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他的濾鏡,這把都該碎完了


好久沒更新是因為故事男主瓜太多,多到看完就不會再有“意難平”。

隆重介紹這位瓜多到我碼了快一萬字的大男主,最近重唱《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被罵的江華。

說實話,他和雯女那段婚外情早就被人翻來覆去討論過無數次了,一點也不新鮮。可是要講明白這次挨罵是為什麼,得拉個完整的時間線,需要大量素材。

否則又會出現新的問題,比如“鄧萃雯也在節目上用姚小蝶形象唱過這首歌,怎麼就無事發生?”

亦或者,“江華確實出演了這部作品,憑什麼他不可以回顧?”

△2013年,江華上《年代秀》時也曾“復刻”過“沈家豪”

當時的網評也不如現在這般激烈、負面

甚至麥潔文去年在微博分享過演唱視頻,都不至於鬧上新聞被罵得狗血淋頭。

但江華選擇重唱的方式,偏偏是直播。

而且是有前情、有前綴的——“全面復出”之帶貨直播。

觀眾們對老牌藝人去直播帶貨這件事,其實是有點反感的。

雖然“消耗”的前提當然是“積澱”,能帶貨終歸付出過很多,可一旦踏入被KPI追著跑的流量怪圈,情懷就不值一提了,所想所做的無非是為了將自身名氣快速變現。

像是出演過TVB版《天龍八部》鳩摩智一角的李國麟,今年已經68歲了。

他最近的帶貨直播裡出現了衛生巾,其實看截圖就知道是隨處可見的大品牌,如果一早做過功課是很好介紹的,但李國麟卻被即時評論問得啞口無言。女助理現場解釋後,他竟然還補充了一句“可以做眼罩”……誰看了不想說他“離嗮譜”?

而上個月,李國麟還在某條短片中突然大哭,說自己來內地做直播太久了好想家,“想吃媽媽煮的菜”。

這些操作雖然會讓人覺得荒謬可笑,但對李國麟們來說卻實屬必要。

因為他們的所謂魅力都來自戲劇角色。一旦離開作品的虛構環境進入現實生活,影響力就得打折扣,觀眾能捧場看個熱鬧卻未必願意付出真金白銀為這份吆喝買單——

換句話說,披條麻袋都能帶貨的都是有強烈個人印記的icon。

所以你不會跟著鞏俐買裸色唇膏,卻會費勁去扒李嫣自拍背景裡王菲的梳妝台上到底有什麼。

李國麟也是誤打誤撞被網友冠以“最慘帶貨明星”這一頭銜,才令直播收看人次和帶貨銷量有明顯提升。谷底反彈,彈在他擁有了闖蕩主播界的新標籤。

而江華,雖然憑一年兩部的黃金檔男主實績讓ATV被外界笑稱是“江華台”、59歲生日還被“復活”的亞視用各種慶生燈箱製造話題為自家流媒體平台引流,但他偏偏是最不能脫離角色濾鏡那個人。

當初他和呂頌賢、萬綺雯、伍詠薇並稱“亞視雙生雙旦”,但多年後大家再提起,要么“不熟”要么瘋狂吐槽。

△呂頌賢說和江華從來不聯繫,“不認識”

△伍詠薇說他當年不管後輩死活,而且拍戲時會遲到甚至失踪

《九五至尊》多經典?但拍攝時江華遲到又貪靚,一次拖足兩個鐘,惹毛張可頤。

至於和鄧萃雯那段婚外情,就更不好說了。

當初鬧到全港人人知,鄧萃雯09年在《志雲飯局》上不點名承認做錯後,這些年反倒是江華夫妻不斷舊事重提。

他淡出幕前這些年,各大論壇提到江華總是會出現“左右互搏”的奇景:

