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數|中女的魅力:既有進取亦有撤退


導語>>>

演好《峰爆》裡的丁雅珺,對陳數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災難片的設定,大量實景需求導致拍攝地點異常偏遠,山洞、溼地,她在短短三個月內感受了個遍;甚少出現的基建女性形象,可供參考的原型少到可憐;外形風格上和角色設定的差異,也讓她時刻擔心是否會影響觀眾齣戲。

面對種種問題,陳數頂著難關上了,偏偏丁雅珺在《峰爆》這場“男人戲”裡帶出了絕妙一筆。

她不是英雄男主的背景板女領導,也不是隻會講漂亮話的工地總經理,丁雅珺的身上,呈現了一種女性領導特有的剛強果斷,以及人味兒。

這也是屬於陳數的角色理解。

災難當頭:

女性自有力量

過往的災難片裡,女性總是弱勢的一方,要麼是需要被拯救的角色,要麼淪為英雄男主角的陪襯。

丁雅珺不一樣,她是隧道工程的總經理。這條修了八年,匯聚無數工人心血的隧道,是她在擔任指揮者的角色。她天然就站在了一個能決定他人命運的位置上,電影裡最關鍵的那場兩難困境——要不要為了百姓炸隧道,由她拍板決定。

重要且特別,所以格外難演。“沒有一個女性基建人可以準確對應到丁雅珺身上”,陳數這麼說,一是因為女性基建人太少,能找到的可參考物件太少;另外則是陳數在做功課的時候發現,少有的女性基建人還大多從事文職行業,不像丁雅珺這樣,守在一線。

但越是如此,觀眾對丁雅珺這個角色的期待就會越高。這是近年來大熒幕上少有的一種女性形象,已然成為“職業女性”代名詞的陳數,對此會有什麼樣的演繹和詮釋呢?

好在,觀眾的這份期望,陳數做到了。

丁雅珺成為了這場災難裡,一個具有專業素質、能抗事的領導:面對工人們的不理解,她用雨中喊話打動大家;運送炸彈的緊急任務,她親身上陣;預見了洪工可能的犧牲,她帶著直升機再次返航。

“這個人物一定是一個軍人之後”,這是陳數拍那場雨中動員戲琢磨出來的“私設”,“在這樣重大的事件面前,有快速穩準狠的臨場反應,以及承擔力,這不會是一般普通文職可以做到的。”帶著這種理解和信念感,陳數在丁雅珺身上注入了更多有力量的東西。

但丁雅珺身上的女性力量,並不只體現在勇敢果斷的中性詞上,她還有獨屬於女性的細膩視角。

延伸閱讀  鄔君梅出席活動太優雅,後背大開叉顯誘惑,不過小肚腩太明顯

朱一龍飾演的洪工在最後關頭成為那個安放炸藥的人,丁總在輸送炸藥的同時,還給他送過去了一部手機,一部接通了洪工女朋友電話的手機。危難關頭,情愛那麼渺小,但在女性視角里別有力量。也正是這個舉動,一個強勢領導的柔軟與細膩展露無疑,也讓丁總在剛硬的氣質下,更有人味兒。

這也是陳數這幾年大熒幕角色的一個共通點。

《中國機長》裡戲份不多的航天家屬,她在慣常的溫情賢惠之外更有堅韌;《我和我的家鄉》裡最後一課的姜校長,她是喜感長鏡頭裡的一抹沉靜和端莊;最令人難忘的是《長安道》裡的林白玉,一個性感風情的電視節目主持人,身上卻蓄滿了蓬勃的野心。

所以,陳數從來不只是電視劇裡的大青衣加常青樹,她在大熒幕上,亦有力量。


中女當道:

我們為什麼愛陳數這一類的姐姐?

從幾年前的《淑女的品格》到近兩年很火的姐圈,陳數一直都是被觀眾偏愛的那一個,我們為什麼愛陳數這類的姐姐?想了想,大概是因為她們夠“提氣”。

人生跌宕,沒有人能永遠順風,姐姐們的提氣正在於,關關難過關關過。

演技毋庸置疑,但陳數也難免陷入角色同質化的質疑,“我看到說陳數永遠是在演這種獨立女性、女強人的角色,我覺得這些詞不太準確,太概括。”

放到幾年前,“同質化”這樣的評價是很難想象到會發生在陳數身上的。那時候的陳數,僅是民國戲,就能演出不一樣的味道,她既是張愛玲筆下精緻拿喬的白流蘇,也能到《暗算》裡做一回天才數學家黃依依。還有常播常新的《鐵梨花》,她從年輕演到中年,真正詮釋了一個特殊年代下的大女主。

作為氣質多變的青衣,陳數當初所能呈現的角色豐富多彩,並不只是現在很多年輕觀眾眼裡的金句女王斯黛拉。至於近年來角色趨於同質化這樣的情況,也並非是演員個人意志可以決定,陳數亦有她的無奈,“市場在決定可以做哪一類的戲,上一階段有一類的戲可能非常流行,但下一階段,它可能就不見了。”


這也是高度同質化且逐利的市場,留給中年女演員的難題。

中女演員的困境是個太過於老生常談的話題,對陳數來說,現在能給到的中女戲份,“更多就是去體現女性角色的職業性”,這是市場的大勢所趨,也是演員的被動。但在這種被動裡,陳數也在儘可能地把能掌握的主動,牢牢握在手心。

