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遊記》第二期才進正軌,西遊角色功能很貼切,張若昀成大贏家


最近嚴敏的綜藝《新遊記》播出,從名字也能聽出是有《西遊記》元素的一檔綜藝,在節目一開始嚴敏也說六位嘉賓會分別匹配師徒五人(加白龍馬)的角色,扮演各個角色在節目中”取經“。只是兩期下來,嘉賓依舊在初始階段,甚至連身份都還沒有,進度可謂稍微有些緩慢。

因此也不能怪很多網友吐槽《新遊記》首期拖沓,國內題材的真人秀節目更多的講究快速切入,基本是開頭幾分鐘就把角色分配的明明白白。而第一期除了搶桃外,就只有嘉賓給師徒角色設置障礙,從第二期的狀態來看,導演組似乎是不太認可這些“戒律”,可能是評估之後覺得有些難,這樣一來這第一期被吐槽也真不算冤。

所以在小八來看,節目第一期可以濃縮一下,跟第二期結合,第二期六位嘉賓開啟了”48小時生存挑戰“,挑戰結束才開始分配各自的人物角色。在第二期的末尾,這個節目的模式和框架才算是初見端倪,才算是真正的走上了《新遊記》的正軌。

雖然第二期在我看來比第一期進步太多,但明星打工在真人秀中並不少見,遠有《極挑》六人,近也有《五哈》一行都玩過這樣的路數,所以節目想要出彩還需要有自己的特點和優勢,從後面角色的權利和義務來看,導演組這次的設計是挺有意思的,而且也確實有《西遊記》的文化在裡面。

陳飛宇由於獲得了最多的唐僧勳章,成為了唐僧的扮演者,這裡唐僧的權利是緊箍咒,只要是自己不開心,自己就可以懲罰孫悟空,將自己的不開心轉移到悟空身上,義務則是徒弟受懲罰時,唐僧都要陪同。這點確實是符合原著中唐僧老是受難的劇情。

總體來說,唐僧這個人物設計在節目中是挺能出效果的,尤其是在行使權利的事情上,可以盡情的”折磨“悟空,當然這個效果也具有一定的未知性,一個能放開玩的和客客氣氣的肯定是不一樣的,所以也希望陳飛宇能放得開一些。

至於悟空則由王彥霖擔任,悟空的權利是全程可以使用一張且僅此一張機票,義務則是要拔掉身上的腿毛幫助隊友。這個相對於唐僧在權利上並沒有太多做效果的空間,但是在義務上確實是比較適合王彥霖這種憨憨類型的嘉賓,我覺得王彥霖在之後肯定會”仗義疏毛“。

延伸閱讀  女網紅為何不進娛樂圈?網友:她們並不稀罕,因為比明星掙得多

由於陳飛宇沙僧勳章也是最多的,所以導演組要陳飛宇選擇將沙僧的角色給誰,最後陳飛宇選擇了林更新,沙僧的權利就是擁有團隊的一票否決權,只要他說”誰誰誰說得對“,那團隊就得聽從(嚴敏笑場了),義務則是承擔所有的行李。

這個角色我認為是這師徒幾人中比較舒服的一個,從權利上看是團隊的決策者,一票否決權在理論上是沒有上限的,想幹啥都得經過林更新同意。而挑擔這個說法其實也就是前期可能會提兩句,以明星的情況來看,根本不可能設置太多的行李,之後大抵是不會有太大的義務,在我看來是這三個里唯一一個權利大於義務的。

岳雲鵬則佔據了豬八戒的位置,豬八戒的權利也很簡單,《西遊記》中豬八戒多次要散伙,因此權利就是每當岳雲鵬說散伙時,他就可以拿走一件東西,義務則是需要安排所有嘉賓的伙食,幫助他們吃飽飯。

這個也算是個好角色,在一些遊戲環節和任務環節中有奇效,而化緣其實也不難,他只是負責安排,並不需要掏錢,而且只需要吃飽飯也沒說要吃好飯。所以八戒大可以一天三頓泡麵打發眾人,然後自己去吃點好的。

之後黃子韜如願的得到了自己最喜歡的白龍馬,這個角色在我看來是純節目效果,權利是可以捨棄師徒優先跑路,義務則是在唐僧需要時,要背著唐僧,而且要規劃線路。

小八可以預判,黃子韜這角色必定在節目效果上貢獻最多,當然最後背陳飛宇這條基本可以忽視,以陳飛宇的性格來看,不到萬不得已大概不會讓黃子韜背自己,除非是倆人都想跑路的時候。而以黃子韜的莽撞風格,這規劃前進路線必會有翻車的情況,到時候給師徒領到歧路,然後自己跑路,一波下來節目效果拉滿。

秉持著輸就是贏,張若昀到最後是一個角色沒拿到,不過任誰都知道節目組不可能真的淘汰掉一個嘉賓,畢竟這又不是競演節目,所以最終張若昀得到了自己夢寐以求的蓋茨比的角色,不對,是善財童子。權利就是掌握所有人的錢財,義務是不能單獨花在自己身上。

延伸閱讀  央視《新聞聯播》播報“急稿”,康輝頻繁低頭念稿,播報沒有停頓

這個角色設計的很明顯是財務,在這個鬆散的團隊中,財務基本就是團隊的靈魂,誰有錢誰有權,而且這個義務也是漏洞百出,雖然不允許單人消費,但是也沒說必須消費所有人,他想幹啥弄兩份就可以完美化解義務。張若昀幾乎是這次分角色的最大贏家。

從如今走上正軌的模式來看,節目是值得期待的,這個新類型或許會在嚴敏的手裡發光發彩,不過唯一問題就是嘉賓的發揮,舞台搭好還是得有人唱戲,如果嘉賓能很好的揣摩角色特點,再加上大膽,就能做出很好的效果,但如果嘉賓需要靠節目組在後面提示才會發動權利和義務,整個節目就會顯得僵硬且死板,你們覺得哪個角色最好呢?後續我們拭目以待。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