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飛行出租車市場準備起飛 Uber 2020年開始示範飛行



飛行汽車,又被稱為空中出租車,在很早之前就成為了人們的夢想。如果你看過《傑森一家》(The Jetsons)或《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這些科幻大片,你也可能會突發奇想坐飛機去上班,以此擺脫交通堵塞。

飛行出租車市場準備起飛 Uber 2020年開始示範飛行 1

現在,諸如豐田、Uber、現代、空中客車和波音等企業都許下了飛行汽車載人的承諾,夢想似乎得以照進現實。他們的目標是,空中出租車將城市中心和郊區連接起來,在1000英尺-2000英尺的高度以180英里每小時的速度巡航。

未來十年,這個市場可能會繼續發展成熟,然後逐步在全球範圍內蓬勃發展。

根據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一項研究,到2040年,自動駕駛城市飛機市場的價值可能達到1.5萬億美元。

另一項由Frost & Sullivan進行的城市空中交通(UAM)研究發現,空中出租車將於2022年在迪拜開始運營,並以每年46%的複合增長率擴張,到2040年將超過43萬輛空中出租車投入使用。

推動這個趨勢發展的,是一系列包括無人機、自動駕駛以及更高效的電池和先進的製造技術。

從風投支持的初創企業到優步(Uber),再到大型汽車和航空公司,各個公司都急於在這個新興市場站穩腳跟,這也不足為奇,因為這項業務有可能極大地顛覆現有城市交通的格局,投資者正為其商業化投入大量資金。吸引他們的是,電動空中出租車有可能大幅降低運營和維護成本。

電動空中出租車有多種形狀和大小,看起來跟傳統的固定翼飛機有很大的不同。電動發動機取代噴氣式發動機,垂直起降(VTOL)飛機的設計避免了長跑道的需要,某些情況下旋翼代替了螺旋槳。只有少數幾家公司生產的汽車看起來像是有翅膀的汽車。

空中聯盟

今年1月,豐田表示將向總部位於矽谷的Joby Aviation投資3.94億美元。

Joby Aviation正在開發一款全電動垂直起降(eVTOL)飛機。事實上,這筆融資是Joby 新一輪5.9億美元融資的一部分,用於Joby 在2023年之前推出的電動空中出租車服務,同時也讓Joby 獲得豐田在製造、質量和成本控制方面的支持。

目前Joby 正在打造一個原型機, Joby 表示最終會接近地面運輸的成本,並幫助10億人每天節省一個多小時的通勤時間。

“通過深思熟慮的設計,Joby開發了先進的技術,並將其集成到一架令人驚嘆的飛機上;這是我們產品成功進入市場和商業成功的關鍵。”Joby發言人Mojgan Khalili說,“Joby的空中汽車能夠容納四名乘客和一名飛行員。一次充電可以飛行150多英里,在起飛和降落時比傳統飛機安靜100倍,飛行過程中幾乎是無聲的。”

在拉斯維加斯的消費電子展(CES)上,韓國汽車製造商現代(Hyundai)和優步(Uber)也展示了一款大型飛行出租車的模型,為Uber提供空中叫車服務。

這款由電力驅動的“私人空中交通工具”將能夠搭載4名乘客,以180英里每小時的速度飛行60英里。現代公司表示,這款全電動汽車可以在幾分鐘內充電,但至於如何充電,現代公司並沒有詳細說明。

Uber表示,希望在2020年開始測試垂直起降車輛,並在三年後推出其首個正式服務,在達拉斯、洛杉磯和墨爾本推出服務。其目標是讓飛行出租車比擁有乘用車更便宜。 Uber計劃今年開始示範飛行。

“我們相信,現代有潛力以當前航空業前所未見的速度打造Uber的空中交通工具,以高產量生產高質量、可靠的飛機,以降低每次出行的乘客成本,” Uber Elevate 負責人埃里克·埃里森(Eric Allison)在一份新聞稿中說。 “將現代的製造業實力與Uber的技術平台結合起來,是未來幾年啟動一個充滿活力的空中出租車網絡的巨大飛躍。”

可見,豐田、Joby、Uber和現代正在一個競爭激烈的領域展開角逐。

波音公司是Uber Elevate 項目的另一個合作夥伴,它也已開始對原型空中出租車進行飛行測試。去年,德國初創企業Lilium Aviation首次試飛了一架遙控噴氣動力eVTOL樣機,隨後完成了第一階段測試。總部位於斯圖加特,得到英特爾(Intel)、戴姆勒(Daimler)和吉利(Geely)支持的Volocopter,已經進行了1000多次試飛,併計劃在5至10年內實現完全自主的商業飛行。

