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艷紅:輟學追星劉德華,如今後悔已晚,毀了自己一輩子


在湖北襄陽的一個小城裡,一個女孩像她過去的每一天那樣,打開記錄本,幾乎不經大腦地寫下那個名字:劉德華。

在日記本上密密麻麻都是這個名字,格外用力的筆跡,顯示出主人所傾注的眷戀。

x月x日:為華苦一天,200。

x月x日:為華累一天,100……

在女孩房間的牆壁上、抽屜裡、床頭邊,只要稍加搜尋,你都會找到劉德華溫潤帥氣的身影。

不管是時興的小報,還是有了年代感的海報。只要有劉德華的存在,那麼女孩就一定不會錯過。

香港天王劉德華不僅風靡香江,而且他的魅力在整個大陸都是獨一份的存在。

而一個粉絲又有什麼稀奇的呢?也許女孩也不過是一時跟風。

但是如果你走進她的內心世界,就會知道,劉德華在她的生命裡是多麼獨特的、瘋狂的存在。

以至這份近似偏執的喜愛毀了她原本可以幸福的一生。

01

女孩名叫敖艷紅,出生於1983年的她,如今年已近不惑了。

說起來,她與劉德華的“結緣”,還是來自於一次無意中的“命中註定”。

在她6歲那年,敖艷紅還是一個懵懵懂懂的小孩,開始懂得愛美,有了朦朧的審美觀念。

一次,父母帶著她去親戚家做客,路過電影院,牆上掛著一副大大的宣傳海報。

海報上面那個英姿勃發、劍眉星目的男人,猝不及防地撞進敖艷紅的心裡,那一刻她幼小的腦海中,第一次有了驚豔的概念。

她問父母,這個人是誰。

得到的答案是:“劉德華”

從此,儘管還不會寫這個名字,它的讀音已深深鐫刻在小敖艷紅的心裡。

年紀小小的她對金錢還沒有什麼概念,就已經知道要拿零花錢去買當時時興的周邊了。

而它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和劉德華有關。

不僅如此,上小學的她為了更親近自己心中的偶像,還把印有劉德華頭像的圖片塞在枕頭底下,每晚睡前拿出來仔細端詳。

而這份喜愛也不是心血來潮,而是隨著年歲漸長而愈發加深。

敖艷紅因為過度追星而變得越加內向沉默,也無心向學。

讀完初中後,她就沒有繼續上學了。

正常的社交、工作、生活離她越來越遠。她的字典裡只有“劉德華”三個大字。

在家中,她不是忙著蒐集劉德華話相關的報刊雜誌,做成個人剪貼畫,就是反复地聽劉德華唱的歌。

她還嘗試過給劉德華寫信,不過多次寄出的信都沒有一點迴響。

為此,她感到傷心不已。

更可怕的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這份遠距離的守候漸漸變了味。

敖艷紅萌生了一個更遠大的“志向”——她要同華仔在一起,嫁給他!

