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W+在線觀看,如此火爆的崔大爺,為何上不了春晚的舞台?


文/桐城一派

經典就是經典,不管你把它藏多久,歷久彌新,沁人心腑。

“現實像個石頭,精神像個蛋;石頭雖然堅硬,可蛋才是生命。”4月15日晚8點,崔健首場線上演唱會《繼續撒點野》準時開唱。

當一身黑色裝扮,帶著標誌性綴紅五角星帽子的崔健出現時,即便隔著屏幕,也能感受到火一般的熱情。伴隨著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音樂,這個61歲的老男人,再一次讓人如痴如醉。

有統計說,崔健線上演唱會有超4000萬人觀看,確切地說是4484.8萬人,還收穫了1.1億個點贊。

從1986年北京工體,到疫情肆虐當下的這場特殊“演唱會”,崔健火了36年。不炒作、不上節目,你以為他早涼透了,結果一出場,好傢伙,四千多萬人觀看。

崔健,似乎是專門為中國搖滾樂而誕生的天才。 1986年,“中國搖滾教父”崔健在北京工體第一次喊出“一無所有”,宣布了中國搖滾樂的誕生,這是中國音樂史上一個革命性的、里程碑式的聲音,崔健也由此奠定了其在中國搖滾樂歷史上的開山鼻祖之地位。

搖啊搖,搖到外婆橋。崔健這一搖,竟然搖了36年,自己也從一個20多歲的毛頭小伙子搖成了一個滿臉滄桑感的61歲油膩老漢。

當年那個穿長褂、彈吉他的青年,那個高歌“一無所有”的邋遢男人,那個用搖滾感動了一代人的音樂天才,36年後,又在用同樣的方式為中國的搖滾樂吶喊,令人感慨,叫人噓唏。

延伸閱讀  小黃鴨和魔仙小花爭C位?宋佳殷桃要爭獎? S媽誇具俊曄很有義氣?

不知道這是崔健的悲哀,還是中國搖滾樂的悲哀?

搖滾是自由的表達,個性的獨立以及思想的飛揚。崔健的歌聲,有率真的自我,有現實的粗糲,有百感交集的人生,有直擊心靈的旋律,也有理想主義的追求。

崔健把自己活成了搖滾樂,也活成了一個永葆童心的孩子。

這,就是崔健的力量,也是文化的體面與尊嚴。

如果老夫不是跟他差不多年紀,如果老夫這麼多年來對他歌曲的喜愛,就體會不到崔健歌曲的魅力,感受不到崔健的力量。

“我曾經問個不休,你何時跟我走,可你卻總是笑我,一無所有”。

經典的,永遠都有生命力,無論時代變遷,無論滄海桑田。今天,還有那麼多人喜歡崔健,印證了這一點。人們喜歡他的歌,更喜歡世俗的快樂與自由。縱使“一無所有”,還有獨立的表達,自由的追求,對善惡的辨別,和對弱者的惻隱之心。

老夫以前一直很納悶,憑藉崔健在中國搖滾樂的地位,為何30多年來沒有上過一次春晚呢?為何在民間有號召力的搖滾上不了春晚的舞台呢?央視不是說“開門辦晚會”嗎,那為什麼春晚的大門一次也沒向老崔開放呢?

現在,似乎找到答案了。

一是搖滾樂難登大雅之堂。儘管西方搖滾樂非常流行,西方人對它頂禮膜拜,十分喜愛,但到了中國卻被視為異類,認為這是街頭混混、嬉皮士的自娛自樂,上不了檯面。

延伸閱讀  2015年,娛樂圈的一位女藝人爆料說,自己被導演陳雙印毆打並且被強姦

你想想,春晚是全國人民的年夜飯,你讓一群穿著怪異、聲嘶力竭的人在舞台上高呼“我曾經問個不休/你何時跟我走”,成何體統?

二是崔健形像不佳。春晚是向全世界播出的,不僅華人看,外國人也在關注著,春晚演員代表國家的形象,男的要帥,女的要靚。

崔健不修邊幅,長著一張苦瓜臉,苦大仇深的樣子,跟節日喜慶的氣氛格格不入。本山大叔雖然也長著一張苦瓜臉,但人家是演小品的,是節目的需要。

三是崔健曾經抨擊春晚假唱。崔健一直以來對假唱深惡痛絕,似乎打算將自己的畢生精力投入到反對假唱的宣傳中去。

他說:“現在的春節聯歡晚會,還有《同一首歌》都有可能存在假唱,你們要警惕這兩個節目。”這不是不給春晚面子嗎,憑這句話,春晚就可以封殺你一萬次。

春晚清高,春晚眼高,陽春白雪看不上下里巴人。春晚不帶你玩,咱就自己玩。去你的春晚吧。希望像崔健這樣的歌者與搖滾樂發出的光,連同千千萬萬的光,帶我們走向溫暖的遠方。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