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額溫槍“一槍難求”微商跟進,市場監管嚴查借疫抬價及詐騙



1月30日,國務院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聯防聯控機制醫療物資保障組印發通知,指出體溫檢測是疫情檢測的第一關口,紅外體溫檢測儀在公眾場所對疑似患者甄別發揮了重要作用,是打贏疫情防控戰的重要裝備。

復工潮來臨,額溫槍“一槍難求”

隨著全國各地“復工潮”的來臨,疫情防控成為企業工作的重中之重,“測體溫”已經成為一項日常上班的標配。為了保障員工安全集體辦公,很多企業緊急採購口罩、消毒水、額溫槍等防護產品。額溫槍在前額處採集體溫方便、簡單、快捷,幾秒鐘的測量時間就足夠了,而且相當準確。原本額溫槍只在醫院使用,少部分家庭會購買使用。目前口罩供需緊張的局面還在繼續,利用紅外線輻射測定體溫的無接觸額溫槍,市場需求也一路升溫,變成了“一槍難求”。

額溫槍“一槍難求”微商跟進,市場監管嚴查借疫抬價及詐騙 1

額溫槍“一槍難求”微商跟進,市場監管嚴查借疫抬價及詐騙 2

額溫槍“一槍難求”微商跟進,市場監管嚴查借疫抬價及詐騙 3

中國市場監管報記者近日在朋友圈及網絡平台上發現求購額溫槍的信息,信息發布者有鄉鎮基層政府、社區和個人,這是不是意味著藥店、商場等正規渠道已經很難買到額溫槍了?記者連日走訪北京多家藥店,詢問是否有額溫槍售賣,均被告知沒有現貨,可以填寫預定信息,等到貨後打電話通知。記者同時聯繫了濟南、鄭州、貴陽、廈門等地的朋友,通過他們得知,額溫槍在當地也是稀缺品。

額溫槍“一槍難求”微商跟進,市場監管嚴查借疫抬價及詐騙 4

額溫槍“一槍難求”微商跟進,市場監管嚴查借疫抬價及詐騙 5

額溫槍“一槍難求”微商跟進,市場監管嚴查借疫抬價及詐騙 6

記者在淘寶、京東以及拼多多等電商平台上搜索“額溫槍”,對比之前的購買記錄發現,價格較之前漲了很多,以前五六十元就能買到,現在單支售價均在200元-600元之間。並且絕大多數的商家都是預定銷售,最快的也需要三月中旬以後才能發貨。

微商跟風,只要錢到位就有貨

與電商平台及線下實體藥店相比,QQ、微信朋友圈又是另外一番熱鬧景象,不僅有現貨,庫存還不少,幾百、幾千支,甚至幾萬支,只要錢到位,都可以弄到,可以說是應有盡有。

額溫槍“一槍難求”微商跟進,市場監管嚴查借疫抬價及詐騙 7

額溫槍“一槍難求”微商跟進,市場監管嚴查借疫抬價及詐騙 8

額溫槍“一槍難求”微商跟進,市場監管嚴查借疫抬價及詐騙 9

記者以購買額溫槍的名義聯繫到幾個銷售額溫槍的微商,以下簡稱微商A、微商B、微商C。記者添加微商A好友後告訴他需要大量額溫槍,要購買10萬支,微商A回复330一支,只要靠譜,不怕數量大。據他介紹,他剛剛與生產廠商簽訂了合同,如果真確定要,先打1萬定金,打完定金後可以留貨,然後去找他簽合同,付全款。 3月1號起開始供貨,1-5號每天一兩千支,5號之後每天一萬多,現在早定就早發貨。微商B則表示,26日晚上有批貨從韓國到青島,有3000支,價格435元一支,看不到貨無需付款,他們辦理完手續,見到貨後即時付款提貨,隨後發來幾張韓文文件圖片。在與微商C交流中,微商C表示27號會從廣東那邊到貨5000支,已經預定出去2000支了,據他介紹從出廠到路上已經460多元一支了,如果打全款預定的475元一支,現貨最低485元一支。當記者詢問能否開發票時,微商C表示現在都不走公司,沒辦法開發票。

名企謹慎,不可能存在大量現貨

記者調查發現,很多微商都表示只要交付全款訂金就可以弄到大量貨源,僅僅記者聯繫的這幾個微商手裡加起來的數量就達到了數十萬支,全國各地微商加起來的數量讓人不敢想像。他們真的可以從廠家定到那麼多貨嗎?

