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榮:“哥哥”走的那天,像流星一樣墜落,留下一片紙寫滿遺言


2003年,4月1日,愚人節。

因為一個人的死亡,這一天被賦予了新了含義,他的名字叫張國榮。

從此以後,在愚人節這一天裡,有一群人不開玩笑,他們只用沉默去表達自己的憂傷,因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愛豆”,也是永恆的“愛豆”——張國榮。

4月1日這一天,在他們心中一點也不好笑,反而令人悲傷,“哥哥”的離開,令他們恍然隔世,至今依然有17個年頭,他們卻感覺哥哥還活著,只不過去了遠方。

1956年9月12日,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日子,在中國香港出生了一個小男孩兒,名字叫張發宗,後改名為張國榮。他的出生並沒有給家裡帶來多麼盛大的欣喜,因為在他之前,家裡已經有了9個孩子,他排行老十,根據香港的習俗被稱為“十仔”。

張國榮的父親是一名裁縫舖的老闆,同時也是店裡的主力裁縫。父親雖然是一名裁縫,卻深受張國榮的崇拜,因為他的這位父親實在是了不起的裁縫,父親的裁縫鋪貴客很多,其中不乏馬龍·白蘭度、希區柯克、加里·格蘭特等好萊塢明星。

在父親的影響下,張國榮對於服裝設計有著深深地熱愛,聰明好學的張國榮,也如願以償地考入了利茲大學,選擇了他當時最喜愛的紡織專業。如果一切順利,張國榮絕對不會進入演藝圈,他應該會成為一位風華絕代的服裝設計大師。

令人遺憾的是,在張國榮讀大一的那一年,他的父親突然中風,導致張國榮的學業中斷,從此與服裝設計的夢想越走越遠。一扇門關閉的時候,上帝會為你開一扇窗,在命運的安排下,張國榮走到了上帝為他開的窗前。

1977年,一場業餘歌手大賽的舉辦,成為了張國榮進軍樂壇的轉折點。初出茅廬的張國榮,是在朋友的鼓勵下才真正下定決心去試試,然而囊中羞澀,那20元的報名費竟成了他進軍樂壇的一道坎兒,有一個人在這個時候慷慨解囊支持了張國榮,她是一名張國榮家的佣人,是張國榮在心裡感激了一輩子的六姐。

張國榮個性十足,在比賽中選唱了一首長達7分鐘的歌,這樣長的時間已經遠遠超過了節目要求的3分鐘時間,面對評委的節選要求,張國榮說了一句“真是不可理喻”。在張國榮的堅持下,評委選擇了妥協,他的理由是歌曲每一部分都很重要,起到了承接的作用,不能刪減。最終,張國榮獲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績,這一年的“哥哥”才21歲。

一路走紅是當時張國榮的嚮往,他希望自己的歌聲能夠傳播更遠,影響更多人。只不過他的願望沒能實現,第一張專輯售賣現場門可羅雀,交房租、吃飽飯成了他迫切需要解決的首要問題。於是,歌廳、酒吧出現了張國榮的身影,他用深情演繹音樂,獻給各位聽眾老爺,只為維持糊口的生計。

張國榮的歌聲,在酒吧昏暗的角落里傳來,顯然這種溫婉的動聽,滿足不了酒吧里過客的歡愉,他們的咒罵粗魯且無知,一聲聲趕他下台的喊聲傳來,卻更堅定了張國榮的心。張國榮說:“我只可以光榮離去,任何人不可以逼我走!”

