肌酐有5種騙你的方法,你“上當”了嗎?


昨天一位腎衰患者入院,很奇怪,她血肌酐只有血肌酐171μmol/L,卻伴有嚴重的心衰和酸中毒——這些本是重度腎衰竭/尿毒症才會出現的併發症,怎麼肌酐一百七的患者也發生了?

檢視用藥史才發現,原來是肌酐在騙人:患者在服用羥苯磺酸鈣。

所以我們看腎功能,不能看一眼肌酐就完了。

肌酐是人體的一種代謝廢物,主要由腎臟排出。當腎臟排洩能力下降時,體內肌酐蓄積、濃度升高,所以經常用來評估腎功能,是目前使用最廣泛的一項腎功能指標。

但肌酐有時候會騙人,比如在這幾種情況下:

1.蛋白質吃得多


主食和蔬果中的蛋白質含量一般在10%以下,而肉蛋類食物中的蛋白質含量達到了20%,與豆製品相當,大豆的蛋白質含量更是高達36%.如果高蛋白食物吃多了,這些蛋白質最終可以轉化為肌酐、升高肌酐值。

這種肌酐值升高,不代表腎功能惡化。

不過,這些代謝廢物也會增加腎臟的濾過負擔,需要控制高蛋白食物的攝入量。尤其是檢查腎功能的前三天,最好是純素食,避免影響檢查結果。

延伸閱讀  福建,正式啟動!

2.活動量大

活動量增加後,肌肉代謝增強,會產生更多肌酐,化驗會發現肌酐比平時更高,但不代表腎功能進展。

一般運動量大的運動員,會比普通人的肌酐高二三十個單位。緩解期的腎友也可以積極運動,即使血肌酐變得略高一些也無妨,咱們自己心中有數即可。

3.服用普利/沙坦類藥物

腎病患者的腎臟毛細血管內部,往往有很大的壓力,迫使腎臟處於高壓力、高灌注、高濾過的「三高」狀態,使尿蛋白增加。

三高狀態有利於促進肌酐排洩,所以早期腎病以及一部分中期腎病的血肌酐不高,甚至部分患者的腎小球濾過率顯著高於常人,造成“腎功能強盛”的假象。腎臟不是鐵打的,提前透支自己的能力,時間一長就會硬化、“過勞死”。

普利/沙坦類藥物可以減輕腎臟毛細血管內部的壓力,讓腎臟歇一歇,從而降低尿蛋白排洩、降低肌酐排洩,這時血肌酐就會升高。

血肌酐雖然升高了,但腎功能進展減慢了,這種血肌酐升高不是惡化,而是好事,看腎功能化驗單的時候要考慮這一點。

有研究顯示,服用普利沙坦類藥物後,血肌酐沒有上升的那部分患者,腎功能惡化更快。可能是藥物沒有起到作用,腎臟仍然過勞死了。

延伸閱讀  雲南10月14日新增境外輸入確診病例3例

4.服用羥苯磺酸鈣

昨天入院的那位患者就是這種情況,羥苯磺酸鈣干擾了肌酐的檢測。

肌酐檢驗,是經過一系列反應得到最後的生成物——醌亞胺染料。染料顏色越深,肌酐就越高;顏色越淺,肌酐就越低。

生成染料是系列反應的最後一步,需要過氧化氫(H2O2)參與:

H2O2 + TOOS + PAP 醌亞胺染料

干擾就發生在這最後一步上:過氧化氫具有氧化性,而羥苯磺酸鈣具有還原性。過氧化氫被還原後,形成的染料就會減少,顏色變淺,肌酐值就會降低。

羥苯磺酸鈣濃度在4μg/ml以上就會明顯干擾檢測結果,有時會讓肌酐檢測值減半,檢查腎功能前需停藥3-7天。

其他還原性物質,比如維生素 C、谷胱甘肽、膽紅素等,也會干擾肌酐檢測,原理相同。

延伸閱讀  提醒注意!北京已報告19名陽性感染者,到過京內這些地方

5.性別差異

雖然化驗單上的肌酐參考值並沒有區分性別,但男女的平均肌酐值不一樣,女性要比男性低20%-30%.我國女性的肌酐多在60左右,男性多在80左右。

同等肌酐水平,女性比男性更嚴重。比如檢查結果是90,如果是男性,大概率正常,即使化驗單顯示超標;如果是女性,大概率腎衰,即使化驗單顯示正常。

比如檢查結果是700,如果是男性,很可能還沒到透析的時候;如果是女性,很可能已經到了該透析的時候。有些人看肌酐比較死板,一看達到七百就開始透析,不可取。

我們在看肌酐的時候,要考慮到上述情況的影響,以免被誤導。兩個肌酐值相同的人,腎功能可能會相差很多。

同時也要參考胱抑素C、腎小球濾過率、腎臟B超、尿量和腎衰併發症,才能較為準確地評估腎功能的減退情況和發展結局。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