喊他回來演戲的帖子里通常會有吐槽他人品的部分,但在特意問“江華為人如何”的高樓裡又一定會出現對其演技的肯定。

要說去年12月4號,他太太麥潔文在多平台同步轉載“江華即將全面復出”的新聞報導,令一班粉絲興奮激動。

從報導來看,江華這次要重返台前,還有拍電影打算。

雖然都知他現時未必有什麼大製作好資源,但戲迷等得太久,連網絡大電影都願意期待。

誰知五個字大餅烙到嘴邊就只剩下用來限定範圍的“網絡”,偏偏江華又一直用自己的過往角色來鋪墊來造勢。

那些大喊著“為你下再多APP都願意”的粉絲,追的到底是江華其人還是他演的角色呢?

看看第三方平台對江華帶貨結果的分析:超過五百塊的幾乎賣不出去,很能說明問題了。

所以哪怕江華在1月5號提前直播和粉絲們互動並宣布自己即將開始帶貨,又在提前一天發博宣傳預告……

但最高收看人次只有2000多,落力推銷足五個小時卻沒能賣出一百單……

當時就有粉絲為江華挽尊,說他下午開播本就不如大家都在家休息的晚間那麼有效果,況且年貨節就應該賣吃的而不是所謂“便宜黃金”。

但……抖音數據查詢平台顯示,江華就做過兩場帶貨直播,銷量共計3.28萬元人民幣,一場還買不到一萬七。還不如被人說慘的李國麟。

而且14號的黃金專場並不是江華帶貨處女秀,他先是去快手年貨節溜了溜。

但9號那天才播了沒多久,江華就退出直播間,留下兩名助播尷尬地對著鏡頭念聲明並連連鞠躬道歉。

雖然次日晚,他又在自己的賬號上將書面聲明文件發布了一遍,但真有誰會信“不夠寵粉”所以江華決定不播的說法嗎……

去年十月,媒體才剛剛就所謂的“中國黃金”做了起底,有粉絲看到江華要開類似帶貨直播忍不住出聲提醒。

江華玩文字遊戲,說自己確認過這不是被曝光的中國黃金,但動輒一折出售的黃金……真貨可能性有多大?

濾鏡碎了,退圈多年的所謂“鐵粉”也想回踩。

有粉絲爆料,其實江華在2016年試過用微博平台招攬粉絲去買他吆喝的鑽戒。

但文案“含蓄”到看不出是在兜售商品,據回踩粉絲說江華髮了一個半月就不再繼續。

之後江華又在微博上宣傳過老婆麥潔文所開設的“原創”網店。

夫妻倆的舊海報賣上百塊,想支持麥潔文畫作卻是複印版……

2019年已經有網友發現江華的微博文章都開了打賞功能,而且他還會再發一條微博感謝掏錢那些粉絲。

但看了回踩粉爆料才知道,原來這也是18年底就興起來的事。而且江華還開設了付費V+群,准入門檻是千元級。

還有群內發生的事,略一搜索應該還能找到殘跡,總之爆料者是想表達“江華不值得”,所以才會讓幾十年的老粉絲集體失望脫粉。

全面復出結果先用帶貨撈錢,倒是和爆料對上了。

延伸閱讀  微博自動顯示IP所在地,明星集體大翻車!楊洋“寵粉”翻牌全都是假的

揮別快手後火速轉戰抖音,抖音帶不出去貨又匆匆返港在家直播live……平台賬號認證裡壓根沒列的《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在3月14號白色情人節這天突然被唱起,難怪會讓各路看客費心解析:莫非這是“復出觸礁”後所使出的流量密碼?

但肯去江華直播間裡溜達的粉絲,除了“年紀普遍偏大”之外,在分佈地域上也相對集中——川渝、江浙滬、湖北廣東……都是深受香港流行文化影響的地區。

所以江華在抖音直播獻唱《我和春天有個約會》,評論區不提鄧萃雯那才是怪事一樁。

往下看看還能發現不少腦洞大開的CP向回复,說江華唱得那麼深情款款,一定是因為想起了雯女……

啊怎樣,還想讓雯女硬擠兩顆眼淚嗎?

