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為了做網紅 有人選擇放棄博士學位



穿西裝、梳背頭,具有紳士氣質的馬克被粉絲親切地稱之為“馬克叔叔”。若不是刻意提及,很難相信,這位“叔叔”出生於1994年,現在僅僅25歲。在粉絲數一夜之間從2漲到10萬之前,大學就出國讀商科的馬克為自己規劃的人生軌跡為:大學畢業去華爾街—讀MBA—再去華爾街—回國,他說這是一個留學生典型的發展路徑,一眼望得到頭,“但這是一個好頭”。

原標題 為了做網紅,我放棄了博士學位

作者 李歡歡

大二時的一夜爆紅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他在三個月時間內賺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並在之後實現自給自足。大四畢業時,馬克本已考上哥倫比亞大學的傳播學研究生,但為了抓住“風口”,回國創業,他選擇了延遲入學。 “學校之後還可以去讀,但這個過去就過去了。”馬克說。

(馬克)

(馬克)

現在,馬克創立的“網紅+教育”型的酸橙英語已經啟動了A輪融資,在暫停一年後,馬克也重新開始了微博的運營。 “只是要保證這個號不死掉”,擁有261萬微博粉絲的馬克同樣肩負著為公司業務導流的任務。

與馬克相同,若不是網紅事業,美食博主黃塊塊不會放棄東南大學的博士學位攻讀,留校任教是她和父母共同認可的人生道路;畢業於武漢大學金融系的Jessie或許現在還被父母“逼迫”,留在家鄉的銀行里向上“熬”,她也很難與現在的男友楊老師相識相知;而健身博主、Jessie的男友楊老師或許現在還在電視台裡鬱鬱寡歡,試圖與體制內的東西做對抗。

高學歷的她們或是主動亦或是被動的成為網紅,在擊中自己的興趣愛好、享受到時代紅利後,無一例外的投身於這份事業當中。

風浪把她們衝到岸邊,之後,她們就上岸了。

走紅

“一夜之間就炸了,生活完全變了。”三年後,當馬克再回憶起那個“成名”的夜晚,依然難掩激動。

2016年12月,在美國讀大二的馬克剛剛放寒假,為了能在畢業的時候順利留在華爾街,他參加了高盛的實習面試。

一面、二面……他到達終面但還是被刷了下來。

那天,紐約下了暴雪,寒假期間也並沒有多少學生留在學校。失落無法排解,馬克錄下了自己的第一條搞笑視頻—模仿八個國家的人說英語。

當時他剛剛開通微博,粉絲數僅為2。錄製、簡單剪輯、上傳,完成之後的馬克只告訴了幾個好朋友,期望大家轉發後可以漲幾百個粉絲。

一個安靜的夜晚過去,睡醒之後的馬克被微博消息“點炸”,粉絲數不斷上漲,點贊、評論,很快就到看不過來的地步,幾乎是在一夜間,他的粉絲數變為10萬。

“我只知道怎麼從10做到100,不知道從0到1是什麼樣。很多博主告訴我,他們在前6個月是怎麼努力跟每一個粉絲私信,然後慢慢做起來,但我沒有體驗過,就有點含著金鑰匙。”馬克的美式幽默和流利的英語一度讓粉絲誤以為他是混血。

爆紅之後的馬克開始被粉絲催更,為了加快進度,很多粉絲自告奮勇為其擔任剪輯師,“他們想做第一個目睹新視頻的人,然後就免費給我剪輯也不要錢。”馬克坦白,因為粉絲“慣”著,他現在依舊不怎麼會剪輯,只是愛剪輯的簡單水平。

曾經的馬克設想自己會留在華爾街,天時地利人和的情況下,他在分叉口走到另一條路。 “我覺得我是個自命不凡的人,肯定會做大事,但我不知道是什麼,所以遇到就乾了。我不會覺得這個可能不是我要幹的大事,我再等下一個,不會。”

