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儒雅又憂鬱的大哥水自流堅持用軟方式“對付”周秉昆


文|吳清淺

電視劇《人世間》裡孫之鴻飾演的水自流是一個特別的存在,一方面他是帶著塗志強、駱士賓等人混跡社會的帶頭大哥,另一方面他卻總以儒雅、憂鬱的面孔示人,給人無害之感,能讓老實好人周秉昆聽命於他、感激他,他這是憑什麼呢?怎麼做到的?

總結起來就是聰明+良心未泯+儒雅外表。從水自流能成為一眾小弟的大哥,讓小弟們心服口服,讓不情願送錢給鄭娟的駱士賓唯他水哥馬首是瞻,就可推測,水哥是有本事的人,不然怎麼能管得住駱士賓這樣涼薄自私的人呢。從水哥“收服”周秉昆上也可以看出他頭腦的聰明,心思的縝密。

算不上好人但也算不上是大惡人的水哥在叫周秉昆送錢前,雖未和周秉昆說過話,但經過長時間觀察,加上好兄弟塗志強生前在紅星木材加工廠工作時和周秉昆搭班,關係不錯,平日里應該也會跟水自流提及周秉昆,所以水自流決定讓周秉昆送錢時就已經把對方看得很透徹了。他對鄭娟被駱士賓欺辱和塗志強死後鄭娟所處的困境是同情和愧疚的,所以堅持要找個不錯的人前去送錢,倘若送錢的人品質不行,只會給鄭娟帶來進一步的痛苦,這才選中善良、老實的周秉昆。

水自流知道周秉昆這好人吃軟不吃硬,要想讓他乖乖地給鄭娟送錢,就得用軟方式,實施這一方式只能由他親自出面,動不動就粗聲粗氣甚至拳頭說話的駱士賓是乾不成這樣的事的,於是哪怕是駱士賓主動請纓,也堅持自己來。

好不容易堵住周秉昆後,水自流先是微笑面對,讓對方好好回憶一下,他是那個在刑場上給塗志強送帽子的人。接著拿出自己抽的好煙給周秉昆,但周秉昆不抽煙,水自強就說抽煙是個壞毛病,賓子就不抽煙,是個好青年,你也是個好青年,那我這樣抽,是不是有些慚愧啊?一個好青年、一個慚愧,讓周秉昆緊張的心稍微有所平復。

隨後提起他們共同認識的人塗志強,以此拉近彼此的距離,你是塗志強的朋友,你覺得他這個人怎麼樣?我們跟塗志強也是朋友。我是說真正有感情的朋友,要不然怎麼會冒著被警察懷疑的危險把自己的新帽子送給一個殺人犯呢。

為了進一步證明他們不是惡人,也為了說明他們跟塗志強是情感很深的好朋友,好為拉下來給鄭娟送錢做鋪墊,駱士賓解釋塗志強殺人的事,說強子是為水哥打抱不平才出那樣的事的。強子其實沒想整死誰,你剛也說了,強子是好人,當時也是多喝了幾口,就想教訓教訓那小子,這下手重了。殺了人就是殺了人,殺人者償命,這必須的。

這些話應該是之前水自流跟駱士賓商量好的,畢竟駱士賓不想送這錢,送不出他更高興,才不在乎什麼理由。但水自流卻盼著把錢送出,為避免駱士賓說起塗志強死的事說錯點什麼,事前就吩咐好駱士賓要怎麼說了,免得周秉昆誤會,甚至知道塗志強殺人才不是為他水自流出頭,而是為鄭娟出頭,這樣不就接近鄭娟恨他們的真相了嘛,錢肯定就送不出去了。

延伸閱讀  22年後星語星願主創再互動,結果張柏芝寫給任賢齊的信竟有錯別字

有了駱士賓的鋪墊,水自流開始道出主題——事情都已經這樣了,但是活著的人呢,還得活著。強子父母不在了,但他還有個媳婦。強子最後跟我說的一句話是,他媳婦懷孕了。強子死後,不,是人還沒死呢,強子的單位就把房子給要回去了,他媳婦沒地兒住,只有回娘家。她娘家有個弟弟。本來跟她媽媽一起賣冰棍,勉強能活,但是現在人一回去,肚子裡還有一個,難哪。

——那他媳婦沒工作,街道組織她上山下鄉,她為了照顧她媽和她弟弟,對了,她弟弟眼睛還看不見,就這樣東躲西藏,硬是沒有去,哪有單位會給她工作呢。之前,她嫁給了強子,嫁漢吃飯,天經地義。強子是老工人家庭後代,他的身份,對她和她的娘家都有好處。

周秉昆聽說塗志強媳婦的情況和處境後,一下子又發起善心來,擔心鄭家,說強子哥一走倒乾淨了,她這一家四口人咋活啊。

這話是水自流想听到的,說他們每個月給塗志強媳婦送三十塊錢,還告訴周秉昆鄭家地址。周秉昆不是傻子,對方既然把塗志強當朋友,要照顧兄弟遺孀,那為啥不自己送呢?水自流早就準備好了答案,說他媳婦恨我們,畢竟如果不是因為我們的話,強子也不會死。

見周秉昆沒有放下戒備,仍在懷疑他們是壞人,又說,我知道你現在擔心什麼,我可以很負責任地告訴你,我們不是你想像的殺人放火、欺男霸女的壞蛋,有人找我們麻煩,要跟我們打仗,我們是能躲就躲,但那次沒躲了,把強子給害了。

