屢遭丈夫顧長衛背叛,蔣雯麗:不離婚才是對他最大的報復


2009年,蔣雯麗的丈夫顧長衛引發了一場軒然大波。

顧長衛深夜與一名神秘女子在車上幽會,

並且,在車內“交流”近一個小時。

這一幕被國內“第一狗仔”卓某拍下,還暴露了自己。

卓某表示,顧長衛願花重金買下這條報導,

結果遭到卓某的拒絕。

第二天,這則爆炸新聞就被報導出來。

顧長衛已經不是第一次引來非議,沒想到這次更是出格。

很多人都在好奇,蔣雯麗會做出怎樣的舉動?

沒想到,蔣雯麗不僅沒有提出離婚,

而且一聲不吭忍了下來。

然而,她是真的選擇忍氣吞聲嗎?

回看她曾經在處理丈夫與張靜初的緋聞才知道,

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01

1966年,蔣雯麗出生於安徽蚌埠。

父母都是知識分子,從小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

當別家還在為生計發愁時,她就開始練體操學舞蹈。

看似童年幸福的她,其實是跟著姥爺長大的。

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面還有兩個姐姐,

奶奶想要一個孫子,對3個孫女不聞不問,也不待見她的母親。

父母工作繁忙,三個孩子根本照顧不過來,

於是只能將這個么女交給姥爺照顧。

本來,母親還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

可他們都沒能逃過一場結核病。

姥爺責怪姥姥擅自給兒子吃了藥,一氣之下將姥姥轟出家門,

姥姥就真的再也沒回來過。

姥爺還想再要個兒子,於是又娶一個,

沒想到,第二任妻子居然不能生育。

姥爺非常生氣,又將第二任妻子也轟了出去。

於是,姥爺便將全部的愛都給了母親,

對蔣雯麗自然也是捧在手心裡的。

儘管已經80多歲的高齡,依然細心地教導著外孫女。

睡前講故事、讀書寫字,都面面俱到。

蔣雯麗回憶起這段時光時曾說,姥爺對她可以說是溺愛的,

但姥爺的年歲已高,陪伴的她每一天都異常珍貴。

蔣雯麗也很怕,疼愛自己的姥爺會有一天突然離開,

她經常問:“姥爺你怕死嗎?”

姥爺回答:

“不怕,活著是跟你在一起,死了就是跟你舅舅他們在一起,都是我的親人。”

在她12歲那年,90多歲的姥爺安詳離世。

多年後,為了紀念遠在天堂的姥爺,

蔣雯麗特意自編自導了一部電影《我們天上見》。

姥爺是守護她長大的傘,姥爺去世後她彷彿一夜之間長大,

而她也只能回到父母的身邊生活。

回到家後,她也只能盡力適應陌生的環境。

後來,蔣雯麗高考時以幾分之差,與心儀的大學失之交臂,

最後選擇了一所水利學校,畢業後成為了一名水廠工人。

蔣雯麗不喜歡與廠裡的人交流,也沒有交到幾個朋友,

本以為要一輩子守著這份“鐵飯碗”的工作,

沒想到一次演出,改變了蔣雯麗的生活軌跡。

蔣雯麗是廠子裡最有藝術細胞的工人,

廠里安排她作為領舞代表去參加建城匯演。

一支舞蹈下來,一位總監注意到了氣質出眾的蔣雯麗,

誇讚她是個好苗子,滿身靈氣適合演戲。

本是無心的一句讚美,

沒想到說者無意,聽者卻有心。

蔣雯麗聽了總監的話後,當即就萌生了要去考北電的念頭。

1988年,蔣雯麗辭掉了穩定的工作,

孤身一人前往北京參加考試。

與此同時,顧長衛因擔任《紅高粱》的攝影師,在圈內小有名氣。

距離二人的相遇,也進入了倒計時。

02

來到北京後,她沒什麼時間備考,就慌忙上了考場。

沒想到一路卻像開了掛一般,闖到了三試。

最後一個環節,考官設定了一個情景讓考生表演:在唐山大地震中失去親人

考生們亂作一團,有的哭得鼻涕一把淚一把,有的仰天長嘯,

只有她,靜靜坐在角落,抬頭看著天,眼眶通紅。

蔣雯麗與其他人一下子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她對錶演幾乎可以說是絲毫不懂,從未接受過訓練。

