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最低3元一門 誰在代刷代考大學生網課?



在部分省市陸續宣布初高三年級錯峰開學後,目前國內各大學的開學時間仍為確定,大學生居家進行網課學習成為常態。 3月26日,北京商報記者通過調查發現,大學生花錢“代刷網課”已經成為了一門生意。整個“網課”代刷產業成為了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

市場價包課時包作業包考試最低3元一門,並形成了分工詳盡等級不同的代理網絡,一個代理月收入幾千元十分輕鬆。是什麼原因讓大學生代刷網課大行其道,中間的操作和利潤又藏著哪些不為人知的信息呢?

最低3元一門 誰在代刷代考大學生網課? 1

代刷一門網課3至50元不等

“現在所有的課都變成了網課,每科都有作業,比在校上課累多了,”北京一高校大二學生曉靜告訴記者,原來的網課只是選修課,每學期兩門起,至少修夠4學分。據了解,各高校開設網絡課程是大學選修課程中的一類選項,與多個網課平台,如知到、智慧樹、學習通、超星爾雅、優學院、高校邦等合作。

在微博和QQ搜索代刷網課,會湧現出無數“專業代刷”,價格最低3元每門,包視頻、作業和考試。記者從曉靜提供的代刷信息上看到,只需提供個人網課平台、賬號和密碼即可,收費20元一門,要先轉賬,2天后可以上號看成績,考試分數保證95分以上,並包售後服務。

“代刷網課的都會說是人工代看,其實絕大部分是通過技術手段安裝軟件或插件,實現倍速播放,考題多年來已形成題庫,所以會有分數保證,但有些代刷做不了主觀題,”曉靜說。像一些計算機、編程的網課因為有難度價格也會高,至少要50元每門起。網名為魚多的代刷告訴北京商報記者:“3元、5元的代刷使用軟件被學校查出來的風險性大,有最快半個小時就能刷一門的。我也是在校生,刷課要找’專業’的平台,一般都要10元每門起。”

值得注意的是,當記者問到不是選修課性質的網課,而是現階段延期開學下老師自己錄製,再發布的網課能否做代刷時,魚多回复依然可以代刷,只是發布作業時要先提醒,且不做主觀題,價格10元每門。 “也是平台操作非人工,時間上別太急就行。”

成本幾毛錢 代理月入過千

“代刷網課”並不是新生事物,不僅是大學生間人盡皆知的“秘密”,也是存在了至少十年的產物。在2009年做過網課代刷的陳慧回憶道,“那時主要做成人遠程教育,由於成年人沒時間自學,就會找大學生代做。一個人同時看幾台電腦的課程,不止做作業還包寫論文,每科約300元。只要有時間想做,生意源源不斷”。

陳慧的“上線”鄭宇告訴記者,十年前基本都是人工操作,網課考試是代刷在擺拍,老師在線上看到的考試人背影並不是考生本人。由於很多做代刷的都是大學生,就用此模式開始了大學生代刷網課生意。

也是從那時開始,代理的營銷網絡逐步形成。 “培訓機構自考班的老師為保證其客戶通過率,會找大學裡的學生接活,接活的人找學校中有一定影響力的,比如社團的負責人再向下分發形成層級代理。我那時考試約50元一門,給到下邊代理約35-40元一門,他們再往下就25-30元一門,”鄭宇補充道。

記者調查發現,代刷網課一路發展下來,幕後“BOSS”已變成刷課平台的技術開發者,且兼職和專職代理的分類更加清晰。記者以想做代理加入網名為小六網課工作室,代刷表示,如果做兼職就拿推薦獎勵,以學堂在線的網課為例,推荐一個人刷課,能返兩三塊錢。如果做代理,需要最低50元充到自己賬戶,充的越多成本(拿課價)越低。

從不同的刷課技術平台來看,代理的成本不盡相同。記者從一張名為AK47平台代理價目表看到,該平台能刷包括隨行課堂、中國大學MOOC、智慧樹等20餘種網課,要求代理預充金額分50元、100元、500元和1000元四種。以智慧樹的網課為例,充50元的代理成本為1.4元,1000元的代理為0.8元。而在另一平台代看雲上,智慧樹的普通代理成本1元,合夥人代理成本僅0.3元。較貴的清華英語在線,普通代理成本10元,合夥人代理4元。

“普通代理一門課掙3元基本是最少的,我做了一年有50多個代理,每月換一台蘋果新款手機富裕,”小六網課工作室代刷說道,我的代理有的第一個月就掙2000元。 “我上邊是平台開發者,月收入千萬。”

可見,代刷網課從技術開發、推廣營銷到代理制度已發展的相當成熟,且利潤豐厚。這條灰色產業鏈出單效率高,擴散快,大學生從大一到大三全有網課容易形成複購。

最低3元一門 誰在代刷代考大學生網課? 2

綜合施策回歸網課本質

其實,在治學中的不嚴謹不規範行為一直被進行嚴厲查處,此前,演員翟天臨因為碩士論文存在學術不端行為,被取消學位證書,並被北京大學取消了博士深造的資格。而智慧樹等平台以及部分高校都曾經發出過警告,發現學生有刷課作弊行為,並做出了通報批評和按零分記錄的處理,但為何代刷網課依然大行其道呢?

曉靜告訴記者,一是選修課性質的網課沒有固定時間且大多數是不重要科目,課程內容較無趣缺少互動。二是有的同學怕就算自己好好學了,最好考試還沒代刷的分數高,而成績、學分又與畢業掛鉤;且有些較難的必修課期末分數本就無法保證,只能靠平時分,但平時作業難也多只能找代刷。

記者就網課的監管問題詢問北京某一所高校老師,但對方並未予以回應。有業內人士分析,大學生如果缺乏面對學習的態度和意願,用走捷徑的方式對付自己的學習,日後必然會以一定的方式做償還。而學校要改變學生為選修而選課的情況,需提供給學生真正感興趣、有質量的網絡課程,增強互動。同時規範網絡課程管理,加大懲罰力度,提升網絡技術監測能力,將人臉識別等技術應用其中。

在教育研究者熊丙奇看來,學生的代刷行為屬於學習不誠信的表現,在混日子混學分,極不可取。但為何會有這種情況,一定程度因為我國高校還無法淘汰學生,課程的過程管理和評價不能有效實施。在過程培養和管理不嚴格之下,學生會認為上網課就是為了學分。但如果學校不強調上網課,不考察上網課的時間,只是提供學習資源,但強調多種形式的考核,比如通過做筆記寫論文等形式加大考核力度,學生必然無法混,代刷也無法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