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奇隆:聽說我又離婚了?


媒體問吳奇隆的問題,總繞不過“聽說”二字。

年少時,吳奇隆頂著“小虎隊”的標籤,在亞洲掀起一場霹靂颶風。後來年歲漸長,有記者問他:“聽說小虎隊裡,你們三人不和?”

吳奇隆搖搖頭,不予理睬。

歲月剝離了美少年的光環。比起三隻小虎分開後艱難蛻變的歷程,人們更想知道兄弟鬩牆的秘聞。

多年後,吳奇隆結了婚。有人猜疑:“聽說你們年齡差很多,不怕你老了,詩詩不愛你嗎?”

吳奇隆不慍不惱,回答道:“作為夫妻,無論時間有多長,我都會信任她,尊重她。請不要隨意揣測我們的感情,好嗎?”

最近一次,他又聽說,自己離婚了。

吳奇隆很少去聽別人的話茬。他對生活的理解,是他在現實的荊棘叢裡,一步步趟出來的體會。

在旁人眼中,吳奇隆有一種少見的老成、穩重的氣質。他不愛笑,總是板著臉,心事重重的樣子。

這與吳奇隆的家庭有關。

吳奇隆原本家境優渥,從小習武,夢想成為一名運動員。因為卓越的運動天賦,他被保送去體校,進了校隊,成為教練的愛徒。

13歲那年,吳父因經營不善,欠下一筆巨額債務。三天兩頭,就有人來家裡鬧事。排行老二的吳奇隆,什麼也沒說,接過了這個擔子。

從初一開始,吳奇隆就沒有了假期。週末,他在冰淇凌工廠貼包裝,幫人搬家具,在電子廠大樓做清潔。到了晚上,他要去擺夜市,衣服襪子,什麼都賣。

他明白,如果什麼都不做,他就沒有下週的生活費和學費。

一次,他在夜市遇到歌手童安格。吳奇隆感慨:“大明星也逛地攤,真不容易。”

後來,童安格又來了三回,不買東西,總是上下打量著看他。吳奇隆以為是來找茬的,沒好氣地問:“你到底想幹什麼?”

童安格遞去名片,要吳奇隆來比賽,參加小虎隊的甄選。

甄選現場只有教室大小,人頭攢動,中間留出一塊空地,用來表演。吳奇隆坐在角落,計劃落跑,隨即打消了念頭。 “跑出去要經過好多人,一定很丟臉。”

蘇有朋和陳志朋也在現場,吳奇隆注意到了他們。

蘇有朋一臉書卷氣,穿著“建中”的校服——那是全台灣最有名的中學。吳奇隆納悶:“這麼聰明的人,來這幹嘛呢?”

而陳志朋看上去,更像個明星。他酷似張國榮,穿著披風,戴著禮帽,還自備了舞鞋。陳志朋的家裡開美容院和唱片行,他從小有明星夢,會跟著錄像帶學舞。

出發前,陳志朋特意去求神拜佛,保佑讓他通過。

吳奇隆什麼也沒準備。臨上場前,他硬著頭皮向上一個人借了音樂帶,模仿動作跳了一段,最後做了一個後空翻。

後來,這成為了吳奇隆的經典動作。

中間為吳奇隆

那一年,蘇有朋15歲,年齡最小,被叫作“乖乖虎”。陳志朋17歲,長相帥氣,是“小帥虎”。吳奇隆18歲,公司給他的定位是“霹靂虎”。

被選上後,吳奇隆想要退出。經紀人告訴他,馬上要錄一檔節目,報酬有1350元台幣。吳奇隆決定試一試,那是他一個禮拜的生活費。

他努力維繫著明星和學生的生活,但他的夢想仍在運動場上。

他是天賦型選手,曾連續三年拿下了全省中學運動會跆拳道冠軍,16歲時進了亞運會,成為儲備選手。他一年能拿四項獎學金,柔道、跆拳道、摔跤、田徑,僅獎學金就能掙三四千元。

