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梅瑩:歲月不敗美人,野百合也會有自己的春天……


作者:山佳上世紀八十年代,《大眾電影》雜誌應是最時尚的品類,內有中外影星的畫頁,算得上一窺外面世界的窗口。如今再回首,那時的明星如李秀明、張金玲、吳海燕等已不見踪影,而斯琴高娃、劉曉慶與潘虹,要么體形巨變,令人徒呼奈何,要么一臉玻尿酸,不忍卒看,要么總是扮演惡婆婆,渾身上下充滿著戾氣。好在還有一位“70”後的黃梅瑩,也就是今天的女主,依然散發著濃濃的優雅與淡定……

01黃梅瑩,1950年7月7日出生在上海。爺爺是資本家,條件優越,黃梅瑩自幼受到傳統文化的熏陶與良好的家庭教育。徐匯區花園洋房裡發生的一切,永遠留在她的童年美好記憶中。小學二年級,已是中隊委員的黃梅瑩,不小心弄丟了袖標,於是她跑到辦公室,找到負責的老師說明情況。就這樣,氣質卓絕的她被上海少年宮的舞蹈老師一眼相中。從此,黃梅瑩加入了少年宮的舞蹈隊,開始接觸文藝。電影《霓虹燈下的哨兵》,在上海拍攝。 13歲的黃梅瑩,被幸運地選入群眾演員。與喜歡的明星陶玉玲近距離接觸,這令正值青春期的黃梅瑩大為眩暈。從此,演員夢在她的心田裡悄悄萌芽。 1966年文革的到來,令所有的一切都變了模樣。過世的爺爺,已不能再為全家提供庇護。於是,黃家被掃地出門,逐出花園洋房,安置在簡陋的房子裡。奶奶被迫拿起掃帚,成為“清道夫”;身為工程師的黃父,被下放到江西勞動改造;家中的重擔落到黃母身上,她毅然拿起繡花針。不分晝夜的勞作,令黃母的身體日漸衰弱。但為了一家人的溫飽,黃母還是針不停手。黃梅瑩多想幫助媽媽撐起一個家,但隨著文革的深入,中學畢業的她還是被下放到崇明島農場,開始了“農耕生涯”。那一年,她18歲。

02挑河沙,乾重活,肩膀紅腫、淤青、出血,對黃梅瑩而言,都視為平常。既然命運的推手將苦難加持,那就勇敢地去迎接好了,在廣闊天地里大有作為,也不失為一種面對現實的勇氣。 1968年,為配合政治形勢,各地成立宣傳隊,文藝演出也適時而起。正巧少年宮的一位小伙伴,正在宣傳隊。在這位小伙伴的熱心引薦下,黃梅瑩就從修地球的“農民”,調到了急需人才的宣傳隊。那一年,命運似乎對黃梅瑩露出了久違的笑臉。 1970年,總政歌舞團在上海招生,少年宮的老師把消息傳遞給黃梅瑩。就這樣,得知消息的她,很幸運地參加了考試,並被錄取。其實,按照當時的政審條件,黃梅瑩並無資格被錄取,畢竟有個資本家的爺爺,很減分的。好在招生的王翠年老師,出於愛護人才的目的,將黃梅瑩帶到了北京。從此,黃梅瑩開啟她人生的新篇章。

