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柯藍:單身50年無兒女,有一種自由快樂叫“獨立女性”


一、

在娛樂圈,柯藍一直是個很有爭議的女人。

她高傲中帶點柔情,敢愛敢恨,從來不會顧及別人對自己的看法。

在她心中,“取悅自己”永遠是第一法則。

1986年,14歲的柯藍離開家鄉北京,孤身一人去了加拿大讀書。

身在異鄉的柯藍,小小的年紀就體會到了人間的冷暖和無奈。

她本不想就這麼早地出來混社會,可家庭的變故卻讓她身不由己。

父母在她8歲那年就早早地離婚了,不得已,她只能跟著爺爺奶奶生活。

爺爺是開國將軍鐘期光,奶奶曾是書香世家的大小姐,跟著爺爺奶奶生活,柯藍從小就學會了“剛強”的品質。

尤其是她奶奶,傳統而堅毅,是對她影響最深的一個人。

出身詩書世家的奶奶,接受過新興思想的熏陶,後來放棄了優越的生活投身到了革命當中。

老太太教會了她很多,比如精明、要強和剛硬等。

儘管爺爺奶奶很疼愛她,但隨著二老的相繼離世,柯藍一度成了沒人管的“野丫頭”。

但從那一刻起,她似乎一夜之間就長成了大人,並對自己說:“奶奶走了,我不需要再去討好誰了,我的青春我做主,怎麼高興就怎麼來。”

為此,她剪掉了長發,換成了簡短的寸頭,小小年紀就看起來幹練利索。

隨後,她讓父母把她送到國外去讀書,不再打擾他們各自的幸福生活。

父母給她湊了學費,但生活費卻給得相當地少。

為了讓自己的生活過得更滋潤一點,柯藍從15歲開始就兼職打工。

一邊在餐館裡刷盤子,一邊煎熬著國外孤獨的寂寞。

獨自一人國外生活,難免會有窘迫的時候,錢不夠花,她就靠一根長長的法國麵包艱難度日。

那段時間,她一邊啃著乾麵包,一邊思考著自己的未來,漸漸地她想明白了,一個女人要想活得自在,那就必須要有錢。

看著周圍的同學,一個個地光鮮靚麗,柯藍頓時也有了開始獨自闖蕩世界的想法。

1988年,16歲的柯藍亭亭玉立,長相秀麗,很有東方女性的美。

靠著這個特質,柯藍在一次機緣巧合下做起了模特工作,可這份工作看起來容易,做起來可就難了。

為了走好貓步,她每晚都會獨自一人在宿舍的走廊裡加班加點地練習。

靠著這份努力和堅持,她很快就走上了國際T台,還登上了高端雜誌的封面,接拍了大量的廣告。

因為表現出色,她還在劉德華的MV中,和華仔飾演一對情侶,上演愛恨纏綿。

有付出就有收穫,短短一個月奮鬥下來,柯藍就賺到了30萬港幣。

賺到了錢自然就會遭到同行的妒忌,她們都嘲笑她是“大陸來的搶錢妹”。

有了錢,自然就會及時地瀟灑,柯藍也不例外。

那時的柯藍很是仗義,不是請朋友吃飯喝酒,就是請她們一起去蹦迪。

為了增長見識,她去了倫敦,到了巴黎,買遍了各種大牌的潮流衣服和鞋子,種種經歷讓她體會到了物質的美好。

很多比較奢侈的衣服,連牌子還沒有摘掉,但因為過時了,就被她無情地扔進了垃圾桶不穿了。

從那時起,她就形成了自己獨特的價值觀:“人活著,把自己過得舒服最重要,管別人怎麼想,愛誰誰。”

延伸閱讀  秋瓷炫泡菜事件後,餃子也成韓國的了?韓劇《社內相親》惹爭議

靠著這個信念,她的人生注定與別人大不同。

二、

1994年,柯藍22歲。

這一年,她利用假期的時間飛到了香港去看望母親,在母親的建議下,她決心要踏入娛樂圈。

彼時的柯藍媽媽是香港的一名經紀人,在業內還稍有名氣。

為了讓女兒有個好聽順口的名字,媽媽就借用“南柯一夢”的典故,給她取了個藝名叫“柯藍”(原名叫鐘好好)。

隨後,在媽媽的幫助下,柯藍去了香港電視台競聘主持人,靠著自己出眾的顏值和幽默的口才,試用期還沒有過完,柯藍就被聘用為正式員工。同時,她也成為了Channel V第一代亞洲VJ主持人,年薪60萬港幣。

乾了兩個月後,柯藍就憑藉著自己的獨特魅力收穫了大批粉絲的來信,信中全都是表達對她的讚美和傾慕的,還有一部分是表白的。

靠著這個業績,柯藍很快就成了風靡亞洲的時尚女神,名氣隨之也大了起來。

就在這時,柯藍遇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個男人,把自己的美好初戀全都給了他。這個男人就是在圈內被稱為“女神收割機”的李亞鵬,也是歌壇天后王菲的前夫(詳見牛皮貳的文章李亞鵬情史)。