這種所謂的“意難平”,就是熱愛回望過去的人用餘生承認自己曾經磕錯CP。

畢竟人都渴望圓滿結局,當現實承載不了你我期許,大家便心有靈犀地將目光投向有錢有名還有光鮮外表那些明星,希望他們破除萬難去實現自己的小小願望。所以最開始就“買定離手”的,無非是因為當事人那一段情談得最合口味。

重新站隊是不可能的,打死都不行。能做到無痕平移的,大概率是“菀菀類卿”——被寄託你愛情想像的那些人,始終奉行同一套審美和準則。又或者你對他們的愛早就超出了欣賞範疇,是真真切切希望偶像可以得到幸福。

可喜歡鄧萃雯的,又有幾個會意難平她跟江華?都是此生唯一的後悔了好嗎!

要說《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其實故事不少,多個版本人員交織:蘇玉華潘燦良、呂頌賢萬綺雯……再算上鄧萃雯和江華這段,戲內戲外一樣精彩。

潘燦良(香港話劇團舞台劇版本)/吳大維(94電影版)

謝天華(2016內地巡迴舞台劇版)/呂頌賢(2017內地巡迴舞台劇版)

96亞視劇版是公認最好看的,鄧萃雯江華假戲真做所以對戲格外有火花。但那時男方早就結婚了啊……

1996年1月,港媒連續多天拍到江華出入鄧萃雯寓所的畫面,踢爆兩人地下戀情,但江華早已結婚且太太正在孕期,孕期出軌對江華對鄧萃雯的形像都是一種傷害。於是三方共同出來“澄清”:

麥潔文說是鄧萃雯邀請江華去她家喝湯,自己擔心江華去單身女子住所會引起誤會,又剛好認識鄧萃雯,所以收到邀約就和老公一起去了。

看起來是風平浪靜了,但細究麥潔文的話就會發現她只保全了自家老公,卻有意無意在暗示鄧萃雯和已婚男搭檔的相處是沒什麼界限感的。所以這次“澄清”反倒給鄧萃雯扣上了一頂“愛當狐狸精”的帽子。

沒過幾個月,又傳說鄧萃雯和《再見艷陽天》裡有對手戲的楊嘉諾勾搭上了,向楊嘉諾太太告密那人的話還很難聽。

鄧萃雯忍無可忍上亞視節目說自己被騷擾了幾個月,“他們想將我同狐狸精掛鉤,家裡電話、 call機都被人打爆。”

