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兔收購百世,快遞業迎來變局


快遞行業,很久沒這麼熱鬧過。

10月29日,極兔速遞和百世集團共同宣佈達成戰略合作意向,極兔速遞將以約68億人民幣的價格收購百世集團中國快遞業務。傳言變成現實,靴子終於落地。

從2020 年 3 月,極兔速遞在中國起網,到現在,僅耗時一年半,就要收購已成立十年之久的百世快遞,這隻兔子的奔跑速度如此之快,令人驚訝。


其實,這樁聯姻,被很多人看來是一場天時、地利、人和共同作用的結果。更有專家認為,這是快遞行業的一個關鍵轉折點,是各方力量經過暗自蓄力後進入加速佈局的關鍵階段,並預判行業未來將更加聚焦於服務,一場快遞行業大變局或已悄然開啟。

順天時 政策導向下的雙向奔赴

公開資料顯示,在此前釋出的《郵政業發展“十三五”規劃》和《國務院關於促進快遞業發展的若干意見》中均提出要注重快遞業轉型升級,支援快遞企業兼併重組,整合中小企業、優化資源配置,實現強強聯合、優勢互補。

今年8月份,商務部、發改委、財政部等9部門聯合釋出《商貿物流高質量發展專項行動計劃(2021-2025年)》,支援和鼓勵符合條件的商貿物流企業通過兼併重組、上市融資、聯盟合作等方式優化整合資源、擴大業務規模,開展技術創新和商業模式創新。

今年10月,國資委表示將大力推進物流等領域專業化整合,通過資源優化配置切實增強企業競爭力,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

密集的扶持政策下發,充分顯示了我國快遞業的大而不強,政策擬定方希望通過一系列的扶持政策,培育出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快遞物流企業。由此可見,此次極兔和百世宣佈合併,適應了新形勢下我國快遞企業的政策監管方向,有利於我國快遞市場參與主體迅速提升規模化效應,增強國際競爭力,是政策導向下的雙向奔赴,是謂天時。

行業迎來政策春風的同時,監管部門也打出“組合拳”。今年以來,一系列針對快遞行業不正當競爭的監管政策檔案相繼出臺,

4月,浙江省政府審議通過《浙江省快遞業促進條例(草案)》,明確規定“快遞經營者不得以低於成本的價格提供快遞服務;電子商務平臺經營者不得利用技術等手段阻斷快遞經營者正常服務;平臺型快遞經營者不得禁止或者附加不合理條件限制其他快遞經營者進入”。

延伸閱讀  靴子落地!美聯儲宣佈實施Taper,如何影響資本市場?

7月,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釋出了《價格違法行為行政處罰規定(修訂徵求意見稿)》,將快遞行業價格競爭納入監管範圍,進一步加大監管力度。

10月,國資委表示將大力推進物流等領域專業化整合,通過資源優化配置切實增強企業競爭力,打造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

此次極兔提出收購百世有利於提升快遞市場經營秩序,穩定行業發展成果,保持行業向穩向好的發展態勢。通過收購或入股等方式,快速壯大自己,是可行之策。這種做法,在物流行業中並不鮮見。比如,2012年,申通收購天天快遞;2020年5月,韻達入股德邦物流,成為其第二大股東;2020年7月,中通收購了海爾集團旗下的日日順樂家智慧快遞櫃;今年9月28日,順豐正式完成對東南亞快遞巨頭嘉裡物流的控股,持股51.8%等。

目前整個快遞行業的發展,顯然已進入發展深水區,協同效應正在進一步得到發揮,為行業未來的發展開啟了空間。此外,在不正當競爭和價格政策監管越來越趨嚴格的大背景下,頭部快遞物流企業之間的戰略重組有利於行業的長遠發展。


佔地利 攪局者還是破局者

資料顯示,百世集團過去5年的虧損額分別為13.63億元、12.28億元、5.08億元、2.19億元和20.51億元,五年虧損為53.69億元。前幾年好不容易將虧損壓低,突如其來的疫情又讓一切努力化為泡影,2021年半年虧損10.74億元。

近幾年百世的虧損額已經近65億元,總虧損金額超過150億元,總負債高達176.2億元。按照2021年上半年快遞行業業務量統計,百世快遞業務量為40.5億件,同比增長13%,市場份額為8.2%,已與領先的中通、韻達通達系拉開較大差距,居於末位。