兩滴眼淚從臉頰慢慢滑落,就連老師都沉浸在她的表演中。

她沒有什麼技巧,只是想到了去世的姥爺,

延伸閱讀  王源臉上的痘痘越發嚴重,從臉頰長到耳根,如今用它後皮膚光滑細膩

淚水自然滑落,展現的也都是最真實的情緒。

蔣雯麗的共情能力很強,不得不說她天生就是吃這碗飯的人。

之後蔣雯麗便順利進入北電學習表演。

蔣雯麗在北電時,與同學許晴被稱為“兩朵金花”。

大二那年,便接到《懸崖百合》的戲約,

第一部戲就獲得飛天獎最佳女配角提名,

同時也遇到了第一任男友王全安。

王全安是比蔣雯麗大一屆的師兄,

那時他還不是大光頭,在學校也很受歡迎。

他身邊早已有了正牌女友孔琳。

與蔣雯麗相識後,他立刻與孔琳分手,

轉頭開始追求蔣雯麗。

兩人有過一段非常甜蜜的時光,

在學校是如“金童玉女”般的存在。

然而,王全安怎麼也不會想到,

會被一個其貌不揚的人挖了自己的牆角。

這個人就是攝影師顧長衛。

他可是知名導演陳凱歌和張藝謀的御用攝影師。

1989年,顧長衛在北電辦了一場生日會,

邀請了很多學弟學妹,蔣雯麗也在受邀名單上。

名義上是生日會,實際上卻是為了脫單,

已經年過三十,身邊還沒個知心的人,就連兩位導演都替他著急。

生日會上,顧長衛對蔣雯麗一見鍾情。

儘管已經知道蔣雯麗已經名花有主,

可顧長衛還是對她愛得無法自拔。

那時蔣雯麗和王全安的感情很好,

就算顧長衛頻繁示好,蔣雯麗的眼裡也只有王全安,

甚至看不出顧長衛是什麼意思,

只當他是一位樂於助人的好師兄。

王全安自然看得出,自己的女朋友被別人惦記上了。

從那之後,王全安變得敏感多疑,兩人時不時會發生爭吵。

王全安畢業後,被分配到老家西安,

兩人只能開始了異地戀。

顧長衛的機會來了,開始對蔣雯麗展開溫柔攻勢。

每次出國都會給蔣雯麗帶回一份精緻的小禮物,

利用自己的人脈關係,想盡辦法為蔣雯麗爭取角色。

與籍籍無名的王全安相比,顧長衛心中多了幾分底氣。

1992年,陳凱歌導演準備籌拍《霸王別姬》,

顧長衛擔任攝影師,並且嚮導演力荐蔣雯麗。

王全安得知後很是生氣,堅決不同意蔣雯麗參演,

而蔣雯麗不願放棄這一機會,還是決定出演。

蔣雯麗飾演的是“小豆子”的母親,

24歲的她將清純與狐媚兼顧的剛剛好,

儘管只有7分鐘戲份,卻依舊讓觀眾印象深刻。

這一角色讓蔣雯麗成功出圈,一時間名聲大噪。

王全安除了生氣的同時,對自己和顧長衛的差距也深感無力,

一氣之下提出了分手。

這下正好給了顧長衛可乘之機,迫不及待對蔣雯麗表白。

蔣雯麗的內心防線,被顧長衛一點一點擊破,

雖然顧長衛長得其貌不揚,可他身上的才華卻吸引了蔣雯麗,

兩人還真的走到了一起。

1993年,《霸王別姬》剛殺青不久,

兩人就迫不及待步入了婚姻的殿堂。

顧長衛雖然在圈內打拼多年,可並沒有什麼積蓄,

剛剛大學畢業的蔣雯麗就更不用說了。

結婚照都沒錢拍,婚禮更不用說了,

夫妻租了一間只有20平米的小房子。

03

婚後不久,蔣雯麗就生下了兒子顧和,

那時,她的前途一片光明,卻選擇回歸家庭。

童年缺少關愛,所以她格外渴望安全感,

她認為顧長衛是一個踏實的人,因此格外依賴他。

事業和家庭,她選擇了後者。

她心甘情願當顧長衛背後的女人,

對她來說,在家裡照顧孩子,每天為家人做好熱乎的飯菜,

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因為她太渴望有一個家了。

婚後一年,顧長衛的事業陷入瓶頸期,

