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真的不接受「以房養老」?

中國人真的不接受「以房養老」?

頭圖來源:視覺中國
8月8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通知稱,將在全國範圍內推廣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以房養老」正式推向全國。

 

這一政策的背景值得尋味。

早在2013年,國務院就提出鼓勵開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養老保險試點,2014年和2016年分兩批在全國部分城市開展試點。從試點情況來看,業務開展並不理想。截至今年6月底,全國這麼多保險公司居然只有一家保險公司開展了相關業務,區區98戶家庭139位老人完成承保手續而已。

 

以房養老為啥在中國水土不服?

很多評論提到,原因是中國還存在根深蒂固的「養兒防老」和「家產傳后」觀念。2013年國務院明確提出鼓勵以房養老政策時,此類觀點在輿論中就相當普遍。5年後,實踐效果似乎還證明了這類觀點。但我以為,這種評論過於概而化之,解釋面偏窄。

 

首先,有沒有中國人仍然固守「養兒防老」「家產傳后」觀念,以至於寧可自己過得賊慘也不願意抵押房產換養老金?當然有。但是,讓中國老人真正受制的恐怕不完全是傳統觀念,而是跟兩種現實有關:其一是中國特色的家庭財產關係,其二是中國老一代的消費觀。

 

如果抱定「家產傳后」,那是一種主動行為,是積極放棄權利。但現實中,中國老人恐怕更多是消極放棄。中國當下直系血緣之間的家庭權力關係大部分呈現出倒掛狀態,老人與子女的財產關係中,子女總體更強勢,這種強勢似乎也受到社會輿論的支持。

 

澎湃新聞8月4日發了一條新聞,標題是《78歲大爺和65歲保姆結婚,防猜疑先對值四百萬房產做公證》。新聞說,一寧波78歲大爺鰥居多年,晚年喜歡上自己的保姆,想跟保姆結婚,但子女卻懷疑保姆結婚只是為了得到大爺的房子,於是逼得大爺到公證處公證:「她(保姆)可以住到過世,但房子歸我女兒。」

這條新聞是中國當下中國式家庭財產關係的典型寫照。

一方面,大爺是房產所有人,他擁有處置它的權利,但在社會輿論和子女的壓力下,不得不進行這樣的公證;另一方面,根據婚姻法,無論是誰,只要是跟大爺結婚,理論上就應該享有遺產權,這種公證簡直就是對女性權利赤裸裸的剝奪。

澎湃新聞里居然說:「這個公證成了寧波市信達公證處的一段佳話。」由此可見,中國現實中的家庭財產權力關係對老人有多不利了。

 

中國老人消費觀的保守,是以房養老難以推進的另一現實基礎,中國老人對以房養老這種超前消費表現出集體性懷疑並不奇怪。但我們要注意的是,這種保守消費觀同樣並不完全是觀念問題,也是有現實制約,一方面就是上面所說的家庭財產關係的制約

而另一方面,是技術制約——由於國家相關政策覆蓋面狹窄、配套法律法規不完善以及金融產品設計相對滯后,老人對以房養老存在種種操作層面的疑慮。例如,房價的評估、保險的流程、房價漲跌風險的控制等等,再加上社會使用這種金融產品的整體氛圍尚未形成,他們肯定會表現出超乎尋常的保守和抗拒。

很多人問,試點效果這麼差,為什麼國家在此刻突然全面將以房養老從試點推向全國?從國家角度來看,固然是因為老齡化壓力增加,試圖以房養老緩解社保基金壓力。但從社會的角度來看,因為所謂的傳統觀念其實影響沒有那麼深,就算有,觀念的打破並不那麼難。

中國人真的是觀念上就不接受以房養老?顯然不是,過去也許有過,但這種觀念牢籠正在打開。

隨著代際更替速度加快,中國新一代「老人」總體上「個人主義」色彩要更加濃厚,家庭財產關係的剛性有逐漸鬆動的趨勢。在很多地方,過年時,不只是子女不願意過傳統大團圓式春節,不少觀念超前的父母也不願意拴著子女。

中國旅遊行業數據表示,那種退休夫婦不帶子女的雙人游或同輩人出遊最近幾年大大增加。此外,新一代老人整體知識水平相對更高,他們對以房養老這類金融創新產品的接受程度也必然會更高。

 

從試點推向全國,是從政策上給這事點了一把火。試點或許效果不好,但考慮到中國社會心態的變遷,以房養老的未來不至於完全沒有市場,它最終被社會接受併產生真正影響的拐點應該不會太遠。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網立場

本文由 朱迅垚的虛擬現實 授權
虎嗅網 發表,並經虎嗅網編輯。轉載此文請於文首標明作者姓名,保持文章完整性(包括虎嗅注及其餘作者身份信息),並請附上出處(虎嗅網)及本頁鏈接。原文鏈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57889.html


未按照規範轉載者,虎嗅保留追究相應責任的權利
未來面前,你我還都是孩子,還不去下載 虎嗅App 猛嗅創新!

You May Also Like

About the Author: huxiu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