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為什麼聯手義烏?品牌、尊嚴以及未來,聽聽這裡的年輕人怎麼說


阿里巴巴(1)

聲明:本文來自於微信公眾號天下網商(ID:txws_txws),作者:李丹超,授權TechRoomage轉載發布。

6 萬多家店鋪,就有 6 萬多家中小微企業。

義烏國際商貿城,從一號館逛到五號館,起碼得預留大半天的時間。

從外表來看,這裡依然沿襲著商業最初的形態,人們挑選貨物、砍價、隨手搬走;從細微處看,商舖主人換上了年輕面孔,來來往往找貨的外國人少了,還在播放“斗地主”音樂的手機屏幕上,跳躍著光速之外的訂單信息。

6 月 19 日,義烏市政府與阿里巴巴集團簽署eWTP(世界電子貿易平台)戰略合作協議。這是繼 2016 年被寫入G20 杭州峰會公報後,eWTP在全球的第 5 個試驗區。根據協議,雙方將加速產業數字化轉型,推進eWTP與義烏實體市場融合發展、創新進出口貿易模式、共建智慧物流樞紐、發展新型貿易金融等。

年輕商人們早已聽聞這則“通關密語”,多數人的視角里,這可能是他們手中生意再次“雞毛飛上天”的一次機會。

關乎這座商貿奇蹟之城,我們找到了當下義烏年輕商人的三張面孔。

一張訂單支付了兩個星期

做環保母嬰用品的王井華,把所有的銷售渠道都賭在了線上。

2018 年 6 月,有個尼日利亞小伙通過阿里巴巴平台找到王井華。接下來的兩天,小伙子參觀了王井華的工廠、簽下一筆 120 萬的訂單合同,雖然一再叮囑訂單很著急,但直到坐飛機走的那天,小伙子也沒打過來一分貨款。

尼日利亞,對於王井華手裡的嬰秀母嬰公司來說,是個只存在於地圖上的非洲地名。他和員工們一致認定,這肯定是個來騙吃騙喝的小伙子。

然而這個“騙局”似乎沒有立刻終止。小伙子到了廣州以後發來信息:我可不可以先付兩萬人民幣做定金。

按照行業慣例,要30%的貨款做定金,怎麼著得先付 30 萬,但小伙子只是一直強調“趕快生產,如果兩週內拿不到貨,自己在尼日利亞的第一張單子就黃了。”

腦中依然疑慮重重的王井華,準備好面料,對於何時下手裁剪依然下不了決心。又過了四天,小伙子回到尼日利亞,發來了一張一萬美金的水單。

“水單是手寫的,還沒有蓋章,以前跟歐美國家做生意哪裡見過這樣的水單。”但王井華決定豁出去了,說不定人家那邊的水單就是這樣的呢,先把貨趕出來再說。

這可能是王井華最大膽的一次。這個 2012 年來義烏創業的年輕人,自以為深諳母嬰用品市場套路,上市的第一批母嬰環保類產品卻在國內市場遭遇慘淡。直到 2014 年在阿里平台貸款、 2015 年組建電商團隊轉戰海外市場,公司才開始起死回生。應對尼日利亞小伙的這一波操作,著實不像一位心有餘悸的企業主所為。

最終,這個“騙局”被證明是虛驚一場。小伙子以一天一萬美金的結算速度,連續付了兩週之後,貨款終於交清了,王井華的這批貨也立馬走空運到達了尼日利亞市場。

小伙子後來成了王井華的穩定客戶,而這批環保尿布打開非洲市場的速度完全超出了預期。尼日利亞、烏干達、肯尼亞、埃塞俄比亞的非洲客商,紛紛找到了王井華在阿里國際站、速賣通上的店舖裡。

那些地圖上的非洲地名,被王井華拿下了。

“非洲市場潛力大,做跨境電商卻在物流、通關等上都有硬傷。要不是我們對當地結算模式有了些了解,做生意很慌的。”王井華提到了馬來西亞,這個eWTP的第一個海外試驗區,給他帶來不少大客戶,數據化的介入讓過去需要一周時間才能解決的出口報關、外匯等流程縮短到了兩天。

