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宅門》白玉婷和楊九紅,兩個悲情紅顏誰更淒涼


《大宅門》成功就成功在他不僅僅塑造了白景琦這麼一個活土匪的硬漢形象,還出現了各種形形色色的鮮活的人物,甚至是出場僅僅幾分鐘的客串角色都十分出彩,今天來說說兩位重要的女性-白玉婷和楊九紅。

其實這兩個人是不適合放在一起討論的,因為二人的身份差距可以繞地球100週,一個是富家大小姐,嬌生慣養,一個是窯姐,千人騎萬人跨,但我們不應該把人分為三六九等,因為出生的環境是不能選擇的。所以我們只把她們二人當成普通女人來看待,這時候卻發現她們有很多相似之處。

白玉婷是典型的大家閨秀,人長得漂亮,要什麼有什麼,唯獨缺一個如意郎君。世間的好男人多的是,而她只對一個戲子萬筱菊情有獨鍾,並且一生都處子之身,可謂冰清玉潔。而楊九紅雖然是個窯姐,但一生也只愛過白景琦一個男人,並且後半生死心塌地的追隨著。

所以筆者才說,無論是什麼樣的女人,本質上都是女人,都需要一個心愛的男人過日子。從這個角度來說,儘管白玉婷家趁人值,但她要比楊九紅還不幸,因為她一生的摯愛不能接受她,哪怕她甘願做小。

腳下的路是自己走的,一個大家閨秀愛上一個唱戲的藝人,本身就很荒唐。現實中也有很多這種女人,放著身邊的老實男孩不要,非要去挑戰自己,找一些社會混混或者整天迷戀一些明星,最後落得個淒慘的下場。

從情感上,我們是同情楊玉婷的,因為她一生都堅貞不渝的愛著一個男人,並且最後跟相片結婚,開始大家都會嘲笑這個瘋女人,但到了最後,又無人不佩服這種行為,楊玉婷堪稱千古奇女子。

楊九紅又何嘗不是一個奇女子呢?她在妓院就是頭牌,雖然說乾的是不干淨的活,但說實在的,一次和一萬次對於一個人已經沒區別了,這種事情她早就想開了。所以她追溯白七爺絕對不是為了脫離苦海,因為她當時的處境已經不算差,也攢了很多積蓄,下半輩子也不愁。

但作為一個女人,一生怎能不找一個真正喜歡的男人呢?別看楊九紅是窯姐,那也是無數宅男的夢中情人,不用說交朋友,就連見都見不到,那是提督府台大人“御用”的名媛,老百姓壓根連流口水的機會都沒有!

但天神下凡的白七爺卻征服了楊九紅,此時的白景琦處在人生的最巔峰,無論是財富還是身體,那種強大的陽剛之氣令不看電視劇的女孩都不得不花痴一下,這裡致敬一下陳寶國先生,讓我們看到了那個英雄豪邁的活土匪。

這種男人本就招女人喜歡,更何況白景琦時而剛猛無比,時而鐵漢柔情,誰也抵抗不了他的魅力。所以表面上是白七爺追求楊九紅,實際上是楊九紅纏上了白七爺,這麼樣的一個大男人,即使跟他吃糠咽菜也是幸福的,這話我是相信的。

跟白玉婷相比,楊九紅得到了自己心愛的男人,並且長期佔有,她是幸福的,但人生是一個悲喜交替的過程,一件事從開始到結尾可能經歷了若干的波折,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正是由於楊九紅死心塌地的跟著白景琦,才導致了她下半生的悲劇。

延伸閱讀  ​給兒子取“日本名”被罵親日,姜文怒斥:沒文化多讀書!

一個窯姐不被婆婆待見可以理解,惹不起就躲著,但醜媳婦沒有不見公婆的,楊九紅和二奶奶還是“狹路相逢”了,都說狹路相逢勇者勝,但二人的差距就像如來佛祖跟孫猴子一樣,楊九紅甚至都不敢抬頭看這位老佛爺,所以儘管楊九紅一生都憎恨二奶奶,但二人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人物,這不是武力上的,而是氣質上的。

最讓人不能接受的是二奶奶從來不讓楊九紅看自己的孩子,這對於一位母親來說可謂生不如死,不得不說楊九紅是個堅強的女人,她又懷了二胎,準備回濟南府生,誰成想二奶奶命令兒子攔住她,必須在北京生完孩子,愛去哪去哪!真是殺人誅心!

大孝子白景琦儘管對母親言聽計從,但面對心愛的女人,他也不得不扛雷,就讓楊九紅離開了,但孩子還是沒保住,如果楊九紅有個貼心的大兒子呢?她的晚年絕對會不一樣!在白七爺老去的時候,都是香秀說了算,此時的白家人各個狼子野心,根本沒人慣著楊九紅,最後楊九紅吃齋念佛,鬱鬱而終。

而現實中的楊九紅要比電視劇慘太多了,老去的她被關在黑屋裡,就像養動物一樣,就是白家人消遣的玩物。連香秀都欺負楊九紅,這和電視劇中截然不同,劇中是楊九紅主動挑釁,而香秀反抗,可現實中是香秀作為大太太的身份,一呼百應,直接決定楊九紅的生死,最後楊九紅是被嚇死的。人們常說“嚇死我了”,可真能被嚇死的人,又有幾個呢?可憐!