彼時的李亞鵬剛剛從中戲畢業,還處在四處跑龍套打醬油的階段,但這哥們在遇見柯藍之前,已經在泡妞方面學到了“愛情三十六計”的精髓。

他從高中的時候就已經開始談戀愛了,他的初戀女友是劉岩妹子,正是在初戀女友的滋潤下,李亞鵬才“棄學從藝”,考進了中戲,要不然這哥們妥妥地是哈工大的高材生。

她和李亞鵬相遇於一場酒會,當年柯藍從香港飛到北京做節目,晚會上恰好遇到了李亞鵬。此時的李亞鵬留著長長的頭髮,再加上高大英俊的外形,正符合萬千少女的擇偶標準。

柯藍見他第一眼就迷上了,幾杯酒下肚,彼此之間就暗生情愫,心心相吸,隨後就走到了一起。

日後不久,柯藍就動用自己的關係,牽線搭橋,把自己的男友弄到了香港,誓要和他每天共纏綿,一起共日進。

在柯藍媽媽的大力舉薦下,李亞鵬成功地簽約了香港唐人電影有限公司,隨後就搭檔吳倩蓮主演了《京港愛情線》。

情場浪子就是情場浪子,劇中他和吳倩蓮上演了多次恩愛的甜蜜畫面,結果兩人還鬧出了緋聞,搞得柯藍在那段時間沒少喝山西的老陳醋。

可吃醋歸吃醋,她也攔不住情場浪子的花心,隨著一部《將愛情進行到底》的熱播,李亞鵬瞬間就在內地火了起來,名氣直接超過了柯藍。

就在這時,李亞鵬邂逅了當年正紅極一時的超模瞿穎,瞿穎採取倒追的模式瞬間就拿下了李亞鵬。

柯藍得知後,惱羞成怒,轉身就和內地的音樂才子李泉走到了一起。

與此同時,她的主持人事業也遇到了問題,她發現自己有點厭煩主持人這個工作了。

後來在她的訪談節目中,她給出了自己的理由:

1.看不慣一些人;

2.看不慣一些事;

3.他們太裝,太假,太會忽悠,太無趣。

即便這樣,柯藍還要假裝迎合著他們,捧著他們。這明顯和自己的性格不太符合,她的內心告訴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有一次柯藍和楊瀾一同採訪某個明星,剛進行到三分之一,柯藍就實在忍無可忍了,隨後她就坐在那裡不說話,坐在一旁的楊瀾不停地向她使眼色,可她就是提不起興趣搭話,就是不想採訪他。

她沒辦法委屈自己,事業上如此,感情上也是這樣。

和李亞鵬分手後,她和耿樂因戲生情,還沒來得及從失戀中傷感,她就已經開始投入到下一段感情中了。

這種自我調節能力實在是太強了,她的不妥協著實讓人佩服。

三、

1999年,柯藍第一次參與拍戲,與陳小春,周杰等人主演了《相約2000年》,劇中的她和周傑上演了一場浪漫的愛情故事。

通過這次拍戲,她體會到了做演員的快樂,於是,一顆做演員的種子就在她心中開始生根發芽。

延伸閱讀  這樣的任嘉倫,你們愛麼?

隨著自己對主持人工作的厭倦,柯藍最后索性就向鳳凰衛視遞交了辭職信,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演戲當中。

由於不是科班出身,柯藍還專門跑到夜校去進修了一段時間的表演知識,一邊學習一邊實踐,漸漸地柯藍找到了演戲的感覺,演技也是越來越好。

對於演戲,她有自己獨特的見解,她曾經說過:“演戲這事,過程從來都不是甜的,甜的是自己的內心。我相信真善美,我相信舉頭三尺有神明,為此我堅定不移。”

是啊,內心喜歡的事情,做下去自然就不會差,更何況她是很有悟性的柯藍呢。

只是,柯藍這種剛直的性格,讓她還未正式開始踏進演藝圈時,就給她帶來了不必要的麻煩。

2005年,柯藍在拍攝《驚情神龍架》時,當地的公安局領導宴請劇組吃個便飯,飯桌上大家大家在領導面前都表現得溜鬚拍馬,唯獨柯藍偏不。

某領導問她:“對神農架的印像如何?”

柯藍毫不避諱地說:“不好。”

領導又問:“以後還會來神農架旅遊麼?”

