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富城的警匪力作,本該是一部時代經典,卻因為尺度問題毀於刪減


1992年,李連杰與崔寶珠、元奎攜手,成立了港片廠牌“正東電影”,並接連打造了《方世玉》、《中南海保鏢》、《精武英雄》等經典作品。

1997年,李連杰離開“正東電影”,前往好萊塢市場發展。而“正東電影”的管理大權,也落到了崔寶珠的手中。

90年代末,港片市場一片蕭條。此時的“正東電影”,雖然在崔寶珠的帶領之下,拍出了《碧血藍天》、《夕陽天使》這樣的佳作,但終究難以抵擋江河日下的市場環境。

2002年,《夕陽天使》在票房市場之上受挫,而“正東電影”也在該片之後,宣告了停產。

2004年,周星馳的《功夫》在內地電影市場上映,並拿下了1.7億的成績。 《功夫》大獲成功後,越來越多港片製作人,將目光投向了內地。

2009年,崔寶珠重啟“正東電影”,打算進軍內地電影市場。這一年,崔寶珠聯合“安樂影業”的老闆江志強,啟用新人導演周顯揚,為郭富城拍攝了一部懸疑警匪片。

這部警匪片的故事構思巧妙,崔寶珠本想憑藉該片,重振“正東電影”的榮耀。豈料,因為故事內容的尺度問題,這部警匪片被刪減得面目全非。

本期,我們就來聊一聊,這部由“正東電影”製作、“安樂影業”出品、周顯揚導演、郭富城主演,但卻因刪減毀於一旦的懸疑警匪片——《殺人犯》。

這部《殺人犯》還有一個名字,叫作《罪與罰》。為該片擔任導演的周顯揚,早年是一名劇本策劃,參與過《臥虎藏龍》、《英雄》、《十面埋伏》的初創工作。

而該片的編劇,則是周顯揚的妻子杜致朗(該片拍攝時,二人還未結婚,只是戀人關係)。 2004年,杜致朗正式坐上編劇的位置,並憑藉《江湖》、《霍元甲》、《不能說的秘密》等作品名聲大振。

2009年的這部《殺人犯》,是周顯揚的導演處女作。為了支持周顯揚的事業,杜致朗也拿出了一個高水準的懸疑故事。

電影一開始,資深沙展“泰哥”(陳觀泰飾演)在半島大廈墜樓,“警方”趕到現場,發現泰哥身上被電鑽鑽傷,於是懷疑此事與最近的“連環兇殺案”有關。

勘察現場之際,“警員們”發現重案組督查“凌光”(郭富城飾演),也昏倒在半島大廈7樓,於是將凌光與泰哥一起,送到了醫院。

在醫院,泰哥因為傷情太重,成了植物人。凌光倒是醒了過來,但因為頭部受到重擊,記不起昏倒前的事情。而同事們對於凌光的態度,也都十分奇怪。

從好友“阿軌”(張兆輝飾演)的口中,凌光知道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原來,凌光、泰哥都在調查一起“連環兇殺案”,案件的兇手,喜歡用電鑽虐待被害者。之前泰哥墜樓,根據受傷的情況判斷,兇手還是這個“電鑽狂人”。

而根據現場的搏鬥痕跡,泰哥指甲中的化纖殘留,以及泰哥的通話記錄。 “警隊的同事們”都懷疑,是凌光將泰哥推下樓的。

阿軌與凌光是相識多年的好友,他認為凌光不會這麼做,於是希望凌光回憶案發時的情節,盡快破案,抓住真兇。可是,案發時的情景,凌光一點也想不起來。

在醫院休養了幾天后,凌光出院、歸隊。可是上級卻奉勸凌光,再休息幾天,同時還暫停了凌光“升職警司”的申請。

延伸閱讀  因8個字被索賠一個億,“春晚釘子戶”郭冬臨現在還好嗎?

