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裝美男如何正確耍帥


先交個底,其實對鄭業成的臉不是特別熟悉。但無意間,刷到他在片場挽劍花的花絮,直接給我看傻了。我去,真的有人可以不用特效,把劍吸在手掌然後轉起來啊!

1.不怪我大驚小怪,我當然知道,挽劍花在十多年前的古裝武打戲中是一門基操,零特效,更不可能搖慢鏡頭給你造氛圍——可那是十多年前。

現在的武打戲像搞笑來的,打了,又好像沒打,甚至連舞蹈都算不上。 B站有阿婆主剪了一段某劇的挽劍花,馬步是鬆的,表情是便秘的,劍花……不如說在搖花手。

對比就顯得鄭業成有點真東西。他也一直被寄予厚望,歸類在“怎麼還不紅”系列裡。臉不錯,演技跟得上,怎麼還不紅呢?紅本來也不是你門門高分就會兌現的事情。

但只要你拿高分,被看見不是難事,接下來就耐著性子等吧,萬一呢。比如眼下這光景,古裝醜男橫行,吊個威亞還吊出了身歪體斜的短板——對鄭業成是個“萬一”。

不過講道理,鄭業成扎進古偶裡拍打戲,屬實是降維打擊了。 7歲學京劇,10歲考入上戲附屬戲曲學校,2010年考入中國戲曲學院。重點來了,學的還是武生。

鄭業成的京劇表演那不等同於考上了清華,轉頭又跟小學生們擠一間教室讀書?所以,砸別人手裡是特效的畫面,對鄭業成來說,童子功罷了。就說他挽劍花的這部劇,他演一個錦衣衛。第一集就打了兩場,跟逃犯正面剛這段爽斃了。先拉全景,鏡頭貼著地面竄過去。

再切近景,迎面一頓爆砍,接飛身翻跟斗,穩穩落地後發起背後進攻。

行吧,原諒你們滾山坡了。

時間再倒到2020年,鄭業成也有一部劇很分裂叫《三千鴉殺》。也是非打鬥的部分就垮,一到鄭業成開打,整個猶如視覺淨化,氣兒都順了。藉機研究了一番鄭業成的臉。

延伸閱讀  他來了他來了,嘎子帶著新套路賣貨了

看上去,真是跟舞刀弄棍沒半毛錢的關係,反而帶幾分美男相。文縐縐的美,加持上了武,所以能演《鶴唳華亭》里文武雙全的顧逢恩。而撇開了武,鄭業成扮賈寶玉應該也蠻適配。還是《三千鴉殺》,他作為人類的身份是貴公子,懂音律會畫畫,日常單品是一把折扇。

扇子這東西就非常認人了。長得平平無奇扇一扇,那叫老大爺乘涼,臉貴氣了,扇出來的風都鑲了金邊。所以風流倜儻純靠演,是演不出來的。

這部劇也讓鄭業成把扇子給玩兒透了。除了像上面那種折起來轉,他有一個全劇名場面,漫不經心說著話,手指跟開關似的,支起扇子轉了三圈。

跟挽劍花比,不是多了不起的技能,但能弄出一些貼人設的、“花里胡哨”的小動作,觀眾會感受到一個演員動沒動腦筋。補充一句,鄭業成轉扇子的最高紀錄是6圈。

2.今天聊的重點不完全是鄭業成。是從鄭業成展開說說,這門在古裝武打戲中失傳很久的“萬物皆可轉”神功。挽花劍只是其中之一。不過說“失傳”也不特別準確。

古裝是很愛給男主配武器的,劍、扇子、笛子,總歸要佔一樣,拿在手裡好比搭了一個名牌包,有就是有了身份和形象。其次才是用來打架。但很多架打得吧,太放水了,像開頭那一場,劍都轉得快飛起來,但你說那是高手,真的嗎我不信。轉扇子打架能做到羅云熙的美感,已經叫驚艷了。

呃,按過去的標準,羅云熙這套或許更該叫花拳繡腿。但他勝在那種型、那股氣很挺,起碼像個厲害的樣子。龔俊的溫客行也轉扇子,也屬於這一類“形似”。

但如果安排溫客行和上官透對打,看拳腳、力度、招式,可能上官透的勝算大一些。不過這也有點強人所難。羅云熙學芭蕾出身,拍打戲已經贏在了起跑線。

這是一條硬道理。除了練家子們,成龍、李連杰、甄子丹處於打戲食物鏈的絕對頂端,往下,就該排到學戲曲、學舞的演員。那種基本功、儀態、身體協調性總不會差。

北舞的喬振宇,打戲也很漂亮所以基本上,在打戲領域掙得一壁江山的演員,最多是從小跳舞的,再就是鄭業成這類學戲曲的。他們邊打邊轉個道具,肉眼可見,就是比特效打架過癮得多。這裡舉例一個女演員,劉亦菲。雖然金庸沒給五星好評,但小龍女一躍而起,輕飄飄懸在一根線上然後入睡的動作太仙了。沒有從娃娃抓起的舞蹈功底很難做到。