如果楊九紅有一個為自己撐腰的兒子,白家上下誰敢欺負她?畢竟白家不是黑社會,都是一些紈絝子弟,欺軟怕硬而已。所以楊九紅其實是有機會改變晚年的軌蹟的,可惜她錯過了。不知道她選擇白景琦是對是錯,也許她繼續作窯姐晚年的下場會更加淒慘吧,大概這就是她的宿命。

而白玉婷的悲劇人生完全是她自己造成的,她本可以找個男人過上好日子,她卻偏在一棵樹上吊死,說好聽的腳堅貞不渝,但一個富家女人居然對一個戲子堅貞不渝,這很值得稱道嗎?這和時下那些低智商的追星族有什麼區別嗎?

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白玉婷的行為讓人十分不理解,只能說她是被家裡慣壞了,要星星不敢給月亮,要萬筱菊都不敢給梅蘭芳,最後自己的能力滿足不了自己的大小姐脾氣了,那隻能乾瞪眼。順便說一句,萬筱菊的原型正是梅蘭芳先生。

可萬筱菊值得白玉婷愛一輩子,因為他不是一個普通的戲子,他是一個有傲骨的中國人,萬筱菊看上去柔弱無骨的,實際上他敢跟日本人對抗,是個真正的漢子,比那些看起來五大三粗,一遇到事情就尿褲子的大老爺們強多了!從這個角度說,白玉婷並沒有看錯人!

但那個時代是不可能接受這種婚姻的,即便哥哥白景琦低三下四的去幫妹妹求婚,但對方是個有規矩的人,覺得這樁婚事不妥,所以就拒絕了。白玉婷無奈跟相片結婚,萬筱菊並不知道,等他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

為什麼說晚了?因為此時的白玉婷已經心灰意冷,萬筱菊突然送溫暖,她反而不適應了!再者,萬筱菊馬上就要死了!這當然是馬後砲,但萬筱菊最終還是沒能在白七爺的幫助下逃離日本人的魔掌,所以說此時已經晚了,萬筱菊和白玉婷已經失去了最佳的機會。

如果說萬筱菊是個吃軟飯的,看到白玉婷膚白貌美大長腿就高攀白家呢?是不是也不用唱戲了,不用唱戲也就不會跟日本鬼子打交道,從此摟著個白富美,吃盡穿絕,相近榮華富貴,是不是對於萬筱菊和白玉婷都是完美的結局?

延伸閱讀  “笨蛋美女”閆妮:有一張傾國傾城的臉,卻專做糊塗事,一言難盡

如果是這種萬筱菊,白玉婷還會喜歡嗎?我不知道!因為人都會變的。但起碼這種愛情非但不唯美,反而讓人覺得噁心了。

楊九紅鬱鬱而終,白玉婷跟著相片過了一輩子,最後孤獨終老,兩個可憐的美女都走過了自己的一生。想起了白玉婷問哥哥景琦的一句話:“你喜歡楊九紅嗎?那為什麼你在媽面前不敢說呢?明天我也學楊九紅跟人私奔去!”

其實白玉婷的內心是羨慕楊九紅的,因為後者得到了自己深愛的男人,那麼楊九紅何嘗不羨慕白玉婷呢?從小就含著金鐲子出生,要什麼有什麼,一生唯一需要思考的問題就是“今天吃啥,今天去哪玩”,如果楊九紅擁有白玉婷的家庭背景,她即使喜歡白景琦這種男人,但也並不是非她不嫁,因為她太缺愛了,太缺乏安全感了。

兩個女人到底誰更淒慘,從劇中看,還是白玉婷吧,因為她一生都沒得到摯愛,哪怕是一天,一秒。而楊九紅卻轟轟烈烈得跟心愛的男人過了幾十年,結果開頭和結尾不好,但過程是好的。如果是現實中,那就另當別論了,明顯楊九紅要比白玉婷淒慘萬倍,這就是現實和童話的區別。

事實上當初定角色的時候,導演想讓蔣雯麗飾演楊九紅,因為楊九紅是個重要角色,而蔣雯麗則對白玉婷情有獨鍾。反過來何賽飛想要楊九紅的角色,導演卻不太想給,因為畢竟蔣雯麗的腕儿更大。

所以我們假設一下,如果二人互換身份呢?假設楊九紅是一個富家小姐,估計她就過正常人的生活了,找個男人嫁了,安安穩穩。假設白玉婷是個窯姐呢,她大概率也會大膽的追求幸福,找一個自己心愛的男人,但能得到“女神”垂青,並且還接得住她的男人,恐怕還是非富即貴,即便不是白景琦,也是另外一個活土匪。

正如白景琦所說,宅門裡面可不是那麼好過的,各懷鬼胎。宅門深似海,白玉婷即使嫁到了豪門,大概率還是跟楊九紅的下場一樣。所以說起點很重要,人們都在說逆天改命,但有時候起點過低,命運還真不是那麼容易改的,或者當事者認為自己改了命運,卻不知道自己把自己引到了另外一個深淵。

而白玉婷就不一樣了,她完全有能力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她大可不必在一棵樹上吊死,可楊九紅沒得選,難道放棄白七爺這麼一個極品男人,繼續在妓院打工?所以說,白玉婷的悲劇是自己造成的,而楊九紅的悲劇,只能怪老天爺了。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