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戲骨”張國立的下場,給很多拋棄原配的男星提了個醒


文/文刀貳

2014年,一則“張皇阿瑪兒子吸d又被抓”的消息轟炸網絡,

沒過多久,“吸d兒子”有了答案,那便是張國立的兒子張默。

因涉嫌容留他人吸d,張默被警方逮捕,所有媒體都在等張國立發聲明,但這一次,張國立卻罕見地沉默了。

看著兒子被抓,作為父親的他,難道毫無反應嗎?

我想,看著兒子一次次犯錯的他,只是累了。

因為,身為知名演員的張國立曾幾次因兒子彎腰,向公眾道歉。

2003年,青春年少的張默還在中戲讀書,卻因在校門口公然毆打女友童謠被中戲開除。

事情發生後,張國立帶著鄧婕趕到學校,當面向女方父母道歉。

2012年,無所事事的張默又沾染上了吸d,之後被警方逮捕,

輿論的導火索迅速燃燒,張國立立刻寫了一封信,向全網道歉:

“我也懇求公眾和媒體能夠寬容待他,給一個迷途中的年輕人改過自新的機會,請理解一個父親的心情,也請原諒一個兒子的錯誤。”

打人、吸d、暴戾成性,一個個標籤彷彿釘在了張默的身上,

但在打人事件和吸d事件之後,張默的演藝事業並沒有完全被中斷,張國立還在為兒子賣力補救。

可當2014年來臨時,張國立沉默了。

而站在颶風中的張默卻絲毫不知悔改,獨獨說了句:“那是因為我自小沒了媽。”

那時,鄧婕與張國立早已結婚25年,但張默卻從不認可父親的婚姻。

三人的關係成了市井笑談,而張國立也只是極為無奈地說:“很多事情不能夠全怪張默。”

張默到底因何變成“有個性的”人?

從鐵路工人到“京圈大佬”,或許從張國立的前半段人生故事中可以找到答案。

一、

張國立的倔強,多來自於他身上的西北特徵。

1955年,張國立在天津出生,長到7歲時,才被父母接到了陝西定居。

16歲那年,張國立被父親送到鐵路,拿起了鐵飯碗,成了一名鐵路工人。

但那段經歷卻令張國立非常痛苦。

那時,他的父親因為一些特殊原因,被關進了牛棚,而他與家人被迫搬到了潮濕破舊的地下室。

當時,與他同病相憐的工友有很多,每每有人因不能承受流言蜚語而自殺,

每日生活在恐懼和壓力下的張國立,頭髮曾在一夜之間掉光。

但即便如此,他還是積極地參加工作,也正是如此,一個機會降臨在他的世界裡。

明明是普通的工人,偏偏張國立生的相貌端正,並且有表演天賦。

因此沒過多久,張國立備受鐵路文工團青睞,隨後走進了中鐵二局成都總部,和侯耀文成了舍友。

在這裡,張國立雖然只是一個小小的報幕員,但他卻重新找到了生活的意義。

不僅交到了好友,還認識了初戀,名叫羅秀春。

那時,張國立高高大大,外貌英俊,是團裡公認的“男神”,許多女演員對他芳心暗許,就連羅綉春也毫不意外地一見傾心。

兩人經常在一起排練演出,同樣,張國立對羅綉春很是照顧。

一個火辣的成都妹子,一個憨厚的西北漢子,情竇初開的年紀,乾柴烈火,來之猛烈。

兩人成為了那個年代的自由戀愛模板,有羨慕的、也有嫉妒的。

但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張國立與羅綉春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延伸閱讀  巔峰時比郭富城還火,曾與邱淑貞同居多年後分手,如今已徹底淪為路人!