延伸閱讀  《突圍》首播:演員陣容強大,劇情看點足,閆妮演技卻充滿爭議

在成功的華麗之前,張國榮走過了最艱難的歲月,他用自己的堅持與內斂,在音樂的道路上一步步前行,有一次,堅強的張國榮,哭了。

1984年的一場音樂盛典如期而至,“十大勁歌金曲”頒獎典禮,張國榮有幸參加,只不過他的身份是一名台下的觀眾。典禮的舞台上傳來歌聲,是羅文在傾情獻唱,張國榮看著聚光燈下的羅文,忽然一股自卑感油然而生,他覺得自己如此渺小,情到傷心處,不禁潸然落淚。

一首《Monica》,讓張國榮體驗到了“揚眉吐氣”的感覺,一掃之前的陰霾,彷彿蟄伏多年的睡獅,一聲巨吼震動了樂壇,憑藉這首《Monica》,張國榮獲得“十大勁歌金曲”的榮譽。從此,在樂壇上便有了張國榮的一席之地,許多第一次知道張國榮的粉絲,都覺得這個帥小伙兒,有一種攝人魂魄的魅力,他的歌聲也令人陶醉。

從此以後,張國榮平步青雲,如出海蛟龍,名聲初顯。當時的譚詠麟已經成名,而張國榮不過是初出茅廬的新星,在採訪中有記者問張國榮,是否有信心與譚詠麟一爭高下。此時的張國榮早不是當年在台下哭泣的孩子,在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不無驕傲的說道:“他沒有我高,穿了高跟鞋只到我這兒。”一邊說,一邊用手比在額頭的位置。

張國榮在樂壇逐漸確立了自己的位置,隨後又進軍影視業。 《英雄本色》中的阿傑、《倩女幽魂》中的寧采臣、《縱橫四海》中的阿佔。一個又一個鮮活的角色,在張國榮的演繹下成為了一條有一條“生命”,他們都是張國榮投入了所有感情演繹的另一個他,大家都親切的稱他為“哥哥”。

在眾多的角色當中,可能最像他自己的是旭仔,在《阿飛正傳》中,他把自己放蕩不羈的一面淋漓盡致的展現出來,也正因如此,哥哥憑此拿到了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以前我以為有一種鳥從一開始飛,就可以飛到死的一天才落地,其實他什麼地方都沒有去過,這隻鳥從一開始就已經死了。”

《霸王別姬》、《豪門夜宴》、《東邪西毒》等等,一個個鮮活的角色成為了我們心中永恆的記憶,哥哥溫潤如玉,心地善良,也成了我們心中難以割捨的美好。

2003年,那一年也有一場名叫SARS病毒來襲。

張國榮的人生達到了巔峰,哥哥成為了每一位粉絲心中的驕傲,風華絕代,是對他最中肯的評價。

延伸閱讀  CUBE沒有女團命? (G)I-DLE後繼無人;李勝基力排眾議證戀情?

4月1日,陳淑芬收到了一條信息,來自張國榮的信息,簡短的幾個字:“淑芬,你來接我一下”。

陳淑芬去找張國榮,張國榮也如約而至,如一顆閃耀的流星墜落,綻放出一朵血色之花,這是陳淑芬與張國榮最後的見面,她才明白張國榮為什麼對他說“你來接我一下”。

陳淑芬瞬間就濕潤了眼眶,脫下風衣遮住哥哥的臉龐,他讓她來接他,別讓粉絲看到他最後的模樣,他風華絕代啊,不想在最後留下悲涼。

張國榮的抑鬱症讓他太過痛苦,那許多的榮譽卻抵不過半分宿命的羈絆,他選擇了解脫,卻也留有遺憾,在他留下的一張紙片中,寫滿了最後的哀傷。

“Depression(沮喪、抑鬱)。多謝各位朋友,多謝麥列菲菲教授。呢一年來很辛苦,不能再忍受,多謝唐先生,多謝家人,多謝肥姐。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下款署名:Leslie。 ——遺言

從低谷崛起,到閃耀樂壇,他溫潤如玉,潤澤愛他的人的心房;從樂壇巔峰,到影視榮光,他風華絕代,卻始終想不明白,“我一生沒做壞事,為何這樣?”

張國榮走了,已經有17個年頭,此刻再提及“哥哥”,懷念他的人比當年更多,就像他從未離開,只是去了遠方,或許明天就會回來呢!

有一種思念,如美酒窖藏,時間越久,卻越顯得甘醇,回味無窮。有一種念念不忘,是把你寫成書,繪成畫,放在書架,每當想念你的時候,便信手拈來,看看你曾經的模樣,然後濕了眼眶。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