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外媒:劉強東退居幕後 潛在接班人徐雷走向前台



國外媒體今日發表文章稱,京東創始人兼CEO劉強東正退居幕後,而那些在京東做過實事的人,包括徐雷,正從後台走出來,這對提振投資者信心是一件好事。二十多年來,劉強東將一個小小的郊區電子產品銷售點(京東)打造成了中國第二大電子商務帝國。如今,這位億萬富豪企業家正退居幕後,委託其副手徐雷執掌京東,以渡過公司成立以來所面臨的最大危機。

外媒:劉強東退居幕後 潛在接班人徐雷走向前台 1

當前,劉強東逐漸將更多的控制權讓給徐雷,後者之前運營著京東的核心零售業務。自2019年以來,徐雷一直率領京東代表團前往達沃斯,並於本月接替劉強東擔任一家關鍵子公司的負責人。這些都提升了他作為假定繼承人的資歷。

在一次專訪中,45歲的徐雷勾勒出京東的業務如何經受住新冠病毒疫情的初期衝擊,以及未來將走向何方。隨著消費者被微信等社交媒體日益吸引,未來五年內,京東網站(JD.com)和平台對公司營收的貢獻預計將低於50%。

徐雷希望按照京東最近推出的、類似Groupon的折扣應用程序(App)的思路,創建更多針對不同消費者和購物行為的平台。而新冠病毒疫情的爆發正在加速這一進程,因為它推動人們轉向支持多種功能(從視頻直播到聊天)的應用程序,這使得定製或專門的服務更具吸引力。

徐雷在一次視頻會議採訪中稱:“很多人還是只知道京東是網購平台,但我們有許多業務和銷售來自所有渠道,包括線上和線下。京東將與用戶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京東將無處不在。”

徐雷2009年1月正式加盟京東,歷任京東商城市場營銷部負責人、無線業務部負責人、京東商城營銷平台體系負責人、京東商城副總裁和京東商城輪值CEO等多個重要職務,2019年他正式接管了京東的主要業務。

徐雷被視為劉強東親手挑選的、帶領公司進入“超級零售”未來的人選。所謂的“超級零售”的未來,是指實體商業和在線商業之間的界限通過增強現實(AR)等技術變得模糊。這一次,京東依靠自己的倉庫和送貨工人,度過了疫情危機。但這是一種代價高昂的方式,競爭對手和分析師都對此表示過質疑。

到目前為止,徐雷最大的成功應該是對阿里巴巴“雙11”光棍節促銷活動的回擊。 2014年,徐雷堅持認為,京東需要拿出自己的標誌性活動來對抗阿里巴巴。但這一想法遭到了激烈的反對,因為高管們知道,京東舉辦不起這種24小時的促銷活動,因為這可能會讓其物流網絡陷入混亂。作為參考,阿里巴巴的合作夥伴在2019年“雙11”遞送了超過10億個包裹。徐雷回憶說:“當時大多數人都反對我。”

徐雷給出的解決方案是,在公司6月18日週年紀念日前後將其延長幾週,並利用京東在電子領域的長期專業知識。於是,“6.18”橫空出世。 2019年,京東“6.18”促銷期間的銷售額達到創紀錄的290億美元。

伯恩斯坦(Bernstein)駐香港分析師大衛·戴(David Dai)稱:“除了劉強東,那些在京東做過實事的人,現在正從後台走出來,這對提振投資者信心是一件好事。”在談及劉強東時,他說:“我認為,他還沒有一個明確的接班計劃。但很明顯,他現在有了第二個指揮者。”

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人認為,劉強東會立即放棄所有控制權。在疫情期間,許多事情都可能發生變化。得益於雙重股權結構,憑藉15%的股權和79%的投票權,劉強東仍保持著對公司的鐵腕控制。但這也正是投資者所擔心的問題,尤其是在2018年的劉強東“性侵案”曝光之後。

隨後,京東出現了一陣低迷。這一次,徐雷又站了出來。京東在各個團隊都進行了裁員,裁減了10%的高層管理人員,並取消了快遞員的基本工資。他合併或取消了大量虧損或“沒有邏輯”的業務,轉而專注於出現增長的業務。

當徐雷第一次在沒有劉強東的陪同下登上2019年“6.18”的頭條時,他的形象進一步提升。在徐雷2019年晉昇剛剛結束後的一次內部會議上,劉強東告訴聚集在一起的高管:“如果你們不聽許雷的話,就是不聽我的話。”徐雷對此表示:“這不是我要求的,也不是我喜歡的。”

目前,從所有跡象來看,京東似乎重回正軌。它剛剛公佈了自2014年上市以來的首次年度淨利潤,銷售額和買家的增長速度都超出預期。京東預計,今年第一季度營收至少增長10%。 2月份,京東上的生鮮食品銷售額比去年同期增長了260%,手機和筆記本電腦等消費電子產品的銷量也在3月份開始回升。這也是今年京東股價攀升的原因之一。

徐雷認為,京東現在處於有利地位,可以在5月份趕上消費者開支的複蘇。他還表示,商家和品牌已經開始為年中的促銷囤積商品。但他同時指出,受疫情的影響,第三季度可能會出現一些進口商品短缺,如化妝品和帶有外國公司芯片的小電子產品。

從長遠來看,徐雷希望帶來新的舉措,幫助加快京東向以供應鍊為核心的全渠道零售商轉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