就如曾經努力在大學時出國、在創業項目得獎就把公司開下去一樣,當網紅的機會走到他面前,他沒有猶豫就抓住了。

與馬克不同,美食博主黃塊塊的“火”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過程。

黃塊塊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理工女,大學在父親的建議下,她選擇了材料學專業,泡實驗室曾是她喜歡的事。

研究生、博士,之後留校任教,從導師到教授,這是她和父母都讚成的一條人生髮展路徑。而在那之前,她也確實在按這個方向努力,南京工業大學材料學本科,東南大學材料學碩士,甚至再成功考取東南大學材料學博士,在人生的前25年,黃塊塊是學霸,也即將是女博士。

(黃塊塊)

(黃塊塊)

與學歷一同增長的是黃塊塊對於美食的探索。

黃塊塊是一個吃貨,“小時候,我媽不管在任何時候問我:媽媽是帶你去買新衣服,還是帶你去吃好吃的?我每次一定都是吃好吃的。”

她認為食物對於她不僅僅是果腹,更多的是治愈以及背後的歷史文化和藝術,而做科研帶給她的影響則是對自己喜歡食物的透徹研究。 “辣椒是在明代晚期才引入中國的,最早的川菜只有鮮和香,完全沒有麻辣的成分,可能這些大部分人都不清楚,但是我就會感興趣,想去了解,這可能是跟我的科研思路相關。”黃塊塊說。

2014年,黃塊塊逐漸開始在微博上曬自己喜歡的食物,最初是希望能讓別人也分享到自己相對專業的推薦,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她的微博評論都為個位數甚至零。

雖然中間憑藉“高校食堂的圖文測評”也小火了一把,但直到2017年下半年,她的微博才有一個不錯且穩定的數據,這一年,黃塊塊開始在微博上上傳視頻。

黃塊塊認為,她是江蘇地區比較早用視頻來展示內容的博主,再加上性格活潑、內容有深度,因此能夠在這個階段脫穎而出。目前,黃塊塊的微博粉絲已經達到260萬。

很多關於黃塊塊的介紹都有強調其博士學歷,但大家沒有解釋的是,雖然考上了東南大學的材料學博士,但她並沒有去讀。

“當時到我一個科研的瓶頸期,我的實驗數據一直到不了我理想的成果,在那個時候,新媒體生態也剛興起來。”黃塊塊的想法是,在新媒體剛好到來的時候,去做美食自媒體的時間是恰好的,要立刻去做,如果晚了,就不太容易再進去。

“科研以後再去做也可以,雖然可能性比較小。”黃塊塊笑著說。

抗爭

考上好大學,之後再找一份穩定的工作,這是很多父母對於子女的期許。

但當“火車”嗚嗚開到既定的軌道外,父母多半會失望和不理解,甚至為了將“火車”拉回既定的軌道與孩子開展激烈的“鬥爭”。

健身博主Jessie畢業於武漢大學金融系,大學的專業是父親選的,期望她畢業之後能進入銀行工作。

讀書、實習,Jessie曾經也一度認為去銀行工作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雖然辛苦,但是體面。

直到後來遇到喜歡的瑜伽,她改變了想法。

Jessie從大一開始和同學一起去學習瑜伽,最開始的目的只是減肥。但在經過一段時間的練習之後,她的腰傷、痛經都有所好轉,精神狀態也發生了一些改變。 “我覺得瑜伽對我自己有這麼大的幫助,也希望能夠去幫助到別人。幫助其他人,對我來說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和幸福感的事情。”

Jessie曾經的理想職業就是老師,再加上逐漸發現的對瑜伽的喜愛,做一名瑜伽老師的想法在她心中生根發芽。

大三結束後的暑假,她接受了瑜伽老師的培訓,並在大四開始自己的瑜伽教學。 “當時有一個中年男人過來上課,他駝背好多年,後來通過做瑜伽就治好了,我覺得很神奇。”在教學上取得的一些成就感更堅定了她的想法,到大四畢業時,她已經在武漢的好幾家機構做瑜伽老師。

