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周濤,也是一個好媽媽:對女兒我心中有愧


2008年,在北京舉辦的奧運會成了全國人民關注的焦點,大到鳥巢的形狀,小到一盞燈光的顏色,都為人津津樂道。

同時擔任火炬手和開幕式解說員的周濤更是出盡了風頭。

她站在舞台上,向全世界展現著中國女人的端莊和大氣。

不可否認,哪怕優秀如周濤,那樣的場面也一定稱得上是她人生的高光。

可就在這時候,她的女兒卻對她說:“我都快不認識媽媽了。”

她風光背後的淚水,卻鮮少有人知道。

01.夢想起航

1968年3月23日,周濤出生在安徽淮南一個書香世家。

她爺爺是那個年代少有的高級會計師,奶奶曾經是一名教師,尤擅書畫。

而周濤的媽媽原本是一名舞蹈老師,後來被調去文化局當局長。

因為父母工作忙碌,周濤從小被送到爺爺奶奶身邊撫養。

但她的童年,卻並不像很多留守兒童那樣,在老人愚昧的教育以及缺失的親情中長大。

為了培養周濤對文學藝術的熱愛,奶奶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在她耳邊讀書。

從生動有趣的童話故事,讀到寓意深刻的«西遊記»。

周濤那時候當然聽不懂,但正是這些潛移默化的影響,塑造了後來的她。

三歲那年,周濤就可以流利地將自己腦海中的片段組合成完整的故事講述出來,而同齡的小孩,甚至還在玩泥巴。

有爺爺奶奶的傾心培養,有父親母親作為榜樣,周濤的優秀沒有任何懸念。

而且,這優秀不單單是流於表面的出色成績,更是根治在她內心的一種態度。

她有思想有主見,不懼怕未知,堅定又勇敢。

這樣的態度貫穿於她從學生時代到如今年過半百的整個人生,注定了她不會默默無聞。

讀高中時,因為多才多藝加上氣質出眾,班主任建議她可以走藝術的道路。

那時候周濤一直按部就班的唸書,從未想過人生還有其他可能。

聽了班主任的一番話,她毫不意外的心動了。

當時家裡沒有人看好她這個決定,在他們看來,子承父業去當教師,才是最好最穩定的選擇。

但周濤很固執,在她保證會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以及請來班主任當說客之後,終於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上了這條未知的路。

02.陷入初戀

1986年,周濤以專業課和文化課兩個第一名的成績考進北京廣播學院,也就是現在的中國傳媒大學。

在這裡,她遇到了自己的初戀——姚科。

兩個人的相遇既充滿著專屬於大學生的浪漫,又接地氣到讓人哭笑不得。

當時周濤和朋友一起去食堂吃飯,卻發現兩個人都沒帶飯卡。

這時候排在後邊的姚科“英雄救美”,幫她們避免了尷尬。

對於兩個人戀情的開始,有好幾種不同的說法。

有人說周濤對姚科一見鍾情,有人說姚科鍥而不捨地追求周濤。

還有人說,兩個人是在朋友的撮合下順理成章走到了一起。

但不管如何開始,這段感情確實美好又浪漫。

才子佳人,在沒有世俗壓力的象牙塔里真切熱烈的相愛,哪怕後來結局不盡如人意,也無人能否認當時的感情。

然而這段感情,並沒有受到兩家大人的祝福,反對的原因也很簡單,就是性格不合適。

有時候大人確實看得清楚,姚科是沒有野心的人,他只想要老婆孩子熱炕頭的平淡生活。

而周濤非池中之物,她早晚有一天會飛到很高的地方,姚科根本抓不住風箏的線。

俗話說,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當時姚科和周濤被愛情沖昏了頭腦,不顧父母的反對,一畢業就結了婚。

延伸閱讀  56歲林憶蓮失戀後罕見現身,身形消瘦模樣大變,全素顏撞臉餘秀華

姚科被分配到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播音部,一直以來無功無過。

在這個廣播已經逐漸退出歷史舞台的時代,很多人甚至沒有聽過他的名字。

而周濤當時並沒有那麼幸運,北京的對口崗位不多,如果要當主持人,她只能回到老家。

而老家的電視台,甚至已經對周濤伸出了橄欖枝。

03.分岔路口的選擇

這時候,周濤再一次展現出了自己的主見和固執。

為了留在北京,她應聘到一家公安局,做了一名普通的資料員。

這在很多人看來,是個不可思議的決定。

放棄學了多年的技能,放棄唾手可得的舞台,只為了留在北京。

但事實證明,周濤的決定是正確的。

如果她當時選擇了回老家,可能就再也不會有回北京的機會了。

就這樣,周濤一邊當自己的小文員,一邊找各種機會重拾主持人的夢想。

在她工作後的第三年,終於出現了一個機會。

當時北京電視台的廣播部招人,周濤迅速過去應聘。

拿出了十二分的誠懇,說:“我是學播音主持專業的,我不要求處境,不要求工資,我只想到這來實習,如果你們覺得我可以的話。”