“我不會泛泛地按劇本的簡單提示就去這麼演,我還是從自己對於生活常識的理解,以及對於社會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去理解。”所以,同樣是職業女性,陳數給丁雅珺做的人物畫像裡,增添“軍人之後”的個人設定,跳出了常規基建人;跋扈傲嬌的斯黛拉,再金句頻出,也一定要在工作上做到足夠專業,“不開玩笑”。

陳數對演員這個職業,有著太過理性的認知,在演員尋求突破成為潮流的當下,她卻說:“演員不可能具有無限性。”

把容易同質化的角色演出不一樣的層次,同時也不盲目尋求演員的所謂突破,這也是一種難得的專業素養。

延伸閱讀  春節跑場誰最忙?盤點2022春節晚會中十大“勞模”明星

如果說專業上的困難,陳數選擇了“進取”,那面對生活上的問題,她卻選擇了“撤退“,絕不無謂地消耗自己。

陳數對自己當然有要求,這幾年姐姐們唱跳很火,她卻不想以綜藝的方式去呈現不夠完美的自己,因為她“沒有時間去練習”。但她也不擰巴,她的民國裝扮在眾多顏值混剪裡很受歡迎,甚至一度被奉上旗袍女神的神壇,現實裡的陳數更愛無拘束的狀態,想要“撒開手撒開腳大步走路”。


當我們請她給容貌焦慮的年輕女孩們一條建議時,她給出的並不是口號式的與自己和解、做自己更美這樣的標準答案,而是鼓勵她們可以勇敢地選擇改變,“去做吧,沒關係”,聽到這樣的答案,會明白,為什麼年輕女孩子會對陳數這樣的姐姐有天然的信賴和仰慕。

這樣的陳數,滿足了很多人對中女的一種期待與想象,我們愛姐姐,正是愛這種被時間打磨後的通透與光芒。她們提示著還在紅塵裡打滾、困在生活一地雞毛的我們,歲月和生活不只是會帶來問題與焦慮,也會帶來另一筆財富。

唯一有些遺憾的是,陳數距離真正的電影女主始終還差那麼一口氣,沒能在大熒幕上看到如“鐵梨花”這般出彩的女性主角。不過陳數本人早已經蓄勢待發,就看無情又多變的市場,何時能給她吹來這陣東風呢?

E姐X陳數

“女性的價值當然不只生兒育女”

E姐:你覺得丁雅珺這個角色,在基建裡代表了怎樣的一個女性力量?

陳數:這個時代確實有越來越多傳統意義上,大家認為只能是男性勝任的崗位,被越來越多優秀的女性去承擔這樣一個工作責任。我想影片這樣的一個設定,也是代表了當下的一個態度,就是首先願意表達成熟女性在職業崗位中的力量和擔當。另外影片也是以一種再創造又不失真的美學風格來呈現這麼一個行業,對這個領域的先烈或者是正在從事的人的一種致敬。

E姐:每次飾演不同的職業女性的時候,都是有注重展現她們在職業上的專業技能嗎?

陳數:職業的專業技能是你在這個職業當中應該有的出品表現,就是我剛才所說的職業信仰感,你對你自己的工作有沒有敬畏心。當年我不是很清晰地明白這個,但我會很清楚知道這是一種素養。演《暗算》的時候,劇本里有提示黃依依到研究所後,進主任辦公室東看看西摸摸,我當時就和導演說,這個行為不妥。她是個天才數學家,有個性上的自由,她有自己的行事風格,可不代表她沒有教養。

E姐:你剛才說,很多網友都說你老演同一類(女強人)角色?

陳數:她們都不一樣,很不一樣,把這些演出不一樣,就已經很不容易了。(會擔心以後角色都陷入一個同質化的困境嗎?)是這樣的,演員越成熟,越成長,就相對不可能無限性。首先作為一個演員,就不可能什麼都能演,如果從年輕進入到中年,甚至更年長,還能不斷在這個行業有新作品的話,就已經給了很多機會可以去演很多型別的角色。但還有年輕的不同,在某個年齡期,演員有可能陷入所謂的一個圈層裡頭,因為首先市場決定在做某一類的戲。

E姐:民國戲最近好像不流行了,很可惜。

陳數:那天我和一個編劇朋友聊天,我說現在如果誰要做一個類似於《傾城之戀》的劇,你會覺得好難,市場不對了。因為觀眾的心態也變了,耐不住看那個韻味了,但一沒有那個韻味,它就不是那個戲了,好難。

E姐:網上有很多您的金句混剪,你之前也在微博上回應過,說女性的價值不應該是生兒育女。

延伸閱讀  TVB三位老戲骨罕見同框!有人意外跌倒後恢復理想,有人保養似小伙

陳數:確實不是。

E姐:對這句話,你是怎麼樣去理解的呢?

陳數:我覺得從社會組織結構來說,性別分工有它必然的合理性。但如果我們今天的時代給予我們每個人更多機會和選擇空間的話,似乎不應該把人分成男人和女人這麼兩種性別,是不是可以放在你這一個生命個體上,每個生命個體的發光點都是不一樣的。所以女性生兒育女,不是唯一的選擇,也不是唯一的價值評判。說得更巨集大一點,如果我們能找到屬於自己生命的使命,這才是最重要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