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員自降片酬出演,正午陽光的吸引力從何而來?


參與質量好、話題度高的作品,與更加優質的班底合作是眾多演員的夢想,也正是這樣的劇集能夠為他們提供代表作與知名度,磨煉演技的同時還能在一定程度上洗清自身的標籤,讓大眾看到更多面化的自己。

為此,演員們在努力提升自身業務水平的同時,更需要優質作品來搭建向外展示的平台。於是,優秀製作團隊成為他們的合作首選,為了能和優秀團隊合作,演員甚至願意自降片酬。

王牌製作提供品質保障

口碑熱度為演員保駕護航

演員的演技是衡量一部作品質量高低的重要標準,對角色的演繹更是影視劇的靈魂。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當演員擁有精湛的演技卻沒有可以展示的載體,或總是囿於一類角色內不能突破,就渴望有製作公司去發現他們的專業性與閃光點。在這樣的需求下,藝人們自然就把目光放在了國內優質的出品和製作公司上,近年來收視與口碑俱佳、獲獎無數的正午陽光也因此成為不少演員的首選,在正午王牌品質的保障下,不少演員聲名鵲起,躋身一線演員行列。

比如,2015年的諜戰大戲《偽裝者》,收視率穩居榜首,豆瓣開分8.7,拉動了主演靳東、王凱、胡歌、劉敏濤的知名度。還有《瑯琊榜》,豆瓣開分9.4。

劇集的熱度帶動了演員的發展,明台和梅長蘇兩個角色為胡歌從古偶轉型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持,也把他的事業推上了巔峰;靳東在娛樂圈摸爬滾打22年並無出圈角色,此次憑藉明樓一炮而紅,成為大器晚成的代表,最明顯吃到正午陽光紅利的是王凱。

兩部劇之後,正午首創合夥人制度,與劉濤、王凱、靳東成立三家公司,三位演員以較低的片酬出演正午陽光的電視劇,雖然後期取消了這一業務,但王凱與正午深度捆綁的模式並未改變。從《他來了請閉眼》《歡樂頌》《如果蝸牛有愛情》到《大江大河》《清平樂》,王凱的身影頻繁地出現在正午的各大熱劇中,塑造出一系列出圈的人物。

2016年,正午陽光首部以女性群像為主的影視劇《歡樂頌》播出。雙台播出期間,收視率基本保持在1%以上,網絡播放量在2016年電視劇中位列第3,豆瓣評分7.4。隨著“五美”頻頻登上熱搜,五位演員的曝光度達到巔峰。有數據顯示,在《歡樂頌》播出期間,#安迪劉濤#話題詞的閱讀數和討論量分別為3.8億和43.1萬,王子文飾演的曲筱綃收穫4537萬+的搜索熱度,超級話題#楊紫#閱讀數44.8億,“五美”在商業代言、資源接洽方面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升。

可以看出,作品的受眾廣、影響力強對演員產生的加持作用是顯而易見的,影視劇的火熱給演員帶來的不僅是熱度、曝光度,商業價值也不容小覷。 “正午出品,必屬精品”的牌子一經打響,便引出了眾多演員的趨之若鶩,演員需要一個走向大眾的平台,希望通過與優秀作品合作使自己的演藝生涯更上一個台階。而正午為它們提供了這個平台,演員的熱度又反哺正午,兩者互助相得益彰。

延伸閱讀  德普和艾梅伯的官司即將進入到尾聲!女方突然提出一億美金的賠償

正午提供契合角色

助力演員凸顯出色演技

大多時候,演員所呈現出的角色能否體現他的演技,與題材類型和人物特點息息相關。一方面,演員“自我特質”與角色的契合豐富了角色的演繹,能夠給觀眾留下“有演技”的良好印象;另一方面,角色也溢出了銀幕的邊界,延伸為其“社會角色”,若演繹出的角色失調被打上“油膩”的標籤,那麼觀眾對演員本人也會形成刻板印象。

而產生“油膩”問題的根本原因是演員沒有找准適合的角色和方向,這就需要製作公司和導演去尋找在性格特質上與角色的契合度較高的演員,凸顯演員的業務能力的同時,也能為整部劇集添彩。

