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演中年危機,把袁泉、蔣欣、白百何放一起看,簡直是天壤之別


正午陽光出品的《相逢時節》和沈嚴導演的《我們的婚姻》,是最近討論熱度最高的兩部劇。

同一天時間上映,劇情倚重卻大不同。 《相逢時節》聚焦兩個家庭兩代人幾十年的恩怨,《我們的婚姻》側重於體現當代婚姻的矛盾和痛點,但這兩部劇有一個共同點是,都展現出了中年人的危機和無奈。

袁泉在《相逢時節》飾演的寧宥是財務高管,年薪百萬,表面上看財務自由風光無限,可實際上她的生活卻一團糟。丈夫郝青林出軌,犯經濟罪入獄,小三打上門來,寧宥幾度崩潰,但在家人面前卻要假裝堅強。

蔣欣在《我們的婚姻》裡飾演董思佳,她和寧宥一樣在職場上是游刃有餘的女強人,不同的是董思佳把工作當成生活的全部,對孩子和丈夫的關心極少。作為投資人的她,習慣用金錢來衡量一切,看不起丈夫李宇文的歷史夢想是,夫妻矛盾加劇。

白百何在《我們的婚姻》裡飾演沈彗星,她畢業於頂尖金融大學,畢業後卻結婚生子當了全職媽媽。等孩子6歲上幼兒園後,她尋思著重回職場。面對家庭和事業的衝突,她看清了丈夫盛江川的自私和大男子主義。失望累積過後,沈彗星想要離婚。

同樣是演中年危機,把袁泉、蔣欣、白百何放一起看,簡直是天壤之別。

01從外形上看

想要讓觀眾入戲,演員是否符合角色的外形尤為重要。

袁泉、蔣欣和白百何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美人,但氣質獨特,辨識度極高,給了角色出圈的可能性。

袁泉:去除濾鏡後唯有真實

這三個演員屬袁泉年齡最大,1977年出生的她,已經來到44歲,80後的蔣欣和白百何還沒步入四字頭的年齡。因此在屏幕上,袁泉要比蔣欣和白百何要顯得老一些。

袁泉的長相有一股異域風情,高顴骨,高鼻樑,眼窩凹陷,五官突出,年輕的時候有膠原蛋白支撐,清麗可人,俗稱高級臉。

到了中年,袁泉的長相是吃虧的,沒有蘋果肌支撐皮膚,加上本身清瘦,臉上的骨骼感出來,會比同齡人更加顯老。

《相逢時節》沒有濾鏡加持,所有演員都呈現最真實的狀態,袁泉鬆弛的皮膚、眼角的皺紋、眼神裡的疲憊都展現得淋漓盡致。

有人說袁泉老了醜了,但我認為,經過歲月洗禮的袁泉賦予角色更多魅力。

寧宥是個苦出身的女性,父親崔浩早早去世,她和弟弟、母親相依為命。為了賺學費,她不斷去打工。她和簡宏成相知相愛,卻因此父輩恩怨不能在一起。面對郝青林的懦弱和背叛,她沒有歇斯底里,隱忍之外,還給予對方最大的恩慈。寧宥堅強獨立,習慣把所有的苦打碎牙往肚子裡咽。

袁泉臉上沒有濃厚的妝感,也沒有華麗的打扮,承擔太多,負累太多,十分符合勞碌、滄桑、孤獨的中年女性形象。加上袁泉本身孤傲清冷的氣質,賦予了寧宥遺世而獨立的人物個性。

蔣欣:短髮西裝,女強人氣場全開

相比袁泉,蔣欣在《我們的婚姻》裡面的形象更偏向於女強人的干練和強勢。和《甄嬛傳》裡面的華妃一樣,“董思佳”是為蔣欣量身定做的。

蔣欣的眼睛大,眼裂長,雙眼皮明顯,眼睛裡有股衝勁,自帶攻擊感。這一次,蔣欣摒棄以往長捲髮的造型,換成一頭利落的短髮,去除了她自帶的“幽怨”氣質。

同時,剪裁合適的西裝為整體氣質加分,完美體現出了金融街女性的貴氣和乾練。

不過和袁泉在《我的前半生》中飾演的唐晶相比,蔣欣在氣質上還是略差一些,她膀大腰圓的身型,一旦鏡頭拉遠景就暴露無遺。

延伸閱讀  替父還清2億債務,卻被父親曝光未婚先孕星途盡毀,如今46歲卻仍像26歲少女

蔣欣體現強勢的方式,主要在眼神和語氣,和“華妃”有幾分相似。強勢有餘,可愛不足,這也是“董思佳”這個角色的特點。

白百何:氣質和角色完美契合

和袁泉、蔣欣不同,白百何在劇中的角色顛覆了既往的中年女性形象。

沈彗星一出場就是搖滾、牛仔衣、高高的馬尾,有著清純少女的傲嬌。 6年的家庭主婦生活,沒能把她的棱角磨平,也沒能澆滅她心中的熾熱。哪怕回歸到職場,她依然保持著天真和夢想。