但兩人的結合卻抵不住別人的指指點點。

因為相比於張國立的“落魄身份”,羅綉春卻是家境優渥,不僅父親是乾部,就連母親也身任國企廠長。

羅綉春嫁給了張國立,成為了別人口中的“下嫁”。

相戀還不夠,兩人直接攜手走向婚姻。

不看好兩人婚姻的人比比皆是,但那時的張國立卻擺脫了往日的灰塵,開始朝著幸福狂奔。

1982年,張國立一臉疼愛地看著病床上虛弱的羅綉春,和身邊剛出生的孩子。

那一年張默出生了,也意味著張國立肩上的擔子更重了。

為了家庭,張國立停掉了話劇團的工作,在岳父的推薦下走進了電影的世界。

1983年,導演米家山接手了峨眉電影製片廠籌備的《彎彎的石徑》,他想找個陌生的面孔做男主角。

巧合的是,劇組的美工與張國立的岳父是鄰居。

近水樓台先得月,張國立被選中去試鏡,結果當上了男一號,還順利拿到了“飛天獎”。

獎品是一台半導體收音機,被張國立轉手送給了岳父。

獲獎後,張國立和羅綉春,都去了四川人藝,開始涉足電影。

《密碼沒有洩露》、《死刑已經判決》、《嫌疑犯》、《草莽英雄》等多部影視作品,皆有張國立的身影,

在80年代的四川省內,張國立已經成為了首屈一指的男一號。

人紅了、錢多了,腰桿子自然硬了,而此時的羅秀春開始減少演出,將全部身心放在家庭中。

二、

1987年,這一年對於張國立與羅秀春來說,都足夠特別。

這一年,32歲的張國立靠著《朱麗小姐》,拿到了中國舞台表演的最高獎項—梅花獎,單位給他分了一套兩室一廳的“大房子”作為獎勵。

為他來慶賀的便有剛拍完《紅樓夢》的歐陽奮強,還特地將該劇的磁帶一併送給夫妻倆。

原本稀疏平常的一天,卻因歐陽奮強同行的一人徹底不同。

那人便是“鳳辣子”鄧婕。

此時的鄧婕年輕貌美,一雙丹鳳眼生的動人,也讓張國立不禁會想到兩人曾經合作的《密碼沒有洩露》。

那時,張國立29歲,鄧婕只比他小了兩歲。

但兩人有一個共同點:已婚。

但鄧婕的出現不由得讓張國立眼前一亮,顧不上家有妻兒,他的心早已搖搖欲墜。

可他硬是將心中的火焰強壓下去,直到三年之後,兩人再度相遇。

彼時的鄧婕具備熟女的溫柔,活潑的性格,最重要的是她已經與丈夫離婚。

在眾人賀喜的那一晚,不知張國立心中作何感想。

總之在1987年的冬天,張國立推掉了《西部痕跡》走進了《死水微瀾》的劇組,而鄧婕也恰好同時出現在劇組裡。

那時,羅秀春一定沒想到,一灘“死水”竟然將她的生活攪得天翻地覆。

一走大半年,張國立與鄧婕也從緋聞變成了事實,兩人的事情也從彭州傳到了成都,飄進了羅秀春的耳朵裡。

但那時,照顧病重母親的羅秀春卻顧不上“出牆頭”的張國立,

反倒是張國立停下了工作,回到了成都,送了岳母最後一程。

那時,兩人還未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這段婚姻或許有重歸於好的可能。

但直到1988年,張國立坦白了。

這一年,米家山帶著《頑主》亮相大熒幕,張國立與他再續“兄弟情”,

可這一次,張國立並未得到電影和觀眾的青睞,排在了葛優與梁天之後。

延伸閱讀  從三個跡象表明,易烊千璽沒事了,一切都過去了

但他卻無暇顧及,因為此時的他只想著離婚。

心中有愧的他決定拿錢彌補,於是他決定接下四川電視台的《長城向南延伸》,去南極科考站拍紀錄片。

不少人以為他被錢逼傻了,但他卻一門心思地想要去南極走一趟。

卻沒成想,這一趟差點讓他丟了命。

攝影組一行人到達南極後,首先就要克服惡劣的天氣,適應環境。

一路遇上了冰崩,船走不動,為了加速前進,張國立帶隊清理冰面,卻在爆破時差點丟掉性命。

在冰面上漂流140多天,張國立沒了半條命,卻換來了雙倍補貼的美金。

這一天對於他來講,或許是值得的。

因為只有拿著錢,便能結束那段婚姻。

回國之後,張國立將這次賺的所有錢全部交給了羅秀春,還為她和兒子在成都買了房。

將一切安排妥當後,張國立正式提出離婚。

羅秀春還算平靜地接受了一切,只提了一個要求:張國立與鄧婕不能有孩子,張默就是他唯一的孩子。

張國立答應了,那一年張默僅有6歲,被母親留在了身邊。

看著離婚的父母,小小年紀的他似乎並未有所感知。

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怨恨的種子在他的心中長成了參天大樹。

三、

一心求愛的張國立離開了成都,一路北上,來到了北京。

剛到北京時,他的身上沒有一分錢,一切都要重頭開始。

彼時的鄧婕早已憑藉《紅樓夢》火遍大江南北,成了明星大腕。

再看張國立,當過配音演員、寫過廣告,利用一切空閒時間來工作。

用鄧婕的話來講:“三天不工作就會生病,他是一個工作狂。”

