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大結局引熱議,七大主角結局與原著相差大,我卻很滿意


年度國劇,終於收官——《人世間》。

最近一周,已經記不得多少次為它“破防”:週父週母去世、楠楠去世、秉昆一家搬離光字片。我的眼淚,不值錢。

可是,別以為只有我一個人默默落淚。

這部劇從一開始就口碑炸裂,收視和討論度,一路燃爆。

創下央視1套五年來電視劇最高收視,收官之際的收視率破3%,

連續30天全網熱度第一。名副其實的王炸。

這樣的年度爆款,難免會讓人稍稍抱有一點顧慮:會不會結局爛尾?畢竟,已經有太多年度國劇大結局評分下跌的先例。

好在,追到大結局,這個疑慮被一掃而空。

可以說,這是個與原著截然不同的結局,尤其是,至少七個主要人物的最終命運,都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也讓這個結局,遠沒有那麼殘酷了,但,這樣的改變,反倒讓這個收尾,更加雋永,也更震撼人心。

如果說之前那些人物命運的坎坷,是告訴我們人世間的崎嶇與人性的暗面,那麼這個大結局,卻又恰到好處地,用一個更溫暖的結局,為我們找到了人性裡的善良。全部看完,更是渾身感到蕩氣迴腸,回味無窮。

到最後,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的是:好人未必命運圓滿,但這崎嶇坎坷的人世間,終究值得。

1、馮化成:放下紅塵,出家為僧

這個全劇“大反派”的命運結局,和原著截然不同。

梁曉聲的《人世間》原著中,馮化成的結局是帶著女兒一起出國,最終卻淪落到外國餐廳洗盤子。

而在劇中,他卻一身僧衣,脖子上掛著佛珠,已經出家為僧,還見到了女兒玥玥,感嘆道:在人世間,失而復得,此生再無遺憾。

相對原著中的結局,馮化成顯然收穫了一個更自在的結局。

這位詩人的命運,在劇中可以說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周蓉為了能和他在一起,不顧家人的反對,獨自奔赴貴州山區追尋愛情,才引發了秉昆第一次入獄和周母的癱瘓兩年。

他一度風光無限,獲邀去北大演講,但後來落入凡俗,和周蓉情感不再,甚至為了能讓自己的詩文獲獎,四處送禮走關係,最終出軌、和周蓉分手。

他愛過周蓉嗎?我認為是愛過的,但他更愛的是周蓉崇拜目光中折射的自己。

當這種崇拜變成對等,他就會失望,轉而去重新追逐新鮮的崇拜,但青春的崇拜是短暫的,當和他私奔的女子終於意識到這個男人的本質,離開就是必然。

馮化成的確有才,但才華只能改變一時之命運,風起的時候,他隨風登頂,風吹過了,他就重重摔落在地。

無人同情。也不值得同情。

最後把那首他一生中的傑作送給他吧,《北陀寺的風》。

風,鑽入一截殘垣刺透著凋零雲低鴉鳴風,送來陣陣炊煙融沒著香火碎了鐘聲風,懷著絲絲寒意竄入毛孔滅了心熱喚醒無上清涼。

2、春燕&德寶:幡然醒悟、一聲嘆息

全劇最讓人可惜的,就是德寶和春燕。

在故事前半段,春燕幾乎是全劇最受歡迎的女性角色。

熱情、潑辣、仗義,大大方方追求愛情,就算是鄭娟這個情敵也主動開口幫她說話,整個就是“東北虎妞”。

曹德寶則是貧嘴的開心果,30集之前,這對夫妻都是觀眾喜愛的角色。

誰能想到,這對夫婦最終會和秉昆以及其他朋友形同陌路。

大結局中,這對搞事夫妻大體和原著一致,都是惡意舉報秉義、引發秉義病情惡化的導火索。

打從春燕因為洗浴中心的事被抓,曹德寶讓鄭娟出面找關係,鄭娟表示周秉義不會幫忙,他摔門而出開始,觀眾已經明顯感覺到這兩個人物的變化。

到了秉義主持的老房改造引發矛盾,這對夫妻和被“特批”拿到了新房的赶超遺孀於虹廝打到一起,這對夫妻的人設已經坍塌。

但沒人想得到,他倆會寫實名舉報信,污衊周秉義在拆遷過程中經手百億補償款時,中飽私囊。

最終周秉義被證明兩袖清風,兩人得知周秉義患癌後,去請求周秉義的原諒,但這場風波讓秉義的病情一度惡化,卻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了。