“當時的規劃就是先做一名瑜伽老師,然後再去做導師,因為瑜伽老師這個職業它不會隨著年齡越來越貶值,它是增值的。”Jessie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工作,也有了長期的發展規劃,但是父母的不理解和憤怒也在那時達到了頂點。

“我給你找了一份銀行的工作,明天去簽合同。”從機場到家的路上,父親對Jessie說出了實話。每天長久的電話勸導無濟於事,大四畢業後的暑假,父母以想念的名義讓Jessie回家看看,但真正的目的是將Jessie騙回家工作。一年的時間並沒有讓他們對瑜伽老師的職業理解和釋懷。

父親的強勢最終讓Jessie做了妥協,但也讓二人的關係僵化。

為了做網紅 有人選擇放棄博士學位 1

(Jessie)

回到家鄉的Jessie在銀行上班,和父母分開住,但很少見面,“怕我看到他們要吵架要崩潰”。心裡沒有辦法排解的Jessie後來還換上了輕微的抑鬱症,經常不停地哭泣。

有一次,父親在醉酒的狀態下哭著問Jessie為什麼不能理解自己,讓她又心疼又很無奈,“你知道你要同意他,你要心疼他,但是自己也很痛苦,沒有辦法”

壓抑的氣氛在之後發生轉機——隨意在keep上傳的圖片,讓Jessie逐漸成為健身網紅。

經過一段時間的糾結後,Jessie在瑜伽老師的開導下重新瑜伽的練習,並嘗試去健身房進行鍛煉。彼時,朋友圈中keep的分享激發了她的興趣,Jessie也開始在keep上傳圖片。

“我可能長的比較對運營小姐姐的眼,經常被推薦到首頁,幾個月時間粉絲到了20萬。”keep上的迅速躥紅讓Jessie在不久後得到了一份錄製keep教學視頻的工作。雖然只能利用假期去做,但Jessie還是決定去試試。

“銀行一個月只有三天假,而且不能連休。老家當時也沒有高鐵,我就是放假當天開夜車去北京,第二天拍攝一整天,再開夜車回來,之後直接去上班。”因為過度勞累, Jessie有好幾次都快要撞上高速的大貨車,現在回憶起來是後怕,但當時卻只想做自己喜歡的事。

超負荷工作了兩年,期間經歷了辭職再被父親叫回來,經歷了一場大病。最終,Jessie憑藉自己的堅持讓父母感動並放手。

“我不想在父母不支持我的情況下去做一件事情,這樣我也做的不開心”。得到父母允許的Jessie辭掉銀行的工作,全身心投入健身博主以及瑜伽教學的工作中。

工作

網紅每天的工作是什麼樣子的?

美食、旅行、逛街看展?這是大多數對網紅有嚮往的人的想法,既能貌美如花又能賺錢養家,甚至是躺贏。但實際上,除了掙錢高於正常水平外,網紅大多數也是一份枯燥乏味的工作。

2019年10月份,黃塊塊帶著攝影助理來北京拍攝與鋒味實驗室的合作視頻,主要內容是以鋒味實驗室的食材來出品一道菜。

準備工作從下午2點半開始,首先把用到的食材和器具一一擺好。與鋒味實驗室無關的食用油不能漏出品牌,最後用作裝飾的石榴籽只用飽滿的幾顆,攝影助理不熟悉這些,黃塊塊一一進行把關。

之後,黃塊塊帶領攝影助理進行一些空鏡和圖片的拍攝。在一個開門鏡頭的拍攝中,助理始終沒有達到塊塊的滿意,在拍攝四五條後,黃塊塊親自上手進行示範。

為了做網紅 有人選擇放棄博士學位 2

(黃塊塊在準備食材)

