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牛的8位星二代,演技讓人不服不行,一個柏林影帝一個戛納影帝


2022年5月22日,著名演員嚴翔因病在上海去世。

這位在《上海早晨》扮演徐義德,《城南舊事》中扮演“英子”父親的著名演員,曾帶給我們很多美好的回憶。

嚴翔的突然離世,讓很多目光都聚集到了嚴曉頻身上,這位曾在《北京人在紐約》中扮演郭燕的演員。

因為嚴翔是嚴曉頻的父親。

嚴曉頻的爸爸是演員,媽媽徐幗蓮也是一名演員。

說起來,嚴曉頻算是圈內比較早的星二代。

如今說起星二代,總給人一種堪憂的感覺,因為過去兩年,鄒元清,陳月末,張思樂等星二代,不管是演技,還是顏值方面,都給人進錯行業的感覺。

雖然飽受觀眾詬病,但奈何人家就是有資源,就是有資本,照樣在各個劇組穿梭,照樣賺得盆滿缽滿。

其實說起星二代,除了這些演技扶不上牆的,娛樂圈還有很多星二代也很優秀,他們中有些人,成就甚至已經超過了父親輩。

嚴曉頻

說起嚴曉頻這個名字,很多人或多或少覺得有些陌生。

不過如果前段時間追過海清、童謠主演的電視劇《心居》,一定對裡面氣質出眾的葛母印象深刻,葛玥母親的扮演者,正是嚴曉頻。

劇中,嚴曉頻將一位官太太拿捏得十分到位,生活經驗豐富不說,與人相處中,既給人有距離感,卻又不失禮貌。

作為一個母親,嚴曉頻又表現出對兒女操不完心的共同點。

值得一提的是,劇中扮演顧老太太的嚴永瑄,是嚴曉頻的姑姑。

所以說,嚴曉頻的父輩,都是從事表演事業的。

1982年,北京電影學院到上海招生,正在備戰高考的嚴曉頻,在父親的支持下也報名了。

在經過層層選拔後順利考上了北電。

畢業後,嚴曉頻被分配到了上海電影製片廠。

參加工作不久,瓊瑤在內地的第一部劇《在水一方》導演就找到了嚴曉頻,雖然只有四集,但在當時引起不小的轟動。

這部劇之後,嚴曉頻迎來了事業的一個小高峰,《午夜兩點》《太陽雨》《女兒經》《絞索下的交易》等劇,讓她迅速成名不說,

而且成了青年演員中的佼佼者,多次作為中國電影代表團成員出訪他國。

按照這個勢頭髮展,嚴曉頻成為第二個劉曉慶,也是指日可待的。

但嚴曉頻卻放下國內如日中天的事業,陪丈夫去美國留學了。

正是在美國,嚴曉頻遇到了演藝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個角色——郭燕。

1993年,鄭曉龍帶著北京電視製作中心的同事們,去了紐約。

在那個出國熱的年代,鄭曉龍他們要給國內的觀眾拍攝一部真實的《北京人在紐約》。

嚴曉頻在去看姜文時,被導演看中,郭燕這個角色就落到了她頭上。

嚴曉頻太了解中國人初到美國時的狀況了, 郭燕這個角色,對她而言毫無壓力。

不管是來美前的心理,還是到美國後的思想轉變,嚴曉頻都把郭燕這個角色演繹得十分到位。

《北京人在紐約》1994年播出後,嚴曉頻火了。

1995年,嚴曉頻和丈夫同國了, 又相繼參演了《孽債》、《一家兩制》等電視劇。

就在事業穩中有升的時候,為了照顧家庭,嚴曉頻慢慢淡出了演藝圈,直到近些年才慢慢復出。

再次復出的嚴曉頻,留給她的只剩一些婆婆媽媽的角色了,

但在嚴曉頻眼中,角色從來沒有大小之分,每一個角色,她都能沉浸在其中挖掘出角色的特點,呈現給觀眾。

嚴曉頻曾這樣說:

“演員對藝術要有敬畏之心,才能把心沉浸其中。”

