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复工两大件:人、口罩,缺一不可。口罩是当下最紧缺的必备生产资料。除了老百姓在微信群寻觅、电商平台秒杀、药房门口排队外,采购口罩也成为几乎每个企业面临的难题。《IT时报》一共采访了6位企业口罩采购者和18位一线员工,还原一场来自工厂、网约车、快递、外卖一线的“口罩实录”。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

01

奔驰2000公里,只为运回10000只口罩

口述人:云南省斗南物流公司老板蒲晓强

斗南是全国乃至亚洲最大的鲜花交易市场,也是我工作的地方。疫情爆发以来,斗南的花农们遭受了巨大的打击,他们的鲜花卖不出去,只得烂在地里,处理不掉的,只能一把火烧了。今年,花农们肯定没法过个好年了。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2

过去,花农的花通过我的车队发往全国各地,如今,我只是想着能为生活在斗南的人们做些什么。

当时国内口罩已经脱销,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在境外工作的朋友。1月27日,好消息传来,朋友告诉我当地可以买到,每个价格1.2元,我感到很激动,立刻让他帮我订购了10000只。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3

朋友的速度很快,第二天口罩全部买好。过年期间,快递停运,他只能帮我把口罩运到云南河口的申通快递公司。找不到车,也没有人,我想了想,打算自己开车把口罩拉回来。

1月30号是大年初六,当时我还在四川南充老家过年。得知我要去云南,又是疫情期间,家人集体反对。但他们终究拗不过我。早晨11点,我带上两瓶红牛就开车上路了。

当时公路都还没有封,一路经过了4个检查站,测量体温正常就可以顺利通行。南充和河口之间的距离是1600多公里,比上海到广州还远,路上我不敢多做停留,彻夜奔袭,在昭通服务区吃了一顿泡面稍作休息后,终于在第二天上午9点到达河口。

取到货,我悬着的心才放下来。给汽车加满油,我立即开车折返。这一次我的终点站在云南斗南。那里有我的朋友和同事。

不过,这400多公里路就没有那么顺利了。执勤人员看到我拉了一车口罩,不免细细盘问了一番。当时疫情严重,一人只能允许带200个口罩,多余的要被当地政府征用。直到我告诉他们,这一批口罩是用来捐赠的,这才得以放行。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4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5

又经过近6个小时的车程,我终于到达了斗南。

我列了一张清单,分别把口罩送到了斗南的派出所、社区居委、斗南花卉市场商户和所有快递物流的同行。2月1日当天,口罩很快就发完了。在斗南,我经营的申通快递网点有8名员工,除此之外,还有一个30多人组成的干线车队,我甚至没能给他们留下多余的口罩。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6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7

得知我可以买到口罩,四川老家的朋友委托我帮助当地政府采购口罩。我又联系了境外的朋友,又一次发出了帮我采购20万个口罩的请求。

2月2日当天,我同朋友一道开车再次回到了河口。与上次不同,这回口罩的价格上涨到了3.5元,而且很难买到。一连两周,我们只得住在河口的宾馆,等待境外的朋友将跑了很多地方才采购的口罩一点一点运到河口,再寄回四川。

2月10日,我的快递公司和车队正式复工。因为口罩稀缺,我只给自己留了400个,仅能保证开工的最低要求。我想一定要把最珍贵的东西交到最需要的人手里。

02

三个市邮递员的口罩,她承包了

口述人:湖北省石首市邮政分公司副总经理杨虹

2月4日上午,我接到了一通来自武汉市邮政分公司总经理的电话,对方想请我帮忙采购一批一线投递员急需的防护服和口罩,事实上这已不是我第一次接到这样的请求,襄阳市邮政分公司的电话早就来过了。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8

即使有湖北省邮政分公司统一采购的防疫物资,在当前严峻的疫情下也很难满足全省生产的需求。根据省分公司统一的指导意见,全省还得以市州分公司为单位自行再采购一部分,这时候我们只能各显神通了。

譬如这次,襄阳和武汉两家分公司均为采购口罩想尽了各种办法,可终究徒劳无获,毕竟疫情之下的防护服和口罩都是紧俏物资。

我们得到的最新消息是松滋市有家防护用品定点生产企业,而我恰恰在松滋市邮政局工作过,所以各分公司老总都不约而同想到了我。我感觉自己身上的担子一下子变得很重,襄阳市、武汉市以及石首所属的荆州市邮政一线员工的口罩都盼着我呢!

