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哭窮上熱搜,我真的受夠了


“月薪三千是不配看微博熱搜了嗎?”

前幾日,一名許久不露面的選秀藝人,在節目中自曝已經整整九個月沒有收入。 “唱跳七年,負債百萬”幾個大字打在節目的封面上。只可惜,這則探討藝人生活困境的報導,並沒有收穫網友的同情,反倒引起輿論一片嘩然。當天“真的建議明星別賣窮了”登上熱搜第一,點進其中不乏嘲諷的評論:

“有手有腳為什麼不去掙辛苦錢?”“真窮得揭不開鍋就轉行吧!”“沒收入還不是不想幹普通職業?”……

看慣了各種“日薪百萬”的明星賣慘後,這屆網友,已經不會再輕易共情了。

這不是明星賣慘的第一次翻車。早前一場直播裡,吉克雋逸就曾痛訴做明星不易:“現在藝人怎麼那麼難啊,我要會做飯,我又要漂亮,我還要瘦,我還要吃不胖……”最後還一臉鄭重地拜託粉絲:“大家對我們就再關愛一點好嗎,對我們寬容一點。”

與滿手發光的鑽戒相比,這句話或許有些諷刺然而後續卻被網友扒出,當天光是她帶的耳環,就價值幾萬塊;平日里在社交平台曬出的一頓簡簡單單的飯菜,用的是標價兩千多元的愛馬仕餐具。

價值昂貴的餐具這一賣慘行為遭到了網友們的瘋狂吐槽:“如果一年能賺幾千萬幾億,那麼我願意和吉克雋逸互換人生,去承受她口中所謂的苦!”無獨有偶,另一位拿身體說事兒的明星張大大,在《演員請就位》裡把科研人員演成了東張西望的小偷。可能自己演完也看出氣氛不對,還沒等評委說話,他就迫不及待地開始訴苦。掉頭髮、失眠、進醫院……表示為了演好戲,自己真的付出了很多,吃了很多苦。

結果卻被爾冬升導演一語擊破:“你剛剛那解釋,對我來說一點意義都沒有的,誰沒有壓力啊?”

更甚者,直接拿自己的經歷與普通人的處境做對比。綜藝節目《親愛的,來吃飯》,主打明星突擊素人家裡“蹭飯”。其中一期的嘉賓是孫藝洲和賈乃亮,二人在蹭飯時,被問及是不是和家里人聚的時間不多,當場就打開了訴苦的話匣子。先是賈乃亮表示自己想和父母吃上一頓飯太難了,上次一起吃飯已經是三個月前了。

後來孫藝洲又直言自己為了陪伴家人,定居在上海,放棄了很多工作機會,常常要早班機出發,趕晚班機回家。

延伸閱讀  許佳琪:女子偶像團體SNH48TEASII

聽完孫藝洲的訴說,賈乃亮有種彷彿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地回應道:“這是他為家人做出的妥協和讓步。”社長無意評判二人這番言論,畢竟想和自己的家人多多團聚,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心願。可他們不光哭慘,還羨慕起了素人家庭的生活。然而這期招待兩人的,是一對上有老下有小的普通夫妻,為了維持生活,丈夫白天做廚師,妻子晚上外出擺攤。夫妻倆即便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因為錯開的工作時間也常常無法見面。

孫藝洲對素人夫妻的工作時間提出“建議”

為了節省一點生活的開支,妻子通常要把吃剩的晚餐,打包當做第二天的午餐。只因招待意外出現的大明星,特地做了平常不怎麼吃的葷菜。如此對比之下,只覺得諷刺。藝人業務能力欠妥、態度不專業,觀眾提出質疑再正常不過。偏偏總有明星把這種質疑當作指責,強行對觀眾進行道德綁架:“我都已經這麼慘了,難道你還要罵我嗎?”沒錯,網友不光會罵你,還會為你提出很實用的建議。

在一則明星抱怨工作的微博下,網友給出了“貼心”的建議

頻頻翻車,頻頻被罵。明星們,真的不懂觀眾如此憤怒的原因嗎?天王陳奕迅自曝因為疫情一年沒有工作了,錢包只進不出,但仍可以居住在價值上億的豪宅中。

知名時尚主編蘇芒,在一檔生活類綜藝中,表示每人每天650元的伙食標準很差勁:“650真的不夠,你早上不喝牛奶呀,你早上不吃雞蛋啊?我們要吃好一點!我不能吃那麼差的伙食”。不出名的女演員在直播中感嘆自己這一圈層的演員片酬太低,以前一個十八線演員輕輕鬆鬆就能年入百萬。可如今,她拍戲六個月,只能賺到二十四萬。

