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馬斯克:特斯拉不需要公共關係



世界上有三名不需要公共關係的人。 他們患有新的冠狀肺炎,仍然堅持執政美國,Hammer Technology創始人羅永浩和矽谷鋼鐵俠埃隆·馬斯克(Elon Musk)。 但是只有馬斯克敢於承認自己削減了公關並放手了。 根據國外媒體的報導,美國時間10月6日晚,特斯拉解散了其在美國總部的核心公共關係團隊。 同時,它只保留了歐洲和亞洲的一些公共關係經理。

消息人士稱,解散核心公共關係團隊的舉動已得到特斯拉高層管理人員的確認,這可以肯定。

特斯拉將成為全球汽車製造商乃至不與媒體進行溝通或打交道的科技公司中的第一個“異構”企業。 消息一出,特斯拉的“操縱”就在國內外市場引起軒然大波。

但是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特斯拉一直以異常和非典型的公司戰略和行為“特立獨行”。 此外,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的個性過強,以及特斯拉(Tesla)的外部公共關係戰略和業績超過半年,特斯拉現在勇敢地邁出了這一大膽的一步,也就不足為奇了。

馬斯克:特斯拉不需要公共關係 1

特斯拉公關“大撤退”

去年12月,特斯拉最後一位負責公共關係和宣傳的員工基利·蘇普里齊奧(Keely Sulprizio)離開了一家人造肉公司。 此後,特斯拉公共關係團隊舉行了一次“大撤退”,幾乎所有成員都在內部被調動或辭職。

今年2月,特斯拉公共關係團隊的最高員工艾倫·庫珀(Alan Cooper)被調任需求生產總監一職,然後離開了特斯拉。 高級公共關係經理吉娜·安東尼尼(Gina Antonini)被調整為特斯拉的對外關係總監和員工經驗。

傳播經理亞歷山大·英格拉姆(Alexander Ingram)成為Tesla Design Studio的內容總監。 4月,特斯拉全球高級傳播經理Danielle Meister辭職。 儘管特斯拉最近仍在為一些YouTube名人安排試駕活動,但這些員工在公共關係方面的角色已經發生了變化。

特斯拉公共關係團隊的人員流動只是冰山一角。

許多海外媒體發現,特斯拉的公共關係團隊在過去的一年中很少回應媒體的詢問。 在過去的六個月中,特斯拉僅在路演中回答了一個詢問。

例如,媒體人傑森·托欽斯基(Jason Torchinsky)發現,特斯拉對外部公共關係的態度發生了急劇變化。 幾年前,特斯拉的公共關係團隊非常活躍,積極主動。 他們非常關注媒體對特斯拉的評論和觀點,努力糾正媒體的錯誤報導,並及時更新和維護新聞博客和公共關係。 但是最近幾個月,“一切都消失了”。 特斯拉的公共關係團隊不再響應媒體查詢電子郵件,他們可能不再檢查電子郵件帳戶,就像世界已經蒸發一樣。

此外,特斯拉首席執行官馬斯克(Elon Musk)本人一直對媒體充滿不滿和鄙視。 許多場合已經公開宣布特斯拉受到媒體的不公平對待。

2018年5月,馬斯克在Twitter上批評媒體:“大型,自稱虛偽的媒體公司自稱是真相的代言人,但發表的文章足以掩蓋謊言和真相,這就是為什麼它們變得不那麼受尊重了。 原因。”

馬斯克還批評媒體是“億萬富翁”,“幾乎所有事物都具有系統性的負面影響和政治偏見。” 不久前,馬斯克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抱怨說,他對某些媒體有特殊見解。 儘管馬斯克在講話後沒有接受任何媒體採訪,但Sla Battery Day的新聞報導和理解令人遺憾。

這些不同的表現使許多行業媒體專業人士懷疑特斯拉的公共關係團隊會進行大規模調整,並且所有的猜測現在都得到了證實。 當然,特斯拉的核心公共關係團隊已被解散,接下來的問題是,誰將在未來繼續承擔特斯拉媒體公共關係的工作?

馬斯克:特斯拉不需要公共關係 2

“宇宙互聯網名人”解決一切嗎?

答案自然是麝香。

最近,鑑於特斯拉暫停回應媒體詢問和偶爾的新聞稿,馬斯克已成為媒體和公眾獲取特斯拉“官方”新聞和回應的唯一渠道。 馬斯克本人經常在Twitter上發布有關特斯拉戰略,業務和技術的相關新聞。

特斯拉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電動汽車製造商,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作為名副其實的“宇宙影響者”,已在太空,汽車和人腦科學領域發展。 以趨勢為導向,影響力非凡。 但是影響是巨大的,可能無法在公司公共關係系統工程中做得很好。 馬斯克作為“宇宙影響者”的身份可能會成為特斯拉發展過程中的“雙刃劍”。

Electrek認為,特斯拉依靠馬斯克進行公共關係從本質上講是不可靠的。 一方面,馬斯克本人沒有太多時間來回答媒體查詢,即使有1%的查詢都不可用。 另一方面,馬斯克本人有很強的主觀性和偏好,只能在Twitter上回應他。 充滿讚美和絕對欽佩的粉絲幾乎不質疑馬斯克的任何觀點。

這些無疑將導致未來特斯拉新聞準確性的下降,也將間接損害公眾和用戶的利益。

通常情況下,公司只是在啟動階段不成立公關團隊,或者公關團隊很小。 像特斯拉這樣的公共關係團隊人手不足,與公司發展規模和市場關注度不相稱的技術公司非常罕見。 特斯拉的公共關係團隊大約是市場上主流汽車製造商的公共關係團隊的20倍。

擁有優秀的公共關係團隊可以使優秀的科技公司變得更加出色。

例如,蘋果公司高端和神秘的語調與公關團隊傑出的公關團隊密不可分。 多年來,蘋果公司的公共關係團隊一直謹慎而謹慎地保持蘋果和蘋果產品的“酷”形象,包括處理會議上的重大事件,從公共網絡和媒體收集信息並反饋給公司以及與公司打交道。失控的負面報導等。等等,蘋果已經積累了成熟而成功的公共關係哲學。

有趣的是,特斯拉在歐洲和亞洲的公共關係部門將繼續正常運作。 根據特斯拉2020年第二季度財務報告,中國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市場,佔特斯拉全球銷量的30%。 除中國外,歐洲市場是特斯拉另一個重要的海外市場。 採用不同的公共關係策略是合理的。

不久前,特斯拉拒絕向拼多多的“ 100億補貼”團購活動的所有者交付Model 3。 有很多噪音。 兩家公司的業務邏輯不同,這導致特斯拉公共關係團隊在中國“不習慣”。 因此,仍在評估核心公共關係團隊從美國總部撤離對中國和歐洲市場的影響。

特斯拉在美國總部解散核心公共關係團隊的過程是接近混亂還是開啟新時代,取決於“舵手”馬斯克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