延伸閱讀  熱鬧了! 10部上星待播劇,《追愛家族》將播,胡歌靳東楊洋也來啦

敖艷紅一點也不覺得這是癡人說夢,甚至為了她心愛的劉德華,她不願意跟其他任何人談戀愛。

她要為他守身如玉。

而敖艷紅也為此付出了行動,她不止一次幻想著自己與劉德華見面時激動人心的場面。

終於,在14歲那年,她第一次做出了嘗試,離家出走去找劉德華。

可是全中國那麼大,而她又那麼小,走到車站竟不知所向何方。

最後,她去襄陽走了一轉,又灰溜溜地回來,此時已是身無分文了。

但這次失敗的嘗試給了她勇氣。之後,敖艷紅,一次又一次地離家出走,一切的理由,都是要找“他”。

青春期的敖艷紅外出打工,一邊艱難生存,一邊還在留意關於劉德華的消息。

辛苦打工攢下來的錢,她不捨得花在自己身上,而是留著有更大的用處——為了和劉德華見面的預備金。

她以為哪怕劉德華暫時還不屬於自己,但是也不屬於任何人。

顯然,這是不可能的。

2005年,敖艷紅在看娛樂新聞時,主持人信誓旦旦地播報了一條八卦——劉德華曾與某女星秘密談過一段戀愛。

敖艷紅聽了這則消息,不管是真是假,心裡都一下子接受不了。

自己默默付出了這麼多,連一個男友都沒交過,但是意中人早已愛上了別人。

敖艷紅還有著青春期那種對待感情的幼稚和中二,當即覺得整個天都塌下來了。

在打擊之下,她自暴自棄地想著,既然如此,那我也不活了。

於是,她猛灌了自己整整一斤白酒。趁著醉意上頭,還吞了12粒安眠藥。

即使在意識模糊之際,她想著的還是劉德華。

還好被發現得及時,敖艷紅最後總算撿回了一條命。

而在敖艷紅瘋狂的追星生涯中,一共為劉德華自殺過3次。

瀕死的危機並沒有讓敖艷紅及時回頭,她反省了一下自己的失敗,歸咎於自己一個普通人,還是離明星太遠了。

於是,她給自己樹立了將來的方向,就是進入娛樂圈,站得離偶像更近一些。

2008年,天王劉德華隱婚的消息在大江南北傳得沸沸揚揚。

密切關注劉德華的敖艷紅幾乎是第一時間就知道了這個消息,這也讓她更堅定了心中的想法。

2009年。敖艷紅帶著自己簡陋的行李和多年打工積攢的幾萬塊錢,南下廣州。

在廣州,她每天想盡辦法聯繫自己能接觸到的傳媒機構、娛樂公司,但是直至身上所有的錢都花光了,也依然沒有一點希望。

不過不知道,是她的堅持打動了上天,願意給她一個機會,還是連命運也想捉弄她,敖艷紅接到了一個通知。

那是南方電視台向她拋來的橄欖枝,她獲邀得到一次進行演藝培訓的機會。

興奮的敖艷紅當即抓住機會,奔赴訓練場。

她好像看到了劉德華在娛樂圈的另一邊朝她招手。

經過一個月的培訓,敖艷紅成功結業,也拿到了初級演員培訓合格證書。

延伸閱讀  宋智雅被網絡暴力幾近崩潰,希望不要讓雪莉事件再次上演。

但是她不知道,她的明星夢也差不多走到盡頭了。

經過一層包裝之後的她,仍然處處碰壁。

她想去演戲,僅僅接到幾個群演的工作。

在娛樂圈走了一遭下來,才發現自己連入口都沒有找到。

不過,敖艷紅絕不是就此認命的人。

她又回到老家,打算養精蓄銳,捲土重來。

28歲的敖艷紅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令她興奮不已的是。

電話中這個自稱電視編導的人邀請她參與一檔全新的綜藝節目。

如果是一般人肯定會對電話的真實性存疑,並進行小心的求證。

但是敖艷紅可顧不得那麼多,哪怕她之前已經多次被騙。

背上行囊,敖艷紅再次向夢想起航。

幸好,這次並不是騙局。

這檔名叫《都來愛夢》的綜藝節目主要是以幫助素人嘉賓滿足心願為目的。

而敖艷紅,不必多說,她的心願從6歲那年起就沒變過。

在站台上,面對著主持人,投票嘉賓和全國觀眾,她對於劉德華狂熱多年的愛意終於釋放出來。

她大聲地告訴所有人:她愛劉德華,希望能成為他的情人。

她的神情坦然,好像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並不值得羞愧。

此次,她的心願是獲得一張前往香港的飛機票。

不過相比起來,可能最重要的是有一個渠道能讓心愛的偶像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自己吧。

她這番大膽露骨的表白一出,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

他們一致認為,這個女孩太瘋狂了,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骨灰級腦C粉,完全分不清現實和幻想的距離。

甚至乎,有專家還提出這種行為已經不正常了,需要進行心理干預。

這場荒誕的經歷過去後,節目組獲得了收視率,而敖艷紅什麼都沒有得到,連一張飛機票都沒有。

反而還遭到了奚落。

現在,通過這場節目,大家都知道了這世界上還有一個叫敖艷紅的女人,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淨做白日夢。

而她也得到了一個一個戲稱:“楊麗娟2號”。

在人們看來這些無腦追星的狂熱粉絲,已經失去了自己的特徵,而失格為一個個代號了。

回到家鄉,身邊人都用異樣的目光看她,對她指指點點。

更甚者,她連一份工作都再找不到了。

去應聘,別人直接拒絕:“你不是迷戀劉德華嗎,幹嘛還要出來工作。”

此時的敖艷紅已經年屆三旬,但是和同齡人相比,她沒文化,沒存款,也沒有愛人。

延伸閱讀  至今未婚的8位中老年男星,最大67歲,各有各的心酸往事

這麼多年來,她把生活的重心放在了追星上,而自己竟然還一點都沒有長進。

2017年接受采訪時,好像敖艷紅也稍稍從6歲那年的幻夢中清醒過來。

她想珍惜自己的生活,重新開始,才發現自己為了一個不真實的夢,搭進去太多了。

看著家徒四壁的老房子,她開始為自己的莽撞和無知感到悔恨。

到後來,她的生活不斷走滑坡路。

相當一段時間裡,她都靠打麻將賺的錢度日,一個月可能也就一、兩百。

她想藉錢,想貸款。但是以她的名聲,沒有人信任她。

她甚至還想過去整容,似乎變一張臉,自己的人生也就能改頭換面。

只是手頭連一點積蓄都沒有,只好作罷。

當媒體把攝像機對準她的時候,已經不見當初追星時的意氣風發,反而認真求助:“希望有機構願意免費幫我整容”。

過去的已經無法挽回了,你問她是否後悔“遇見”劉德華?

相信她的答案是不。

不管如何,劉德華都像一束陽光照亮了敖艷紅平靜無波的少女時代,她也永遠不能忘懷6歲那年的驚鴻一瞥。

她的家中還藏有幾十年來收集的海報雜誌,說起劉德華的名場面她還能如數家珍,嘴邊還噙著笑。

只不過,34歲的敖艷紅的心願已經變了,她想過正常人的生活。

從此生非君不嫁,變為了只要有一個人願意娶我就好了。

個中的百般滋味也許只有當事人才知道。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