這可能是這名實力演員能得到觀眾肯定的一個重要原因吧。

廖凡

影帝廖凡也是星二代?會不會有網友發出這樣的疑問。

其實廖凡不僅是星二代,其父廖丙炎還是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的一級表演藝術家,曾任湖南省話劇團團長,

參演過《雍正王朝》《走向共和》等經典電視劇。

出生在這樣一個藝術氛圍濃厚的家庭,也不怪廖凡演技過人了。

不過雖然有父親這位大咖支持,廖凡的演藝之路走得其實並不平坦。

導演劉奮鬥曾這樣評價廖凡的長相:小廖這張臉,在中國人的審美之外。

按劉導的說法,廖凡的臉既不像小生,又不像丑角,兩邊都挨不著,所以永遠只能在配角的位置徘徊。

形象問題,一定程度上的確影響了廖凡的事業。

《將愛情進行到底》捧紅了李亞鵬,徐靜蕾,王學兵等人時,他是默默無聞的那一個。

《像霧像雨又像風》讓陸毅、陳坤大放光彩,廖凡依然只是那個不起眼的綠葉。

得不到關注就死磕演技,這之後廖凡將空閒時間,都用在了話劇表演上面。

從《半生緣》到《戀愛的犀牛》再到《四世同堂》《茶館》《浮士德》等等。

在話劇中,廖凡的演技得到了最好的鍛煉,再拍影視劇時,就顯得游刃有餘了。

他可以是《集結號》裡的鐵血硬漢,可以是《非誠勿擾》中的娘娘腔,還可以是《命中註定》裡的逗比男。

延伸閱讀  《侏羅紀世界3》黃榮亮有多可憐?全程在打醬油,連名字都記不住

五花八門的角色,他都能輕鬆駕馭。

同時,他也受到了越來越多導演的關注。

賈章柯,馮小剛,姜文,都被他的演技折服。

2014年,廖凡憑藉《白日焰火》一舉拿下了第64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廖凡一下子火了。

出道15年,這是他第三次做主演,前兩次,一次是《綠帽子》,他獲得了2005年新加坡國際電影節影帝;

一次是2008年的《一半海水一半火焰》,他獲得了金馬獎提名,

第三次就是《白日焰火》,他獲得了柏林影帝。

作為內地首位柏林影帝,廖凡還是一如既往的低調,除了電影,你平時很少看到關於他的消息。

與他一起拍過戲的桂綸鎂這樣評價他:我現在都不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在片場,廖凡除了演戲,他話不多,也不喜歡張揚,似乎也不怎麼喜歡交朋友。

