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姐3》:人們有多喜歡王心凌,就有多反感於文文


無知不是生存的障礙,傲慢才是。 ——劉慈欣

1.

當人們質疑《乘風破浪的姐姐》第三季是否會“涼”的時候,節目用第一期狠狠證明了自己。

先不提炸裂的初舞台表現,僅就姐姐們的陣容而言,就堪稱“豪華”。

有來自於B站舞蹈區頂流的唐詩逸,有冬奧冠軍徐夢桃,有“不老童顏”薛凱琪……

具體名單就不列舉了,只能說芒果台還是那個芒果台,你爸爸還是你爸爸。

在一群風格迥異的姐姐之中,有兩位女性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一位是沉寂許久的王心凌,另一位則是歌紅人不紅的於文文。

當王心凌穿著水手服,一邊唱著代表作《愛你》,一邊展露甜美微笑的時候,時光彷彿又倒回了18年前的盛夏。

也難怪短視頻平台上,無數宅男對著屏幕流著哈喇子了。

在採訪的時候,王心凌被問“甜美的標籤貼一輩子不要緊嗎?”,以一句“老了以後做甜心奶奶也不錯啊”完美化解了尷尬。

2.

當王心凌向左的時候,於文文選擇了向(下)右(頭)。

在車上的時候,姐姐們在熱烈地討論美甲,她冷不丁來了句:“我不是女人,我不做美甲。”瞬間讓氣氛跌至冰點,如果不是阿雅幽默救場,真不知道該怎麼收場。

更絕的還在後面,面對寧靜和那英兩位“大姐大”,於文文可謂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延伸閱讀  奧斯卡再沒史密斯,好萊塢丟失艾茲拉米勒,他意外出鏡

寧靜:“我怕hold不住文文。”

於文文:“有啥hold不住的呢。”

那英:“就覺得你挺有個性的。”

於文文:“那怎麼辦呢?”

……看的我真的尷尬得用腳趾扣出四室一廳。

在知乎的熱搜榜上,兩個人的口碑也幾乎算是兩極化的趨勢。可以說人們有多喜歡王心凌,就有多反感於文文。

於文文令人不適之處,是因為“拽”嗎?

對,但也不完全是。用寧靜的評價就是,“她不知道自己在懟人,但勢必會造成懟人的局面。”

無論是時刻耍酷的表情,還是怒懟寧靜那英的快言快語,她透露出的感覺,都是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質。

這種氣質,如果拿捏的好就是冰山美人,如果拿捏不好,就很容易淪為裝X。

而顯然,於文文屬於後者。

她接受采訪時高調地稱,在自己的領域裡面沒有人能強過自己。

Emmm……敢問是什麼領域?搖滾?拜託,吊打你的人不要太多好嗎?

常言道,步子大了容易扯著蛋。於文文的初舞台表現不能說拉胯,只能說乏善可陳。典型的“實力與野心不符”。

對於這樣眼高手低的表現,在場的人給出了最真實的反饋——只有兩個人投了票。寧靜和那英的則更是玩起了踢皮球,言語間都是不想和她組隊的意思。

於文文的反應不出所料——“我都接受”,一副人淡如菊的模樣。

延伸閱讀  王詩齡迎來12歲生日!一改軟萌如今成“窈窕淑女”,氣質變化大

可如果你真的不在乎,又何必毛遂自薦當隊長呢?

至於不做美甲的言論,已經被網友們扒出舊照piapia打臉了。

關於文文是不是“拿了劇本”一說,西門君傾向於yes。因為這種靠“黑紅”博出位的做法,太芒果台了。

你說你拿就拿吧,但這種為拽而拽的做法,不僅很假,而且極油。

3.

如果說於文文是劇本女主的話,那麼王心凌的待遇,簡直就是淒淒慘慘戚戚。

我來回翻了兩次第一期的節目,發現她的鏡頭少得可憐。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作為一個沒有梗又流量一般的過氣藝人,芒果台憑什麼給你鏡頭?背後的姐姐都排著隊呢。

王心凌不知道這一點嗎?怎麼可能!

作為一位在娛樂圈摸爬滾打十幾年的“老前輩”,她完全懂遊戲規則是什麼。自己能夠做的,唯有放手一搏。

事實證明,她成功了。

一夜之間,朋友圈以刷屏姿態讚美這位“甜心教主”,微博甚至還多了一個次條叫做“你一票我一票,心凌80還唱跳。”

可以說,王心凌的翻紅是偶然,也是一種必然。

哪怕已到不惑之年,哪怕被娛樂圈淡忘多年,但她依然保持著嚴格的生活自律和營業狀態。這份敬業精神,令人欽佩。

另一方面,當然也有情懷加分的部分。藉由一位知乎網友的話說就是,“看到王心凌在舞台上依然甜美,就好比自己也沒有老過一樣,還是十五六歲的青春模樣。”

人們懷念的是王心凌嗎?不,更多的是懷念那份青春。

我知道,拿王心凌和於文文來比較並不公平。兩者的性格和表演風格迥異,很難說孰劣孰優。

延伸閱讀  網紅老方丈再次低頭示好,表態願與張二嫂和好,粉絲:無奈之舉

然而,你無法否認,兩者給人的觀感,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打個也許不恰當的比方,於文文像是班裡那種張揚的學生,備受同學和老師矚目。而王心凌則像是班裡的“小透明”,默默地精耕自己的學業。

人各有自己的選擇,這無可厚非,但作為一檔選秀向節目,我只想說——

如果真的有劇本的話,我希望王心凌拿的是“甄嬛”的本子。

畢竟,做了18年的公主,王心凌也該品嚐一次做女王的滋味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