但劉亦菲還有一個不常被cue的絕學就是挽劍花。宣傳《花木蘭》時錄節目,現場教學主持人怎麼甩怎麼換邊,外國人跟見著外星人似的,下巴落地上。有戲曲打底的典型必然是鄭少秋。拜師過粵劇大師陳笑風,又跟著劉家良學武功。老派巨星從來不止於臉好、戲好,他們太懂得,如何在虛華的名利場憑真本事吃飯。

也是最近翻資料才知道,鄭少秋拍楚留香時患了嚴重的肝病——帥倒一代人的楚留香,背後竟是一副病體在強撐。記者問他怎麼堅持,他一笑,“坐輪椅也要拍咯。”這像是病到坐輪椅的樣子?扇子也是香帥的標配。不,應該說,是鄭少秋的第一官配。鄭少秋、趙雅芝可以解綁但扇子和鄭少秋必須給我鎖死。以至於到《戲說乾隆》繼續搖一把扇子仍百看不厭。那扇子擱秋官的手裡也跟活了似的,啪一打開,可以是劍、盾牌,啪一收,就一物件兒。這一開一收的手活,當年的小孩沒誰不學的,光甩出那個聲響都覺得自己老帥了。

3.鄭少秋是我對“公子就該配扇”的啟蒙人。他也真真兒把耍扇耍成了一項終生成就。所以古龍都酸他,“世人只知鄭少秋淡忘了古龍。”是氣啊,扇子是古龍的專利才對。古龍太愛給男主們配扇了。楚留香外,花無缺、花滿樓、李尋歡,人均一把。拉出來一對比,少不得有人要出洋相。比如胡一天版花無缺,這是真的當搧風在用吧?

蘇有朋,好點兒。

吃驚的是演花滿樓的張智堯。這時期的他不年輕了,但踢腿、揮扇,力道足得能劈牆。他跟鄭業成有一丟像,都頂著一張美男臉打最狠的架。當然張智堯也是從小練武的。

小李飛刀焦恩俊就太熟了。但你知道,“啥都能轉”這個名梗是為焦叔量身打造的嗎,2018年沖了熱搜第一。

以下是不完全統計的,焦·啥都能轉·恩俊的才藝展示。轉過笛子。

延伸閱讀  當木頭美人遇到靈氣美人,陳紅輸了2次,周迅何晴太亮眼了

長棍。

劍。

琴。

扇子。

披風。

頭盔。

打火機。

手機。

槍。

女主。

狠起來連自己都轉。

因為對焦恩俊的認知是從瓊瑤劇起步,一度誤解他是花瓶男。殊不知也是真練過功的,雙截棍、跆拳道、太極、小擒拿都能來點兒。早年上節目聊到這塊,焦式凡爾賽能把人笑死。 “開始跟武行打嘛,人家說你怎麼出腳刀,我練跆拳道是出腳刀的,那才知道,哦,要換腳掌。再融合一些武道,動作就變比較好看。”好啦乖,知道你有腳刀。

也確實交得出硬貨。劇裡眾多名場面不提了,說他錄《非常靜距離》那次。來了一位武指,跟大家展示一把開了刃的劍。焦恩俊來癮了,“我試試。”武指緊張得不行,千叮萬囑,所有人也躲遠遠的。結果就見焦叔獨霸舞台,出劍,挽劍花,收劍,一氣呵成。完了又嘚瑟上了,“收劍不能看哦,看就傻了。”

能把開刃的劍耍到無視,背後下過多少苦功只有本人知道。不過誇焦恩俊、鄭少秋的打戲好看,有點老生常談了。最後講一個半冷門人物謝霆鋒。關於他打戲的最新記憶是《怒火重案》這段,耍蝴蝶刀耍成了無影刀。

但誰還記得,曾經,謝霆鋒也演武俠高手的,05年版花無缺。注意哦朋友,謝霆鋒不屬於打戲食物鏈的前三類,做歌手時也以摔吉他見長,不太跳舞。但他23歲演花無缺,各種轉著扇子打架無比賞心悅目——看出蘇有朋多弱了吧?

23歲,也就是這屆小鮮肉的年紀。但謝霆鋒那屆,哪怕是一招一式,“來真的”是一條底線,不會就要練會,練成真的。當年有一條花絮就拍下了謝霆鋒在反复練習甩扇。兩手換著甩,扇子翻轉著甩,手像生出了磁力。

延伸閱讀  李嘉欣當年的腰是有多粗?朱茵站在旁邊都顯得特別嬌小!

鏡頭拉遠一點,嚯,群演在後面全看呆了。

也是,能比帥哥更好看的,就是帥哥耍帥了。或許世上並不存在“油膩的耍帥”,會膩人,要么是不夠帥,要么是耍得不到位。謝霆鋒早生了20年是一些人的幸運。

可能還是審美、訴求、標準改變了。這種變,不光觀眾在換代,做事的人也輪走了幾批。像謝版的花無缺,導演是王晶。劇是很魔改,但香港人拍打戲,那算老本行。所以到謝霆鋒,這個香港影業餘暉中蹦出來的巨星,還是在按行業的老規矩辦事,該拼就拼,該耍起來的扇子,必須耍到像模像樣。這點到40歲耍蝴蝶刀都不變。

花絮裡的練習鄭業成要紅,就要有這種耐熬耐摔耐造的覺悟。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