2015年,媒體多次拍到他和著名編劇霍昕出雙入對,有傳言他們早已經結婚。

面對傳言,廖凡像不關自己什麼事一樣,不否認也不回應。

不上綜藝不蹭熱度不炒緋聞,只踏踏實實拍戲,如果每一個星二代都像廖凡,恐怕大家對星二代的印象就不會那麼差了吧。

楊玏

2020年《三十而已》熱播,那句著名的台詞“誰都想避風,誰來當港啊”火了。

台詞火了,演員也火了,特別是扮演陳嶼的楊玏,開始受到觀眾關注。

他星二代的身份,也格外引人注目。

楊玏的父親,是著名實力派演員楊立新,也是劇中顧佳的爸爸。

楊立新扮演過《大江大河》裡的水書記,《父親愛情》裡的叢校長,是一名觀眾十分喜愛的老演員。

子承父業。

楊玏一開始並沒有打算做演員,而是想做一名幕後的導演。

但連著做了幾場戲後,楊玏覺得自己太年輕,導演需要協調的東西太多了,他還不具備那樣的能力。

他決定先從演員做起。

2014年,王志文,李小冉主演的《大丈夫》獲得空前的關注。

楊玏在裡面扮演咖啡店老闆趙康,追求顧曉岩(俞飛鴻飾)。

這部劇,是楊玏與俞飛鴻劇中“姐弟戀”的開始。

兩年後,以“姐弟戀”衍生的另一部電視劇《小丈夫》應運而出。

作為《大丈夫》的姐妹篇,《小丈夫》完全圍繞“姐弟戀”展開,這也是楊玏出道多年頭一次擔任主演。

陸小貝這個角色,令楊玏首次入圍了“華鼎獎”最佳男主角獎,也為他的事業打開了一個新篇章。

《何以笙簫默》《王子咖啡店》《致青春》等劇接踵而來,令他在觀眾中慢慢混了個臉熟。

《三十而以》播出後,很多觀眾都覺得楊玏和毛曉彤不論是性格,還是顏值都很般配,多次喊話兩人在一起。

觀眾如此喜歡,公司自然不會放過這波熱度。從《三十而已》播出到今年剛剛2年的時間,兩人已經合作了5部劇。

但觀眾還是一如既往地喜歡他們倆,並沒有出現審美疲勞。

究其原因,兩人都是踏實努力的演員,不炒緋聞不蹭熱度,只專心演戲。

這樣的演員,觀眾怎麼會不喜歡呢。

黃磊

黃磊的父親黃小立,大家應該是比較熟悉的。

不管是《四世同堂》裡的錢默吟,還是《李春天的春天》裡李春天的父親,黃小立都給人留下了較深刻的印象。

國家一級演員,話劇金獅獎的獲得者,黃小立的事業,對兒子黃磊的影響很大。

黃磊的童年,是在話劇舞台旁度過的。

但話劇卻給黃磊留下了童年陰影。

有一次,黃小立扮演一個壞人,在台上被人追著打。

這把台下的黃磊嚇壞了,他以為爸爸真的被人打了。

這件事後,黃磊很反感做演員。

但陰差陽錯,黃磊最後還是考上了北電,並走上了演員這條路。

從陳凱歌的《邊走邊唱》開始,黃磊才算真正明白演戲是怎麼回事。

之後他一發不可收拾,《人間四月天》《橘子紅了》《夜半歌聲》等劇,讓他成了那個時代知名度最高的文藝青年。

飄逸的長發,儒雅的氣質,再加上大學老師這個身份,令黃磊舉手投足間都流露出一股書卷氣。

這種氣質,在當時內地娛樂圈,絕對是獨一份。

他成了那個時代最帥氣的徐志摩。

幾乎沒怎麼靠父親幫忙,黃磊就穩穩地站在了娛樂圈的頂端。

2017年,黃磊主演的內地版《深夜食堂》上線,這部聚集了80多位明星的電視劇,成了黃磊圈內人緣的最好印證,也成了他口碑下滑的分水嶺。

這部在國外反響良好的治愈系電視劇,在國內卻畫風突變,成了眾人吐槽的重災區,豆瓣11萬人打出了2.9的低分。

這之後,黃磊的好爸爸人設,黃小廚人設似乎紛紛跌下了神壇。

但黃磊卻力挽狂瀾,憑藉《嚮往的生活》這檔綜藝,將跌落的口碑又一點一點地撿了回來。

延伸閱讀  女明星真的骨骼清奇,有的人需要增肥才美,有的人胖一點都顯老

隨著黃磊身材的發福,他的演技也常被貼上“油膩”的標籤,《小別離》《小歡喜》等劇,讓大家覺得黃磊演什麼都是一個樣。

但即便貼上油膩、演技千篇一律的標籤又怎樣?

