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際英雄傳》雜談


前天晚上心靈終結3.3.6更了

整個mo區都跟過年了一樣

諸多便祕多年的mo區up紛紛開始了失禁式更新

而A神在我的不懈安利之下

也準備下一個mo3.3.6玩玩了

說實在的,心靈終結作為一個具有獨立劇情線任務戰的mod,其製作水準、劇情編寫堪稱是諸多紅警mod中的天花板了

而說到劇情編寫嘛,就不由得讓我想起了我一年前老帕試玩開荒錄製,我翻譯&字幕的那部玩家自制戰役——《星際英雄傳 Enslaver Redux》了

首先告訴各位一個壞訊息

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

老帕的《星際英雄傳》應該是本人翻譯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玩家自制戰役了

作為一個從星際1代過來的老暴雪玩家

我對星際爭霸的世界觀設定有著超乎尋常的熱愛

直到現在我都清楚的記得當年初中時為了弄懂星際爭霸1代的史詩劇情(那時沒有那麼多漢化,都是英文),搞了兩大本字典,硬生生用字典查完了一代和母巢之戰資料片中所有生僻詞的含義弄懂了整個劇情,還順便提前弄懂了現代完成時等基本時態的用法…

就是當年的英語老師被我搞的應該有點崩潰吧……

所以當老帕開始更新星際英雄傳這個嚴格基於星際爭霸官方設定以及奴役者&黑暗復仇戰役的玩家自制戰役後,我第一時間就開始了追更

我也可以毫不猶豫地說,這絕對是我個人最喜歡的一個玩家自制戰役,玩法新穎,成就係統,以及戰役作者在某些設定上與官方資料的高度聯動(例如澤拉圖篇的兩個路線的第5關與1代主線劇情,凱瑞甘篇劇情與黑暗聖堂武士三部曲原著的高度耦合,鈀銥老爺的真實身世與官方小說《天堂之魔》的劇情設定,以及終章三關對官方挖坑的完美融合),我比誰都希望這個系列能夠儘早完結

不過後來大家懂得啊……老帕這廝開始了長時間的停更……

延伸閱讀  魔獸世界:此任務充滿“惡意”,聯絡官方尋求答案之後,我沉默了

後來老帕終於在2020年重啟了這個系列,當時我的心情當然是非常激動的,不過得知老帕在更了幾關後又將陷入無限期停更之後,我有點坐不住了

由於人生成長過程中的各種原因,我個人極度憎恨伸手黨和吹逼黨,同時極度厭惡那些無腦垃圾快餐化的內容,是一個“都TM什麼垃圾玩意,弱爆了,我來做能做的比這好的多!”的人

而且2020年時由於我所工作的整體大環境處於動盪期,我難得的有了比較多的空閒時間可以專注於肝文字翻譯(我非常不喜歡在醉心於某件事情的時候被幹擾),所以當時我就私信老帕要求接下這部戰役剩餘關卡翻譯的工作

當然一開始老帕對此是高度存疑的,但當我把澤拉圖篇2.1關的翻譯文字給他之後,他徹底放心了……[滑稽](ps:我還記得A神那時的評價——此人詞彙量很大[狗頭])

一開始我由於擔心後續時間不夠無法翻譯完成全部關卡,所以我只答應他更完澤叔篇的關卡(ps:澤叔是整部星際爭霸中我個人最喜歡的人物,或許是他身上那種揹負一切孤軍奮戰的宿命般的悲劇感令我找到了共鳴吧……)

更完澤叔篇之後,由於正好有時間,於是乎我也就繼續了凱瑞甘篇的翻譯,但是我那時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還是那句話,由於人生成長過程中的各種原因,本身的星座debuff屬性(是的你沒看錯,這絕逼是個debuff!!!),以及出於戰役作者對於戰役背景嚴謹設定的尊重(作者將背景設定做到了這種細緻程度,作為一名譯者,我有責任認真細緻地還原他想要表達的一切!),我在整部戰役的翻譯過程中都在個人有限的能力範圍內追求極致,這也就導致了澤拉圖篇戰役平均每一關我要消耗至少25個小時!

而這個問題在翻譯凱瑞甘篇時被進一步放大,由於凱瑞甘篇幾乎完全基於官方小說黑暗聖堂武士三部曲的設定編寫,但卻是以異蟲視角介入的劇情,對於原著劇情的描述不可能做到事無鉅細,對劇情沒有充分了解的人上來直接看這部分戰役劇情絕對會一頭霧水不明所以(甚至包括一開始的老帕和我——我也是在自掏240大洋且反覆閱讀原著並與戰役劇情文字時間線詳細對照後才徹底理清了全程劇情)

於是乎本著精益求精的原則,我直接購入實體書並一通狂肝(凱瑞甘篇的關卡令我前前後後共計肝原著劇情肝了不下200個小時),並且在敲了N多科普註釋直接導致腱鞘炎與頸椎病相繼復發(我的頸椎最後三節與胸椎前四節沒有一節在正確的位置上,此外還有腰間盤突出,老毛病了)之後