當時也有報導稱,給楊嘉諾太太告密的疑似是原TVB演員黃曼凝。而黃曼凝和麥潔文是多年老友,所以外界認為鄧萃雯就是在說麥潔文策劃了這一切。

於是麥潔文就帶著江華上TVB節目,把老公出軌這事都歸咎到鄧萃雯頭上。

麥潔文說江華以前拍戲都沒和女搭檔傳緋聞,但和鄧萃雯初相見就被她用手指撩撥掌心了……是“求愛不遂”所以惡意炒作。

江華更扯,在電視節目上表情木然地竟然扮無辜,說鄧萃雯“撩是鬥非”,自己都好被動……

其實婚外情這種事,很難說究竟是哪一方的錯。

當時有媒體隨即採訪了亞視人、無線人和真·路人,可以看出ATV員工幾乎都站鄧萃雯,但普通觀眾就更偏江華一些。

但現在來看,無非就是“大婆肯保”那男方就可以洗白重做人,只有介入夫妻倆的小三背上所有責罰。

外界盛傳鄧萃雯因此被雪藏,但她沒做過類似表達,只說那幾年的坎坷艱辛更多的是因為自己從TVB離開卻只和亞視簽了部頭約,卻沒料到一場金融風暴就可令身家動盪。

婚外情曝光那年年底,亞視還讓她擔任了《今日愛心睇真D》做司儀,和李香琴、歐錦棠等人搭檔主持重點節目這事兒讓零經驗的雯女十分緊張。

跟亞視合作到期後,鄧萃雯去台灣求發展,拍的也是女主劇。 99年回巢TVB,接的戲其實質量都還不錯。

但你說婚外情事件給她帶來影響沒有?絕對有。

鄧萃雯並非乖乖牌,可是差不多年紀、有過大膽拍攝的女演員們在當時還可以拿到各種好人設,但她接到的幾乎都是成熟的、不安於室的、易有是非的女二或女三。

連接受媒體專訪,記者都會特意提“如何看待自己轉型頻拍勾佬情慾戲”的問題……鄧萃雯說只要角色有得發揮就好,但觀眾卻覺得她已跌落二線。

訪談中她還提到,自己在《戀愛自由式》裡演了陳文媛和唐寧的媽。

明知香港演藝環境對女演員來說還算友好,女一號可以演到四五十歲,但這部戲上檔的2003年,鄧萃雯不過三十來歲,卻已經成了年輕觀眾口中的auntie。

相較於女方“有得演就很好”的謙卑心態,江華這邊卻對過檔TVB後沒演成令狐衝這事兒頗有微詞。

可唐三藏這種“面對誘惑卻堅定不移”的禁慾人設,多適合“去腥”啊……傳媒還要問TVB怕不怕江華壞了角色形象呢!

《苗翠花》《碧血劍》《尋秦記》《楚漢驕雄》……也都是大IP大製作,他的資源從未降級。

2003年的《九五至尊》還讓江華拿到了“最受喜愛電視角色”這一認可。

雙方對這件事的態度,又進一步影響著大眾觀感。

婚外情事件後,鄧萃雯和鄭敬基有過短暫交往,其它時候是有緋聞無戀情的“枯燥dry爆”。

而且她不想再提江華,即便2004年憑“如妃”一角口碑反彈也只是承認做錯事,“我改了,受了浸。”

在《志雲飯局》上首度回應,已經是鄧萃雯手握“如妃”“海翹”“A姐”等多個人氣角色後,憑著《巾幗梟雄》強勢登頂的2009了。

但陳志雲不點名地問,有沒有愛過那個已婚男?鄧萃雯說有。

鄧萃雯說自己知道江華當時已婚,但她沒想過要介入婚姻,只是想要愛。

這話聽起來是有點茶香四溢,但鄧萃雯不止一次坦誠過:

單親家庭出身,小時候跟爺爺奶奶、“阿叔姑姐”一起長大,父母各自成家後和她見得不頻繁,甚至還被母親要求“別叫我媽媽,我另一個家庭不知道這麼多。”所以鄧萃雯早早參工想要結束寄人籬下的日子,也因此特別渴求所謂的愛。

當然這段自述大家見仁見智,重點是下面這段——

江華必然是表達出他在和麥潔文這段婚姻中過得不快樂,才會讓鄧萃雯產生了“你我彼此真愛”的救贖式心情。

所以江華當初躲在麥潔文背後賣慘說自己都沒做就被勾引了,實在有些可笑,也因此讓鄧萃雯徹底下頭。

不僅說這讓自己後悔萬分,還表示“以後也絕不會重蹈覆轍。”

麥潔文也很快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自己已經原諒鄧萃雯。

她還慶幸自己沒有太過怨恨,說欣賞鄧萃雯認錯後努力補救,認為這番自我剖析可以給年輕人們以警醒和榜樣。

延伸閱讀  桃花塢2:總導演放話“誰降價就留誰”,為何新老塢民都沉默?