出道30年的黃磊,早已不僅僅只做演員了。

從2002年成立第一家公司開始,如今黃磊參與投資,創建的公司,已經高達幾十家。

僅近幾年,黃磊參與的公司就先後投資出品了《小別離》《小歡喜》《深夜食堂》《嚮往的生活》《三十而已》等等。

從這些劇受關注的程度,不難看出黃磊這些年在經濟創收方面是大獲成功。

不管是站在演員的角度,還是商人的角度,亦或是社會知名度等等方面,黃磊都是成功的。

他可能不會像父親那樣拿話劇金獅獎,或是評一個國家一級演員,

但站在世俗的角度,他的成就已經遠遠超過父親了。

陳佩斯

40、50年代的《白毛女》《紅色娘子軍》等電影中, 陳強扮演的都是令人憎恨的黃世仁,惡霸地主“南霸天”等。

就是這些角色,讓陳強在特殊時期被打成了黑幫,也令兒子陳佩斯的演員之路多了一些曲折。

說起陳佩斯,總會讓人想起小品《警察與小偷》《王爺與郵差》。

在上世紀80、90年代,陳佩斯朱時茂幾乎是春晚舞台上的搞笑擔當。

那時,趙本山的“趙家幫”還沒有壯大,春晚小品舞台正是百花齊放的時候。

但就在事來如日中天的時候,陳佩斯卻和央視因為版權鬧翻了。

他拉著朱時茂將央視告上了法庭,他還想拉更多的演員一起維護大家權益,但不管是鞏漢林, 還是蔡明,魏積安等,都不願意得罪央視。

陳佩斯不信邪,一個人單打獨鬥,最後拿到了33萬的賠款,但他也從此告別了春晚舞台。

沒有小品演的陳佩斯,承包過荒山,種過果樹,但他還是離不開表演事業。

經過多年磨礪,他拿出僅剩下的三十多萬,完成了話劇《托兒》。

沒想到《托兒》推向市場後反響極好,陳佩斯多年的窘境一掃而光。

因為心無旁騖,陳佩斯之後推出的每一部話劇都受到了觀眾的熱捧,《阿斗》《老宅》《陽台》等,在全國巡演均受到廣泛關注。

2011年,春晚再次向陳佩斯發出了邀請,但已經從小品演員轉型到話劇演員的他,沒有多餘的時間來準備春晚節目,遂拒絕了了。

不過這也標誌著,陳佩斯與央視十多年的恩怨,已經握手言和了。

乾一行愛一行,愛一行專一行,從小品演員到話劇演員,陳佩斯有自己的不得已。

但他並沒有怨天憂人,而是根據自身特點積極轉行,並做出了不錯的成績。

特別是他身上那種不畏權威,積極維護自身權益的覺悟,更值得每一個人深思。

張震

1991年,15歲的張震和父親張國柱共同出演了《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這部影片,張震獲得了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提名。