採訪時說自己卡里真沒什麼錢,都在爸爸和公司那,但被問到給員工發紅包要怎麼辦時,楊冪輕描淡寫道:“五萬十萬還是有的。”

“沒什麼錢”這句話有了新的定義他們提到這些數字時的雲淡風輕,加之近幾年類似於208萬的“爽式計量單位”頻頻曝光,幾乎要讓人反省,是不是自己對金錢的認知有問題。

早前於正為演員“高片酬”的說法辯護,發了一篇長文,論證一千萬的片酬到明星手裡也不剩多少。

結果引發了鳳凰網娛樂有理有據的嘲諷。

首先是對標的片酬並不合理,一千萬片酬在娛樂圈只能算二級藝人,真正的一線基本都是三千萬打底。其次團隊花銷的計算也很有問題,且不說組建團隊是不是真要這麼多錢,就娛樂圈工作人員的人均薪資來說,離於正給出的月薪三萬還差得很遠。當然了,內裡有多少彎彎繞觀眾不了解,也無法確認。但看完於正的賣慘,最讓普通人難以忘懷的還是那句:“平均每個月也就幾 萬塊。”不得不感嘆,或許優渥的生活已經固化了大明星們的思維方式,幾萬塊居然可以用“也就”來形容。畢竟,普通人要拿到幾萬月薪,大概率需要奮鬥很多年,也還要看時與運是否都能匹配。如果說各種天價代言出場費的曝光,讓觀眾感受到的是圈子紅利;那麼這些對於高額片酬的理所應當,實在有種不識人間疾苦的無知。

延伸閱讀  王力可:17歲演《血色浪漫》走紅,15年拿8次大獎,35歲美如少女

明星收入高這回事,自然不是什麼新鮮的認知。網友對明星賣慘的嘲諷,未必就是仇富心理作祟,更多是“TA實在不配”、“別得了便宜還賣乖”。手蹭破一層皮就發通稿,冷天裡淋點雨就叫敬業;演繹悲傷的方式是滴眼藥水,減肥吃個水煮菜都要上熱搜;拿到了高片酬卻沒有交出相應答卷,一邊偷稅漏稅一邊敷衍作品。

粉絲感嘆王一博敬業時的說法是:“打戲時有不小心蹭傷,也不會去過多在意。”

把觀眾當“傻子”哄,也就別怪觀眾“翻臉不認人”。說到底,觀眾們討厭的並不是藝人拿到高片酬,而是當這報酬已經高過正常水平,得了便宜還賣乖,竟要觀眾為他們莫須有的“慘況”買單。比演藝行業賺的少,且更加要吃苦受累的行業,比比皆是;沒有演出機會,怪行業現狀、怪社會殘酷,讓自己不能實現夢想,可普通人又有多大概率實現夢想呢?入行時說唱歌是自己的夢想,出道了又說夢想是當演員,看綜藝節目爆紅又去當主持人,說到底,所謂夢想只不過是想掙快錢的藉口罷了。再看看娛樂圈真正沒有收入的藝人,為了討生活都在做什麼?港娛沒落後,不少演過經典角色的人氣明星,都在經濟不景氣時選擇了賣保險、做銷售,甚至是賣小吃。曾經的TVB五虎之一湯鎮業,就在事業受挫、名氣下滑之後,被拍到去考察路邊小攤。

湯鎮業沒過多久,真的轉行去賣魚丸,還推出了知名魚丸品牌,從一家店開到幾十家,成功走出另一番事業道路。和上官喜愛同期選秀出身的藝人陳語嫣,未能成功組團後,選擇了迪士尼跳舞的工作,穿著蓬蓬裙,笑容大方,舞姿動人。

面對網友的惋惜,她大方在微博裡曬出自己的迪士尼工作照,說要和最愛的米妮從夏天蹦躂到冬天。

說到底,藝人只是一份工作而已,沒錢賺、吃不了這苦,大可以換份工作,找尋別的人生出路。當然,是在確認自己真的“沒錢賺”的情況下,而不是手握幾千萬,還擔憂自己活不下去的笑話。下次再賣慘時,不如想想陳道明老師的這句話:

“人家清潔工早上四點起早,你還在被窩裡,怎麼說呢?你就是乾這個的,你拿的就是這份錢!”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