話雖如此,但另家周刊報導標題還是很拉仇恨的,叫《連勾2人夫,大婆麥潔文寬恕鄧萃雯》……

只是網友們會比較寬容,因為都看到鄧萃雯付出過代價。

在這之後,鄧萃雯不是沒做過類似反省,但都不予具名。

她的態度是,發生過的自己通通都認,但捕風捉影假消息最好不要留在關聯檔案裡。

但江華就像香港網友們吐槽的那樣,“毫無擔當”。

誠如上面所引用的報導所言,江華事業巔峰其實是在婚外情發生後的TVB時期,他並沒有為婚外情醜聞付出任何代價。

《九五至尊》出街的2003,江華還和麥潔文慶祝結婚十週年。

現在很多人引用那張婚紗照就是當時補拍的,麥潔文還對傳媒表示自己是“守得云開見月明”,說江華終於知道了家的重要性。

2006年江華上《康熙來了》,麥潔文也有出鏡,並爆料夫妻倆坐飛機、到錄影棚都會手牽手。

蔡康永吐槽說坐飛機不用牽手,麥潔文立馬補充,“我們睡覺都是牽著手的。”

江華就說現在常常是自己想牽但老婆會拒絕,讓小S好奇他這算不算浪子回頭。

他又表示“每個男人都將可以是好丈夫好爸爸,但身邊誘惑太多”。至於從前,江華說“忘了不要講”,但所有人都明白這段話到底指的是誰。

事實上這期《康熙》從cue麥潔文開始,走向就無比詭異:

蔡康永明明是想用“女歌手給男演員製作專輯”的緣起佳話來引出兩人愛情故事,但江華卻說自己唱的很多歌都被老婆評價“沒聽過”,然後應邀舉例,開口就是《路邊的野花不要採》……

他隨即解釋是因為老婆要自己牢記歌詞所講,於是下意識反應就是這首歌,但再強調一句“我很聽話的”無異於自爆“妻管嚴”。

話題自然轉向了“她是不是擔心你會外遇”,誰知江華否認說自己覺得不會,於是一路緊跟到台灣來的麥潔文“順理成章”地被請上了場。

麥潔文也很好笑,一邊說著“他(江華)現在不搞(外遇)了”,一邊又暗指以前的確有過類似煩惱:“我這個人都是很大方的!沒關係,你搞!”

最精彩的是這句,“蜘蛛精狐狸精是沒有錯的,錯的是唐三藏的肉要被人家吃進去。”

如果上述表態在當時並不會讓人多做聯想,那麼2013年兩人反复提起鄧萃雯就很沒有道理了。

這一年是鄧萃雯高峰後的低潮期,她坦承自己一度受情緒病所困。

香港媒體嘛有事沒事都得一通問,麥潔文怎麼都要答,但江華卻突然表示自己雖然沒有鄧萃雯電話卻想找她一起拍福音電影……

當年五月,鄧萃雯又因為《金枝欲孽貳》“飛紙仔”事件和戚其義及TVB方面爆發罵戰,所有相關人員都被問及如何看待此事,江華自然也不例外。

“她只是講出心底話,壓力大說話就不那麼客觀了,相信雯女並無惡意。”他讓媒體試著從另一面來解讀這件事。

有周刊好奇問麥潔文知不知道這件事,她說自己看過但不吃醋,也拒絕發表更多看法。 “不是怕,而是不想。”

轉頭又在自己社交賬號上分享江華談及鄧萃雯的新聞,並附文案,“江華關心鄧萃雯是被動的,江華關心麥潔文是主動的。”

轉年夫妻倆應吳綺莉邀請上節目,分享這麼多年相處之道,麥潔文鬆口說曾想過要離婚,江華則說自己對不起太太。

雖然只是分享自己的想法,但看客們都會將現實中發生過的那些填補進所有當事人沒說清的縫隙中。

2015年江華轉行賣保險時,倒是首次就當初和鄧萃雯的一段情做了正式回應。

他不覺得當初身陷桃色緋聞是人生低潮,“年少無知”是萬用解釋。

問“年少無知”是什麼意思,江華說是不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此處有金句輸出,“人總有失手、失控的時候。”