一直到1992年,張國立才算穩定下來,重新進入鐵路文工團的他,有了生存的依靠。

1996年,41歲的張國立靠《宰相劉羅鍋》有了名氣,但前妻羅秀春的日子卻越過越差。

在兩人離婚後,羅秀春獨自帶著孩子,生活得很吃力。

於是,張國立將上初中的張默接到了自己身邊。

他以為可以彌補父愛,但卻沒成想這才是張默暴戾的開端。

此時的張默正處在青春期,由於家庭破碎,又和父親長期分離,所以十分叛逆。

從被接到張國立身邊後,他闖禍不斷,不知怎麼與兒子交流的張國立,會罵他打他,但用處不大。

雖然在每次闖禍後,張國立總得去道歉、陪笑臉,但張默絲毫不愧疚,甚至認為理所當然。

“你欠我,我認為你是應該的”,或許有了這層心理暗示,

張默對於闖禍所造成了後果充耳不聞,在那個家裡,沒有什麼值得他尊重。

就連繼母鄧婕,張默也不屑一顧。

鄧婕與張國立結婚多年,並未生育,在最寂寞時,鄧婕對她說:“我們再要個孩子吧。”

思索半晌的張國立,勸她說:“如果你覺得寂寞,不如養條狗吧。”

沒想到鄧婕真養了一條狗,放在身邊陪伴數年,但她的妥協並未換來張默的認可:“我不可能叫她媽媽。”

但同時,對於張國立與鄧婕的婚姻,張默卻罕見的表示:“只要父母幸福就好。”

時間一晃來到了1999年,調皮的張默又變成了同學眼中的個性男孩。

就連張國立都這樣形容他:

延伸閱讀  37歲張靚穎近照曝光,素顏逛公園被偶遇,手中大娃娃搶鏡

背著一把破吉他,穿著破舊的衣服,吼著自家狗聽了都會打哆嗦的音樂到街上賣唱,抽煙、喝酒、打耳洞,無所不做,除了吸d什麼都做了。

恰恰是一句玩笑話,卻在多年之後,一語成讖。

只不過,那時的張默還忙著考大學,準備同父親一樣,走進演藝圈。

而張國立早已開始用“人脈鋪路”,修補他與兒子的關係。

張默15歲那年,便走上了《康熙微服私訪記》的舞台,雖然戲份很少,卻成為了他演戲的試金石。

可以看出,張默是有天賦的。

對於兒子的天賦,張國立也十分認可:“在同樣的年紀,他比我要強。”

張默的改變讓張國立有些欣慰,他以為兒子總歸懂事了。

但接下來的幾件事卻打了他的臉。

不管是2003年“毆打女友童謠”,還是2009年怒懟記者,亦或是2011年駕駛未掛牌照的百萬豪車,叛逆彷彿刻在了他的骨子裡。

直到2012年的吸d事件後,叛逆的他觸犯了法律。

那時,公眾才反應過來,調皮的小孩長成了危險的大人。

屢次為兒子道歉的張國立,最終閉嘴了。

在吸d事件後,張默離開了大熒幕,徹底消失,而張國立也幾乎不再提起兒子。

但相比於這些糟心事來說,他的事業倒是一帆風順,還順勢走進了“京圈”,與馮小剛捆綁。

接連出演《五月槐花香》、《我這一輩子》、《金婚》,順勢開了自己的影視公司。

而鄧婕逐漸息影,兩人領養了一個女兒,算得上歲月靜好。

但張默卻成了他心中的痛。

曾經,張默也想在演藝圈混出模樣,但依附在張國立身邊,盡是小人奉承。

雖然常在父親身邊演戲,但在張默的記憶裡,除了演戲之外,張國立沒有時間當他的父親。

等到兩人緩過神後,才發現巨大的溝壑早已無法跨越。

於是,張默失意,張國立神傷。

失去的歲月,該拿什麼來彌補?

看完記得關注@文刀貳圖片來源網絡侵刪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