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只比我大一歲,

我媽去世的時候拉著姐姐的手,眼睛卻盯著我,

遲遲不閉眼,姐姐明白媽的意思,

哭著說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弟弟。

聽到姐這句話,我媽才安心的走了,

為了給我掙學費,我爸外出打工,

從那後,姐擔當起家長的角色,

每天早早起床把家裡雞鴨放出來餵食,做早飯,餵豬,

等我們吃完,她洗刷好鍋碗,我們一起上學。

                  

姐姐還開闢了塊小菜園,放學回來又忙著打豬草,做飯,

長期這樣的勞作,她哪有心思學習,

讀完初中她就在鎮上找了個工作。

姐姐不敢去外地打工,因為我高中每個星期要回來打牙祭,

她在鎮上上班是為了能照顧到我。

我爸只有過年才會回來,一家人團圓幾天,

過完小年又急匆匆趕赴工地。

                     

在我高三那年,我爸不幸從十幾層的腳手架摔落斃命,

我和姐成了孤兒,辦完爸的葬禮,姐就把我趕回學校,

她說爸媽都沒了,你只有靠自己才能有出路。

後來我考上大學,姐掙的錢全部用來供我上學,

雖然我也會做做兼職,但姐知道總會罵我,

讓我把心用在學業上,關鍵時候不要分神。

                   

大學畢業後,我憑著紮實的功底,

找了個對口的工作,雖然能自食其力,

但在大城市只夠餬口,要想憑藉自己的努力結婚買房遙遙無期。

這時候我認識了老婆,她是我的一個客戶代表,

我們挺聊的來,認識一段時間,老婆主動追求我,

她說和我在一起有安全感,不像其他男孩子油嘴滑舌。

                 

相處過程中我了解到,老婆家條件好,

更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岳父母對我很滿意,

他們從老婆口中得知有我這個人,

曾偷偷跑到我公司跟蹤了我幾天,得出的結論是忠厚老實。

二老跟我談話,說只要我同意和老婆好好過日子,

結婚交由他們操辦,不需要我費心。

得知真相我哭笑不得,好在他們不反對,

我也就放心和老婆交往,還搬到岳父母家住。

             

我打電話告訴姐這個好消息,姐激動的哭了,

她說終於盼到這一天了,她能給父母有個交代。

其實我知道姐有個談了三年的男友,男友是個好人,

在我大四那年因為找工作,花費增加,

他們兩個掙的錢都被我花了,所以害的他們遲遲結不了婚。

我和老婆說以後有錢一定要好好報答姐姐他們。

             

我和老婆訂婚的時候,姐姐過來了,

給我們和岳父母帶了幾雙棉鞋,她說下班跟著工友學做的,

做的不好,讓我們不要嫌棄。

吃飯時候姐姐站起來跟岳父母說:

「叔叔阿姨,小峰以後就交給你們了,

他要是有什麼做的不對的地方,你們儘管打罵,

我們父母走得早,身上怕有不少壞毛病,你們長輩別慣著。」

姐姐說完這番話,岳父母連連點頭,誇她明事理。

                   

晚上姐塞給老婆一個紅包,裡面有兩千塊錢,讓老婆拿去買身衣服。

姐姐急著回去上班,第二天就要走了,

我送姐去車站,臨走時候岳母遞給姐一包裝好的板栗,

要坐幾個小時的車,讓帶著她在車上吃。

路上姐跟我說要好好對人家,

我們父母不在了,要把岳父母當做自己的父母來孝順。

              

送別姐,剛到家,姐的電話來了,

她很吃驚的跟我說板栗裡面有一張卡,問我怎麼回事。

我也懵了,想起板栗是丈母娘給的,就問丈母娘。

丈母娘笑著說,卡是她放的,裡面是十萬塊錢,

這錢本來是準備給老婆再買輛車,

現在不買了,拿去給你姐結婚用。

我知道你姐對你有恩,她被拖累這麼多年,

你心裡難受,這錢算你跟我借的。

我按的是免提,姐在電話那頭聽到了,我和她都是泣不成聲,

想不到娶了個老婆,送了爸媽,這老婆是娶對了!

來源來自網路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老公癱瘓三年,我不離不棄,有次出門忘帶鑰匙,看開門的人我哭了

我叫陳春,今年三十歲,

以前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現在我覺得我是世界上最命苦的人。

以前的我生活無憂無慮,從來不用擔心沒錢花,

因為我老公是一個飯店的老闆,賺的錢足夠我花,

我結婚後就沒出去工作過,所有的朋友都羨慕我的生活。

有天我在家裡裁剪盆栽,醫院突然打電話過來給我,

說老公被人打殘了,當時我覺得晴天霹靂,

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趕到醫院的時候老公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醫生說還好搶救得及時,性命沒受到什麼威脅,

不過以後肯定是站不起來,要長期癱瘓在床了。

娘家聽到這個消息,趕忙從家裡趕過來,

我爸開始勸我想清楚,

是要跟這樣一個以後都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人一起生活,

還是離婚選擇另一種逍遙自在的生活。

我根本想都沒想,我就不是那種因為老公殘疾就會拋棄他的人。

老公還沒醒的時候,警察找到了我,

問我飯店裡有人中毒的事情我是否知情,

通過警察的陳述我知道了原來老公飯店有人吃飯中毒進了醫院,

老公就這樣被告到了法庭。

飯店在一個月前就倒閉了,一大批工人的工資沒發,

老公在今天回家的路上被一群工人圍著打了一頓,

我頓時流下了心酸的眼淚。原來老公承受了這麼多的痛苦,

而我完全不知情,我心裡也覺得很愧疚。

不管娘家的反對還有朋友們的忠告,

我堅持著自己的想法,我就是要一輩子陪在老公身邊。

為了躲債,我把城裡的房子賣了,

在偏遠的郊區跟別人合租了一間房子,

門口還有一個菜園,我開始自己種菜,自己一個人照顧癱瘓的老公。

三年了,我對老公不離不棄,

不管遇到了多少的困難我都不放棄我老公,

經常請來鄉下附近的小診所裡的醫生為老公看病,

有次我出門沒帶鑰匙,使勁敲門想讓跟我們一塊兒合租的人給我開門,

門開後我懵了,那個開門的人竟然是站著的老公!

三年了,看到眼前這一幕,我覺得一切都值得,

我為老公做的這麼多就全都沒有白費,

老天終於開眼了,在我三十歲這一年給了我最大的驚喜,

相信我跟老公以後會有自己的小孩,過得越來越好。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