電視台的領導覺得這個姑娘很奇怪,因為不管怎麼看,北京公安局裡的文員都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好工作。

放棄安穩的生活一腳踏回離開了兩年的圈子,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但雖然感到奇怪,領導還是被周濤的誠懇打動。

再加上她氣質出眾談吐不俗,以及對口的高學歷加成,周濤得以順利進入了北京電視台。

周濤非常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工作,她知道自己已經“荒廢”了兩年,只有更加努力,才可以向上爬。

她保質保量地完成著領導分配的所有工作,哪怕同時做三檔節目,也毫不懈怠,不允許自己有一絲一毫的錯漏。

1994年,剛在電視台呆滿兩年的新人周濤,就拿下了北京市電視藝術家協會頒發的“春燕杯”最佳節目主持人獎。

這個獎肯定了她的努力,證明了她的實力,也讓她看到了更進一步的可能。

1995年,周濤毛遂自薦,應聘«綜藝大觀»的主持人。

對於新人來說,這是個高收益伴隨著高風險的工作。

上一個主持人倪萍已經給觀眾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旦新的主持人不如她,就會受到輿論的壓力。

而周濤毫不猶豫地就去了,事實再一次證明,這是個非常正確的選擇。

04.初露鋒芒

靠著這檔節目,周濤打開了自己的知名度,也讓領導看到了她的潛力。

同年9月,周濤從北京電視台的廣播部調到央視文藝部,正式開始了主持人的職業生涯。

周濤也像磨去了石殼的璞玉那樣,開始綻放出無法掩蓋的光芒。

1996年,她和趙忠祥、倪萍等人一起,擔任了央視春晚的主持人。

在此之後的16年,春晚的主持人名單,都沒有離開過這個名字。

迄今為止,周濤依然是主持央視春晚次數最多的女主持人。

除此之外,她甚至已經走出中國,走向世界。

周濤靠著和奧地利主持人合作主持的«音樂家舞台»,拿下了德國“金黃冠”最佳主持人獎,這是第一個獎項,第一次頒給非歐洲籍的主持人。

周濤的事業前景,已經肉眼可見的一片光明,然而她不滿足於現狀。

她做主持人的初衷,不是在台上當一個漂亮的花瓶,而是希望輸出自己的觀點,發揮更大的價值。

於是在2000年,周濤辭去了«綜藝大觀»主持人的身份,轉行當起了製片人。

這對周濤本人來說,是新的機遇和突破,但對她當時的婚姻來說,就是即將破碎的號角。

自從當上主持人之後,周濤在家裡的時間就越來越少。

延伸閱讀  郭富城:緊隨劉德華成龍之後,用三百字小作文慶祝自己出道32週年

她把所有精力都奉獻給了自己熱愛的事業。

起初姚科還試著理解遷就,但隨著她越來越忙,兩個人之間的裂縫也不斷加大。

周濤看不慣姚科每天得過且過,工作只是應卯,毫無激情和上進心。

姚科也看不慣周濤心裡只有工作,只顧事業不顧家。

他們也曾經想要一個孩子來當作感情的潤滑。

但長時間的聚少離多以及處於事業黃金期懷孕的顧慮,周濤最後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這段磕磕絆絆的婚姻終於在2002年走到了盡頭,或許對他們二人來說,都是解脫。

05.二婚嫁富商

周濤離婚之後,一個人看到了希望,那就是路雲。

路雲是北京城有名的富商,他早在1995年就認識了周濤,兩個人一直以朋友的身份相處。

路雲是何時愛上周濤的,我們不得而知,只知道當他得知周濤分手的時候,就迅速對她展開了追求。

一開始周濤避之不及,但路雲並沒有因此退縮。

他有著一顆二十出頭的少年一般真摯的心,也有著被歲月打磨出來的沉穩。

他站在讓周濤舒適的距離,卻帶給她無微不至的關懷。

比如在周濤忙到沒時間吃飯的時候,適時遞上的餐盒。

這都是一些很小很容易的事,卻最容易打動人心。

周濤對路雲的態度在慢慢轉變,然而真正讓他下定決心嫁給路雲的,卻是一件和她毫不相關的事。

當時路雲的媽媽病了,他一直陪在身邊無微不至的照料,從來沒有想過,要拿錢把這些事推給護工。

從這件事裡,周濤看到了路雲的孝心,以及責任感。

於是2004年,她選擇再一次步入婚姻的殿堂。

她說∶“這一次我的選擇絕不像年少那樣只有激情不考慮其他因素,通過和他的相處,我可以肯定,他是最適合我的那種類型。”