這一說,周秉昆就疑惑了,這普通老百姓怎麼就會有人找他們打仗呢,便開始靈魂發問“你們到底什麼人哪?”水自流的回答堪稱絕了,說你是什麼人?工人家庭出身,自己本身又是工人,你媽媽街道的積極分子,你哥你姐,響應國家號召上山下鄉,你是根正苗紅的紅五類。我們不一樣,我們怎麼會有地方上班呢,自己弄些小買賣,被逮了就認,不被逮,我們就接著幹,我們也是人,是人就得活。

這麼一說,周秉昆懂了,他是紅五類,眼前的兩個人顯然就是黑五類,他不認為黑五類全都是壞人,從眼前兩人尤其是跟他說了很多話的水哥的談吐來看不像是壞人,也就將就著信了。接過對方給的三十五塊。

後來到塗志強媳婦鄭娟家送了錢後,看到鄭家的貧窮更加知道水自流這筆錢對鄭家的重要性,從中也感受到鄭娟對水自流、駱士賓的恨,但此時的周秉昆並不知道鄭娟更恨的是駱士賓奪了她清白,水自流算是助紂為虐,以為真如水自流他們說的那樣,鄭娟恨他們僅是因失去塗志強,於是對水自流、駱士賓的話是進一步信了,往後每月準時到指定地方領錢送鄭娟。

在職業上水自流倒也騙周秉昆,他們就是做買賣的,不過跟鄭娟母親賣冰棍這種正經小生意不同,他們做的是當時被禁止的投機倒把生意,所以後來被抓了,這一進去就沒再給過鄭娟錢。當然,這是鄭娟生完周楠後的事了。

延伸閱讀  是誰逼得她們不敢變老?

鄭娟生周楠時,周秉昆一接到水自流通知就前去醫院了。水自流在電話裡說,鄭娟只認他,也就去了,他知道鄭娟恨水自流,對他可能也有點芥蒂,但好感度上要比水自流他們好些,這是鄭娟對他的信任,怎麼說也得來看看。令他想不到的是,到醫院後,水自流竟然讓他冒充鄭娟的丈夫,做孩子的爸爸,理由是他們看上去雖不像壞人,但你周秉昆一眼看上去就像好人,鄭娟太苦了,她下一個丈夫,一定得是個好人。這最後一句讓周秉昆甘願冒充鄭娟丈夫、孩子父親。

或許從見到鄭娟開始,周秉昆就喜歡上鄭娟,越是接觸下來,更愛鄭娟了,他不在乎對方已婚已育。何況塗志強死了,是個殺人犯,若別人知道那孩子的父親是塗志強會被欺負的,而換成他周秉昆則不會,這也算是善事一件。

周秉昆的善良、老實、開明,水自流早就看得明明白白,有意撮合他和鄭娟,讓鄭娟有個堅強的依靠,這也算對得上死去的兄弟兼相好塗志強了。同時,自己良心也好受些,畢竟鄭娟是塗志強掩飾他們這段特殊情感的工具,當工具期間,被駱士賓欺負了,還懷了孕。而最後這有意之舉還真成了,不過周秉昆、鄭娟可沒因這點特別感謝水自流,畢竟鄭娟因他們而受屈辱也是事實,但最後在法庭上幫助周秉昆那會夫妻倆是打心底里感謝的。

在對待鄭娟和周秉昆上,水自流要比駱士賓有良心多了,駱士賓不願對懷孕的鄭娟負責,從監獄裡出來後也沒想著去看鄭娟和周楠,直到知道自己喪失了生育能力,在搶兒子時才對鄭娟夫婦好些。後來周楠死了,什麼鄭娟沒文化、沒見識、頭腦簡單,周秉昆是吃他剩下的剩菜的話都出來了,明顯是把周楠的死的原因全都怪到鄭娟、周秉昆身上,內心就沒真正覺得愧對鄭娟。如果不是在和周秉昆的肢體衝突中摔死,還不知道要怎麼報復鄭娟、周秉昆呢。

而水自流呢,最初主張給鄭娟送錢,從監獄出來後,又提議要去看看鄭娟母子,後來對好兄弟駱士賓的去世雖也難過,但並不怪周秉昆,更沒有借駱士賓的死報復周秉昆,還勸退駱士賓妻子曾珊別為難周秉昆。周楠出世後,他唯一對鄭娟造成傷害的就是幫駱士賓搶周楠,而他這一行為,一是因為駱士賓是自己兄弟、生意夥伴,從情感和利益上都得幫駱士賓,二是因為他認為周楠跟著駱士賓會有更好的發展機會,有經濟條件出國留學,有大筆財產繼承。

總的來說,水自流的人生有污點,曾帶著駱士賓、塗志強等混跡社會,剛從監獄出來那會兒,還跟駱士賓走私過,但算不上大惡人,自依靠走私積累原始資本後,算是洗心革面了,做的都是正經生意,對鄭娟也一直心懷愧意。他能在最初讓周秉昆聽他的,最後也讓周秉昆對他感激三分,其文質彬彬的外表以及聰明才智不是關鍵,關鍵是良心未泯。

本文由清淺之說原創,歡迎關注,一起挖掘有內涵的娛樂生活!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