柯藍毫不客氣地說:“不來了。”

簡短的幾句對話,搞得領導當場就下不了台,坐在一旁的導演趕緊岔開話題打圓場,這才避免了更大的尷尬。

後來該影片上映後,在發布會上,記者讓她談一下拍攝時的感受,這一談不要緊,結果讓自己陷入到了一場官司當中。

在她看來,拍戲不能破壞大自然,更不能破壞自然保護區,而他們劇組卻沒有做到,甚至做得很差勁。

“他們破壞神農架的原始生態,金絲猴被逼得無路可退,環保主題的電影結果被篡改成了獵奇的野人戲……”

正是這樣的一個觀點,卻引發了當年媒體的一番口誅筆伐,最後還鬧出了一場“環保官司”。她也被中國電影集團公司和湖北省文化廳告上了法庭。

官司一打就持續了一年,但最終柯藍的言論得到了法庭的支持,她勝訴了。但卻遭到了影視圈內各大導演的聯合封殺,以至於讓她的事業瞬間就陷入了谷底。

但柯藍依然是不願屈服,即使得罪人,她也要這樣做,這種軍人後代的品質再一次在她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事業受挫,那就用感情來調節。

也是在這部戲中,她和當紅小生耿樂在戲中摩擦出了感情,結果導致耿樂在影片一拍完就和孔琳提出了分手。

但兩人交往了一段時間後,卻因性格不合而分道揚鑣。

後來,柯藍又一次邂逅了音樂才子李泉,漸漸地被李泉身上的那種藝術氣息而吸引,從而愛得不可自拔。

柯藍一向是那種為了愛情而不顧一切的女人,當初迷上李亞鵬,她寧願倒貼也要把李亞鵬弄到香港去發展。

這次愛上李泉,為了愛情,她依然願意做出自己的犧牲。

李泉常年在上海住,她就搬到上海去生活,作為一個北方人,偶爾去一次上海還可以,但要是一直在那生活,難免會有不適應的時候。

但為了李泉,她心甘情願。

可戀愛容易過日子可就難了,柯藍骨子裡就是那種強勢的人,和李泉同居後,她發現李泉完全是那種大男子主義的男人,家務活不做不說,他還乾涉柯藍的事業。

兩人戀愛了七年,等到談婚論嫁時,李泉希望柯藍放棄自己的事業,在家相夫教子。

對於這樣的要求,高傲的柯藍當場就表達了自己的態度,根本不可能。

為此,兩人漸漸地有了隔閡,再加上後來聚少離多,這段戀情持續了七年就宣告結束了。

分手不到一個月,就有狗仔拍到李泉和一妙齡女子在街頭激情擁抱狂歡,看那個熱乎勁,不像是剛剛接觸的樣子。

柯藍看到報導後,氣得自己喘不過氣,結果還導致自己患上了蕁麻疹,整個臉腫得像皮球那麼大。

沒辦法,柯藍只好一邊在家養病,一邊等待著復出的機會。最終,好運氣還是降臨到了她的身上。

四、

2008年,柯藍在參加一次聚會時,和導演張黎碰上了。隨後,張導就給柯藍送上了一份大禮,邀請她出演自己的新劇《人間正道是滄桑》,飾演“崔霞”這個角色。

延伸閱讀  劉濤和神秘男子深夜出行,舉止親密有說有笑,網友:王珂無話可說

出演軍人,這對於柯藍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因為她從小就是在爺爺的部隊大院里長大的,見慣了軍人的英姿颯爽。

她相信自己一定會很好地演繹出這個角色,但因為許久沒有拍戲了,她還是在開拍前做足了功課。 20集的劇本,她連夜看完,並反复地揣摩“崔霞”這個角色。

同時,她還和孫紅雷黃志忠等主演多次在劇組切磋劇本,結果和男一號孫紅雷沒摩擦出火花,倒是和男二號黃志忠切磋出了感情。

但彼時的黃志忠是個有家室的人,每天過著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並且他媳婦何音對黃志忠還有過恩。

曾經在黃老哥最落魄的時候,何音從來沒有嫌棄過他,陪他走過了那段最艱難的歲月。

可柯藍的插入,直接導致黃老哥和何音的婚姻告急,後來兩人還是離了婚,孩子跟著何音生活。

為此,柯藍一時間就戴上了“小三”的帽子。面對眾人的指責,黃志忠直接怒斥:“本人離婚在前,柯藍當小三是假。”

而柯藍也指責媒體的無良報導,聲稱:“我倆剛開始就是好哥們,根本不是大家想像的那樣。”

可隨著時間的流逝,兩人最終還是走到了一起。黃志忠曾經向她求過婚,但被她拒絕了,在她看來,這樣挺好。

就這樣,柯藍一邊發展自己的演藝事業,一邊和黃老哥拍拖,戀愛和事業兩不誤。

2017年,柯藍參演《人民的名義》,劇中飾演“陸亦可”一角。

作為劇中為數不多的女演員,柯藍飾演的陸亦可讓人看後過目難忘,只見她梳著利落的馬尾,白襯衫加製服,幹練挺拔。

這個角色似乎就是現實中的她本人,有主見、氣場足,走路自帶Buff,做起事來雷厲風行,把她剛毅不屈服的一面展現得淋漓盡致。

這部劇播出後,柯藍也跟著大火了一把,而這一年,柯藍已經45歲了。

隨後,她又相繼出演了《繼承人》《外科風雲》《功勳》《學區房》等熱門影視劇。

漸漸地,她被觀眾所接受,也屢屢被觀眾所誇讚。

如今50歲的柯藍依然保持著單身的狀態,出走半生,無兒無女,瀟灑自在,快樂自由。

何謂獨立女性?

也許,柯藍就是最好的詮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