因為練習跆拳道,他的肩膀會習慣性脫臼。次數多了,他就握著鐵欄杆,一咬牙,將身體舒展開,想辦法自己把胳膊接上。

吳奇隆曾獲很多獎牌

吳奇隆沒有做明星的感覺。鎂光燈褪去後,他要做的事情就是賺錢,再拿去還債。那些錢頭天到了賬戶,第二天就要被提走。

吳奇隆說:“我不明白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必須要做各式各樣的工作,只是希望回到家的時候,家裡沒有人哭。”

在成為明星之前,吳奇隆最喜歡的工作是救生員。

他乘著橡皮艇,載著遊客,從山間的河道裡漂流下去,一路要經過驚險的彎道,和湍急的瀑布。

那時,吳奇隆還在讀中學。將救生員的擔子交到中學生手裡,並不常見。

吳奇隆給老闆的第一印像是,他一定能確保遊客的安全。

三隻小虎中,吳奇隆更像是大哥角色。

蘇有朋、吳奇隆、陳志朋

蘇有朋跳舞老是慢半拍,總被訓斥,一個人偷抹眼淚。吳奇隆鼓勵他:“以後我和志朋幫你,你唸書那麼厲害,跳舞也一定很棒。”

舞蹈排練室離吳奇隆和陳志朋住的地方很遠。吳奇隆總會騎電動車,在校門口等陳志朋下課,接他一起去跳舞。吳奇隆怕他餓著,還會給他帶份便當。

後來,因為蘇有朋學業壓力大,經紀人宋文善想過要換人,甚至找好了人選。蘇有朋堅持不換:“我不會耽誤練習,有什麼壓力,我會自己承擔。”

吳奇隆挺身而出:“小乖如果被換走,我也不干了。”

陳志朋說:“吳奇隆是我們三個人當中的領袖人物,他是一個非常有氣度而且懂得照顧人的大哥。”

延伸閱讀  易烊千璽後援會澄清翻車?投訴人:從未公開投訴,個人信息被洩露

老闆苗秀麗認同了這一說法:“小虎隊沒有吳奇隆的話,不可能維持這麼多年。”

蘇有朋、吳奇隆、陳志朋

小虎隊秉持的口號,是“重榮譽,守秩序,會讀書,懂禮貌”。他們成為了優質偶像,連家長也不反對孩子們追星。

1989年,經紀人安排他們開一場簽售會,給他們租了輛敞篷跑車,三人擠得只能坐在靠背上,吳奇隆心裡打鼓:“誰會來啊?”

結果現場來了好幾萬人,隊伍排到了馬路上,路邊的欄杆都被踩折。

擔心出現踩踏事故,簽售會被緊急叫停。三人輪番翻牆逃了出去。當晚,簽售會的畫面,就出現在社會新聞頻道上。

簽售會現場

後來,蘇有朋以全台灣第五名的成績,考入台大機械工程系。陳志朋也要應徵入伍。

三年的時間,如白駒過隙。他們火遍了全國,卻面臨著分離。

吳奇隆為隊友,寫了一首《祝你一路順風》。

告別演唱會上,蘇有朋哭著說:“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才能再在舞台上,一起唱《青蘋果樂園》。”

告別演唱會現場

那一年,吳奇隆21歲,陳志朋20歲,蘇有朋18歲。

偶像迭代的速度,如潮汐一般。經紀人建議,讓吳奇隆用小虎隊的名義單飛,獨自發專輯。吳奇隆拒絕了這個提議。

1993年,蘇有朋回歸,陳志朋退伍,小虎隊重組,卻再難達到當年的巔峰。兩年後,小虎隊宣布解散。

三隻小虎,都有各自的前程要去奔赴。

對於吳奇隆而言,偶像之外的生活,只是越來越糟。

他還在小虎隊時,父親再次經營破產,這次欠下的錢,達到了2000多萬人民幣。

吳奇隆第一反應是:“這輩子我怎麼做,都不可能還清這筆錢。”

吳奇隆算過一筆賬,每個月的還錢數額,超過二十萬人民幣。他告訴公司,只要有活,有工作,他都能接。

吳奇隆說:“缺錢那就賺錢,賺錢可以還錢。”