最先也是最多被觀眾吐槽“油膩”的是黃曉明。飾演《神鵰俠侶》中的楊過被金庸先生評價“浮誇”“輕薄”,飾演《泡沫之夏》《何以笙簫默》等作品中的霸道總裁被觀眾稱為“油膩”“自戀”。伴隨在上述影片中遭遇的演技“滑鐵盧”,我們可以發現觀眾對黃曉明的戲謔主要還是源自於對他某些角色演繹不滿意和不認同。

否則,觀眾不會在《瑯琊榜之風起長林》熱映後感慨“我的劉徹回來了”。近幾年來,黃曉明在《烈火英雄》《八佰》《鬢邊不是海棠紅》等作品中展現出自己的獨特面和演技,觸動到觀眾的情感與慾望,“油膩”的標籤也隨著摘下。

演員同樣會在角色體認與情感體驗中接受精神的洗禮,不同程度地將“戲劇角色”延伸為自身的“社會角色”。 《歡樂頌》中包奕凡這個風趣幽默的霸總成就了楊爍,他彷彿找到了自己的擅長點,之後出演的《時間都知道》《歸還世界給你》都是霸總。

但他忽略了劇中表現出來的油膩也限制了他的戲路,觀眾常常混淆扮演的角色與角色的扮演者,並習慣將對角色的認同轉移到扮演者身上,進而形成一種“再認同”。一時間,楊爍身上的好像油膩甩不掉了。

直到《大江大河》,楊爍飾演野蠻生長的農村改革家雷東寶,風風火火、勇敢果斷的他先後帶領大家承包土地、創辦磚廠、發展養殖業……當小雷家村村民畏懼前進時,雷東寶走進一家一戶說服;當資金周轉出現問題時,雷東寶果斷拿出自己的積蓄。這個人物粗糙卻真實,他的粗狂與豪放、奮鬥與深情感染了大批觀眾,正午使他去掉了外在的浮躁,回歸到本來的演技,也找到了更適合自己的道路。

先鋒題材,演員轉型

延伸閱讀  壕無人性的8名女星:有錢也養不起,她們的高消費你想都不敢想

讓非一線藝人看到更多可能

隨著影視市場優質作品的不斷出現,越來越多的觀眾意識到,顏值、流量不能代替演技成為通往觀眾心裡的通信證,因此磨礪演技和轉型成為眾多演員的首要選擇。在這樣的需求下,好團隊、好作品對與演員的價值和吸引是顯而易見的,市面上出現的一批創新形態的小體量劇,打破觀眾的刻板印象的同時,也成為不少演員們的轉型首選。

2021年懸疑劇作並未給市場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在大家遺憾惋惜時,《開端》以黑馬之姿闖入觀眾的視野,新奇的題材與創作手法使其一經開播就收穫了超高討論度。在《開端》之前,大家對白敬亭的印像還停留在《夏至未至》《你是我的城池營壘》等青春偶像劇中,或者是上綜藝期間,金句頻出的“梗王”人設時,出演《開端》讓白敬亭在圈層內打開了知名度。不同於青春偶像劇受眾偏於女性群體,《開端》等懸疑題材擁有較多的男性成熟受眾,他們對演員的關注點更多地放在演技和與角色的適配度上。

此次得到認可,無疑把白敬亭推向了更廣闊的舞台,大家意識到具有人性深度的作品他也能出演,提高了辨識度,讓觀眾看到了他們身上的更多可能。 《開端》為白敬亭以後出演懸疑、正劇提供了最好的跳板。

在競爭激烈、優勝劣汰的娛樂圈,找到自己的落腳點十分重要,演員身上的標籤決定了能夠接觸到的資源和發展戲路,他們之所以選擇和優秀團隊拍戲“鍍金”,根本原因是因為這些優秀的團隊能夠看到藝人的可塑性,為演員提供一個多元化發展的窗口。

從《外來媳婦本地郎》起,劉濤一直在國產劇中出演賢妻良母的角色,《媽祖》《賢妻》《女人花》,她在“國民媳婦”這條路上越走越遠,也困在安全區裡無法逃脫。直到《歡樂頌》的安迪一角,正午陽光看到了她過往飾演的大女主身上的責任感,塑造出特立獨行、能力出眾的女強人形象,讓劉濤的職業生涯開啟了新篇章。

優秀製作團隊為演員提供代表作和知名度,在凸顯藝人的業務能力和職業水平的同時,也能讓非一線演員在圈層劇中打開知名度,為轉型正劇提供跳板。這也是為什麼以正午陽光為代表的製作團隊,能夠讓眾多演員自降片酬也要爭取合作機會的原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