可以預見的是,此次合併重組之後,百世將剝離長期致使其產生鉅額虧損的快遞業務,迅速回籠寶貴的現金流,紓解自身財務困難。一方面,在捨棄快遞業務之後百世也得以將更多精力投入到自身更見長的快運零擔和倉儲供應鏈業務。

另一方面,極兔與百世的戰略合作有望實現極兔速遞市場規模的大幅提升,規模的提升帶來的將是經營成本的大幅下降,有利於改善極兔的網路經營壓力。

收購百世,意味著極兔納入了一大批戰鬥力強、能力和財力都過硬的優秀網點,進一步深化和完善網路的廣度、深度和密度,尤其在末端的觸達能力上,如果整合到位,極兔的網路將帶來前所未有的提升。

由於百世此前已接入阿里淘系入口,相當於極兔通過收購百世而間接拿到了淘系平臺的流量門票,未來的票量增長瓶頸消失,進入真正的“以質取量”階段。

四川人李傑在東南亞創立極兔,歸國後一路狂奔,但擺在極兔這個新選手前面的,也並非全是坦途。

華創證券的研報顯示,2021 年上半年百世的行業份額為8%,根據國家郵政局9月份全行業94.5億件快件的資料,以極兔穩定在2000萬單的日單量計算,其佔據了約6%的市場份額,由此可知,百世加極兔的和約為14%,遠小於35%。極兔聯姻百世,只是擠進了第二梯隊,以後的路還很長。

延伸閱讀  三亞市委原書記童道馳涉內幕交易被公訴,曾任證監會上市公司監管部副主任

總而言之,經歷了野蠻生長、跑馬圈地後,就目前的處境,極兔仍危機暗湧,這番將百世收入囊中之後,扮演的是“破局者”還是“攪局者”,是進攻還是防守,還需要時間給出答案。

聚人和 一場效率和服務的戰爭

眾所周知,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而人和,連線了三端,加盟商、快遞小哥和消費者。

6月,交通運輸部、國家郵政局等七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做好快遞員群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的意見》,針對不正當市場競爭、區域差異化派費等問題提出相應舉措。隨後,國家郵政局對主要快遞企業進行了行政指導。

8月底,中通、圓通、申通、百世、韻達、極兔等6家快遞公司宣佈全網上調派費每票0.1元,希望通過提升派費,讓快遞員獲得合理穩定的收入。

顯然,極兔與百世的合併重組,將打破快遞行業低價競爭的窠臼,在國內快遞市場份額相對均衡的狀態下,各家快遞公司將會更加註重在國際化、專業化和智慧化方向的努力,對於穩定快遞就業市場和提升快遞員的生活幸福感大有裨益。

不僅如此,此次極兔與百世的兩網融合之後,雙方的派送區域將迎來更精細的劃分與運營,預期隨著派送票量的增長與綜合成本的降低,各加盟網點的生存狀況將受到很大改善。

同時,極兔響應國家“走出去”、“參與國際競爭”的政策號召,目前正在加速佈局海外快遞服務網路,正急需國內為海外輸出優秀的管理人才和專業技術人才,國內的兩網優秀加盟商將獲得更多派駐海外開拓新市場的機會。

後移動網際網路時代,流量成為最稀缺的資源,每一個可能產生巨大流量的生意背後都人頭濟濟。快遞行業的生意正是如此,人力成為了各家巨頭的角力中心。

近年來,低廉的快遞價格一方面促進了我國電商產業的蓬勃發展,各項電商銷售資料節節攀高。但過度低價的快遞服務價格,讓快遞公司不得不逐漸降低末端派送的費用,從而導致末端派送服務下滑嚴重。此次極兔和百世的戰略合作,將會終結價格戰,同時提升快遞小哥的收入,提升服務水平。

其實仔細分析就會發現,隱藏的道理非常簡單,在花樣翻新的玩法背後,最終比拼的還是效率和服務。顯然,極兔已經磨刀霍霍,做好了持久戰的準備。

電影《沙丘》的末尾,契妮回過頭來,用藍色的眼睛望著男主說:“一切才剛剛開始。”

延伸閱讀  央行就規範黃金租借業務公開徵求意見:維護黃金市場秩序,防範黃金市場風險

此刻,也想對快遞企業們說出同樣的一句話:新一輪的戰爭才剛剛開始,不要懈怠,到底誰能一執牛耳,好戲還在後頭。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