帶著疑問記者聯繫到江蘇魚躍醫療設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會秘書、副總經理陳堅。他介紹,全國目前有30多家能生產額溫槍的企業,而且產量都不算太高。額溫槍上量慢的原因是配件多,供應鏈比較長,如果中間哪一個供應商出紕漏,或者沒有復工,都會影響到最後成不了一支“槍”。

由於產業鏈斷斷續續供應的原因,魚躍現在日產量平均在1萬支左右,在全國,魚躍的供應量算是大的了,其他廠的供應量可能更小。由於疫情的原因,額溫槍需求量增加得很快,但是很大的部分都是務虛的,是被炒出來的,動輒幾十萬的訂單都是炒貨;防控系統中,一般一個縣有兩三千支就夠了,幾十萬支相當於一個省的疫情防控需求量。另外以企業為例,像魚躍醫療這種好幾千人的工廠,通常情況下四五十支就夠用了,如果緊張的話三十來支就夠了。現在一個企業動不動就好幾萬支,怎麼可能自己用呢?

“我們一直在不停生產,現在基本上就是政府防控需要,由於渠道中存在倒貨的情況,所以從春節期間就不再接受渠道的訂單了,現在直接供給有復工、復課需求的企業、學校,以及防疫控制單位。外面號稱有我們的貨,我都不知道他從哪裡弄來的,是真有還是假有,幾百隻是有可能的,幾萬隻是不可能的,現在微商手中不可能存在大量現貨。”陳堅說。

廠家沒有庫存,代理商也進不到貨,憑什麼一個微商有幾千支甚至上萬支?如果按照魚躍醫療副總陳堅的分析,現在市面上不可能有那麼多貨,都是微商們翻來覆去地發消息,只為不斷尋找賣家和買家,獲取訂金或者全款,從中攫取巨額利益。

市場監管嚴查,降溫維護市場健康秩序

“江西一男子以賣額溫槍為由詐騙7萬餘元”“兩男子微信群裡賣額溫槍,收錢後拉黑買家被刑拘”“借疫詐騙,女子假借銷售口罩、額溫槍等騙走5人40餘萬元”等等類似的新聞近期被頻繁曝出。這些案件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騙子抓住消費者及企業老闆急需額溫槍的心理,謊稱自己手裡有貨,騙取定金或者全款後就會現出原形,找各種理由拒不發貨:比如先是說去廠家搶貨,後又說廠家違約不發貨了,催得急了就發一個空的快遞給買方,實在不行就直接拉黑受害者,騙取錢財。

在微商瘋狂售賣額溫槍攫取利益的同時,還有個別藥店及商戶抬高額溫槍售賣價格被市場監管部門立案查處。

2月1日中午,福建省廈門市消費者湯先生撥打市長熱線投訴,在一家藥店預購的紅外額溫槍竟然隔日漲價160元。東孚市場監管所轉接投訴後,執法人員立即趕往該藥店現場協調處理,最終藥店同意以原價190元的價格銷售給消費者,當場挽回湯先生經濟損失800元,維護了消費者的權益。同時,針對該藥店紅外額溫槍未明碼標價的問題,東孚市場監管所執法人員當場對該藥店予以罰款400元的行政處罰。

2月10日,浙江省東陽市市場監管局橫店分局接到一名群眾的舉報電話,一家副食店通過微信群將市場價238元/支的額溫槍大幅提價到500元/支對外銷售。執法人員立即對該副食店展開調查,並尋找購買者落實相關證據。經過調查,該副食店藉口罩、額溫槍等防疫用品需求激增之機,提價幅度高達110%,涉嫌哄抬物價及未向市級人民政府食品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備案從事第二類醫療器械經營等。東陽市場監管局橫店分局已對此立案調查,將於近期作出行政處罰決定。

作為二類醫療器械的額溫槍原本是必須有相關資質證書的企業或者藥店才能售賣,但現在的市面上誰都可以說自己是供貨商,在多次倒手,層層扒皮的情況下,原本零售價百十元的額溫槍,到消費者手上時就可能漲到了六七百,中間的巨大利潤都被囤貨的莊家、倒爺、微商給賺走了,他們大發不義之財,受害的最終是老百姓。如果遇到騙子,更是使一些原本就資金鍊緊張的複工企業雪上加霜,有的甚至被騙得血本無歸。

記者呼籲,相關職能部門加強監管,莫讓防控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重要物資變成不法者攫取巨額利益的工具,同時提醒廣大消費者,購買額溫槍仍需去正規藥店、電商平台,切莫輕信網絡上的各種虛假信息,更不要直接轉賬。如若受騙及發現高價售賣額溫槍情況,第一時間保留固定證據,及時撥打12315或110投訴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