為了轉型,他遠赴香港,苦學粵語,第一張粵語專輯,就拿下各大樂壇獎項,闖出了一片名聲。

因為一身功夫,吳奇隆成了“打星”裡的香餑餑。吊鋼絲、受傷都是家常便飯,他曾頂著烈火,從三樓跳下。出演《鐵拳浪子》時,他脊椎的第十一節和十二節骨頭直接被壓扁。

這三四年的時間,他白天去錄專輯,上節目,晚上被劇組拉去拍電影。公司裡的人,叫他“拼命三郎”。最誇張時,他七天只睡了一個小時。

有一回,他去香港工作,半夜才回到台灣,發現家不見了。他打給朋友,才知道家人為了躲債,已經搬了地方。

吳奇隆說:“常常是我工作完,發現家不見了,再去找家搬去哪了。”

吳奇隆訪談

那些影視作品的口碑呈現兩極。 《梁祝》等影片為他摘下很多獎項,還有些影片引來一片罵名。

哥哥勸他珍惜羽毛:“這電影這麼難看,你也去拍啊。”

直到有一次,哥哥去片場接他,發現他整個人木訥呆滯,流著眼淚,擔心道:“我載你去看看心理醫生吧。”

那些年,吳奇隆拿下無數獎項,卻只是表面風光。他只能像少年時盯著下週的學費那般,賺著下個月的還款,只求家人不再被打擾,不需要再搬地址。

那些歲月,他浸泡在苦水中,卻從未怨過誰。他載著一家人的希望,拼了命地往前衝。再難時,他也沒想過要放棄。

吳奇隆訪談

多年後,有記者問他:“怪過父親嗎?”

吳奇隆停頓了兩秒:“他也是為了想讓家庭變得更好。”

吳奇隆還清債時,已是2001年,他出演的《蕭十一郎》獲得不俗的口碑,風靡全國。

他還了13年的債。 13年,清朗俊秀的少年,早已成長為一個男人。

生活並沒有因為“霹靂虎”的努力放過他,一路單打獨鬥到29歲,他也希望遇到一個真正愛自己的人,結束被債務壓住的人生。

蔡少芬,就這麼闖進了他的世界。

吳奇隆和蔡少芬

1999年,29歲的吳奇隆和26歲的蔡少芬因戲相識,墜入愛河。遇到蔡少芬時,吳奇隆發覺,命運呈現出某種相似性。

蔡少芬像鏡子那頭的他。蔡母好賭,蔡少芬只能不停拍戲,來填補母親欠下的債。臨近崩潰時,蔡少芬甚至動過自殺的念頭。

但生活沒能給他們喘息的機會,兩人都只能瘋狂地工作,聚少離多,無奈分手。

延伸閱讀  大新聞!知名演員胡軍翻車,疑似涉及390億元

2001年,吳奇隆拍了《蕭十一郎》。在劇組,他認識了一個叫馬雅舒的女孩。他發了一場高燒,睜開眼時,發現馬雅舒在給他煲湯。

《蕭十一郎》朱茵和吳奇隆

馬雅舒曾回憶過喜歡上吳奇隆的時刻。

有一次,組裡有個女孩受了欺負,為了發洩怨氣,用酒瓶砸碎了酒店玻璃。是吳奇隆自掏腰包,給了酒店2000元,讓他們不要找女孩的麻煩。

2002年,在拍攝《廣東冒險王》時,吳奇隆在高空跳躍戲時,出了意外。他從三樓跳下,直直地摔在地上,當場昏迷。

馬雅舒顧不上拆掉妝發,直接跑去了醫院。她對吳奇隆說:“沒事,有我在,出什麼事都沒關係。

她向媒體喊話:“癱瘓了,變植物人了,我養他。”

吳奇隆、馬雅舒

2006年,吳奇隆向馬雅舒求婚,送上了一枚七百多萬的鑽戒。這場婚姻,沒有婚禮,也沒有婚紗照,登記完後,兩人就分別去劇組報到。

後來,馬雅舒告訴媒體,婚後的第一份生日禮物,吳奇隆送了她一輛奔馳。 “他是個很細心的人,經常檢查妻子的錢包,發現裡面沒錢了,就默默填滿。”

婚後不久,二人一起上綜藝節目。節目有個環節是,考驗他們的默契度。

主持人問吳奇隆:“你做過最讓她感動的事是什麼?”