一個多小時後,準備工作結束,視頻主要內容的拍攝正式開始。

早在來北京前,黃塊塊就寫了一個視頻拍攝腳本,從怎麼引出鋒味實驗室到做菜的每一個步驟都有一個詳細的說明,接下來的拍攝按照腳本進行,每拍一段時間就停下來看看效果,不合適的再重新調整拍攝。

2個多小時的正片拍攝中,黃塊塊幾乎沒有跟外人說話,既是演員也是導演,認真嚴格的按照劇本步驟進行。燈光、角度,每一個鏡頭都細細考量。

6點鐘,拍攝終於結束,黃塊塊招呼大家去嘗試她做的菜,談笑之餘,也不忘讓助理再補一些鏡頭備用。

從2點半到6點,三個半小時的準備和拍攝,最終被剪輯為6分鐘的短視頻放到微博上。因為黃塊塊有自己的後期團隊,剪輯的部分不用自己親自上手,但她表示,這條視頻經過剪輯審核修改到最終出品差不多要一周的時間。

作為一個美食博主,除廣告拍攝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給大家尋找和分享美食。黃塊塊現在已經養成在吃東西前,拍圖片和視頻的習慣,對於她來說,如果沒有提前拍下來,那食物就和沒吃一樣。

那天拍攝結束,黃塊塊帶領工作人員去一家火鍋店吃涮肉。當點的菜差不多上齊後,她招呼大家把食物擺上桌,然後開始了360度的拍攝,全景圖、細節圖包括視頻,黃塊塊一一照顧到。

拍攝到的這些素材,後期將依次通過圖文以及vlog的形式展現給網友,而正式看到這些內容差不多是在三個星期後。

黃塊塊現在已經有了一個六七個人的後期團隊,進入成熟的發展期,而粉絲剛剛過百萬的楊老師依舊在單打獨鬥。

(楊老師)

(楊老師)

楊老師是一位健身博主,曾經從電視台跳槽到健身機構做教練,開始做視頻起源於團隊內的一個賭約,“每人每天要完成一個任務,缺勤的發100元紅包。”

為了鞏固以及傳播健身知識,楊老師選擇錄日更視頻。連續一個月的時間,在“到家十點看到鏡頭就像吐、發了兩個100塊紅包後”,楊老師做出了讓步,從一天一更改為了兩天一更。

“現在還是兩天一更嗎?”當再次被問到更新頻率的事情,楊老師連忙否認,“怎麼可能,現在就是一周一更,努力做到一周兩更”。

前一天寫臺本、錄製,第二天剪輯,不到十分鐘的視頻,楊老師要剪8到10個小時,但因為編導專業再加上電視台的工作經歷,這個時間已經遠遠少於大多數人。

在現在這個階段,對於楊老師來說,相比於數量,把視頻做的有趣有價值是更重要的,“有些視頻形式可能很多粉絲覺得挺好的,數據也都挺好的。但是我不想再做了,就覺得做膩了,做的時候沒激情了。無非就是按一個套路做,做完轉發點贊就挺高的,但是沒有任何意義,沒有質變,不會給別人帶來一點新的衝擊。因為我都感動不了自己,怎麼去感動別人。”

為了做網紅 有人選擇放棄博士學位 3

在視頻中,楊老師經常以搞笑活潑的形象示人,是粉絲心中的小太陽。但實際上,楊老師的性格偏向於內向,當被問到做網紅給他帶來什麼影響時,他下意識說到“可能更自閉了”但在之後又否認。

但不可否認的是,長久的單兵作戰確實產生了一些不好的影響,不久前,楊老師還去看了心理諮詢師。他也覺得,當博主做不好確實會自閉,有一些博主在變成大V後也變得抑鬱。

對於躺著賺錢,楊老師認為:“網紅賺錢是相對而言比較輕鬆的,只不過沒有輕鬆到躺著。因為網紅還在拿時代的紅利,意味著你的收入其實超過你的價值。 ”他覺得,不能用苦不苦來衡量網紅的價值,如果一個網紅是可替代的,他也會不值錢,關鍵是它產生的價值,不是說它苦不苦,也不是說它光鮮亮麗與否。

