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想成為Alphabet的“戰時CEO” 皮查伊必須加快腳步



據外媒報導,2011年,著名風險投資人、矽谷大佬本·霍洛維茨(Ben Horowitz)寫了一篇關於“戰時CEO”的著名文章,當時他預測谷歌聯合創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將從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手裡接過谷歌戰時CEO一職。霍洛維茨寫到:“對於谷歌和整個科技行業來說,這都將是一次深刻的變化。”

想成為Alphabet的“戰時CEO” 皮查伊必須加快腳步 1

但是他所說的並不完全準確。

佩奇的確從施密特手中接過了CEO一職。但是接下來的不到5年之中,手握大權的佩奇對整個公司進行了重組,包括讓谷歌變成Alphabet的子公司。之後佩奇將工程師出身的經理人桑德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推上了谷歌CEO的位置,讓他負責搜索、安卓、YouTube、Chrome、硬件、雲計算和谷歌所有的其他核心業務。

佩奇成為了Alphabet的CEO,並且退居二線,將精力放在一些深奧的長期項目上,例如能提供互聯網接入的熱氣球,和自動駕駛汽車等等,這些項目也都被重組,成為了獨立的公司,並組成了一個被成為“Other Bets”的金融部門。谷歌財報電話會議中不見了佩奇的身影,他也似乎從公共視野中消失了,不再與媒體進行對話。

本週二,在Alphabet成立4年之後,佩奇和他的聯合創始人,Alphabet公司總裁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宣布退出,於是皮查伊的職位再一次獲得提升。皮查伊未來的職位,不再僅僅是谷歌的CEO,是將成為整個Alphabet公司的CEO。

皮查伊是一個溫文爾雅的人,他同時獲得了工程師和非技術員工的尊重。這位工程師出身的高管擁有冷靜、專業的技術和非凡的個人魅力等等優點。在各種團隊活動中,他經常用燦爛的笑容給員工帶來驚喜,很多員工都將其視為“自己人”。

但是,隨著谷歌開始迎來巨大的變革,被視為“自己人”為皮查伊所帶來的價值可能將會結束,這個變革有可能會改變整個公司的進程。

安撫員工

在今年10月份召開的公司全體大會上,皮查伊首次明確表示情況已經發生改變。

《華盛頓郵報》獲取了這次會議的視頻,皮查伊在視頻中說到:“我們正在努力解決一些問題——大規模提升透明度。”不久之後,該公司縮減了全員大會的次數,將每週一次改成了每個月一次。

這一個時刻,讓多年來愈演愈烈的員工騷亂達到了頂峰。

去年秋天,《紐約時報》報導稱,包括皮查伊在內的公司高管簽署了一份文件,向安卓創始人安迪·魯賓(Andy Rubin)支付9000萬美元的巨額離職補償,儘管魯賓面臨了不當性行為的可信指控,而且過去其他一些受寵的高管也都得到了類似的待遇。這一事件引發了全公司範圍內的罷工,去年秋天大約2萬名員工走出辦公室,來到街頭向公司抗議。這一事件還引發了其他的抗議,大量員工開始對公司每一個存在問題的政策進行抗議,包括政府合同和招聘工作等等。

今年夏天,在員工抗議其使用監控工具對無人機錄像進行分析之後,谷歌放棄了與國防部簽署的一份名為Project Maven的合同。 10月,谷歌又退出了另一份五角大樓價值100億美元的計算合同的競爭,並且稱該合同可能與公司價值觀存在衝突。

在這些抗議之後,谷歌關閉了其長期存在的“開放”溝通渠道,例如禁止討論政治,取消每週的TGIF會議,變成每月一次,並且設立單獨的論壇。

時至今日,該公司的員工信任度已經降到很低的水平,據彭博社報導,一些谷歌員工現在正在調查自己的人力資源部門,他們指責公司領導創建了一種用於對員工進行監視的工具。皮查伊當前面臨著員工成立公會的威脅,也面臨著前員工的訴訟,該公司此前因涉嫌洩露機密而解雇了這些員工,而他們聲稱自己遭到解僱的真正原因,是他們試圖聯合其他員工。