起飛前的氣流

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Frost & Sullivan)高級行業分析師喬•普拉文•維賈亞庫馬爾(Joe Praveen Vijayakumar)表示:“空中出租車肯定是移動交通的下一個階段。”

“全球的城市中心都在努力應對日益增長的車輛數量和由此造成的擁堵,尤其是在交通高峰期。當空中出租車廣泛商業化後,它們肯定會減輕城市道路的交通負擔。他們將引入一種靈活的城市交通方式,在兩個地點之間以最短的路線運送乘客。”

但空中汽車的發展也面臨重重障礙。

NBA巨星科比在直升機失事中喪生的事件,也凸顯了飛行出租車的安全問題。早期的飛行出租車服務可能配備人類駕駛員,最終被遠程操控或人工智能驅動的自動駕駛所取代,但世界各地的監管機構一直致力於在商業化浪潮來臨之前,創建空中出租車的標準和虛擬沙箱,讓開發者可以在其中進行試驗。除了對乘客和地面人員的風險,空中出租車還可能對其他飛機構成危險。

他們也可能成為黑客的目標。目前正在製定的法規將涵蓋從車輛安全、適航性和交通管製到噪音污染、運營商認證和軟件安全的方方面面。

“航空業的每個人都認為安全是有保障的,技術可以解決一切問題,但我們知道,事實並非如此。”航空記者、《國際飛行》(Flight International)副主編多米尼克·佩里(Dominic Perry )表示,“在爭搶製造飛行器的過程中,很少有公司充分考慮到運營這些飛行器所需的基礎設施,或者首先考慮到建造這些飛行器所需的工業化和資源。”

即使安全可以得到保證,成本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分析師拉爾瓦尼(Rajeev Lalwani)曾猜測,該市場可能會從“對現有交通基礎設施的一種超級利基補充,類似於如今直升機的運作方式。”

私人直升機旅行已經發展很長一段時間了,但至今還沒有超出富人乘客的範圍,所以波音和保時捷聯手探索“高端城市空中交通市場”的交通工具也就不足為奇了。

問題是自動化是否能降低成本? Lilium的首席商務官雷默•戈貝爾(Remo Gerber)告訴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財經頻道(CNBC),從曼哈頓到肯尼迪機場的航班6分鐘內只需70美元;這比Uber的空中出行要便宜得多,同樣的行程Uber大約需要200到225美元。

航空記者、《國際飛行》(Flight International)副主編多米尼克·佩里(Dominic Perry)補充道:“如果定價正確,在沒有其他公共交通可供選擇的城市,或者在交通擁堵和城市面積非常大的城市,空中出租車可能會使旅行民主化。”

“然而,如果它們只是成為富人的另一種’直升機服務’,那麼它們所能做的就是改變富人的流動性,進一步加大富人和窮人之間的差距。”它們會緩解地面擁堵嗎?幾乎可以肯定不是。 ”

倖存者洗牌

當下要挑選出空中出租車賽道的獲勝者還為時過早,除了法規、安全和成本之外,還有一些關鍵因素。

一是企業要有與航空、汽車、電信、軟件、網絡安全和房地產等不同行業不同公司合作的能力;另外則要能夠與政府合作,以確保通過支持商用空中出租車服務的法規。

弗若斯特沙利文公司(Frost & Sullivan)高級行業分析師喬•普拉文•維賈亞庫馬爾(Joe Praveen Vijayakumar)說:“至於哪些品牌會有優勢,毫無疑問,已經進入市場的航空業公司,包括波音、空客、貝爾等,肯定會有優勢,因為他們已經有了航天技術。”他指的是他們製造商用飛機和直升機的悠久歷史。

“在UAM的初創企業中,Volocopter、Kitty Hawk、Lilium和Joby Aviation有望實現商業化。”

多米尼克·佩里認為,許多玩家將在竭力承擔空中交通工具的巨額開發成本的同時,也會面臨倒閉問題。 lilium公司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丹尼爾·維格德認為需要投資“數百萬美元,並將對波音或空客等“白衣騎士”的收購抱有希望。

他補充稱:“似乎有許多來自科技行業的公司被吸引到這個領域,它們的態度都是挑戰傳統。儘管這可能是健康的,因為所有行業都需要不時地進行重組,但航空航天領域有很多規則和規定,這是有充分理由的。”

“我懷疑,許多矽穀類型的公司也會在某個時候尋求出售股份,因為他們的知識產權對他們來說很有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