這個故事最令人唏噓的地方在於,人會變,才是人世間的真相。

世界本就是這樣,大多數時候,沒有絕對的好人與壞人,一切都是命運與選擇。

希望在命運的選擇面前,我們不要變成春燕和德寶。

3、馮玥:性格巨變、光明使者

延伸閱讀  冠軍不是永遠的金字招牌,四位曾經的選秀冠軍如今被逼得無路可退

從原著到劇集,馮玥的性格變化,幾乎完成了一場乾坤大挪移。

原著裡,缺少父愛的馮玥愛上一個有妻室的老男人,就像為了愛不顧一切的媽媽周蓉一樣,等著那個老男人與自己妻子離婚,和她結婚。

後來她掌握了老男人公司大權,成為億萬富翁,赶超也成了她的下屬。

而周蓉和蔡曉光都接受了這個結局。

劇中,馮玥在清華研究生畢業後,加入了駱氏集團。

又靠自己發現了合同中的問題,給公司挽回了巨大損失,得到了公司的重用。後來還和代管集團的彭心生談起戀愛又分手。

她被老總送到了吉春工作後,想辦法讓創業坎坷的秉昆去她的物流公司當司機,於虹也在她的公司找到了工作。

可以說,這個人物,已經從全劇最令人討厭的角色,變成了光字片的拯救者。

作為觀眾,或許無法理解這場轉變。

這個從小以自我為中心的女孩,曾為了愛情不顧大舅母郝冬梅的勸阻,依然要揭開鄭娟多年前最為疼痛的傷疤,讓一項溫柔的郝冬梅都感嘆:你真是和你母親一樣。

但在大結局,她彷彿變了一個人。甚至幫秉昆找工作,都能細心到照顧舅舅的自尊心。

也許只能理解為:上一代的期望與下一代的反哺,終於形成一個閉環。

人會變壞,也會變好。

4、赶超&於虹:一悲一喜、人間真實

赶超一家的命運,是“六小君子”裡最令人唏噓的。

也可以說,編劇將原著中國慶的結局,搬到了赶超身上。

原著裡,赶超後來成了馮玥掌管的一家大物流公司的負責人,日子過得比秉昆都好。而國慶因病臥軌。

在劇中,多年的勞累讓赶超得了不治之症。

赶超和於虹有個好兒子,叫孫胜。兒子很爭氣,考上了哈工大,得知老爸得了病,孫胜不僅去工地干活賺錢,還想放棄讀大學的機會。

但赶超希望兒子能成才成人。

所以對赶超來說,只能給自己選擇一個命運的結局。

他編了一個善意的謊言,拿出一疊假的匯款單,謊稱這是姑姑孫小寧給的錢,讓兒子安心去上學。

然後笑著對老婆說,自己去喝個酒,然後拿著酒瓶,在茫茫夜色裡,坐在鐵路上,安靜等待著命運的到訪。

當一切結束,於虹抱住鄭娟失聲痛哭。

後來孫小寧回家,承擔了孫胜的學費和生活費,於虹還在秉昆和鄭娟的幫助下,也住進了新房。

很多觀眾看了會說,赶超其實根本可以不用死,只要他早點說出困難,讓大家的幫助提前到來,結局就可以改變。

這麼說,其實是一種後見之明。

但事實是,當赶超面臨絕境時,是看不到後來故事的發展的。

赶超的命運,其實就像普通人的人生,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職業壓力與中年人的生存困境就像兩座大山。