凌光明白,上級也在懷疑自己。沒辦法,案發現場的條條線索,都指向自己,而巧的是,自己又偏偏“短期失意”。這種狀況,擱誰身上,都會被懷疑。

凌光想盡快抓住兇手,還自己清白,為泰哥報仇。可是,同事們都懷疑他,沒人願意施於援手,只有阿軌,為凌光提供了幫助。

阿軌帶著凌光,來到了案發地“半島大廈”。在周圍環境的刺激下,凌光想起,泰哥和自己當時都在9樓,而不是7樓。泰哥是在9樓墜樓的。

二人來到9樓,在9樓的水泵房,發現了一把帶有血蹟的電鑽。經過鑑定,電鑽上的血跡,正是泰哥的,不過可惜,電鑽上沒能提取到兇手的指紋。

找到凶器電鑽後,凌光發現,自己好像有一把一模一樣的。他返回家中,結果發現,自己的電鑽不見了。

而存放電鑽的儲藏室牆壁上,還留著一個血手印。凌光比對了一下,發現這是自己的手印。

此時,凌光發現,兒子仔仔的玩具上,被電鑽鑽了好多洞。凌光詢問兒子,玩具上的洞是怎麼回事。兒子表示,是之前凌光鑽上去的。

凌光找到阿軌,梳理了“連環兇殺案”的經過。結果發現,包括泰哥在內,兇手一共作案3起。而這3起案件案發時,凌光剛好都在休假,不在警隊。更巧的是,這3起案件的案發地,都離凌光的住處不遠。

結合案發的時間、地點,以及“神秘丟失的電鑽”,凌光發現自己的嫌疑越來越大了。

凌光向阿軌隱瞞了“電鑽丟失”的事情,同時還用油漆,掩蓋了家中儲藏室裡的“血手印”。

凌光認為,自己不會是兇手,可所有的線索都指向他自己。強大的精神壓力之下,凌光的內心幾近崩潰。

夜裡,凌光來到醫院,他詢問醫生,自己何時能恢復記憶,同時還向醫生傾訴了自己心中的壓力。

多年前,凌光因為辦案,導致兒子溺水身亡。之後,凌光與妻子從孤兒院領養了“養子”仔仔。雖然又有了一個“兒子”,但當年的“喪子之痛”,仍在心頭隱隱作痛。

現在,凌光因為辦案,身處絕境,而關鍵的案情,自己又記不起來。心中的煎熬,比當年的喪子之痛更甚。

醫生一邊幫凌光做心理疏導,一邊為凌光安排了全身體檢,看他能否盡快恢復記憶。

結果一番檢查之後,醫生髮現凌光的血液中,有一種藥物殘留。這種藥物是治療精神疾病的。醫生的話,讓凌光的神經變得更加緊張。他不禁懷疑,難道自己真是兇手,自己以前有精神疾病,所以犯下了連環兇殺案。

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懷疑,讓凌光的內心痛苦萬分。一切的答案,或許只有泰哥知道,可是泰哥到現在都還沒醒過來。

凌光的妹妹“凌敏”(何超儀飾演)從美國回來。凌光接妹妹的空隙裡,又發生了一起“命案”。作案手法和之前的一樣,“警方”懷疑,兇手還是那個電鑽狂人。

新案件的發生,讓凌光莫名興奮,之前的事情他雖然不記得,但最近的事情,他卻記得清清楚楚。凌光知道,這起新案子與自己沒有任何關係,那也就是說明,之前的案子也與自己無關,自己不是兇手。

然而,凌光面對兇案時的興奮,卻引起了阿軌的懷疑。

通過對新案件的調查,凌光發現,兇手用電鑽在被害人身上鑽出的洞,連在一起好像是一個圖案。

凌光在家中休息時,無意中看到了兒子畫的一幅畫。結果發現,兇手留在被害者身上的圖案,跟這幅畫一模一樣。

延伸閱讀  代言紛紛解約鄧倫損失千萬,楊紫當初一番話說到點上,至今一語中的

又一個線索指向自己,凌光猜測,兇手想要陷害自己,於是他向阿軌隱瞞了圖案的線索,打算獨自調查。

這天,阿軌到凌光家中做客,而凌光的妹妹在整理以前的舊照片。

一張兒時的照片,引起了凌光的注意。照片是凌光兄妹二人,與三個兒時玩伴的合影。凌光突然意識到,這三名兒時玩伴,就是這起“連環兇殺案”的受害者,又一個與自己有關的線索。

