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善孝為先,一個人如果不懂得孝順那他也不會有什麼好的報應。

北方的冬天格外的冷,68歲的劉耀祖老人也一病不起,

在最後彌留之際,他給兩個兒子打電話,讓兒子們回來為自己準備後事。

大兒子和小兒子都在縣城定居了,唯獨劉耀祖自己住在農村的老宅子裡。

之前小兒子曾多次想接父親進城,可都被劉耀祖果斷拒絕了。

  

儘管劉耀祖左腿殘疾,可他這些年仍然堅持拄著拐下地幹活。

在鄉親們看來,這是個鐵骨錚錚的男子漢,

可他的一生卻沒那麼順利,老伴一早就離世,

兩個兒子長大成家後也不能守在他身邊。

劉耀祖好不容易把兩個兒子拉扯大,自己卻成了一無是處的糟老頭。

   

兩個兒子很快就趕了回來,此時的劉耀祖已經奄奄一息。

大兒子劉一康坐在破舊的沙發上,

心裡惦記著父親會不會留有一筆遺產的時候,父親說的話讓他心涼了半截。

「爹這輩子沒啥能耐,馬上就要去見你們娘了,心裡卻有一事放不小。」

劉耀祖說著輕咳了一聲,很是虛弱的樣子。

「爹,有什麼事您儘管說,當兒子的絕對讓您如願。」

小兒子劉一凡握著父親的手哽咽地說道。

「我活了一輩子,臨終前竟然沒存下一分錢,我愧對你們倆……

我枕頭下面還有一個欠條,那是5年前為了給一康買房向朋友借的錢,

等我走了之後,希望你們倆把這筆錢還上……」

劉耀祖說這話就伸手去摸枕頭下的欠條,卻被小兒子劉一凡攔住了。

 

劉一凡心裡明白,打4年前自己做了別人家的上門女婿,

這個家的所有財產都與自己無關了。

父親給大哥買房子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自己並不嫉妒。

劉一凡從枕頭裡拿出了一張皺皺巴巴的紙,發現這只是個欠條的影本。

 

大兒子劉一康湊到弟弟跟前,

看到欠條上那「20萬」數額的時候,立馬耷拉著臉走出門去。

看到大兒子裝聾作啞的態度,劉耀祖微微合了下眼睛,

接著給劉一凡說道:「爹沒能耐,委屈你給別人當了上門女婿,你不怪爹吧?」

 

劉一凡連忙搖頭,淚水瞬間滑落,把欠條放到一旁,

又緊緊握住了父親的手,說道:

「爹,你別這樣自責,兒子現在過得很好,我現在就接你去我家住上一冬天……」

  

「一凡啊,我明白你的孝心,爹現在哪兒也去不了了……

這張欠條背面是債主張伯伯的位址和電話,你如果有能力就替爹把錢還了……」

劉耀祖邊說話邊努力伸出手去撫摸小兒子的臉,

手剛剛碰到臉就猛地落在了床邊。

 

劉耀祖走了,沒給孩子留下一分錢遺產,反而留下了20萬的外債。

大兒子劉一康再次走進房門的時候,看到正在抽泣的弟弟,

皺著眉頭說:「這錢我可還不起,現在我還為孩子的學費發愁呢。」

 

劉一凡回頭瞅了眼哥哥,沒有吭聲,他把那張欠條揣在了兜裡,

心想著這是父親唯一的遺願,自己務必也要替他把錢還了。

  

料理完劉耀祖的喪事後,劉一凡取出了自己所有的積蓄,

雖然只有區區的6萬塊,可他還是拿著去給債主送去了。

當劉一凡按著欠條上的地址找到那位張伯伯的時候,

債主的一番話讓他徹底傻了。

張伯伯乍一聽說劉耀祖去世,一連嘆息了好幾聲,

隨即把手中的欠條影本撕得粉粹。

劉一凡很是納悶,問張伯伯這是何故。

「老班長,你說走就走,也不打個電話讓我見你最後一面……

我們老哥幾個好送你最後一程……」張伯伯越說越難過,忍不住哽咽起來。

一旁的劉一凡仿佛明白了什麼,爹年輕的時候當過兵,還擔任過班長,

這位張伯伯想必就是爹的老戰友。

看著眼前這位鬢角花白的長輩竟然如此悲痛,自己也忍不住抹起了眼淚。

 

「賢侄,你爹是個重情重義的人,

當年的一次演練中,我操作失誤,

要不是你爹在關鍵時刻救我,估計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你爹也為此落下了殘疾……」