事實再一次證明,周濤的選擇是對的。

兩個人婚後的生活如膠似漆,路雲雖然是富豪,但身上絲毫沒有被金錢浸染的大男子主義。

他尊重妻子的事業,願意在背後默默支持。

當周濤因為長時間站立導致腰肌勞損嚴重時,他的第一反應,不是讓周濤減少工作,而是在家裡建一間桑拿室,以便讓周濤難受時,可以隨時放鬆。

這份理解和尊重,才是周濤最需要的東西。

06.風光背後的淚水

2005年,兩個人有了愛情的結晶。

然而就在這時候,周濤被選入奧組委,負責新聞中心的報導協調工作。

這份工作是信任也是責任,她不能輕易推掉。

於是周濤一邊懷著孕,一邊堅守在一線,把自己忙成了陀螺。

而女兒香香出生之後,她也僅僅休息了三個月,就再一次投入2006年春晚的籌備主持工作中。

春晚結束的那個晚上,她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裡,倒頭就睡,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徹底清醒。

清醒的周濤發現,丈夫和女兒都不在家裡。

也是在這時候,她才知道女兒發了燒,一直在醫院裡住著。

周濤在電話裡泣不成聲,她既心疼生病的女兒,又恨自己的不稱職。

那時候她還不知道,關於她作為媽媽不稱職這件事,這還只是個開始。

因為奧組委的工作,周濤幾乎錯過了女兒的整個幼年時期。

那個時候她沒得選擇,奧組委的工作是當時中國人矚目的焦點。

代表的不僅僅是她自己,而是整個中國的形象,所以容不得一絲一毫的差錯。

她每天早出晚歸,每天都累到腦子不堪負荷,晚上回家倒頭就睡,完全沒有時間和女兒培養感情。

延伸閱讀  連續6天票房第一,中國的“史詩級大片”終於準備好了

臨近奧運會時,她甚至直接在奧組委附近開了個酒店,一住就是半年。

她的付出有了最好的回報,2008年奧運會完滿落幕,離不開每一個工作人員的辛勞。

而周濤身上的榮光更盛,她不止在幕後付出,她還站到了台前。

然而當一切終於落幕,迫不及待回到家裡,想要和家人共享激動和喜悅的周濤卻發現。

對於女兒的成長,她已經錯過了太多。

以至於女兒對她說:“我都快不認識媽媽了。”

這句話像一記悶棍一樣敲醒了周濤,深深刺痛了她內心。

此後,她減少了自己的工作,開始把更多的時間放在陪伴女兒上邊。

然而和女兒接觸的越多,她的愧疚感就越大。

原來,因為長時間缺少媽媽的陪伴,香香變得不愛說話。

而且她和陌生人相處時還會感到害怕,不願意接觸外界的事物。

甚至一度傳出周濤女兒得了自閉症的消息。

當然,這個消息已經被周濤蓋章是謠言,香香的精神狀況並沒有問題。

但她的性格,確實需要慢慢矯正。

為了女兒,周濤直接請了半年的假。

她像曾經奶奶給她讀書那樣,不厭其煩的給香香講故事,帶著她去接觸大自然,感受生命的熱情和美好。

在半年假期結束之後,周濤也沒有恢復從前拼命三郎的樣子。

她逐步減少自己的工作,慢慢淡出了觀眾的視線,並把舞台交給年輕人。

有人問她這樣值嗎,她回答說:“和女兒相比,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

在周濤的陪伴和愛意的滋養下,香香也變得越來越開朗。

去年9月份,周濤在拍攝雜誌時,還首次談起了女兒的現狀。

她表示,香香在主持上非常有天賦,前段時間完美的主持了初中的畢業典禮。

但對於是否會讓女兒繼承自己衣缽這件事,她說:“我希望將自由的裁量權完全交給她。”

就像曾經她的爸爸媽媽對她做的那樣,會有建議、會有爭吵,但在關於未來的這件大事上,會尊重女兒本身的意願。

周濤的人生,無疑是成功的。

全世界都看到了她意氣風發優雅自信的模樣,但這風光背後的淚水,和她對女兒的愧疚,又有多少人能看到?

其實事業和家庭的矛盾,不止出現在周濤身上。

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當你把重心放在工作上,勢必會忽視了孩子的成長,哪怕有再多錢,都無法改善。

魚和熊掌不可兼得,周濤前半生選擇了事業,為此付出了一段曾經真摯浪漫的愛情,而後半生,她也已經做出了選擇。

她既是閃閃發光的主持人周濤,也是一個好媽媽。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