜鳥並不想成為一個快遞公司,更多的是想要打造一個網絡,與快遞公司共建完成降本增效的目的。

6 年間,快遞業巨頭圓通、中通、申通、百世相繼接受了阿里的投資,加入菜鳥係對自身有何影響?會議現場,申通董事長陳德軍、中通董事長賴梅松、韻達董事長聶騰雲、圓通董事長喻渭蛟和百世董事長周韶寧齊聚一堂,聊了聊。

陳德軍的比喻很形象——“傍大款”(意指和阿里巴巴這樣的巨頭合作)“穿小鞋”(意指通過資源整合實現更好發展)和“戴綠帽”(意指實現可持續發展) 。

《財經》雜誌曾分析,菜鳥最晚起步,優勢在於物流平台模式的低成本和高速擴張性,挑戰在於協同效率;京東物流勝在倉配一體化帶來的體驗和效率,但投入成本高昂;順豐在運輸網絡的效率方面擁有優勢,但錯過了整個電商爆發期,缺乏商流和信息流。

從數據來看,菜鳥的協同模式已見成效。 2018 年財年,中通與順豐的淨利潤僅相差3. 55 億元,“中國最賺錢的快遞公司”將易主;申通淨利超20 億元,同比增長37.73%;圓通的淨利潤達19 . 04 億元,同比增長31.97%;韻達淨利潤達26. 6 億元,同比增長67.34%。

此外,幾個快遞大佬對於未來的發展也達成了共識:用科技降本增效,加強末端網店能力和發力下沉農村市場。

探索更多可能性

萬霖清楚地記得,第一次在阿里西溪園區召開物流大會時的情景,“一下子來了幾百人,大家當時的第一反應是盒飯不夠分了”,而6 年後,會議地點換到了召開過G20 的場館杭州國際博覽中心,參會人數已經到了7000 人。

整個物流業經歷了高速發展的時期,進入了全面的數字化時代。萬霖說,未來菜鳥的總體目標是“一橫兩縱:一橫是做行業數字化基礎設施建設,實現物流的數字化、在線化與智能化;兩縱是為新零售供應鏈提供解決方案和全球化。

3 月 2 日,“菜鳥號”中歐班列鳴響汽笛,滿載手機、化妝品等國貨駛向列日,服務波蘭、法國、捷克等歐洲 28 國。 eHub(數字中樞)、秒級通關、全球供應鍊等重大創新,縮小了中國和世界的距離。

基於國內保稅倉和海外直郵模式,海淘當日達成常態。基於海外倉,俄羅斯、西班牙、法國等地消費者也享受到了“上午下單、下午送達”的極致服務。全球供應鏈更是實現了從 33 個國家和地區的 130 多個港口提貨,讓海外品牌從原產地直達中國,進口物流時效大幅提升5- 10 天,全球 72 小時生活圈呼之欲出。

對此,美國EltaMD公司總經理深有體會。 EltaMD是一個美國的面膜品牌,菜鳥在美國的貨代夥伴,會每天跟進品牌的生產計劃,提前預定飛機倉位。每個星期他們至少飛一次中國,每次運送的商品有20— 30 噸,包括品牌在其他平台的商品,菜鳥也一併運到了。

而新零售方面,菜鳥通過與天貓、零售通、大潤發等合作,幫助品牌精準觸達消費者終端和下沉市場。比如,菜鳥做的智能供應鏈大腦,幫商家在阿里體系內所有庫存打通,庫存數量、出貨數量、補貨數量,一目了然。

天貓618 在即,每年的大促都是銷售爆發期,也是對商家極限能力的考驗,九陽總裁楊寧寧表示,通過菜鳥供應鏈的高效管理,帶來一個顯著的變化是,試點倉庫的庫存周轉提升了35%。

酒水品牌 1919 則依托菜鳥解決幹線物流問題,將前置倉的功能發揮到更大。董事長楊陵江舉例,他在 1919 天貓旗艦店下單買了一瓶啤酒,十幾分鐘酒送到了,不僅到了還配著新鮮的青檸檬。而這個背後是天貓、菜鳥和1919,用前置倉完成了酒水飲料的即買即飲。

會議最後,菜鳥還宣布了綠色物流的計劃,與5 大物流公司一起在菜鳥驛站、快遞網點陸續鋪設5 萬個綠色回收箱,消費者可以在取快遞的時候,將快遞包裝放在這些回收箱裡循環利用。菜鳥聯盟發布的數字顯示,菜鳥和中國五大快遞公司的綠色回收箱,每年預計可以循環再利用上億個快遞紙箱,減少的碳排放相當於種下了 74 萬棵梭梭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