政府壓力

皮查伊還要忙於應對越來越嚴格的監管審查。在施密特的領導下,谷歌在2011年成功抵禦了來自FTC的調查,而且這次調查幾乎沒有對該公司產生任何持續性影響。但是如今的情況卻完全不同,現在的政客們正在越來越多地將監管目光投向矽谷。

在過去幾個月中,美國和其他國家的反壟斷監管機構一直在提升對谷歌的審查力度,並且不斷指名讓皮查伊配合調查。美國司法部上個季度宣布,將對包括谷歌在內的大型科技企業展開大規模的反壟斷審查,同時美國司法部也對谷歌發起了單獨的反壟斷調查。美國司法部的潛在調查得到了近50名州檢察官的支持,這也極大地提升了谷歌所面臨的壓力。

2020年總統大選候選人們也開始對谷歌發難,在民主黨辯論中,候選人就提到了該公司的名字,稱其過於強大。如果民主黨參議院伊麗莎白·沃倫(Elizabeth Warren)獲得提名,並且最終贏得大選,谷歌將不得不與一位承諾將該公司進行拆分的總統進行抗爭。

尋找Alphabet的“下一步方向”

在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擔任蘋果公司戰時CEO的時候,這家公司曾一度瀕臨破產。雖然谷歌離破產還很遠,但是該公司依然面臨著有史以來最大、最直接的商業挑戰:尋找下一步方向。

當前Alphabet正在為其核心數字廣告業務的增長放緩做準備,該業務依然佔該公司收入的絕大部分。 2019年第一季度,Alphabet 2019年第一季度廣告收入增長出現放緩,第三季度利潤同比出現下降。

雖然進行了多次嘗試和收購,但是該公司一直難以在硬件方面獲得實質性收入。 YouTube在用戶數量方面可謂是一個霸主,但是該公司從來不披露其營收數字。而且該平台因傳播誤導性內容、向內容創作者支付過低的費用等原因,也在不斷受到審查。

在雲計算市場上,谷歌也摸索了多年,但是他們依然落後於微軟和亞馬遜。最近該公司與連鎖醫院Ascension簽訂的合同本應成為一場胜利,然而它卻變成了一次失敗的公關,外界質疑谷歌能否對所有患者的數據提供保護,以及質疑谷歌將如何使用這些數據。即使谷歌明確表明他們不會出於自己的目的使用任何患者信息,但是質疑聲卻並未消失,導緻美國國會向谷歌提出了更多的問題。

外界的質疑甚至影響了谷歌的收購。此前谷歌以20億美元收購了Fitbit,但是隱私組織和國會成員卻呼籲聯邦監管機構對這筆收購進行更詳細的審查,谷歌希望在2020年初完成這筆交易。有媒體報導稱,在谷歌公佈了收購消息之後,很多消費者開始丟掉自己的Fitbit設備。

在苦苦尋找新的實質性業務的同時,該公司還提出了一些令人費解的新業務,這些業務與公司的利潤關係並不大,例如搜索算法更新,和量子計算里程碑。

新任領導人

對於公司目前的狀況,皮查伊應該負一定的責任。在這段員工騷亂、政府審查和增長放緩的時期中,畢竟是他在名義上一直負責谷歌的核心業務。

但是在佩奇和布林的羽翼下,皮查伊並不需要對公司的問題負全責,無論是企業文化的問題,還是公司戰略所存在的問題。

而如今,佩奇和布林已經將自己創立的企業完全交給了皮查伊,這兩名創始人將開始扮演旁觀者的角色,皮查伊必須做出一切必要的、艱難的決策,為谷歌的下一步發展進行定位。

至少理論上應該是這樣的。現實情況可能會有所不同,例如在21世紀初,比爾·蓋茨(Bill Gates)將CEO這一職位交給了史蒂夫·鮑爾默(Steve Ballmer),但是蓋茨依然是公司最大的股東。在接下來的10年中,蓋茨依然有能力掌控公司,特別是在Windows等關鍵產品方面。最終蓋茨徹底放手,但是微軟還是用了一段時間才徹底擺脫了他的統治。

和鮑爾默一樣,皮查伊也是公司創始人欽點的繼任者,Alphabet的股東應該希望皮查伊能比鮑爾默做的更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