沈彗星和董思佳是兩個極端的女性,一個天真過了頭,一個世俗過了頭。沈慧星身上的瀟灑感,和白百何自帶的厭世感毫無違和感。

38歲的白百何,保養得當,身材臉蛋都緊緻有型,儘管經歷了婚變風波,依然沒有太多的滄桑感。她更像是一個倔強的領家女孩,也符合沈慧星的人設。只有那股子勁,才能讓一個家庭主婦衝出家庭重回職場。

在造型上,白百何的裝扮較為簡單,要么是牛仔褲,要么是襯衫T卹,髮型也多為馬尾辮,體現出了中年女性要兼顧事業和家庭時,留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不加過多修飾的造型也十分符合白百何身上純白的氣質。

02從演技上分析

袁泉:自帶高級感

袁泉是為演戲而生的,11歲考入中國戲曲學院附屬中等戲曲學校,學習了7年的京劇表演。 19歲考入中央戲劇學院,接受了4年的專業學習。

畢業後,《春天的狂想》《藍色愛情》《美麗的大腳》《警察有約》等影視劇讓袁泉拿下幾座最佳女配角獎杯。在影視上達到巔峰之後,她又全身投入話劇舞台,梅花獎和中國話劇百人名堂都有袁泉的名字。

多年的磨礪讓袁泉在塑造人物時,顯得游刃有餘,又恰到好處。在《相逢時節》裡面,袁泉的演技只有三個字:高級感。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一個微表情,就能抓住觀眾的心。

和舊愛簡宏成重逢時,袁泉用淡定從容的表情表達寧宥對過往的釋懷,同時用緊繃的雙手錶達人物內心的波瀾。

郝青林提出離婚,要求寧宥支付50萬,袁泉語氣淡定,但下落的嘴角、極力克制的眼淚和麻木絕望的表情,都在體現寧宥這些年在婚姻裡受的苦。

和母親寧慧爭吵時,袁泉眼裡噙滿淚水,臉上盡是無奈和克制,顫抖的面部肌肉、緊咬的後槽牙和發紅的眼眶以及堅定、害怕的眼神,把人物的內心世界全盤托出給觀眾。

袁泉的表演有血有肉有筋骨,收放自如,毫無痕跡。說話時的顫抖,嘴角的微微顫動,眼睛裡似有似無的淚光,都在讓角色更加豐滿生動。

曾有人問袁泉是否有中年危機,她的回答硬氣又自信:“我沒有什麼危機”,在她看來詮釋好每個角色就夠了,至於年齡根本不是阻礙。

蔣欣:用眼神說話

蔣欣走上演員之路純屬巧合,她7歲的時候演了小品《誰之過》拿了一個獎杯,從此愛上表演,成了小演員。 1999年,她帶著演員夢考中央戲劇學院卻差臨門一腳。

為了實現演員夢,蔣欣舉家搬遷到北京,跑了好幾年的龍套,才憑《天龍八部》《歡天喜地七仙女》《仙劍奇俠傳》嶄露頭角,後來有了《甄嬛傳》《歡樂頌》這樣的熱播劇,她才站穩了腳跟。

