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有時候,親人因為某些原因,事情發生突然,走的很急,來不及交代後事。

某地有一位老先生在銀行有存款,

老先生去世之後其老伴去銀行取老先生留下的遺款,

但是輸錯密碼導致銀行卡被鎖。

老先生只有一個合法繼承人就是他的老伴,

在銀行卡被鎖的情況下,老先生應該怎麼辦才能領到存款?

屬於存款人的合法繼承人去取款需要辦理什麼手續才能取得存款呢?

 

 

公證繼承便可繼承存款在實際生活中,

存款人存進銀行的錢屬於個人財產,

存款人去世後,其存款將會變回遺產,由繼承人繼承。

 

但如果銀行卡遺失或者不知道銀行卡的密碼,

又或者亡者去世前辦理的是存摺,

銀行是不能擅自把存款支取給任一繼承人,

因為繼承人可能不止一人,在沒有遺囑的情況下,

銀行不能確定取款人是唯一的繼承人。

 

一般而言,存款人去世後,該存款人的所有合法繼承人都可以繼承遺產,

繼承人首先要證明其具有合法繼承權及合法繼承人,

可通過當地公證處辦理繼承證明書後,

憑該證明書,直接到銀行辦理取款和過戶手續。

 

記得主動查詢銀行存款在法律上,

銀行雖然對亡者存款賦有隨時支付義務,

但由於常年不動,為避免銀行不當佔有這部分存款,

休眠存款持續超過一定時間,

銀行就有責任向法院提請認定為無主財產並上交國庫。

 

所以當不清楚亡者有沒有存款在銀行時候,

可以以繼承權糾紛為由,由任一繼承人到法院起訴其他繼承人,

然後,在法院立案後,申請法院查詢、調查被繼承人銀行存款等財產情況。

銀行對貸款很嚴格但與過世人存款相比,

如果生前有銀行貸款,銀行可是不會放棄追回的。

在這種情況下,銀行一般會先尋找亡者的繼承人,

如果有繼承人繼承亡者財產,那麼貸款也會讓繼承人繼承,

當繼承的遺產少於需要償還的貸款時,

繼承者也可以選擇不繼承遺產,同時也就不需要繼承貸款了。

 

如果一時間找不到繼承人,

那麼簽訂貸款合同時候的擔保人也需要擔負起亡者的貸款,

貸款機構或銀行會要求擔保人履約擔保義務,

承擔連帶還款責任,償還餘下所剩欠款。

另外,銀行還會將貸款的抵押物、亡者的遺產進行拍賣,

比如房貸會將房產拍賣,拍賣後所得用於償還貸款,

如果最後拍賣所得不夠償還,那就成了壞賬,也就是銀行的貸款不良率。

而銀行也是在想盡辦法降低貸款不良率,

所以銀行在一開始審批貸款時候

會考察貸款人的經濟實力、收入來源、收入多少、

以及個人年齡和健康狀況,詳細評估你貸款之後的償還能力,

儘量確保在放出貸款之後能按時收回。

銀行可不會那麼傻,隨隨便便就貸收不回的款。

來源來自網路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日本學校的營養午餐都是由校長提前30分鐘親自試吃?網友:讓我觸動很大

日本實行9年義務教育制度,

因此,從小學一年級到初中三年級,除了免交學雜費之外,

還半免費性地向學生提供一頓營養午餐。

這就是日本的“給食”制度。

 

學校午餐的人事費用由地方政府承擔,

原材料費用由家長承擔一半,每月3000-4000日元,

貧困家庭學生的午餐費用則完全由政府負擔。

 

日本學校的這一種營養午餐,真的能夠保證孩子們的營養,並能保證食品安全嗎?

 

就這些問題,我採訪了日本的幾所中小學校,查閱參考了一些資料。

日本提供營養午餐有兩種形式:

一種是學校自己建食堂自己烹飪,

另外一種是委託配餐中心配餐。

學校食堂只為本校提供配餐,配餐中心則為周圍數所學校提供配餐,

一般配送距離在4公裡左右,這樣可以保證午餐在10分鐘以​​內送達。

到底是採用學校食堂還是配餐中心,一般由地方政府來確定。

 

在日本的學校裡,學生數超過600人,都會配備專職營養師。

不足600人可以兩校或者多校合用一位。

營養師必須是大學的營養專業畢業,畢業後還需要經過兩年培訓方可到職。

廚師由地方政府聘用,營養師和廚師都享受地方公務員待遇。

學校營養師會提前就將下一個月的菜單制定出來,讓孩子交給家長參考,

以便使家中的飲食盡可能的不要與學校菜單發生重複或者衝突。

學校的菜單一個月內每餐都不會重複,

並且會標明每一餐的營養成分、食材的來源與產地等等。

 

對於保障營養午餐的安全,日本有一套完整的製度,

文部省專門製定了《學校給食衛生管理基準》,

各地根據基準也建立一系列衛生規章制度,概括起來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第一、從原材料開始,各類菜要分開存放、清洗;

各操作間有固定的工作服,進入工作間前要消毒。

第二、原材料要從多家公司進貨,不能只從普通的超市裡購買;

營養午餐中不能使用冷凍食品,

所有食品必須高溫加工,在75攝氏度以上高溫煮1分鐘以上;

從做菜到學生吃飯,不能超過兩個小時;

每頓午餐要留樣,並在零下20攝氏度保留兩週,以備檢查。

第三、學校校醫每三個月要對學校食堂的衛生狀況進行檢查;

當地衛生部門每年要對學校食堂及配餐中學進行兩到三次檢查;

教育部門也要定期進行檢查。

 

除了上述三大措施來保證學生午餐安全之外,

還有一項更為重要的措施,那就是校長要在學生用餐之前先試吃,

而且規定要提前一個小時,在辦公室當著老師們的面吃。

這一制度的好處在於,

如果有人在學生午餐中投毒,或者食物發生質變,校長將會第一個倒下。

這樣的話,校長可能會以身殉職,而全校學生的生命則可以得以保護。

所以,在日本的中小學校,校長就是一位試毒者,

校長吃過之後沒有問題,學生食堂才可以宣布開飯。

日本中小學校的營養午餐製度,

也是一個鼓勵學生熱愛勞動的教育環節。

日本政府鼓勵學校建立農場,讓學生參與種植和養殖,

在其中感受勞作之苦,培養孩子們對食物的珍惜。

同時,日本學校絕大多數都沒有專門的學生食堂,

學生們的午餐都是在教室裡吃的,因此分飯和清掃的工作也由學生自己來擔當。

班主任必須要和孩子們一起吃午餐。

吃完飯後,學生必須自己洗碗和打掃教室,培養清潔與勞動觀念。

 

時至今日,日本給食製度日益完善,

不僅成為國家福利的重要內容,也是國家教育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不論家庭富貴貧賤,孩子們吃著同樣的食物,

無形中,也傳遞著平等意識和團結協作的集體主義精神。

我們常常說,孩子是祖國的未來,教育是百年大計,

日本的這一種實施了一百多年的學校午餐製度,值得我們學習和參考。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