大概率的平凡與小概率的意外和突然,交替進行。

當命運的大山壓下來的時候,任何一個普通人都可能成為赶超。

5、周蓉:重回人間、圓滿結局

和女兒一起完成人設逆轉的,還有周蓉。

在故事的大部分時間,她都是當之無愧的全劇最不被觀眾待見角色的第一名。

但在故事尾聲,當蔡曉光新劇本的投資商侯總的女兒倩考研究生,想跟著周蓉,可周蓉偏偏選擇了另一個學生,直接導致侯總撤資,項目流產。

她背著丈夫找到投資方,最後成功說服對方,讓蔡曉光重新得到了影片的導筒。

原著裡,周蓉以民辦中學副校長的身份退休,把自己的經歷寫成一本小說《我們的這代兒女》,出版後成為知名作家。

而在劇中,周蓉把自己的經歷寫成了《年華》,依然取得了成功。

最終她和曉光一起回到了貴州。

曾經自私的周蓉,終於成了一個懂得為他人考慮的女性。

延伸閱讀  憑《花千骨》爆火的馬可,現在卻給18線演員作配,真是太意外了

不論這種人設轉變是否過於快速,觀眾都能看出主創的意圖:讓周蓉從高高在上的仙女,回到人間,再怎麼清高,終究是人,是人,就離不開人間煙火氣的暈染。

這確實是周蓉最好的結局。

6、秉義&冬梅:抗癌成功、相伴終老

劇集和原著相比,命運改變最大的,是秉義。

和原著一樣,故事的結尾高潮,都是秉義在職業生涯的末尾回到光字片,大力改造後,為鄉親們做了一件大好事,“端掉這個窮人的窩子”。

雖然阻力重重,還被德寶舉報,但調查證明他沒有任何問題,從他手裡過了上百億資金,每一分都解釋地清清楚楚。

但原著最令人意難平的,是秉義最終因為工作操勞,胃癌進入晚期,退休沒多久就病死了,原著這樣寫道:

“周秉義又說:我死了以後,不必買墓地,就把我的骨灰放在爸媽的墓室吧,如果有人議論我、攻擊我,也千萬不要辯解,不要打抱不平。

十幾分鐘後,病房傳出郝冬梅的哭聲。周蓉他們再進入病房時,周秉義已經走了。 ”

冬梅沒多久就和一位70歲的愛國華僑結婚,邀請周蓉做了她的伴娘。

而在劇中,秉義的病從晚期變成了早期,他和冬梅不僅言歸於好,還戰勝了病魔,相伴到老。

兩人一起回到了之前的兵團,如今已經變成了東北的大糧倉,在那裡,兩個人過上了安穩的晚年生活。

周秉義,這個典型的“別人家的孩子”,是一個“完人”嗎?當然不是,生活飽受挫折的秉昆,沒沾過這個大哥的光,周家父母直到去世,也沒沾上這個“最有出息”的兒子的“光”。

但光字片的人,都沾到了。

秉義是一個傳統文化中的好人,完人,但偏偏不是一個“好兒子”、“好兄長”。

但本劇的精彩,就在於拍出了這些“完人”最真實的一面。

即便做出了不凡之跡,靠的也是平凡之身。

他們都是人。是人,就會有痛苦,就會有委屈,就會有抉擇,就會有軟肋。

忠孝不能兩全。

但到最後,這個人物還是收穫了一個比原著溫柔得多的結局,也許主創都覺得人間已經太苦,不忍心讓好人,收穫一個過於殘酷的結局。

也許原著的這個結局,更深邃,更刻骨,但我是一個俗人,我更愛現在這個溫柔的,“平庸”的結局。

7、秉昆&鄭娟:苦盡甘來,人間有情

劇中命運和原著結局最接近的,是秉昆和鄭娟。

從原著到劇集,幾乎就是秉昆和鄭娟夫婦的受難史。

兩口子一直是全劇最好的人,對兄弟講情義,對老人盡孝,但結果全劇坐牢次數最多的就是他。

好不容易奮鬥出了點成績,卻因為意外失去了房子,一家人重回棚戶區;駱士賓找上門來糾纏,周楠的心一度偏向駱士賓,管秉昆叫他;周楠考上清華,去美國留學,以為苦盡甘來了,結果周楠遭遇槍擊死去世;周秉昆與駱士賓因此發生衝突,失手打死駱士賓,鄭娟辛苦地支撐起這個家。

唯一比原著好的地方是:原著中,秉昆服刑超過10年,劇中判了9年,再加上減刑,入獄8年左右出獄了。

可是人物的崎嶇並沒有少。

和原著一樣,出獄後的秉昆開了一家“搬家保洁”服務一條龍的公司。結果因為肖國慶受傷,創業半途而止,這也是讓觀眾摸不著頭腦的地方:為什麼不能請人呢?

這對夫妻最後的結局,還是光字片拆遷,他倆擁有了一套門市房,鄭娟開了一家麵館,半生苦命的兩個人,終於過上了自己安穩的晚年。

但這個結局,依然讓人唏噓。好人的命運,還是太苦了。

但這樣的一生,又是大多數普通善良百姓一生的寫照,他們沒有秉義周蓉這樣的才華,更沒有他們的運氣和造化,老天爺有時候對他們好一點,有時候又很殘酷,唯一能做的,就是成為彼此的天使,彼此為對方咬著牙,走到結局。

