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阿名離開梨桑村的時候還不大,

他父母在外打工,阿名也從小跟著父母在外面。

雖然回去得少,但阿名是很喜歡梨桑村的。

他有些模糊的記憶裡,還記得他兒時端著大瓷碗,挨家挨戶吃飯的場景。

炊煙起,犬長吠;牧民歸,童子追。

阿名經常在夢裡夢見這樣的場景,

梨桑村又叫梨灣,因梨樹和桑樹多以及彎繞地形得倆名。

他每當想到此,便感慨說:

梨桑村啊,變了,回不去了!我的兒時啊,也回不去了!

 

阿名說這話的時候,已經三十二歲,還沒有結婚。

他的父親前幾年過世,掙的錢都用來給父親治了病。

他沒有買房子,家裡條件又不好,婚姻也一拖再拖。

 

阿名後來很少回梨桑村了,他說:

一大把年紀了沒結婚,又還是個窮小子,怕大家笑話他!

母親在一旁不言語,她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兒子趕緊結婚成家,

梨桑村裡和他一般大的孩子,現在啊,孩子都已經上學好多年了。

三十三歲那年,也就是去年,阿名終於結婚了。

那個姑娘小他5歲,家裡隔得也不算遠,

阿名的母親再滿意不過,對這個兒媳婦千好萬好。

阿名結婚的時候還是回了梨桑村辦酒席。

    

02

不過最後沒有選在村裡辦,而是在附近鎮上找了一家酒樓,

規模不大,但勝在清淨雅致。

最重要的是老闆也是梨桑村的人,大了阿名幾歲。

母親說:算起來,咱們和阿太家還有點親戚關係,照顧他家生意也是好的。

阿太就是酒樓的老闆。

阿名和母親大概數了一下人數,一共訂了五桌。

 

這些年雖然他們回家少,但村裡誰家有事,他們都還是托人帶了禮錢去的。

母親把他們去的人家都算了一下,覺得五桌應該還多了。

卻沒料到,結婚當天來的人讓他們措手不及,太多了,

足足一百多人,看這情況,五桌哪裡坐得下?

阿名和母親趕緊同老闆商量,加了席位,

在酒樓外邊都還擺了幾桌,最後坐了13桌才坐滿。

有人給阿名母親打招呼:

「我家今天本來要去好幾家哪,聽說老林家娶媳婦,

那幾家讓人幫忙帶著錢去了,我帶著全家人都過來了!」

梨桑村的人素來認為結婚這樣的喜事,

應該一家人都來,這樣新郎新娘以後才能圓圓滿滿,和和美美。

阿名在外多年,他以為大家都那麼忙,結婚時間又不是選在過年,

誰會為了他這樣一個窮小子特意帶著全家人來呢?

所以,他和母親,每家只算了一個人。

但那天來的人,多是一家人趕來,

還有的為了圓圓滿滿,連剛滿月的孫子都抱來了。

   

03

結婚那天很是熱鬧,有孩子繞著他們跑,

一邊跑一邊笑,又追逐到另外一邊去了。

有長輩喝多了酒,告訴阿名以後如何做一個好老公。

卻又被自家媳婦拉走了:「自己都沒做好,還好意思來教別人。」

阿名跟著笑,他原本以為,他結婚是很冷清的。

好不容易忙完了一切,阿名去找阿太結帳,就是酒店的老闆。

待看到帳單時,阿名卻傻了眼,阿太這分明收的是五桌的錢啊?

阿名笑他:「阿太,後來加了八桌,這個數字不對,你莫不是喝多了?」

阿太看了他一眼:「那八桌,我請了。」

阿名以為阿太果然是喝多了酒,開始胡說八道了,

便說:「你在鎮上開酒樓,生意比不得城裡,

大家掙錢都不容易,怎麼能讓你虧這麼多呢?」

阿太繼續看了他一眼,「這不是虧不虧的事。」

阿太說:「小的時候家裡很窮,有一次去上學,要住校一個星期,

母親說家裡沒錢了,就不給我錢了。

她給我裝了很少的米和很多的鹹菜,我要吃一個星期的。」

阿名不知道他要說什麼,看著他。

他繼續道:「背的東西太重了,我那時個子小,一邊走一邊哭,

半路碰到了老林,他聽說後,給了我八塊八毛錢。」

「那錢我省著用了一個月,會記一輩子。」

他說。「老林是個好人,所以村裡人都念著他的好,你結婚,大家都回來了。」

老林就是阿名的父親。

阿太說完喝了一口酒,而阿名悄悄掉了一滴淚。

晚上,阿名做了一個夢,夢裡的他已是大人模樣。

他和一群孩子用木棍扮孫悟空,一路笑著從村頭追到了村尾。

醒來清淚兩行。

其實梨桑村沒有變,它還是記憶中的樣子,只是自己啊,早變了。

來源來自網路

往下看更多精彩內容:丈夫和情人幽會,卻撞見妻子和老男人進房間,撞開門一看他跪倒在床邊!

他是許多人眼中的成功男人:

從農村考進大城市的重點大學,畢業後順利入職大企業,

娶了一位知書達理的妻子,生了一個活潑可愛的兒子,

三十幾歲成為部門第二把手。

村裡人每當說起他都少不了感嘆:他真是我們村飛出去的金鳳凰!

