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世勳:一妻一妾住樓上樓下,68歲仍奔波賺錢,真的值得羨慕嗎?


2000年,李少紅籌拍《橘子紅了》,這時一個電話打給寇世勳說:“有個角色非你不行,你後天就來定妝。”

另一頭,寇世勳在台灣正好有部戲約已經談了90%,可因為合同問題一直沒談妥,他藉機轉頭來了大陸,成為第一批來大陸演戲的台灣演員。

最後這部戲一經播出,由他扮演的老爺子就獲得了觀眾的認可,他也因此被貼上“老爺專業戶”的標籤。

戲裡,他一房多妾,左擁右抱。現實中,寇世勳本人一妻一妾的問題同樣經不起推敲。

雖然時常有人羨慕他的情史豐富,可是如今68歲的他仍為了養家四處奔波,真的值得羨慕嗎?

1954年,寇世勳出生於台灣省台中市的小眷村,媽媽齊佳駿是北京的大家閨秀,從前家裡住的大院房間就超過20間,要雇請傭人才能照顧過來。

後來她跟著老公移居台灣,一家6口人擠在10平米的棚屋,過著緊巴巴的生活。

老公肝炎病逝後,她數著自己的工資和銀行卡的利息過日子,後來更是只能靠變賣首飾拉扯孩子長大。

當時眷村鄰居前後上百戶,孩子們互相都很團結,寇世勳從小沒少和人拉幫結派打群架,也是那時結識了青梅竹馬崔瑤琪。

上小學的時候,倆人就是同班同學,平日里總愛玩在一塊,關係自然親近了一些。

家裡的大人看見,總是打趣:“長大後你就娶了別人小姑娘,好不好?”

寇世勳一臉懵懂,每當這個時候就跟著頻頻點頭答應,一副傻樂的模樣。

可沒多久,他們都到了上初中的年紀,因為被分到不同的學校,聯繫就沒有過去那麼頻繁。

但寇世勳始終把崔瑤琪當知己,兩人有空就互說心裡話。

18歲那年,寇世勳要到台北讀大學,正愁沒有地方落腳,於是想到了自己的青梅竹馬。

他親自敲響了崔瑤琪的家門,說明來意後,一家人看著倆人從小關係好,便沒有推脫,讓他們順理成章地同住一個屋簷下。

當時,寇世勳在世界新聞專科學校讀廣播電視專業,幹的是影視幕後製作,可偏偏喜歡演戲。一到寒暑假,就去各大劇組跑龍套。

別人一看這人五大三粗,形象完全不像當明星的料,都不看好他,只有崔瑤琪格外支持。

結果因為一直住在一起日久生情,兩人很快便成了男女朋友。

寇世勳沒有經過專門的演藝培訓,但受到國外電影的影響,對演戲一直有衝勁和熱情。

延伸閱讀  周杰倫深夜曬娃,完美遺傳了周杰倫和昆凌的優良基因,比周杰倫更加精緻帥氣

還在讀大學的時候,他就加入了學校的話劇社,開始投入舞台劇的創作,參加社會上的劇團演出。

剛開始給到他的只有一兩句台詞,但對他來說卻是難得歷練的機會。

大學畢業之際,他不顧家人的反對,毅然決然地走上了演員的道路,而崔瑤琪按部就班成為文員,從始至終支持他的夢想。

當年台灣演藝圈是雙秦雙林的天下,大眾熱衷追捧秦漢、秦祥林這樣的濃眉俊男。而寇世勳無論是身高還是樣貌都不佔優勢,即使簽約中視能得到的機會也少之又少。

1976年轉機出現,中視一檔名叫《純純的愛》的連續劇招募男主角,卻因為男主角毀容的設定,面試的七八個男演員都表示拒演。

直到劇組翻出了寇世勳的資料,大家一看他大學還沒畢業,正好符合角色的背景。再加上他本來長得也不好看,就把劇本遞給了他。

這個機會對他來說非常難得,寇世勳覺得“毀容”也無所謂,看完劇本就表示可以演。

“那時只想證明自己,一站到鏡頭面前就特別有精神。”

由於經驗不足,他在片場沒少被導演刁難,嚴重的時候導演罵他是“蠢豬”。

但或許是觀眾看慣了美男,反而被片中有個性的角色感動,《純純的愛》一經播出反響熱烈。

原本全片60集有58集要求他呈現臉部受傷的狀態,頭部被要求裹上紗布,整個造型看起來醜陋、扭曲。

但觀眾不樂意,親自給電視台寫信,說:“現在醫術那麼發達,你們為什麼不給男主整容?”