15歲出演主角,並憑藉出色的表現引起大家關注,張震的成功,離不開父親張國柱。

今天說起張國柱,已經沒有幾個人記得了。

但在80、90年代的港台影視圈,張國柱卻是一個不得不提的演員。

與胡慧中主演的“霸道總裁愛上我”的《歡顏》,主題曲是那首著名的《橄欖樹》,

與林志穎主演的《笑林小子》,與成龍劉德華主演的動作電影《火燒島》等等,

幾乎每一部都有不錯的反響。

張震從三歲開始,就被父親帶著一起拍攝電影。

有網友戲稱,張震出道的時間,只比父親晚兩年。

有父親的提攜和幫助,張震在影視圈進步特別快。

1997年,張震首次參演了王家衛的電影《春光乍泄》,雖然只是不起眼的配角張宛,但張震還是獲得了金像獎最佳男配角提名。

這部電影,開啟了張震與王家衛導演的合作,之後的《天下無雙》《2046》《一代宗師》等影片,一步步奠定了張震在演藝圈的地位。

這些年,張震還一直活躍在演藝圈,《繡春刀》《無問西東》《宸夕緣》等影視劇中,都有他的精彩表現。

只不過張震太低調了,除了拍戲,平時鮮少能看到關於他的消息。

令人遺憾的是,張震出演的經典角色不少,並且四次提名金馬獎,三次提名金像獎,但至今未能拿到一個獎項。

這對於很多演員來說,不能不說是一個心結。

希望張震在接下來能拿到一個令他滿意的獎項吧。

葛優

葛優的長相,應該是集合了爸爸媽媽的缺點長的。

明明爸爸媽屬于俊男靚女那一類,可到了他這兒,完全變樣了,關鍵是那麼早就禿頂。

言歸正傳,葛優長得不算帥,但絕對是一個精神小伙兒。

不過即便長得這樣精神,想進《圍城》劇組,也還是費了一波周折。

最後是母親出面和英達打招呼,葛優才順利進劇組。

如果不是英達力保, 黃蜀芹導演還真不一定會用他。

延伸閱讀  戲沒拍完就離世的8位演員,有人死因成謎,有人走後編劇改人設

這大概就是星二代的優勢吧。

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

葛優雖然是星二代,但在90年代和世紀初的前十年這20年裡,葛優卻憑藉自己的實力,成了獲獎舞台上的常客。

《編輯部的故事》《大撒把》《活著》《霸王別姬》等等,讓葛優的演技得到了最大的鍛煉。

當馮小剛的賀歲電影迎來好時代,葛優也在這個風口飛了起來。

《非誠勿擾》《手機》《夜宴》《讓子彈飛》《甲方乙方》《不見不散》等等,那些年,葛優的這些電影幾乎人人都看過。

葛優也憑藉這些影片,拿獎拿得手軟。

今天說起葛優,他星二代的身份已經弱化得忽略不計了,說到底,打鐵還需自身硬,這樣才能在演藝圈站穩腳,才能得到觀眾的喜歡。

李彧

看到這張照片,有沒有覺得李彧(yù)和哪位老藝家很像?

沒錯, 李彧正是著名表演藝術家李保田的兒子, 父子倆真像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

說起李保田,總忘不了他的《宰相劉羅鍋》、《神醫喜來樂》等經典影視劇。

但李保田演藝事業的高光時刻,是在90年代初,兩部電影,就將國內大獎拿了個遍。

1991年,李保田憑藉《葛老爺子》獲得第8屆飛天獎最佳男主角獎。

影片中,李保田精湛的演技,將70多歲的葛老爺子刻畫得十分生動,成了很多網友童年的記憶。

倪震稱讚李保田:葛老爺子是本年度中國銀幕上最精彩最有力度的一個角色。

與李保田合作過《菊豆》的張藝謀,稱讚他是“中國最偉大的演員之一。”

1993年,李保田在《鳳凰琴》中扮演餘校長,這個角色,為他帶來了金雞、百花兩個最佳男主角獎。

李保田的表演極富張力,演什麼像什麼,特別注重人物心理的刻畫。

相較李保田,李彧在事業上較父親就要遜色不少。

1994年,李彧打算報考中央戲劇學院,結果三試的時候被刷下來了。

李保田就是中戲的校友,如果他去打個招呼,李彧或許就被錄取了。

但李保田不想走這種後門,堅持讓李彧憑實力考進去。

結果李彧一連考了好幾年,直到2000年才考上。

從這點看,李彧在表演方面的天賦,和父親差的可能有點遠。

天賦不行但架不住喜歡啊,

這些年,李彧參演了不少角色,在2006年還與父親主演《欽差大臣》,在劇中扮演阿醜,可惜並沒有引起多少人關注。

因為和父親長得太像,李彧的演藝事業多少受到了一些影響,

在很多影視劇中,他都是以配角的身份出現。

黃曉明版的《神鵰俠侶》和李亞鵬版的《射雕英雄傳》中,他都扮演裘千尺。

《宸夕緣》《贅婿》等熱播劇中,李彧也都有參演。

只不過他的知名度實在太小,觀眾能認出他的不多。

事業不太突出,李彧的婚姻卻十分幸福。

他與妻子陳燕琳2009年結婚,育有一兒一女。結果多年,李彧與妻子的感情穩定,一家人和諧幸福。

對自己目前的境狀,李彧也十分滿足。畢竟不是誰都能像李保田那樣,既有天賦又有韌勁和骨氣的。

其實不管是星二代還是拼一代, 只要演技過硬,都會受到觀眾的歡迎。

但如果自身不強,明明駕馭不了的角色卻強上不說,還讓一幫實力派做配。

這種吃相難看的操作,不被人詬病才怪。

演技的提升不是一蹴而就,一日兩日就能有效果的,他需要時間閱歷的實踐磨練。

這些星二代還年輕,留給他們的時間也還很多,完全可以死磕演技,沒有必要急著成名。

如果演技過硬又有大把的資源,不怕沒有人關注。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