尽管我曾经在松滋市邮政分公司积累了多年从事大客户管理的人脉,但是采购口罩在非常时期对我来说仍旧是一个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因为松滋的这家生产企业最大生产能力为防护服1万件/日和口罩50万个/日。而现阶段该企业优先要全力保障政府每天30万个口罩的订单,在这之后还有十几家公司排着队,因此该企业早已对外宣称不再承接新订单。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9

为了说服企业负责人承接邮政公司的请求,杨虹决定直奔他们位于松滋市涴市镇的生产车间进行拜访。遗憾的是,松滋城区实行的交通管制使得这一计划泡了汤。经历了一番出师不利后,我一面请熟识该厂负责人的朋友帮忙恳求,另一面通过电话向对方介绍我们邮政公司在抗击疫情中的所作所为。

“投递员每天奔忙,为无数有需要的人服务。非常时期,这些奋战在一线的投递员怎么能没有‘铠甲’?”经过不断沟通,生产企业终于和邮政公司达成了共识。为此,对方决定在确保政府订单的前提下,通过就近召回部分工人、增加排班等方式,为邮政公司增加一部分产能。

经过销售部门协调,生产车间在2月4日当晚就开始赶工生产防护服。期间松滋市邮政分公司涴市支局经理胡伟也一直守候在生产车间。2000件防护服一出炉,胡伟就将它们装上汽车拉回了支局,并在第二天一早将这第一批“铠甲”发往了武汉市邮政分公司。有了这批物资,前往医院、防疫物资配送点等重点服务区域时,投递员都有了“防护服+口罩”,为安全加码。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0

截至2月12日,武汉、荆州、襄阳三地的邮政分公司已经收到了这家企业生产的4900件防护服和10万只口罩。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1

03

最无奈是没货,最心痛是送不到

口述人:某网约车平台采购人员董元

虽然这个春节大家都无奈被宅在家里,但对我而言却如坐针毡。疫情来了之后,我要为同事、为那些在疫情期间尤其是在武汉出车的司机们以保障。

全天坐在狭小的车厢内、接送各色人等、往来于机场和火车站等人多密集场所,在这样的特殊时期,网约车司机是“高危职业”,以一名在武汉接送医护人员的网约车司机为例,现在如果一天出车10多个小时,他一天至少需要5个一次性医用口罩以及一个N95口罩。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2

1月20日,钟南山院士确认新型冠状病毒会人传人,那时,我们就计划采购5万个口罩,以N95为主。此前,我没有对接过口罩厂商,所以当疫情出现时再去跟口罩厂商建立对接就很难。从接到任务开始,我联系了十几家供货商,有的发货了,有的没货,有的价格奇高。发货量仅占计划采购量的约1/4,春节前大概收到了1万余个口罩,面对庞大的网约车司机群体,还是捉襟见肘。

同事们都在帮忙寻找靠谱的口罩供货商,合作伙伴、同事、朋友、家人……凡是有一点点希望的,都去“骚扰”,每天给供货商打几十个电话。我有朋友春节时去国外旅游,我也托他帮忙采购口罩,虽然个人的采购数量有限,但聊胜于无,最终,他给我带回了50个口罩,我也贡献了出来。

要说最艰难的时候,是春节期间,很多工厂放假,关键是物流停运,最心痛的是联系到了有存货的供货商却无法运到目的地。我曾联系到一家供货商,可以提供8000个口罩,但无法把口罩运送到武汉,想请他保留这些口罩,但好说歹说也无济于事,不得不忍痛割爱,甚是可惜。

KN95口罩价格也在不断上涨,从一开始几元钱上涨到后来十几二十元,好在公司说只要价格不离谱都可以接受。

现在,离计划还差5000个左右,在抗疫一线的司机陆续拿到了口罩,虽然离“管够”还很远,但也算解决了他们的燃眉之急。

疫情还未结束,而我,也在为采购口罩继续奔波……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3

04

20万只口罩被迫退回

口述人:叮咚买菜张悦

我从1月21日开始着手采购口罩,当天我们向合作供应商采购了第一批7万个口罩,包括几千个N95,那时疫情还未肆虐,比较容易买得到。随着疫情的扩散,加上叮咚有近2万名一线员工,采购口罩、消毒液等物资的难度越来越大。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4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5

春节那几天,上海天天在下雨,配送小哥口罩消耗量较大,前期采购的60多万个口罩库存紧张。每天从早上7点到半夜2点,我们小组15个成员在工作群里讨论的都是买口罩的事,研究着关于口罩的知识。考虑到要将N95、医用外科口罩留给前线的医护人员,我们选择了KN95、一次性口罩等符合防护标准的替代产品。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6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7