製作方為順應觀眾的需求,將寇世勳臉上的疤痕越改越小,一旁的男二嫉妒得眼紅。

寇世勳因此一夜爆紅,人送外號“魅力男人”,每年片約不下5部。

1984年,他主演的另一部作品《一剪梅》在中視播出,身上的男人味讓不少女觀眾為他著迷,事業一路猛進。這之間從默默無聞的龍套到爆紅劇的男一號,崔瑤琪都陪在他身邊。

一年後寇世勳和崔瑤琪結束愛情長跑,在家人的祝福下走入婚姻的殿堂。

平時如果在外地拍戲,為了讓太太放心,寇世勳會安排公司連著送上一個月的鮮花。而只要他一放假,就主動包攬家務,讓太太休息。

眼看著小家在安穩中尋得幸福,意外卻很快發生。

1988年,《一剪梅》在中央電視台播出,他憑此拿下了雜誌票選的“最佳男主角”大獎,打開在大陸的名氣。

同年《情義無價》也掀起收視狂潮,他收穫大批粉絲,成為當紅演員。

延伸閱讀  披荊斬棘二定檔惹爭議,劉愷威夜光劇本被重提,有人期待有人吐槽

接連幾部戲的走紅讓寇世勳家喻戶曉,很快也使他的感情迎來第二春。

在一次活動上,健美小姐許黎丹與寇世勳相遇。她看著眼前的夢中情人,墜入了愛河,甚至不顧寇世勳有婦之夫的身份,主動上前搭訕,以交朋友的說法留下聯繫方式。

日後,兩人感情升溫,她看出了寇世勳的掙扎,也清楚對方不會為了自己離婚,便提出不要名分,只求為愛相伴左右的想法。

寇世勳以為自己遇見了真愛,但又不想自己妻離子散,就主動回家向崔瑤琪攤牌。

“我最近認識了一個女孩,我們互相喜歡,但我不想和你離婚,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嗎?”

崔瑤琪內心苦悲,卻無能為力。她婚後生下一對兒女,為了家庭放棄工作,這一切都成為了她的牽掛,無法割捨。

她看著丈夫態度堅決,最終只能選擇隱忍,但提出一個要求:“家裡的錢要交給我管!”

據台媒報導,為了方便照顧家人,寇世勳安排原配崔瑤琪住在三樓,而許黎丹住在同小區的二樓。

但即使是上下樓的關係,兩個人看起來卻沒有想像中那麼和睦共處。

崔瑤琪沒什麼朋友,害怕家務事外揚,她一直靠自己把委屈咽回肚子。

平時她和許黎丹沒什麼往來,但一到過年的時候,家裡的氛圍就會特別緊張,因為每次都少不了大吵一架。

寇世勳的大兒子寇家瑞採訪時曾回憶道:“小時候,爸爸帶我見過同父異母的弟弟妹妹,當時他還特意讓自己保密。”

而這些年,寇世勳為養家四處奔波,一個人賺錢要給兩個家庭花,不惜錢財送許黎丹的孩子到國外唸書,身體早就扛不住。

2010年尋常的一天,他突然覺得不舒服,大兒子趕緊把他送到醫院檢查,結果醫生看到檢查報告要求他立馬住院。

寇世勳不敢置信,心想:“我怎麼可能有問題呢?真的那麼嚴重我不可能坐在這裡。”

醫生卻一臉嚴肅:“你的血管阻塞90%,這是中風了。”

那場手術做了近九個小時,雖然保住了性命,卻一度讓他覺得自己是一個廢人。

因為左半身不協調,他很長一段時間都在醫院復健,最困難的時候是崔瑤琪和許黎丹分別陪在他身邊照料。

當這邊剛因中風鬧得沸沸揚揚,另一頭就有人爆料他在大陸準備找第三個老婆。

雖然無稽之談迅速被闢謠,卻再一次將他一妻一妾的問題擺上檯面,引起外界爭議。

延伸閱讀  鄧倫逃稅漏稅罰款1.06億,綜藝品牌商連夜打碼解約,倪妮慘受牽連

這些年,寇世勳躲不掉大眾對他道德的質疑,雖然努力把大兒子推向演藝圈,卻因為演技一般,一直不溫不火。

如今,年近68歲的他不得不為了家庭繼續在演藝圈摸爬滾打,一點都不值得羨慕。

-END-

【文| 蘇達】

【編輯| 語非年】

關注柴叔,更多精彩不迷路!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