 

他的妻子茉嬅出身書香門第,與他是大學同學。

茉嬅是個傳統的女人,結婚後他要拼搏事業,她生下兒子後就辭職全心顧家。

十年來,他在外工作賺錢,她在家相夫教子。

妻子、兒子、房子、車子、票子、位子……一般人渴望的他都有了。

(示意圖)

37歲這年

為了爭取部門一把手的位置,他毅然決然的自考MBA學位。

為了考MBA,他每天忙的不著家,家裡、孩子,

他什麼都顧不上,她沒一句怨言,只為他準備好一切,囑咐他注意身體。

 

某週末早晨,兒子出門家教去了,妻子偶然發現餐桌上放著一份文件。

她有些奇怪,是他的文件?

她翻開一看,卻只見「離婚協議」四個大字赫然印在頁頭。

她不可置信的質問他,哭著問他為什麼要拆了這個家。

 

她是真的崩潰了,這個她一心輔助的男人,

這個她付出了十幾年苦心經營的家庭,

只憑他一份離婚協議就要摧毀了。

他任由她流淚追問也不多解釋,只冷冷的一句:

「我對你沒感情了。我也不虧待你,兒子歸我,房子給你。」

「我對你沒感情了」,就這一句,只這一句,她死心了。

她不再掙扎,只要求等兒子今年6月小學畢業再辦離婚。

(示意圖)

男人中年3大樂事

都說男人中年三大樂事:陞官、發財、換老婆。

 

離婚並不是他一時興起,他其實早有女人,

只不過從前那只是他外面的精彩,現在眼看事業更上一層樓了,

家裡的女人也要換個新鮮亮麗的了。

他們暫時仍維持著表面的平靜,可私下他已經很少回家,

既然她已經同意離婚,他便更逍遙的肆無忌憚,天天和情人在一起快活。

 

他本也覺得虧欠妻子,可情人的一句:

「幾百萬的房子就那麼白白給她?你能出來花,她在外面就沒背著你有男人?」

這一說,他心裡起了想法。

請私家偵探,查!

他原也沒覺得老婆外面有人,

畢竟她向來一心只撲在他和兒子身上哪有時間出去亂來。

可出乎他意料,真查到些讓他頭上泛綠光的事情──

就在最近,茉嬅與一男人頻繁出入某家小旅館。

(示意圖)

   

得知這個消息,他氣的快要發狂,當即帶著私家偵探趕到那家小旅店,

他要當場捉,他要讓那個給他戴綠帽的女人一分錢也得不到滾出去。

「哐哐哐」他大力的敲著門,幾乎是用砸的。

「誰啊?」茉嬅剛把門打開一條縫便被他一把推開。

「拍!都給老子拍下來!老子讓這對狗男女顏面掃地!讓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滾蛋!」

他帶著私家偵探大步闖進房內。

啪啪啪,閃光燈一通狂閃,弄的人眼花繚亂。

「爹?」

原本還怒氣囂張的他忽然一聲驚呼,

嚇的邊上拍照的人差點沒把相機砸在地上。

什麼情況?兒子帶人捉,公公和兒媳偷情?

 

「爹?你怎麼在這?」

「爹老毛病犯了,他怕影響你考MBA,一直忍著不說結果昏倒了。

親戚們前段時間打電話給我,我就去老家把爹接來看病。

他不肯告訴你,又說住院太貴,

所以我就只能把爹安置在醫院附近這個小旅館每天來照顧他。」

茉嬅顯然是明白她的丈夫帶人來幹什麼的了。

   

「我們離婚,離的是你我的夫妻情分。

你不再把我當妻子,可我做不到不再把咱爹當公公。

我以為我們多年的情分你我起碼還有一絲真情,

到頭來卻只看透了你這顆人心……」

茉嬅聲音淡淡的,走到這一步,她算對面前這個男人徹底死心了。

「撲通」一聲,他跪倒在床邊…………

(示意圖)

 

離婚的下場

7月,一份離婚證據由茉嬅的律師上交至法院,裡面附有他詳細的婚外情證明。

茉嬅早就知道他外面有女人,

男人有沒有出軌女人其實都是能夠感覺到的,只是為了家她選擇隱忍。

 

對於他對婚姻的背叛,他沒有做任何申辯,

兒子、房子、車子、存款都判給了茉嬅。

他沒有得到他夢寐以求的一把手位置,

而是被外派去了分公司,實際上就是降了職。

情人和他提出分手,分手理由一如當初他對妻子說的那樣:

「我對你沒感情了。」

 

他從擁有一切的男人變成了一無所有的人。

村裡人說:「茉嬅是他的福星,他把老婆趕走了,他的福氣也到頭了。」

這話看著雖然迷信,其實裡面是大有道理的。

 

為什麼總說先成家後立業?

老祖宗說妻子是水,守著夫家的財運。

當夫妻和睦時女人是一心顧家的,家裡妻子心安,家財才能平安,

男人才能全力在外面拼搏。

所以幸福美滿的家庭往往財運不會太差,因為家安外財容易入。

(示意圖)

致男人

男人啊:

女人不是衣服,不能有錢就換,

夫妻不是兒戲,不能說散就散,

感情不是薄紙,不能說斷就斷。

窮一次,才明白誰最愛你,但那顆愛你的心已經破碎。

錯一次,才懂得誰最不捨,但那個不捨的人已不回頭。

女人其實心裡什麼都明白,她裝傻,她隱忍,

只是因為她還愛你,還在乎這個家。

不要讓她心碎,不要把她逼到無路可退。

希望更多人能夠看到這個故事,

希望更過丈夫懂得珍惜身邊的妻子,

多一對夫妻懂得珍惜就少一個家庭的不幸。

來源來自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