吳奇隆說:“可能是她生病時,照顧她吧。”

隨後,一段被錄好的馬雅舒的回答播了出來:“是那顆鑽戒。”

吳奇隆眼神落寞了下來,雙手撐著椅子邊:“原來她記得的是這個呀。”

這段婚姻最終走向了破裂。離婚時,吳奇隆將名下六棟房子過戶給了馬雅舒,另給了100萬元的贍養費。

馬雅舒

馬雅舒後來在綜藝裡,談及二人離婚的原因:“我不想再為他做任何事了,他對我也是如此。”

後來的日子裡,吳奇隆把工作的重心,放在了商業上。

他的事業版圖,涉及連鎖餐廳、戲劇製作、遊艇出租、寵物美容等行業。同時,他還是有國際認證執照的潛水教練。

他仍然習慣每天休息5個小時。除了拍戲,他大部分時間都花在幕後工作上。他會自己去談版權,拍電視劇,當製片,做投資人。

朋友形容吳奇隆是個“爛好人”。在投資上,吳奇隆有了把握,才會建議朋友去投資。他做生意的準則是,對得起朋友。

吳奇隆說:“我不佔別人便宜,吃虧的話,我自己扛著。”

2010年,唐人影視公司找到了吳奇隆,想請他演“四爺”一角。吳奇隆拒絕了唐人,他剛接了一個洗髮水廣告,不能剃頭,否則會失信於人。

唐人勸了幾回,說能給吳奇隆弄一頂逼真的假髮,吳奇隆才應允。

拍攝《步步驚心》時,吳奇隆初見劉詩詩,以為她是溫柔似水的女孩,結果她在現場笑得最大聲,性格爽朗。

後來,談起對劉詩詩的印象,吳奇隆覺得她和自己很像:“她的性格中有講義氣的部分。”

劉詩詩在北京長大,家境優越,從小學芭蕾,15歲考入北舞,單純得像一株純白的玉蘭。她曾說,喜歡成熟型的男人,要有責任心,有擔當,孝敬父母。

兩人的性格,與劇中角色如出一轍,情愫暗生。為了證明這段感情不是出不了戲,他們約定,先不再聯繫。

到了拍《步步驚情》時,二人才確定這段感情,並非一時興起。

魯豫曾在節目中問劉詩詩:“如果有一份很好的機會擺在你面前,你會去爭取嗎?”

一旁的吳奇隆搖了搖頭。他了解詩詩的個性:“我們很少會主動爭取,去要什麼,而是把事情做到最好,讓別人認為就是你了,非你不可。”

還有一回,李湘問起吳奇隆還債的往事,吳奇隆平靜地講述完後,一旁的劉詩詩望著他,流淚不已。

2013年,吳奇隆和劉詩詩公佈了戀情。劉詩詩說:“謝謝大家關心,我相信上天會給最好的安排。”

2016年,二人走進了婚姻的殿堂。 《步步驚心》裡的定情信物,是一根木蘭簪子。現實中,他們的婚禮的各個角落都裝點上了木蘭花。

吳奇隆說:“我不止一次埋怨過老天對我不好,讓我經歷很多奇奇怪怪的磨難,遇到很多不開心的事,但我現在知道,他把最好的留給了我。”

劉詩詩流著淚,笑著說:“我會對你好的,我的肩膀給你靠。”

如今,吳奇隆擁有了美好而平靜的生活。 2014年,他以6700萬年收入,躋身福布斯中國名人榜第9名。

但他仍然保持著樸素的習慣。 “我就是吃便當,穿牛仔褲的人。”