延伸閱讀  票房突破40億,2022年票房冠軍,僅憑這三點,不“火”天理都難容

蔣欣不是科班出身的,在詮釋角色時卻有獨特的方式。

董思佳身上最大的特質是如霸道女總裁一般,她習慣安排好丈夫和孩子的一切,她用自以為的好強加在家人身上,讓人透不過氣來。

在體現強勢時,蔣欣的眼睛會說話,眼神裡的堅毅和自信散發著強大氣場,讓人望而卻步。

有一場戲是李宇文、董思佳和教授一起吃飯,在試探教授能否將李宇文招進史志辦時,蔣欣的眼神是充滿期待和欣喜的,得到教授否定答案後,她的眼神立馬轉為氣惱和不悅。

面對李宇文的執著,蔣欣的眼神裡寫滿了無可奈何、疲憊和恨鐵不成鋼。

命令下屬時,蔣欣的眼神集合憤怒、不屑、無奈等諸多情緒。

面對不可調和的夫妻矛盾,蔣欣崩潰之時,眼神裡盡是委屈、苦悶,令人心疼。

以前有人說蔣欣的眉毛會演戲,在《歡樂頌》和《甄嬛傳》裡面,只要碰到情緒濃烈的戲,她的眉毛就開始搶鏡。

現在她用劉海遮住眉毛,擅用眼神詮釋角色,反而多了一份靈氣和老練。

蔣欣出道這些年,圍繞在她身上的爭議是“發福”“情商低”,當她不再糾結身材,不再參加綜藝,只是沉下心來演戲時,反而收穫好評滿滿。從苦情女轉型為職場女強人,蔣欣的角色之路正在拓寬。

白百何:從小妞成長為了大女主

白百何的起點很高,在北京舞蹈學院附中跳了4年舞蹈。 2000年,張藝謀為電影《幸福時光》選角時,對白百何頗為賞識,還建議她去考電影學院,白百何因此簽約導演關錦鵬,也考上了中央戲劇學院。

白百何的演員之路是另類的,畢業後她先選擇了結婚生子,等家庭安頓好後她才重出江湖。在《我的青春誰做主》《幸福在哪裡》《說謊的愛人》打過醬油後,《失戀33天》讓她一度封神。自此《分手合約》《捉妖記》《被偷走的那五年》等電影接連上映,讓白百何迎來事業巔峰。

白百何演得最多的角色類型是古靈精怪的“小妞”形象,她的出現直接擠占了同類型的王珞丹的市場。若不是那場風波,白百何早就拿影后了。

如今乘風破浪歸來,白百何的脫離了“小妞”成了大女主。

在《我們的婚姻》裡面,白百何的演技成熟不少,並且層次感豐富,十分接地氣。

#白百何演出了成年人的失望透頂#話題還登上過熱搜,那是源於沈彗星和盛江川的一場吵架戲。沈彗星回職場後,要求盛江川要分擔照顧孩子的責任,盛江川因此打亂了工作節奏,對沈彗星怨氣滿滿。

面對丈夫的不理解和強盜邏輯,白百何的情緒從面紅耳赤的抗爭到無話可說的靜默再到淚水在眼眶打轉的沉默,最後淡定地說了一句“那就分開吧!”。四重情緒轉變,白百何過渡自然,將一個中年女性內心的憤懣、不甘、心酸、崩潰展露無遺。

白百何的台詞功底深厚,每一句話都像現實生活中的對話。

“誰規定的必須男主外女主內”;

“把老公當老闆,這樣你就能容易很多。好多老公的缺點你就都能忍受了”;

“一個女人放棄工作跟社會脫節,把所有的籌碼都壓到一個男人身上是多麼可怕的事”;

延伸閱讀  “沙雕冠軍”張國偉:世界冠軍到3000萬網紅,為何成為永遠的神?

這些一針見血的金句,在白百何的嘴裡說出來,沒有矯情做作,只有真實扎心。

白百何同樣是天賦型演員,和袁泉的疏離感不同,她接地氣、真實自然。沈彗星這個角色,在白百何的呈現下,彷彿就像我們身邊人,自帶親切感。因此在熒幕上,白百何最容易讓觀眾產生共情。

03總結

三個角色三種演繹,把袁泉、蔣欣和白百何放在一起,差別挺大的。

袁泉在女演員中屬於影后級別的演技,在《相逢時節》裡面,她完全忘記了自我,全身心投入到寧宥這個角色中。她的表演克制、生動、豐滿,用無數個小細節串聯起人物的命運。

蔣欣是野路子出身,找到適合的角色就能出彩。在《我們的婚姻》裡面,她飾演的董思佳蠻橫霸道、強勢無理,巨大的殺傷力和壓迫感,符合蔣欣本身的特質。

白百何告別最初咋咋呼呼的小妞演法,年齡的增長讓她多了一份穩重和成熟,在詮釋角色時,真實自然又多了一份厚重,從而把沈彗星呈現得十分出彩。

這三個演員,你最喜歡哪一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