表面看,編劇夠仁慈,給了他們一個足夠“釋懷”的結局。

但這一生的那麼多崎嶇坎坷,如何真的能釋懷呢?普通人過日子,不是真的放下了,而是算了。

但我卻因此更愛這部《人世間》。

結語:好人未必好命,但人間終究值得

能看出這個大結局,所有好人的命運,好像都突然變好了一些,壞人則紛紛作繭自縛。

比如原著中完全控制了駱士賓的公司的曾姍,在劇中被水自流踢出局,一無所有。

在商界乾了不少壞事的姚立松雖然生活優渥,但這些年一直在惶恐中度過,最終他安排家人出國,自己下定決心向組織自首,換取餘生安心。

延伸閱讀  曾志偉嘲諷容祖儿:就你這齙牙香腸嘴,還競選香港小姐?好意思不

孫小寧原著中做了小三,還染上了絕症,關於她的結局,原著是這樣寫的:

在鄰省某段大江的下游,開江不久後,有一具幾乎沒有頭顱,身體支離破碎的女屍衝到了岸邊。報上登了三次認屍通告,無人問津,最後有關方面為無主屍體火化了。而傷心欲絕的赶超卻茫然不知。

而在劇中,她神奇般的失踪了很多年後,又回到了光字片,看著哥哥的遺像流淚,還把孫胜供到了大學畢業。

還有些人物相比原著結局變化不大,但更動人了。

比如宋春麗飾演的金月姬,臨終前給組織提出了一個要求,僅僅是希望能在春節前辦完秉昆的出獄手續,讓他回去過一個團圓年,然後就撒手人寰,能看出,這位老人在用人生最後的時刻,彌補生命中的遺憾。

網友都表示是自己錯怪了這個把一生活通透了的老太太。

急速反轉的結局,必然會有一些細節交代不清,例如駱士賓的遺囑中,股權歸楠楠,楠楠去世了,為什麼鄭娟和周秉昆還為了6萬元買車發愁。

但我依然愛這個有些倉促的結局,因為好人的命運,變好了。

之前漫長的追劇過程中,許多人一次次感嘆,到底怎麼回事,怎麼好人一直在受苦受難?

就像周秉昆說的那句話,“覺得苦嗎,自己嚼嚼咽了”。一聽雷佳的《人世間》,更加悲傷了。 “世間的苦啊愛要離散雨要下”。

我其實能理解劇中人命運的殘酷,因為劇集聚焦的正是大時代裡的小人物群像。這些人各有問題,各有困難,相比起成功者,劇中更多的是世俗意義上“失敗者”的故事。

於是便有了劇中各色人物的坎坷、絕望乃至一些“暗黑”的情節。

人性的幽微,《人世間》沒想避免。

但主創最終還是狠不下心,讓好人們的命運殘酷到底。

因為苦難的另一面是溫情。劇集最讓人感動的地方是好人遭遇了那麼多崎嶇坎坷,但努力互相支撐,像走鋼絲一樣走到命運的光亮處,期間又少不了相互的扶持。這才像極了普通人的人生。

到最後,好人多半收穫了溫暖結局,周蓉、馮玥變成了好人,犯錯的駱士賓沒有善終,曾珊等壞人也吃到了苦頭。

我雖然明知道這是編劇這雙翻雲覆雨手在硬性改寫人物的結局,依然愛這個結局,哪怕它美好地不那麼真實,但我希望看到好人不用再受難,希望看到壞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我們關心著角色的命運,就像關心自己的命運,因為他們就是我們。

現實中光字片的人們真的有可能創造奇蹟嗎?周蓉母女真能幡然醒悟?馮化成這種人會反哺歸真放下一切?我不知道,人生的命運有時候是靠概率決定的。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苦和難,才是人生的本質,但為了愛的人堅持下去,命運才會站在你這邊。

追完58集的《人世間》,就好像跟著周家一起,度過了百感交集的的一生。

哪怕不夠完美,依然要感謝主創們拍出了一部老百姓的史詩,更拍出了故事的背後,那份讓人倍感缺憾的動人。

每一個善良普通的小人物的命運,都是一部史詩,故事的背後,角色都經歷了不同的艱難險阻和痛苦焦灼。到最後,火一樣的愛啊,人世間值得。

就像雷佳音說的,人世間,一輩子,是期望與和解,也是相遇與告別。

我真愛這個故事的結局,周秉昆和鄭娟帶著兒子搬到了王家屯的新家。兩人在雨中散步,

周秉昆對鄭娟說:“謝謝唄,求你個事啊,下輩子咱還在一起唄”。鄭娟說:“想得美”。周秉昆笑了,說:“想想就美”。

一輩子酸甜苦辣嚐遍,萬水千山走遍,也不過是證明,人世間啊,還是“想想就美”。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