他決定前往美國發展。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蔣雯麗也跟著他一同前往美國。

在國外的幾年,顧長衛還是沒有混出什麼名堂,

反而還不如在國內發展的好。

無奈之下,他們又選擇回到國內發展。

蔣雯麗決定重新回歸演藝圈,只要有人發出邀約,

延伸閱讀  張小斐穿萬元大衣演小品!身形骨感堪比衣架子,播出10分鐘賣斷貨

什麼角色她都接。

蔣雯麗陸續出演《牽手》、《立春》、《大宅門》、《中國式離婚》、《金婚》等作品,一下火遍大江南北。

2005年,顧長衛憑藉處女作電影《孔雀》,

成功轉型為導演。

事業得意的兩人,在婚姻中卻遇到了危機。

顧長衛在拍攝《孔雀》時,與女主角張靜初傳出緋聞。

據爆料,兩人經常手牽手在小鎮上散步,

聚會時,舉止也相當親密,絲毫不顧旁人異樣的目光。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

蔣雯麗得知此事後,帶著兒子來到片場,

以探班的名義來宣示主權。

她沒有做出什麼過激的行為,見面時也客客氣氣。

不得不說,蔣雯麗處理的很好,

儘管心中五味雜陳,她還是決定既往不咎。

只要張靜初安分守己,她願意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畢竟她也不想,一個好好的家庭因為此事就支離破碎。

2007年,顧長衛在籌拍第二部電影《立春》。

這次,蔣雯麗不准備給任何人機會,

她向丈夫顧長衛毛遂自薦,想要出演女主角王彩玲。

為此,她裝齙牙、點色斑,讓顧長衛知道非她不可的決心。

敲定了女主角,卻沒想到顧長衛依舊賊心不死,

又拉來張靜初,給了她不少戲份。

這次,蔣雯麗終於忍無可忍,

她刪掉了張靜初的所有戲份,

據說還在片場給了張靜初一巴掌。

2008年,《立春》電影的發布會上,

有一名記者提問:

“為什麼要刪光張靜初的戲份呢?”

其實大家對這件事都心照不宣,

沒想到有看熱鬧不嫌事兒大的。

顧長衛臉色瞬間就變了,支支吾吾也回答不出什麼,

轉頭看向蔣雯麗,並且將話筒順勢遞給她。

兩人推來推去,誰也不知該如何解釋,

最後還是蔣雯麗的一句話結束了這個尷尬的局面:

“為了照顧電影節奏。”

從那之後,張靜初好幾年沒有出現在熒幕上,

也沒有再與顧長衛有過任何合作。

蔣雯麗的做法大快人心,

她彷彿在向所有人宣告:“我蔣雯麗才是顧長衛人生中的唯一女主角,如果有人試圖改變,那隻有啞巴吃黃連的份。”

人們見識到了蔣雯麗的本事,卻沒能收住顧長衛的心。

04

2009年,距離上次的緋聞僅過去一年,

顧長衛又開始不安生。

被媒體拍到與一位神秘女子幽會,

車駛入一條僻靜的巷子,兩人在車內“探討”長達一個小時,

究竟發生了什麼,大家心知肚明。

此事一出,顧長衛連忙否認,

可有圖有真相,他再怎麼解釋也沒人相信,

至於這位女子是誰,到現在都是一個謎。

所有人都表示震驚,唯有蔣雯麗雲淡風輕,

彷彿這次事件的當事人,跟自己沒有一點關係。

蔣雯麗其實很清醒,一而再再而三的背叛,

已經讓她對眼前這個男人失望透頂。

當初放棄自己的大好事業,甘心在他背後當一個“賢內助”,

兩人一起熬過了最艱難的時期。

如今,一個是知名演員,一個成了小有名氣的導演。

蔣雯麗是可以陪他同甘共苦的女人,

而顧長衛卻不是成功後不拋棄糟糠之妻的男人。

當人們都以為蔣雯麗會大鬧一場,最後提出離婚時,

蔣雯麗卻沒有任何行動。

她選擇默默忍受這一切嗎?