最終才有了你們所能看到的,在戰役文字下方的分割線之下所註明的那一段段諸如“本段劇情發生於原著第一部《長子》的第X章與第二部《暗影獵手》的第X章之間,(此處省略劇情概括幾百字)”之類的劇情背景科普,看似字數不多(其實也不少了,單關文字量2萬字起步)的科普背後其實是大量的時間成本投入與獻祭本人的頸椎手腕的成果

然而,在經歷了凱瑞甘篇開頭兩部視訊的播放量虛假繁榮後,本就播放量寥寥無幾的系列視訊播放量持續低迷,在終章的最後兩關甚至直接跌停

雖然我知道如今的浮躁風氣,這種硬核科普向視訊遠沒有那些隨便剪剪拼拼再標題黨一下的快餐產品吃香,但看到如此不成比例的投入和結果,還是難免令人心寒(就算加上解說什麼的也是拯救不了播放量)

但是正如吉姆雷諾同志說過的那樣,“做事有始有終”(大概是這麼說的吧,記不清那句臺詞了),終究我還是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終章三關的劇情和遊戲性做的是真的好啊,可惜了那也是播放量最慘淡的幾關之一了)從2020年4月到11月,前後耗時7個月,敲了將近30萬字,將星際英雄傳剩餘的全部關卡全部翻譯科普完成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堅持把這個戰役譯完,其實沒有人強制我這樣做的

或許,我只是想親手給陪伴了自己青春的那段遊戲時光劃上一個句號吧

當整部戰役譯製完成後,用一句話概括我的狀態就是“肉體放鬆而精神疲憊”,而很快這種精神上的疲憊的惡果就體現了出來……

在終章澤拉圖篇結束後,我本想寫一部長篇感言做個總結的,但那時我發現我就此事行文變得異常艱難,最終不得不在終章結束後的感言中隨手寫了幾句草草了事(那幾句話對於當時的我而言已是極限)

此外,其實在星際英雄傳完結後後,我也曾翻譯過老帕遺留下來的其他生肉戰役

但是毫無狀態,根本找不回當時翻譯星際英雄傳時的那種專注,這樣譯出來的東西水準堪憂,不放出來也罷

延伸閱讀  “資料前瞻”RNG迎戰HLE,漸入佳境的RNG能否拿下三連勝?

而後來老帕也曾有過把本系列戰役全部關卡做成一個合集上傳,並且將連結及整部戰役的介紹文案發布到各大平臺的想法的

但當我提筆想為這部戰役寫一個介紹文案時,我發現自己不僅和翻譯其他戰役時一樣毫無狀態文不對題,甚至還有種作嘔的感覺

或許正如faith-bian曾說的那樣,星際英雄傳這部戰役的譯製,本身就是對我的一種耗竭,是“對我未來的透支”吧

(後來A神也說過,那些論壇平臺個頂個的糞坑,傳了也是白傳,或許他是在安慰我,或許是在實話實說,但這都不重要)

不過話說回來,譯製這部戰役雖然消耗了我大量時間和精力(那7個月裡我基本把95%的業餘時間投入在了這部戰役上),爆掉了我的頸椎和手腕(已及醫保賬戶),觀看量慘不忍睹(偶爾一兩個播放量過萬的視訊根本無法掩蓋系列整體的頹勢)

但我並非一無所獲

至少我因此結識了老帕和A神兩位非常靠譜且志同道合的朋友——雖然我們到現在都沒有見過面,是的你們沒看錯,我們現在連對方尊容幾何都不知道![狗頭]

平時還會時不時的和A神聊聊其他遊戲神馬的(比如DOTA——是的其實我們都是刀斯林——MLGBD為什麼老幹爹不ban猛獁!)

至於老帕嘛,不知道他現在有沒有從國家政策對教培行業管制所帶來的巨大沖擊中恢復過來……祝他好運吧[狗頭]

但願這波疫情過去之後我們能有機會當面聚一聚聊一聊吧……

啊咧,好像扯遠了……

如今星際爭霸已經停止更新1年

恰好也是我完成這部戰役的翻譯1年

或許是時候以這篇所謂的雜談來徹底真正完結我所翻譯的這部戰役

以及這個遊戲陪伴我的23年時光了

雖結果有所缺憾,然過程多彩絢爛

正如我在終章大結局最後草草寫下的那句話

“克普魯星區將永遠為你們閃耀”

又敲了這麼多字,腱鞘炎好像又要犯了

延伸閱讀  Aomg us人生

那就在海子的這首詩中結束吧

“陌生人,我也為你祝福

願你有一個燦爛的前程

願你有情人終成眷屬

願你在塵世獲得幸福”

老K 2021年10月31日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