他們的婚姻低調,細水流長。他們很少合體上綜藝秀恩愛,卻總是被路人記錄在鏡頭里,他們是會逛商場的平凡夫妻,是陪孩子去遊樂場的父母。

還有一回,有網友在機場拍到,吳奇隆推著行李箱,詩詩坐在行李箱上,像個幸福的小女孩。

延伸閱讀  牛莉認不出了,朝天鼻眯縫眼,五官撞臉犀牛精,整容變毀容可惜了

吳奇隆、劉詩詩被拍

吳奇隆曾說,詩詩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一切,想停下來,或繼續拍戲,只要是她想做的,他都無條件支持。

他想讓詩詩跟隨她自己的心意,走走停停,有屬於她自己的人生。

然而,輿論並沒有放過這對低調的夫妻。

在一些人眼中,吳奇隆和劉詩詩並不般配。 “當初就覺得吳奇隆配不上詩詩”、“天天立好男人人設,作嘔”、“希望美女進組,回歸搞事業”。

還有人說,十年後,劉詩詩需要養活五個老人。

因為明星的身份,他們常常捲入一些沒有來由的流言之中。離婚或出軌的謠言,從未斷過,隔一段時間便會出現一次。

2018年,卓偉發文“窈窕詩詩無隆伴,誰與同遊待真愛”,暗指劉詩詩出軌,並懷上了對方的孩子。還有人說,劉詩詩一夜敗光了兩億。

那次,吳奇隆、劉詩詩向這些捏造是非的網民,提起了訴訟,來維護合法權益。法院判決,吳奇隆夫婦勝訴,要求這些網民支付賠償金,並向吳奇隆夫婦公開道歉。

在漫長的訴訟過程中,人們不關心背後的真相,而是調侃道:“這年頭誰信律師函。”

最近,因一則漫畫,吳奇隆、劉詩詩婚變的流言在網絡上發酵,雙方都出來發了律師聲明,表明自己生活得很好。

“生活是自己的,本不想公開回應,但已經打擾到我們的生活和家人朋友,請不要再傳播不實的言論。我們一直都很好,謝謝大家的關心。”

從小虎隊到與劉詩詩的婚姻,吳奇隆一直被流言和謠言圍繞,而他活得一直很清醒。

縱觀他的成長軌跡,他有足夠篤定的信念,匡正自己的路,不做出格的事情,不做魯莽的決定。

但流言似乎從未放過他。

回到小虎隊解散後的那幾年。

蘇有朋出演了《還珠格格》,打開了演藝生涯的新局面,後演而優則導,有了不俗的佳作。

陳志朋遇到了轉型的瓶頸,先做了演員,後轉型舞台劇,但沒掀起什麼水花。

那時,陳志朋做了一個艱難且帶有風險的決定——他決意徹底走上模仿張國榮的路線,出演《張國榮——負距離接觸》的舞台劇。

演出那天,吳奇隆少見地和劇組請了假,沒告訴陳志朋,跑到台灣去看演出。直到陳志朋演完,他才走到後台,擁抱了陳志朋,哭了出來。

陳志朋後來說起:“他知道我的好強和驕傲,我這些年來的辛苦他都知道。”

吳奇隆、陳志朋

2010年,央視虎年春晚,小虎隊重聚。三人再見面,已是中年,飽經滄桑。

央視為他們拍了紀錄片。視頻中,三人針對舞台的動作和服裝設計有了分歧。有人指責蘇有朋“耍大牌”,也有人說陳志朋紅不了,出來蹭熱度。

陳志朋說自己沒想過要蹭誰的熱度,蘇有朋央求媒體放過自己。

吳奇隆在博文裡寫了一段文字:

“這麼多年來,我們都彼此珍惜彼此祝福,我們的工作是帶給別人歡樂和鼓勵,從不曾傷害過任何人。但不可避免的是,我們因這份工作經常受到傷害。”

如今,又是一個虎年。 12年後,三隻小虎到了知天命的年紀,三人的相處,卻變得小心翼翼。

他們怕被捕風捉影,落人口舌。舞台再無少年踪影。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