以她的性格來說,當然不是,

她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幾年後,蔣雯麗被卓偉拍到與黃軒在咖啡廳用餐,

黃軒比蔣雯麗小了整整19歲。

卓偉還表示:“他們的關係只有一步之遙”。

有人猜測,此舉是蔣雯麗刻意為之,

也有人認為,是蔣雯麗真的與黃軒不清不楚。

黃軒趕忙在社交平台上發文澄清,語氣激烈。

而蔣雯麗卻沒有作出任何回應,更像是一種默認。

即使媒體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可即使那個人不是黃軒,

延伸閱讀  王一博開啟工作模式,粉絲卻被一再盯上:頂流粉絲的獨有“待遇”

也是一位年輕的小伙子,明顯不是顧長衛。

這時,蔣雯麗或許在暗暗得意,

讓顧長衛也嚐到了往頭上戴帽子的滋味。

經過此事後,顧長衛收斂許多,

再也沒有爆出過什麼荒唐的事件。

05

顧長衛曾對蔣雯麗說:

“如果哪個女演員喜歡上我,或者我對某位女演員產生好感,都是有可能的。

但是這些比起我對你的愛來說,實在太微不足道了,請你相信我……”

或許蔣雯麗以前對這番話深信不疑,

現在相不相信也不再重要了

即使多次傳出婚變,兩人還是攜手走過了將近30年的時光。

都說兩人的婚姻已經成了一場博弈。

既然出現了問題,為什麼不選擇離婚呢?

一方面,或許是因為她的童年經歷,

讓她很想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不想讓兒子缺少父愛或是母愛。

另一方面,兩人之間還有多年的感情,也有利益的牽扯,

離婚或許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顧長衛的事業又一次走進困境,

反觀蔣雯麗,44歲憑藉《幸福來敲門》拿下飛天獎。

2019年,又憑藉《正陽門下小女人》一舉獲得白玉蘭“視後”。

這些大大小小的獎都是她的底氣,

足以讓她不用看丈夫的臉色,唯唯諾諾行事。

反而是丈夫顧長衛需要依靠她的名氣,

電影質量下滑,只能憑藉夫妻合作抓眼球。

2019年,顧長衛在《遇見你真好》的發布會上,

深情表白蔣雯麗,感謝她義無反顧的支持與陪伴,

蔣雯麗聽了這番話也是潸然淚下。

沒有人知道,她的眼淚究竟是因為感動,

還是為自己而流。

面對另一半的不忠行為,或許蔣雯麗的處理辦法不是最好的,

但她知道什麼叫不卑不亢,也懂得如何反擊。

在主演電視劇《守婚如玉》後,蔣雯麗接受了一次採訪,

在採訪中她坦言:

“演了這部戲,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婚姻需要去守,要珍惜。即便出現了第三者,也不能輕言放棄。”

這或許也是這段問題百出的婚姻,

還能堅持29年的原因吧。

不得不說,蔣雯麗的辦法很管用,

與顧長衛的婚姻似乎逐漸穩固,兩人也都沒有再傳出什麼緋聞。

蔣雯麗出道30多年,前前後後光是大獎就拿了6項。

如今選擇以家庭為重,退居幕後。

竇文濤曾說:“這個女人,是個妖精。”

這話說的誇張,卻也不假。

從帶著兒子到片場宣示主權,

霸氣刪除張靜初全部戲份,

再到顧長衛與神秘女子轟動全網的事件。

蔣雯麗“報復”的手段,都讓顧長衛有苦不能言。

她用自己的實力,在這場“博弈”中最終獲勝。

一路走來的成就,將永遠成為她的底氣。

06 結語

“最好的報復是美麗,最美的盛開是反擊。”

面對丈夫的不忠,他不寄希望於浪子回頭,

而是提高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

只有自己做女王,才能不畏懼任何困難。

婚姻需要自己維持,雙方也都要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

有時,愛情也需要及時轉身的孤勇,

揮別錯的才能和對的相逢。

我們或許沒有蔣雯麗的頭腦,

但我們需要有重頭再來的勇氣。

過去的都會過去,該來的都在路上。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