特殊时期,为了使购买流程更迅速,我们简化了内部行政流程,采取更灵活的购买策略,哪怕是只有几千个,我们也立马下单。

这中间我们遇到许多困难,因为封路,我们已上车运送的20万个口罩被迫退回。

幸运的是,办法总比困难多。上海商务委帮我们找到了4.5万个口罩资源;浦东新区退役军人事务局也给我们送来了几千个口罩;联合利华、碧虎科技、分众传媒等合作伙伴,也先后向我们支援了近2万个口罩。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8

近期不少企业开始复工,尽管采购口罩的难度相对变小了,但我们依然保持对口罩质量、种类以及价格等方面的要求。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19

05

“国外总部寄来的口罩,有零有整”

口述人:思高特自动化设备(青岛)有限公司总经理Cathy

2月9日,开工前一天,我看着集团陆续寄来的六箱口罩,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明天终于能开工了。”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20

我们公司是一家总部在澳洲的大型智能设备公司,国内工厂主要提供设备的设计、采购、装配和销售,人不多,40名员工中,办公室和工人各占一半。

1月30日,眼看疫情越来越严重,短期内控制的可能性不大,戴口罩的需求可能一直要持续数月,但当时国内已经很难买到口罩。于是,我给集团CEO发了一封邮件,请他们帮忙购买口罩。

集团的同事并没有和我说购买过程,但从收到的口罩数量和批次看得出来,并不好买。一共794个口罩,来自两个国家三批快递,第一批只有374个,有零有整;第二批来自两个国家,各有340和80个。口罩类型各异,有医用口罩,也有防尘口罩,但不管怎么说,终于能放心让员工上班了。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21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22

复工是必须的,手头有一个大型项目,设备正在安装调试,不上班,肯定赶不上客户工期,但口罩有限,只能保证家住当地工人复工,工程师都安排了远程办公,我已经把电脑给他们寄过去了,其他人就只能暂缓了。

其实,像我这样的外企,口罩还不算太难买,至少集团在全球都有分公司,多个渠道都能帮忙,有个朋友在国内企业,听说好不容易才找到杯水车薪的100个口罩。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23

06

“这时节,能分给你口罩的,都是好兄弟!”

口述人:山东某机械制造企业公司总经理

是的,我就是那个好不容易才找到100个口罩的人。

1月底,我就开始四处打电话找口罩了。手头有订单,预计下个月交货,如果2月不能复工,虽说客户可能因为疫情宽容一些,但也不能拖太久,毕竟市场竞争激烈,谁也不敢懈怠。

一开始问了我们的耗品供应商,说完全没货,只能有了就给我们留着,但什么时候有,不知道。后来又问了不少朋友,结果大家都一样,都在为口罩发愁。

在我比较活跃的几个微信群里,近期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口罩,大家各显神通,不时有各种防疫物资的消息扔到群里,但这些消息真假莫辨。

2月4日,同学群里有人说可以买到一次性医用口罩,万个起订,我和几个朋友商量好团购,钱都准备好了,结果朋友担心这些口罩的质量和渠道,便又取消了。

当地政府提供网络预约方式提供口罩,规定1个人10天内可以预约5个,但每天数量有限,约完即止。可能登录的人太多了,我们公司好几个人连注册都显示失败。这条路也走不通。

后来,终于找到一个朋友。他春节前未雨绸缪,向药店预订了500个一次性医用口罩,其实当时,他也只收到200个,剩下300个也要过几天才到。见我实在着急,说可以先分给我200个用着。我没好意思要那么多,但别的地方也实在找不到,便先找他借了100个。

这时节,能分给你口罩的,都是好兄弟。

因为口罩太少,2月10日,我们公司只安排了10几名员工上班,占员工总数的五分之一,但也只能支撑一个星期,下周能否正常,完全看我预订的第二批口罩能不能到货。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24

第二批口罩是800个,也是在同学群团购的,每个3.5元,据说这次渠道比较靠谱,大家一起团购了3万个,预计2月17日能到货。可2月14日,原定的发货时间到了,货却没发出来,又说要到2月18日发。

我这心,到现在还是七上八下的,在这批口罩真正到手之前,什么意外都可能发生。

快递员、外卖小哥、网约车司机的口罩,够不够用? 25

我还算比较幸运,毕竟开工前“化缘”化到了100个口罩。有些企业家朋友,根本“无米下锅”,都在等这批口罩到货后,才敢让员工来上班。

前几天,耗品供应商告诉我,口罩可以提前订了,一个4.5元,起订量3000,但到货估计要2月中下旬,我想了想,没订。

现在全国口罩的产能在逐渐恢复,到2月底,口罩应该没那么难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