未來

大二暑假,不甘心被廣告主壓榨的馬克開始嘗試做自己的英語直播課。一口流利的英語外加上留學的經歷,走紅的這半年,就不斷有粉絲向其詢問英語的學習方法。

當時,馬克找了兩位員工做教研,自己則擔任講師。事情的發展很順利,不到三個月的時間,他賺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 “教育行業最重要、最大的難題就是獲客,而我通過我的KOL流量降低了獲課成本,把商業邏輯裡這麼一環解決了。”馬克解釋到。

在“網紅+教育”模式上獲取成功後,馬克開始幫助其他網紅做同樣的商業變現,這不僅僅讓他在大學期間實現了財務自由,也讓他萌生了創業,將這件事持續做下去的想法。

2018年,大四畢業後的馬克回國創立了酸橙英語,為此,他也延遲了自己研究生的入學時間。

“C端流量紅利已經快要消失了,但是大家的共同認知是,短視頻可能是最後一波C端的流量紅利,而我們是一群抓住短視頻喉嚨的人。”馬克通過簽約其他網紅做教師來解決獲客問題,目前,主打“網紅+教育”模式的酸橙英語已開啟了A輪融資。馬克表示,公司已經基本上實現了盈虧平衡。

網紅的身份給馬克帶來創業的新可能,它是加分但同樣也是減分。

“有投資人會因為我是一個網紅而pass掉我,他們會覺得我是那種想搞個概念,去套點錢的人。這個身份給我帶來一些好處,也帶來了一定的質疑。”

馬克不是一個表演型的創業者,在朋友圈中,他很少會賣苦賣慘,甚至會發一些雪茄、威士忌的生活圖片,對他而言,這是能夠讓他安靜去思考的方式,但卻會給其他人帶來不靠譜的印象。

“但是我不抱怨,因為網紅給我帶來了很多好處,你不能只要它的好,不要它的壞。”馬克又繼續補充:“我真的特別不喜歡賣慘,就是我可能真的有一天就跌入谷底,但我也會西裝革履。”

未來,當事業取得一定的成就後,馬克會考慮重新回學校讀書,但他為自己規劃的是斯坦福大學的人類學、哲學等專業,在學術上取得一定的成就同樣是他的人生目標之一。

為了做網紅 有人選擇放棄博士學位 4

(楊老師和Jessie)

網紅事業外,黃塊塊也與他人合作創辦了餐飲品牌,想要寫的書也完成了大綱,她期望有一天成為像蔡瀾老師一樣的人。

楊老師在電視台時的目標是做一檔健身類的節目,現在,他希望未來能夠做一部類似於日漫《健身少女》類的網劇,在作品中融入自己對健身的理念,讓別人更容易接受這一反人性的活動。

以後不火了怎麼半? Jessie表示,她還是會向自己曾經規劃的那樣,去做一名資深的瑜伽培訓導師,一直提升自己就不會因為現在的身份而太過焦慮。

高學歷去做網紅會覺得可惜嗎?怎麼看待青少年都想做網紅的現象? ……這些在常人看來值得思索的問題,在他們眼中似乎並不值得一提,“高學歷的人做網紅很有優勢啊,他們會做出更優質的內容。”“我學過的所有東西,走過的所有路,都對我現在的思維方式有很大的影響”“這就像曾經我們都想做超女快男,每代人心中都有這樣一個憧憬。” “將來網紅可能就稀疏平常,然後又會派生出另一個職業,大家又會去黑它。”

這些人他們都曾有自己的愛好,也試圖將愛好變為自己的職業,而網紅的出現讓他們有了一種新的方式去實現自己的理想,正如楊老師所說:“按照以前的思路,如果我有能力,我要先進入一個平台,然後再開始我的摸爬滾打。當我摸爬滾打出來之後,這個時代已經變了,你沒有優勢了。通過網紅這個形式來做自己喜歡的事,這才是真正的尊重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