03穿上綠軍裝的黃梅瑩,成為總政歌舞團的報幕員。她英姿颯爽的颱風,令無數戰士傾倒。但黃梅瑩很清楚,報幕員畢竟是吃青春飯的,而有一技之長才是安身立命之本,她的演員夢一直在湧動。在總政話劇團,黃梅瑩有幸參與了《萬水千山》的演出,擔綱紅軍衛生員李鳳蓮。 1977年,著名導演嚴寄洲(《野火春風斗古城》,就是他的作品)決定將《萬水千山》搬上銀幕,而原班人馬不動。這樣,黃梅瑩以同一角色第一次觸電。那一年,她27歲。在那個時代,能有幸在電影上露臉,都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畢竟,國產影片的數量屈指可數。隨後,黃梅瑩又被八一廠導演王蘋發現,出演《我們是八路軍》中的張琦一角。機會開始垂青黃梅瑩,她得到導演李前寬的幫助,進入八一電影製片廠,成為一名正式的電影演員。電影《瞬間》,反映的是“九一三“事件內幕,黃梅瑩在片中出演一位工程師的女友。因題材敏感,電影公映一周後便下線。 《星星欲曉》影片中,黃梅瑩飾演一位女醫生。這位女醫生因年輕時感情受挫,一輩子獨身。因內容太過悲劇性,電影沒待拍完,劇組就已解散。 1980年,白樺編劇的《苦戀》,黃梅瑩擔綱女一號。拍攝過程中,她跟著當地的漁家姑娘學搖櫓,白皙的皮膚被曬得黝黑。又是一個悲劇,影片倒是拍完,但各種爭議此起彼伏,到底未能公映,還是意難平。此時的黃梅瑩,得到了”內部明星“的稱謂。

延伸閱讀  如果李小龍沒有英年早逝,他的影響力能超過劉德華嗎?

04如果能在大銀幕上一展風采,誰又願意當什麼內部明星啊? ! 《人到中年》的導演孫羽,此時向黃梅瑩伸出了橄欖枝。陸文婷一角,他最為屬意端莊大方、優雅脫俗的黃梅瑩。但沉溺於《苦戀》一片的批評中,黃梅瑩未能接受內容敏感的《人到中年》,她拒絕了孫導的邀請。而潘虹出演了陸文婷一角,並斬獲了金雞獎影后的桂冠。這世上最大的遺憾,不是失敗,而是我本可以。黃梅瑩陷入了巨大黑洞中,與《人到中年》的失之交臂,令她無數次輾轉反側。好在日子還要一天天過,再大的遺憾在歲月的蕩滌中也是風輕雲淡。放下爭強好勝的執念,黃梅瑩學會打磨自己的演技,她從未間斷在藝海生涯中的跋涉,機會隨之而來。 1990年,電影連續劇《渴望》的上映,萬人空巷。黃梅瑩飾演王亞茹一角,此時的她,才被諸多觀眾所熟知。這一年,她40歲,已是一個男娃的母親了。有記者曾採訪黃梅瑩,問她”出師未捷,可曾後悔“?但黃梅瑩雖然認同”出師未捷“,但感覺也沒有什麼後悔可言的,因為可能通過這種種的周折,會更磨礪自己的心態,也同樣錘煉了自己。

052005年,顧長衛的《孔雀》一片,黃梅瑩飾演母親。為了瘦弱而憔悴,黃梅瑩減少睡眠時間,盡量貼近片中的形象。為了一口正宗的安陽當地土話,她跟著复讀機練習了一個月有。如此鮮活的母親形象,令黃梅瑩拿到了金雞獎最佳女配角。彈指一揮間,她已經55歲了。對比劉曉慶、斯琴高娃與潘紅,黃梅瑩的榮譽來得要晚一些。 ”儘管一生再黯淡,平庸的歲月再漫長,也總可以等到花開的瞬間。這樣的瞬間,但足以將生命照亮“。 2020新冠初年,黃梅瑩以《囧媽》一片,再次進入大眾的視線,收穫一片好評。如今已是72歲的黃梅瑩,與夫君金鑫牽手38年,從無緋聞,家庭幸福,生活美滿。

延伸閱讀  周迅太會撒嬌了,穿燈芯絨西裝趕飛機,霸總打扮雙眼笑瞇瞇好含羞

人生百態,冷暖自知,生命本身就是在不斷得與失的循環中,一直向前。黃梅瑩的藝術人生,一次次在無聲的留白中,道出:人生是場馬拉松,耐力比爆發力更重要,歲月不敗美人,野百合也會有自己的春天……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