張伯伯說出這些的時候,劉一凡頓時對父親肅然起敬,

沒想到父親還有這樣的經歷,自己卻從來沒聽他提起過。

後來,張伯伯把「欠條」裡隱藏的秘密告訴了劉一凡。

其實劉耀祖根本沒有欠張伯伯的錢,

而且還在張伯伯做生意最困難的時候贊助了他一些錢。

事後當張伯伯如數歸還的時候,

劉耀祖說什麼也不接,張伯伯就決定給劉耀祖一些股份。

在幾年前,劉耀祖和張伯伯約定好,

等自己去世後,誰拿著這張「假欠條」來還錢,就把股份的錢給誰。

   

劉一凡恍然大悟,這才理解爹的良苦用心。

後來,張伯伯喊來自己的孩子盛情款待了劉一凡,臨走時給了他80萬。

在回去的路上,劉一凡既興奮又愧疚,

興奮的是父親臨走後還給自己留下這麼大一筆遺產,

愧疚的是這麼多年來,自己對父親的關懷還是太少了。

可惜,爹現在已經不在了,自己沒有再盡孝心的機會了。

想到這些,劉一凡忍不住抹起了眼淚,

那位最愛自己的男人走了,那位對朋友情深似海的戰友走了……

   

後記:老話說「百善孝為先」,

可現實生活中能夠對父母盡職盡責的兒女又有多少呢?

莫等老人故去,再追悔莫及,趁著親人健在,時刻珍惜眼前人。

來源來自網路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第一次帶男友回家,我媽煮一鍋麵條招待,飯吃到一半我爸羞紅了臉

我和男友認識好幾年了,從最初的怦然心動到現在的平淡如水,

我們的愛情還是經的住時間的考驗,

儘管父母從一開始就不同意我們倆在一起,

我還是不顧家人的反對一起跟他保持戀人的關係,

只是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帶他回家跟我父母談結婚的事,

因為男友家庭比較複雜,他父母離異,他媽再婚,

他爸終日喝的茫茫,根本不管他,家沒個家樣,

直到最近他家的老房子有了拆遷的消息,

他才張羅著要去我家見父母。

第一次帶男友回家,我媽煮一鍋麵條招待,飯吃到一半我爸羞紅了臉

之前跟父母提過好多次帶他回家,都被拒絕了,

父母態度很堅決,說要是我非要嫁給那個窮小子,

這輩子就當沒生我這個女兒。

我還有個姐姐,結婚好幾年了,

雖然她在家裡沒什麼地位,但我姐夫挺有錢的,

姐姐在家裡帶孩子只是沒有話語權,吃喝不愁,

我媽總拿姐姐跟我比較,在他們眼裡,

女人能安安穩穩的相夫教子也是一種不錯的人生選擇,

總好過我找一個窮光蛋過苦日子。

第一次帶男友回家,我媽煮一鍋麵條招待,飯吃到一半我爸羞紅了臉

周末我帶著男友直接回了家,沒通知父母,

這次說什麼也得讓男友表個態,讓父母同意我跟他結婚,

因為,我懷孕了。

一進門我媽就沒給我和男友好臉色,

就差把我們給轟出去了,男友一臉尷尬,有一搭沒一搭的問了幾句,

我媽直接表明了態度:

我倆的婚事她不同意,至少買了房子再來談結婚的事。

到了飯點,我媽完全沒有出去買菜的意思,

煮了一鍋麵條,我爸更是懶得抬眼看男友,

一直往嘴裡扒著麵條,我能感覺到我爸得有多厭惡男友。

第一次帶男友回家,我媽煮一鍋麵條招待,飯吃到一半我爸羞紅了臉

飯吃到一半我憋不住了,直接攤牌,我懷孕了,

他們同意我也得結婚,不同意我也得結婚。

我媽狠狠的瞪著我,我爸用筷子指著男友說:「你小子!」

男友有點嚇著了,說話都有點發抖了,趕緊解釋說:

「我家的房子馬上要拆遷了,拆遷補償款有70多萬,我們不愁沒房子住。」

當時我爸臉變的通紅,笑著對男友說:

「拆遷你怎麼不早說?趁早結婚,省著肚子大了丟人。」

我知道父母是為了我好,可我爸的態度分明就是見錢眼開,

我都覺得不好意思,我媽也趕緊給自己找了台階下,

對男友說:「阿姨今天也沒什麼準備,改天多做幾個菜,你們倆再一起回來吃飯。」

我的婚事總算是有了著落,但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還是挺彆扭的,

一邊是我的至親,一邊是我的至愛,

希望日子能平平靜靜的過下去,再不要起什麼波瀾。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