凌光擔心這張照片被阿軌看到,於是慌忙藏了起來,結果卻引起了阿軌的猜疑。

吃晚飯時,凌光的養子仔仔,拿出了一張畫。阿軌發現,畫上的圖案,和被害人身上的一樣。阿軌詢問仔仔,畫是誰畫的,仔仔表示是凌光。

阿軌對案件進行了重新排查,結果從被害人的遺物中,找到了一張照片。照片是凌光、凌敏兩兄妹,和三位被害人兒時的合照。

這麼重要的線索,凌光居然從未提及,阿軌對凌光的懷疑,進一步加重。

此時,醫院打來電話,泰哥去世了。阿軌、凌光都來吊念泰哥,儀式結束後,阿軌將凌光帶到了郊外。

阿軌將自己查到的線索,全都告訴了凌光,並希望凌光自首。凌光錶示,自己並不是兇手,可是面對這些證據,他卻百口莫辯。

看到凌光不肯認罪,阿軌決定將其逮捕。可是纏鬥中,凌光卻將阿軌推下山坡。

跌落山坡後,受傷的阿軌拿出電話,打算報警。凌光知道,所有的證據都指向自己,自己一旦被抓,必然會被判刑。一念之差,凌光幹掉了阿軌,阻止了他報警。

幹掉阿軌後,凌光清理了現場的所有線索,之後開始獨自調查“連環兇殺案”。

凌光發現,有個蓬頭垢面的乞丐,總是跟踪自己,於是便對乞丐展開調查。調查中,凌光發現,自己的兒子仔仔,似乎與這個乞丐有某種關聯。

當凌光重新審視兒時的照片時,真相也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原來,凌光的父親,曾有過一個私生子,叫凌富榮。凌光兒時,一個女人帶著凌富榮,從新加坡來到香港,找父親相認,卻被父親拒之門外。之後,那母子二人返回新加坡。不久後,女人遭遇意外去世,而凌富榮則流浪為生。

再後來,凌富榮得了“不老症”,被送到了一家醫療機構。在那裡,他認識了智力有缺陷的“早衰症”患者阿猛,二人還合夥逃出了醫療機構。

為了生存,凌富榮就冒充小孩,進入孤兒院,被人領養。而阿猛則成了乞丐,靠凌富榮送來的食物生活。為了不穿幫,凌富榮在一個家庭待一段時間後,就會主動離開,換一個城市,重新進入孤兒院,再被新的家庭領養。

然而造化弄人,凌富榮意外遇到了凌光,還被凌光領養。現在的仔仔,就是當年的凌富榮。

為了報當年凌家的“遺棄之仇”,凌富榮指使阿猛,犯下連環兇案,之後又嫁禍給凌光。

得知真相後,凌光想要抓捕凌富榮,可是,兇案是阿猛做的,阿猛智力有缺陷,做不了證人,而阿軌則是死在凌光手中。即便知道了真相,凌光對凌富榮依舊束手無策。

真相大白後,凌富榮的報復計劃,並沒有就此終止。他利用阿猛,害死了凌光的妻子。憤怒的凌光,幹掉了阿猛,並決定與凌富榮同歸於盡。

然而,正當凌光襲擊凌富榮之際,“警察”突然趕到。

延伸閱讀  TVB受疫情影響? 《聲夢傳奇》學員潘靜文疑中招,多名同事或受累

一名高級督察,因為心理壓力太大,患上了精神疾病,成為了一名“連環電鑽殺人魔”,隨著病情的惡化,他還妄圖幹掉自己年幼的兒子。面對如此完美的一個劇本,凌光是辯無可辯。

被抓後,凌光拒絕認罪,可是鐵證如山,他根本沒有反駁的機會。

電影的最後,凌光被關入了精神病院。而在精神病院裡,凌光在手臂上刻下“出去報仇”四個字。

這部《殺人犯》在2009年7月9日上映。有趣的是,在2009年的7月24日,好萊塢也上映了一部名為《孤兒怨》的電影作品。

兩部電影在故事創意上,有頗多相似之處。不過,相比於《孤兒怨》裡,“伊斯特”無緣無故的大開殺戒。這部《殺人犯》裡的“凌富榮”,還多出了一段辛酸經歷、行凶動機。

就筆者個人觀感而言,對比於好萊塢的《孤兒怨》,這部《殺人犯》的人物塑造更加豐滿、故事設計也更具張力。值得一提的是,郭富城也因為該片中的出色表現,獲得了“第29屆金像影帝”的提名。

然而,該片在引入內地市場時,因為內容的過度刪減,遭遇了口碑重挫。

該片的港版故事有120分鐘,內地版直接縮減到了90分鐘。原片中“凌富榮是兇手”、“凌光幹掉阿軌”的陰暗內容,在內地版中也被全部刪除,電影前期展開的懸疑案件,到結尾也變成了凌光做的一場夢。

內地版的離譜刪減,讓這部《殺人犯》遭遇了不少爭議。最終,郭富城的這部《殺人犯》,也和劉德華的《大隻佬》一樣,因為版本刪減的爭議,淹沒在時代洪流之中。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