至於為什麼出軌,江華反問記者,“貓吃不吃魚?男人愛不愛女人?”他覺得這是個修為問題。

手動劃一下重點,這位男士覺得自己不會對任何人有愧疚,“做任何事都不會後悔,因為做了就是做了。”

哇……錯了就改的確重要,但出軌這件事就是一個巴掌拍不響。鄧萃雯再怎麼邀請,腳長在江華身上,他如果要拒絕也沒誰拿槍逼著。

當代網友慣愛“打小三”,江華和鄧萃雯這樁舊案卻是例外。因為男方出軌是對不起老婆,但事後扣鍋也沒法說對雯女無愧吧……

江華還覺得是周圍人太誇張,自己幾次碰到鄧萃雯都想過去聊聊,但大家都好著急要他避開。

“其實根本沒事,有事是身邊人覺得有事。”在他看來,是大家過於渲染某些事情才導致它變形扭曲的。

周刊報導6月出街,7月又有幾家媒體發布視頻採訪。

上面引用的來自《東方新地》,還有東方衛視《娛樂星天地》獨家,更讓人嘆為觀止,光看《江華:“錯愛”鄧萃雯》這個標題就很不得了。

他說自己那時候真的很愛鄧萃雯,至今回憶起來仍然是甜蜜的。

只是那時候年紀小、歷練少,不知道怎麼回答,才會被大家當渣男。但江華強調,自己當初對鄧萃雯是真心的。

他還想像了站在馬路邊和對方寒暄過得好不好的畫面,說把這段往事當做一段美好回憶就好了。

然後9月,江華又跟麥潔文一起上電台再提婚外情話題。

所以你說江華兩公婆有沒有資格用當年情來博話題?各界痛罵足以說明一切。

人不要臉,要么圖名要么奪利,騷操作頻頻的夫妻倆用實際行動表明自己絕對是後一種:

麥潔文歌手出身,雖然名氣在內地不算太大,但上世紀的香港樂壇的的確確有她姓名。

只是認識江華後就無心工作、覺得沒有事業也不是很重要了。

而江華呢,出身亞視藝員訓練班,卻比同學黎明、張敏們更早簽約,藝名也是由邵氏首部粵語長片男主演高亮親自取的……因為“有表演潛質”。

這是亞視著名監製楊錦泉的原話。

也是楊錦泉給了純·新人江華演戲的機會,而且是他最擅長的武俠題材的男主。連惡補拳腳功夫的教導任務都要程小東負責,可見江華當初有多受捧。

當然他自己資質也不錯。 89年接演的《但願人長久》本來是電視劇本子,出品方香港電台後來決定把它拍成電影當做六十週年台慶紀念,僅做慈善公映。

延伸閱讀  《特戰榮耀》人人都有一顆八卦心,岳空直男變渣男,他終於被治愈

就憑這部片子,江華竟然也能擊敗單立文和黃坤玄(《阿郎的故事》裡的兒子波仔)等人,拿下1990年度的金像最佳新演員獎。

用香港某專欄的話說,江華是“忠奸貴賤都難不倒,什麼角色都可以駕馭到。”過檔TVB也是被高薪挖角的。

早年間都能賺,所以江華一家住的是自購獨立屋,還在北角有套房。

但2006年之後江華因腰腿傷病長期停工,兩口子沒什麼進賬又缺乏理財智慧,身家虧光不說,連賣樓都蝕本近百萬……

一家四口就此開啟郊區租房生涯,先是輾轉於西貢各區,2015年更是搬到了遠離市區的沙角頭村屋。

麥潔文要去尖沙咀上課,得先坐半小時巴士到粉嶺再搭火車,單程就得兩個小時,但到港深邊界線開車就只要十分鐘。

連村民都好奇“怎麼明星還要一家四口擠700呎(約65平米)?”