把中間商帶成了競爭對手

何棟明說,他準備開家電商運營公司,專門幫義烏那些小微企業去網上賣貨。

不經商的義烏人絕對是當地的稀缺物種。何棟明的父母,擺攤賣過保暖褲和襪子,何棟明自己,大學畢業第一件事就是回家辦廠子賣頭飾。他的身邊,朋友、親戚,每個人、每個家族的創業路子都驚人相似。

無奇不有、無所不能。義烏國際商貿城經營的單品超過 200 萬個,何棟明笑說,如果你想在義烏開開家工廠,什麼配件都能找到。

而當義烏用“全球小商品聚集地、萬國創業家”等這樣的詞來烘托創業熱情的時候,何棟明卻說,身邊那些曾靠著小生意發家致富的親戚朋友們,很多正苦於貨款被遲遲拖欠,對於互聯網他們仍是敬而遠之:做好做壞的都有,不敢進入!

這也是何棟明想幫他們做電商的原因。

在網上找生意之前,何棟明不是個長性的人。乾頭飾生意沒幾年,就去做內衣了,後來乾脆賣了設備虧了一百多萬。 2015 年左右,他決定和發小一起重新做飾品生意,這才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家網店。

所以,在阿里 1688 平台的記錄中,何棟明的龍雅飾品已經存在 14 年了,但真正發力卻是近兩年的事。

“平台上很多跨境電商企業找到我們,要來買我們的貨,一年時間龍雅做到了行業TOP商家。”何棟明說,他們主要的出口渠道還是通過線上的進出口貿易公司賣出去,每年的增速在30%以上。有一對義烏的小夫妻專門做跨境電商,一開始從何棟明那裡拿貨去賣,後來看行情好,乾脆自己也做起飾品來了。原材料就地取材,每年竟能做出七八百萬的產值。

現在,何棟明在 1688 上開了 5 家店,每家店對應不同的商家。幾天前,有位外商在平台上和他聊得投緣,兩人加了微信,一個說著英文,一個說著中文,靠著翻譯軟件簽下了一筆訂單。

國外大V為義烏產粉底液點贊

平日的義烏國際商貿城實在有些冷清。

這家寫著“美時”招牌的化妝品商舖卻有些不同的情景。半個小時的時間,已經有兩對外國客商進去問詢,其中一對還現場簽下了訂單。

“前幾年直接來店裡的外國客商更多,現在很多客戶都直接從線上下單,這個你們可以找我小叔子。”說話的,是美時化妝品有限公司創始人的兒媳吳劍晶,負責線下銷售;她的小叔子陳飛,負責線上平台和產品研發;他的丈夫則負責整體戰略和管理。

在美時,家族企業的接任者們有著極其明確的分工。

從 1999 年創立公司,陳飛的父母就把產品消費群體定在了海外。十年以後,家族企業面臨交接,市場也出現了顛覆性的變局。陳飛被派去攻克電商平台的那些漏網之魚。

有意思的是,很多漏網之魚居然都是自己游向了漁網。

“因為美時在國外有自己的品牌輸出,所以很多外商都是直接衝著品牌來的。”有一次,陳飛收到一張外商發來的照片,打開一看,是一瓶被用完的美時粉底液,外商指定就要這款。後來他才知道,在國外的社交媒體上,這瓶粉底被大V做了好評分享,一夜爆紅了。

美時在阿里國際站、 1688 等電商平台上收穫的訂單,大都是小額批發或個性化定制產品,訂單量比較小,但滿足了海外中小商家對中國品牌的期待,業務範圍也從歐美市場拓展到了南美國家。

馬雲曾說,阿里巴巴要通過數字技術,搭建商業基礎設施,幫助全球更多中小企業和年輕人融入全球化,讓更多的人從普惠貿易中獲益。

中國千千萬萬的中小企業,期待著從OEM到ODM,一個字母之差,是為品牌和尊嚴。

對於品牌,王井華甚至已經和外商幹起架來。 “最開始給歐美品牌做貼牌,讓我們業務發展受限很多,現在'一帶一路'沿線地區訂單多起來了,他們願意給我們品牌做代理,業務的人也越乾越有勁了。”  有個法國客商找到王井華,為了打破他對產品的不信任感,王井華提出做業務PK,看市場認可誰。

三輪PK下來,王井華贏了。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