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不服從他就是不服從我”,揭秘劉強東大權背後的二號人物



劉強東很少露面了。

自從2018年“性侵事件”曝光後,劉強東刻意降低了自己的曝光度。去年11月,劉強東因個人原因請辭第十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獲批,避開了一次非常重要的公開亮相的場合。

“不服從他就是不服從我”,揭秘劉強東大權背後的二號人物 1

劉強東

不過,真正讓人感覺他要隱居幕後的是他不斷卸任京東系高管職位。據不完全統計,劉強東僅在2020年已卸任近50家京東系公司的高管職務。

大權在握

根據京東最新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交的20-F年報,劉強東持有15.1%的京東​​股份,但是他的控制權通過加權投票權被放大,擁有78.5%的投票權,可以說“一手遮天”。

據路透社此前報導,按照京東規定,只要劉強東還是董事,京東董事會就無法在他缺席的情況下作出有約束力的決定,除非他出席,不管是親自出席還是通過電話會議。

“不服從他就是不服從我”,揭秘劉強東大權背後的二號人物 2

劉強東持有78.5%的投票權

如果劉強東缺席,京東董事會只能在他允許或生病的情況下作出決定。京東公司條款中明確排除了“在他意志受到任何限制”允許董事會做決定的情況,這意味著劉強東即便在牢裡也保持對京東控制權。

但是,劉強東“一手遮天”的壞處在於,如果他出了什麼事,京東就沒有正常運營了。

“二號人物”浮出水面

在劉強東卸任的一系列京東系高管職務中,有一個值得關注。 4月初,京東的運營主體——北京京東世紀貿易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劉強東卸任法定代表人、執行董事、總經理,徐雷接任執行董事、經理和法定代表人。

徐雷是誰?京東零售集團CEO。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危機中,劉強東把帶領公司度過這一自公司創建以來最大危機的擔子交給了徐雷。徐雷掌管京東核心零售業務,創辦了回應阿里“雙11”的“618”年中購物節。

劉強東正逐步把更多權力下放給徐雷。自2019年以來,徐雷率領京東代表團參加達沃斯經濟論壇,並且在本月取代劉強東成為京東運營主體京東世紀的法定代表人,越來越像劉強東的潛在接班人。

過去十年,徐雷一路高升,在2019年正式成為京東主要零售業務的負責人。他被視為劉強東親自挑選帶領公司進入“超零售”(hyper-retail)未來的人選。所謂超零售指的是,在增強現實(AR)等技術支持下,實體零售和線上零售的界限已經變得模糊。京東依靠自主倉庫和送貨人員度過了中國疫情危機,不過這種成本昂貴的運營模式受到了對手和分析師的質疑。

成名作:618購物節

徐雷生在部隊大院,長在部隊大院,很早就決定在銷售和營銷上採取不同的策略。直到現在,他依舊保持著那種叛逆的性格,左臂上刺著紋身,帶著耳釘,喜歡滾石樂隊的激情。

“不服從他就是不服從我”,揭秘劉強東大權背後的二號人物 3

徐雷

在聯想、好耶廣告度過了自己的早期職業生涯後,徐雷在2009年加盟京東負責當時剛剛開始發展的網上商城的營銷。隨後,徐雷曾經離開兩年時間,去經營品牌鞋的優購網擔任首席營銷官。 2013年,徐雷回歸京東,負責京東零售網站的大改,放棄了沿用多年的360buy名稱,推出了現在大家熟悉的小狗吉祥物。

不過,徐雷的最大成功還是在於創辦了屬於京東的購物節,回擊了阿里的“雙11”。 2014年,徐雷堅持主張創辦京東自主購物節,但是這一提議遭到了激烈反對,因為京東高管們知道公司無法承受舉辦一個24小時購物狂歡節帶來的壓力,這會讓其物流網絡陷入混亂。例如在2019年,阿里快遞合作夥伴就配送了逾10億個包裹。

“當我提出這個想法時,大多數人都反對我。”徐雷回憶道。他的解決方案是,圍繞著每年6月18日的公司成立紀念日把購物節拉長到幾週時間,利用京東長期以來在電子領域的專業技術。於是,“618”購物節誕生了。阿里等其他對手也都在618購物節期間全力一搏。 2019年,618購物節的銷售額達到創紀錄的290億美元。

“不服從他就是不服從我”

投行伯恩斯坦公司駐香港分析師戴昊(David Dai)認為,劉強東並沒有一個清晰的接班人計劃,但是顯然他現在已經找到了一個“二把手”。

的確,沒有人預計劉強東會立即讓出所有控制權,許多事情可能會在不夠穩定的後新冠肺炎疫情時代發生變化。劉強東依舊通過雙層股權結構穩穩地控制著京東。另外,騰訊和沃爾瑪也持有京東股份。

但這也是投資者擔心的。 2018年,劉強東因為涉嫌強勁在美國被捕,並遭到明尼阿波利斯警方的調查。這一調查突顯了京東的“關鍵人物風險”,迫使劉強東退出公眾視線,傷害了京東在2018年的股價。

“2018年是京東過去十年的一個低谷,不管是業績層面還是員工士氣,”徐雷說,“我們沒有取得任何重大突破。”

不過,徐雷的形象得到了進一步提升。 2019年,他首次成為了618購物節的主角。就在徐雷當年獲得晉升後的一次內部會議上,劉強東對他的高管們說:“如果你們不服從徐雷,就意味著你們不服從我。”

“我沒有提出這一要求,我也不喜歡這種方式,”徐雷證實了劉強東的這一表態,“他可能有些著急,希望他的支持能夠加快公司的轉型。”

表面上看,京東似乎重回正軌。京東已經實現了自2014年上市以來的首次年度盈利,其銷售額和用戶數量增長的速度超出預期。京東此前預計,今年第一季度營收將至少增長10%。

“對於所有公司和行業來說,這次疫情給我們好好上了一趟現金流管理的課程,”徐雷說,“坦白講,過去一二十年的中國,大家都習慣了快速業務增長。 ”

展望未來,徐雷想要引入新舉措,幫助京東加快向一家以供應鍊為核心的全渠道零售商轉型。不過在某些領域,京東還遠遠落後於對手。生鮮食品在此次疫情中非常搶手,但是京東佈局較晚,其7Fresh生鮮超市在中國有大約20家門店。相比之下,阿里擁有上百家盒馬鮮生門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