記者也覺得在這麼偏的地方花7000港幣租個窄小地下層,還不如直接搬到內地,至少同等價格要買要租都可以過得很舒服。

江華每天睡到差不多下午兩點左右才出現,但麥潔文就得起早貪黑地教人唱歌來賺錢養家。

麥潔文歌手出身,以前也曾教過黃伊汶。 2015年這會兒她時薪是800到1000港幣,但每月要帶三十個學生。

兩個孩子都成年開始打工,應該可以減負,但他們一家也還是過得緊巴巴的。

以江華和麥潔文的年紀,每月一萬港幣的結餘談不上“抗風險能力”,尤其是租屋總被房東逼遷這事更是讓人頭痛。

所以隔幾個月記者再去,發現江華又找到了新的省開支辦法,比如兩輛車共用一個車牌,因為其中某輛沒交費所以拿不到牌……

江華還說自己為fit為健康戒了油鹽,whatever這又可以省下一點。

對照江華年度大事記,可以看出這些採訪集中在他們夫妻的所謂“營業期”——

2013年3月,麥潔文辦了兩場演唱會,所以有不少受訪機會。

江華之所以說福音電影,是因為兩個月後,也就是鄧萃雯“飛紙仔”罵戰那陣子,他自己主演的福音電影發布會上映……

2015年突然接受各家專訪,是因為他那時候和幾位友人一起創辦了公司,主打保險業務。

所以那段時間他常會聊到自己不隨便拍戲,寧可做保險的“落地”心得。

和麥潔文一起上完電台沒多久,就有知情人踢爆江華女兒陳薔天打算出道,所以當父母的要為孩子舖鋪路。

“帶著閨女勇闖娛樂圈”這種說法到底有沒有可信度?

誠邀各位搜索“沉淪在你的世界觀”,陳薔天正式出道的新歌正好本月發布。

其中某篇專訪明確指出,這次發歌是圓了陳薔天久等7年的歌手夢。

時間倒推7年,正好是2015。

這7年時間裡,陳薔天一邊打工一邊參加選秀節目,最後還是決定辭職並自費發歌。

難怪早在2015、2016年,香港各大論壇就已經有人開始逆反,“為什麼他們講來講去都是……鄧萃雯?”

很多網友都吐槽,說麥潔文一直提一直提根本就是自己過不去,但她本可以不答記者的問題。

當時就有勇士直揭真相,認為這對夫婦在多年後舊事重提就是想要找話題宣傳自己。

比如2016年7月剖白自己當年為什麼原諒江華婚外情👇

實際上這次受訪是為麥潔文即將參加《歌詞大師盧國沾作品演唱會》做宣傳,這是新聞報導裡直接寫明了的。

2019年麥潔文說當老婆的“要細心、要有大胸襟”,是在自己的個人演唱會舞台上。

這年江華身上還有另一大新聞點:《尋秦記》原班人馬集結再拍大電影,但他拒絕回歸。

他解釋是因為經典沒必要再翻拍了,卻又表示自己對錶演仍有興趣,並喊話周潤發強調還在等他找自己拍電影。

可是年底亞視復活,他寧願和麥潔文一起去亞姐選美中獻唱,卻又說拍劇太累所以不考慮回歸。

又要賺錢,又不肯踏踏實實付出什麼,大話卻說得一套套的……這種男人在很多年前尚能憑著出色皮相撩動各路不怕苦不畏難的戀愛腦少女心。

可年過半百,年輕時因貪靚誤事得罪人的江華如今被路人偶遇,也不過是一個“如果沒在餐廳裡用貓步姿勢走來走去也不會注意到鄰座原來是明星”的奇怪阿叔。

不肯順應端出來的的退隱姿態,還覺得自己是當初帥遍全城大明星,江華在所說所做反复拉扯的擰巴中徹底透支了所謂情懷濾鏡。

再預熱、再營業、再發力又怎樣呢?那個曾經讓亞視被人叫“江華台”的年代早就過去了。

原創不易,轉載本文請務必註明作者,喜歡文章的話歡迎分享到朋友圈。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