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珮與李小龍:生命中未能逃過的劫,在長達數年的閉關中悄然領悟


作者:山佳

李小龍,曾是華人世界的一個傳奇。他領銜主演的《精武門》、《猛龍過江》等影片,開創了一代功夫巨星的時代。但誰也想不到,1973年7月20日,李小龍暴斃於邵氏女星丁珮的床上。從此,丁珮成了“紅顏禍水”、“狐狸精”的代名詞。半個世紀飄過,丁珮又將如何面對從天堂到地獄的這段往事呢?

01

丁珮,原名唐美麗,1947年出生。唐家的教育,是開明的,從來不認為“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但女生的學識,畢竟是人生最大的財富啊。老爸、老媽都是日本留學生,他們教育孩子“全力以赴做你喜歡做的事,開心就好”。而不願讀書的丁珮,在青年時期便以擅長阿哥舞聞名,人稱“阿哥哥女郎”。

當丁珮加入香港邵氏影業時,她開始了艷星之旅。大銀幕上的丁珮,素以豪放、性感聞名,大尺度的表演,更讓她豐腴的身材、冷酷的面容成為特有的加分項。那時的丁珮,還期待著大明星的光環縈繞在她的頭頂。 1972年,丁珮與功夫巨星李小龍相遇。那時的李小龍,早已婚配,帶著妻子來到酒店為其慶生。李小龍與丁珮四眼相對,電光火石間,一眼萬年。酒桌下方,李小龍悄悄握住了丁珮的手。哪個女生不願與功夫巨星交集?丁珮沒有躲閃,她只知道,她願意與這位英俊的東方傳奇在一起。

一來二去,丁珮李小龍走到了一起,成為他的情人。那年,她25歲。成為“小三”,會被他人所不齒,但丁珮不在意,她只知道“她心甘情願地投入到這段與功夫巨星的感情中”。不知遠在台灣的父母是否知道,千般寵愛的女兒竟成為破壞他人家庭的“第三者”?但丁珮不在意,她不知道也不會知道“命運饋贈的禮物,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02

1973年7月20日晚上十點半,香港急救電話999響起,李小龍毫無知覺地被抬上了救護車。十一點半,香港伊麗莎白醫院宣布李小龍死亡。如晴天霹靂般,影迷的心空了。年僅33歲的武打巨星,竟死在了艷星丁珮的床上。那情境,擱誰都會浮想聯翩吧。影迷把失去偶像的悲痛,全部轉變成對丁珮的怨恨。一時間,丁珮千夫所指。那一年,她26歲。

延伸閱讀  她明明是一張“整容臉”,卻從沒被觀眾吐槽過,還不是因為“太會演”?

其實,那天李小龍到丁珮家山幽會,理由很充分,兩人討論電影《死亡遊戲》的劇本。與功夫巨星合作,成為“龍女郎”一員,丁珮很願意。本來說好與嘉禾老闆鄒文懷、還有一位曾扮演007的好萊塢男星一起吃晚飯。但在8點左右,李小龍說頭疼,於是丁珮就給了他一片止痛藥。吃過藥,李小龍就睡去了。

直到鄒老闆來電提醒,丁珮才前去叫醒李小龍,但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從此,丁珮陷入了“影迷唾罵的汪洋大海中”。那時的丁珮,就連李小龍的出殯典禮都未參加。她若參加了,估計唾沫星子都能咽死她。如此眾多的負面消息,令丁珮鬱鬱寡歡,她處在了精神分裂的邊緣,愛上了鎮定劑,她的生命如墜深淵,一片暗淡。

03

處於絕境中的丁珮,沒有一個人能幫她卸下生活強加給她的重擔。如果長時間痴迷於毒品,她的生命終將改寫。但一個不懼人言的騎士——向華強,來到了丁珮身邊。他安慰她,陪她談心,疏導、關心、照顧她。最重要的是,向華強敢於娶丁珮。他,就是丁珮生命中最耀眼的那道光。

1976年,丁珮成為向華強的新娘。在醫生的建議下,生個孩子能讓丁珮更快地走出陰霾。於是,千金向詠恆來到了人間。但這段婚姻,只維持了三年。三年中,改變了很多,丁珮開始吃齋念佛,她與向華強成為形式上的夫妻。而在台灣,向華強遇到了他生命中的那道光——陳嵐。

向華強對丁珮開門見山地提出,有這麼一個人存在。而丁珮很是灑脫,那就離婚好了。愛不是佔有,而是成全。丁珮依然感激向華強,稱他是自己的“貴人”。她的生命中,除了李小龍之外,向華強絕對不可或缺。如果沒有向華強,她根本就走不出那些泥沼。當然,丁珮一直未再結婚,“任何人在我身邊睡覺,我也要去看他是不是’byebye ‘”。

04

向華強的第二任妻子陳嵐,是個大氣的女人。她稱丁珮“大姐”。而向詠恆,則稱陳嵐“媽媽”,稱丁珮“媽咪”。丁珮最愛的是向佐,向華強與陳嵐的長子。因為李小龍在7月20日往生,而向佐的生日也在那一天。緣分使然,丁珮把全部的愛給了向佐,對他甚至比對自己的女兒都好。兩好軋一好,多年來丁珮的生活一直由向華強夫婦保障。就連向詠恆開設的連鎖珠寶店,向氏夫婦都來站台。丁珮坦言,我們相互信任,就像一家人一樣。

延伸閱讀  吳奇隆劉詩詩婚姻存變數,不僅工作室回應,本人舉動更是用心良苦

丁珮一直保留著李小龍的物品:他親手製作的三截棍,他穿過的褲子,還有一盤磁帶,那裡有他送給她的歌《你已讓我如此開心》。每當熬不下去時,丁珮總會單曲循環,彷彿李小龍就在她身邊一樣。漸漸地,丁珮發現:她的任督兩脈通了,她可以做出如此動作:彎腰、頭向腿部慢慢靠攏,如同李小龍《猛龍過江》裡的動作一樣。此刻的丁珮就感覺,李小龍就在她的體內,兩人是合二為一的。對丁珮而言,李小龍是第一章節,是上半生,而她是第二章節,是下半生。當然,這話很迷幻,但對當事人而言,無比真實。

在丁珮老媽的眼中,李小龍是最可惡的那個人,就是他的死亡,讓丁珮從天堂墜入了地獄,從此事業、前途盡毀。現在的丁珮,已能接受魯豫的採訪。而面對其中的熱門問題,她深知:這一切都猶如在用刀深挖自己軀體與內臟。但為了女兒,也為了更多的後來人,她選擇說出自己的心聲:凡事有得必有失,我從一個不愛讀書的女生,到如今能背兩萬六千字的經文,這要感謝李小龍,是他指導我人生的方向,找到我人生的最強音,心靈的平靜。

年輕時的我,讀丁珮,會認為她“罪有應得”;如今已是中年老母親的我,再看丁珮,覺得她可敬。

村上春樹說過:當暴風雨結束後,你不會記得自己是怎樣活下來的,你甚至不確定暴風雨真的結束了。但有一件事是確定的:當你穿過了暴風雨,你就不再是原來那個人。相信丁珮,那個穿過暴風雨的女主,依然在愛的指引下,依然無畏地生活,依然在每個午夜夢迴時,想起那個在她生命中永遠定格的華人傳奇——李小龍……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