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德綱之所以被認可,不僅僅是藝術水準,還有積極改變命運的精神


一個草根藝人,自幼學藝。為了生存,三上京城。三十餘載,歷經各種坎坷,終於成就了一番事業。

一些半路出家,遇到了好時代的幸運兒,由於有著光鮮的“文藝工作者”的稱號,端著金飯碗,衣食無憂。

一群吃瓜群眾,現實中也和曾經的草根藝人一樣,生活在社會底層,也在為了明天拼死拼活。

按照正確的邏輯,第三類人,也就是吃瓜群眾們,應當更能夠體會到草根藝人的不易,應當以自己微弱的聲音為所有普通的,靠自己雙手努力奮鬥的人們發聲。

然而實際情況卻是,很多啃著幹饅頭的人,卻恨不得草根藝人趕快倒霉,趕快倒下。

難怪有這麼一句話:最見不得你好的人,正是那些曾經和你一樣的人。

有一次,老青年參加一位縣級作家的酒局。席間聊到了相聲,當說到郭德綱時,一位六十多歲的老繁榮派詩人說:郭德綱的相聲,非常低俗,無聊。

我便向他請教,問他可曾聽過郭德綱“我字系列”,可曾聽過《論相聲五十年之現狀》,可曾聽過《西征夢》,可曾聽過他的評書?

我為何要正面與老繁榮交鋒?

因為這位老同志每天能寫十幾首詩歌,而每首詩歌都是奮進,啟航,繁榮,祥瑞。

他在退休前曾是某行的副職,在他的眼裡,當然只有這些。

延伸閱讀  台媒曝許瑋甯懷孕停工,與邱澤閃婚後回歸家庭,本人回應十分有戲

而另一個原因就是,我對他太了解了,我知道他的內心骨子裡,遠沒有郭德綱的相聲高雅。

老繁榮知道我喜歡看相聲界的事,所以也明白如果與我聊這個方面他自然會吃虧。所以當我問他這些問題後,立馬變了態度,笑著轉移了話題。

三杯酒下了肚,老繁榮說世間最美的酒,莫過於“花酒”,酒中最美的事,莫過於“一觴一詠”。

然後他對左右美女說,做對詩遊戲,你們對不上來,我打一下你們的手背。我若對不上來,你們撓一下我的手心。

在場人都哈哈大笑,兩位美女也笑得花枝爛顫,而我,差點把特麼的上禮拜喝的酸奶吐出來。

也許您會說,這種個例不能說明問題。

但是一點不誇張地說,像老繁榮這樣的人我能說出無數個來。而且,只要善於觀察,就會發現,在您的身邊,這樣的人士也不在少數。

每到太陽升起,他們就會以一副正派莊重的面孔出現,拉著架勢要跟各種他們認為的所謂“低俗”作鬥爭。

而夜幕一旦降臨,他們的雙眼便開始放光,鼻子也變得敏捷了起來,到處搜尋可以激發荷爾蒙的味道與信息,甚至會把隔離墩子看成煙花女子,恨不得騎在上面快活一番,然後再給人家上一堂思想昇華“從良”課。

有個成語道“人無完人”,簡簡單單四個字便把“人”字說了個通透。

人到中年,看多了形形色色的人,切實感受到往往嘴上油腔滑調者,內心卻是一片淨土。而許多表面上光鮮亮麗的正人君子們,內心卻是烏煙瘴氣一片狼藉。

延伸閱讀  從經典頻出到一年只拍一部的炮灰,TVB古裝劇為何淪落到這步田地

郭德綱的相聲好不好?各人有各人的看法,這是喜好自由,外人無權干涉。

從客觀角度來說,任何一種藝術形式都會有爭議,任何一個從藝者都會有人喜歡有人不喜歡。

其實說來道去,郭德綱對許多人的影響,並不僅僅是相聲藝術的本身,而是他草根逆襲的歷程。

所以,我認為,對於走正道,靠勤奮,積極努力改變自己生存環境的人,應當得到尊重與肯定,並且應當把這種尊重作為一種風氣去提倡。

因為只有這樣,作為普通人的我們,也才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在本篇結束,講一個小故事。

村子裡舉辦馬賽,最後是一匹白馬和一匹黑馬進入決賽。

一頭豬躺在太陽地兒裡看熱鬧,一邊看一邊給白馬加油,後來還給黑馬的賽道上拱了好多石頭。

賽馬結束後,村里宰豬慶祝。

豬哭著問,是不是因為我給黑馬拱攔路石,所以才宰我啊?

殺豬匠說:你想多了,無論誰輸誰贏,你都是一樣的結果。

延伸閱讀  外國網紅在華,非洲rose和伊博圈粉千萬,“花蛇”潘南奎臭名昭著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