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科技報導

騙租產業興起:租手機後再轉賣,一家平台損失近千萬



最近監管收緊,信貸收縮,專門以擼口子為生的老哥們逐漸無口子可擼,開始把目光轉向新的領域。信用租賃正在成為他們的重點目標。他們團伙作案,只需要支付幾百元甚至零首付,就能拿走一部手機,轉手賣出去,一單可賺幾千元。

文/羅素 本妹

來源: 一本財經

“一家平台被薅走上千部手機,損失近千萬。”一家信用租賃平台的風控負責人透露,一些平台的壞賬率高達10%。

兩年前,信用租賃興起,行業出現了幾十家平台,它們曾經野心勃勃,號稱要顛覆“消費分期”。

這個曾經紅火、巨頭扶持的模式,如今發展如何?

01 新口子

昔日人聲鼎沸的老哥群,如今一片死寂。

在監管的重壓下,714和利率偏高的網貸平台基本不再放款。

但老哥們“擼口子”的生活習慣已養成,很難戒掉。

“借錢就像吸毒,會上癮。錢在那裡,不去借,就難受。”一位老哥曾這樣描述自己的“心癮”。

於是,他們開始尋找新的口子和漏洞。

過去半年,老哥們擼過信用卡,玩過退保退息,還嘗試過拿下公積金。

而最近的新寵,是信用租賃。

什麼是信用租賃?

2017年前後,這個模式開始火爆,出現了幾十家平台。

用戶可以通過自己的信用,只支付一成首付,甚至零首付,租到手機、相機、筆記本、奢侈品等物品。

在阿里的芝麻信用和京東的小白信用頁面,都上線了不少信用租賃的產品。

巨頭們將其視為自己“信用生活”的一環,並給這些平台導流。

騙租產業興起:租手機後再轉賣,一家平台損失近千萬 1

最近,老哥和中介群體開始越來越多地盯上信用租賃,一條完整的騙租產業鏈,已慢慢形成。

在網貸群、老哥論壇上,開始陸續出現擼信用租賃的帖子。

比如《享換機租機App提現流程,可分12期還! 》《黑戶租機,支付寶掃碼出免押額度》。

騙租產業興起:租手機後再轉賣,一家平台損失近千萬 2

一個中介在論壇發帖,招徠擼機老哥

有過騙貸經歷的中介,在騙租領域,完全是降維打擊。

“信用租賃平台的風控,比信貸要松很多。”一直從事信貸中介的楊泉最近轉行過來,他發現,大部分信用租賃平台的核心風控,就是“信用分”。

所以,他一般招攬客戶的標準就是,芝麻信用分600以上。

“擼這個過程沒啥含金量,就是登錄各個平台測試,優先擼免押金的,優先選擇蘋果手機。”楊泉稱。

一部七八千元的手機,可能只需要出七八百元的首付和維修保險費,就能到手。

“套一次手機,我們會收幾百元技術指導費。”另一位中介表示。

和信貸領域一樣,中介們每天也會不斷測試各家平台的風控,“哪些平台放水,就集中進攻”。

“支付寶大司庫租賃應該有水,大家可以試試。”在卡農論壇,老哥們也會透露情報。

“一個用戶,可以同時測試幾十家平台,最多的時候,一個用戶下來了10個平台。”楊泉稱,在信用租賃領域,信息沒有共享,也沒有多頭借貸的概念。

用中介的話說,這個領域的風控還極為原始。

此外,中介還有一種簡單粗暴的操作:收購支付寶賬號,直接套手機。

實際上,支付寶賬號的買賣已成為產業。在各種社群中,不乏“出售實名綁卡支付寶”的廣告。

某信用租賃平颱風控張雯雯表示,市場上流通的支付寶賬號,售價在幾十元到幾百元不等。

而包括支付寶賬號、實名驗證的手機號、綁定的銀行卡號在內的全套資料,加上代過驗證的服務,售價在4000到5000元之間。

因為成本很高,買到全套資料後,中介往往會把花唄、借唄和信用租賃平台,全部薅一遍,“這樣一來,可以到手幾萬元”。

這樣的中介都是團伙作案,通常都會將機器集中寄到同一個地方。

一家信用租賃平台的風控白奇曾發現,有一批手機收貨地址都是填的某某數碼廣場某某店,“明目張膽”。

02 壞賬爆發

物品下來之後,大部分被直接套現。

中介都已形成固定的銷贓渠道。 “我們和數碼商城都有合作,新機未拆封的,直接轉賣。”楊泉稱。

“蘋果機可以賣到京東價的85%,而安卓機在70%-75%之間。”楊泉稱。

比如說,一台市場價2000元的新安卓手機,就能賣出1400元。

而最受羊毛黨歡迎的,還是最新款、最貴的蘋果手機,比如iPhone 11 pro。

而華為的高端機,出手價格也沒有蘋果高,“一般是75%,最高也只有80%”。

在騙租圈,蘋果手機就是硬通貨,最容易出手。

老哥們也經常分享自己的戰果。

“人人租機,這是過了嗎?”在老哥們的論壇上,不時出現類似的帖子。

騙租產業興起:租手機後再轉賣,一家平台損失近千萬 3

一位老哥表示:“我的芝麻分是728分,在愛租機下了一台金色的iPhone 11 pro max,首月租金976。”

手機還在郵寄途中,他已經準備轉手給朋友,價格是9600。

這一頓操作,就拿到8000多的現金。

“不要還錢。”楊泉稱,他都是告訴自己客戶,不用還錢,直接失聯。

各家平台在老哥的轟炸下,行業壞賬率一度飆升。

“一些平台壞賬率達到了10%。”白奇稱。

一家平台曾經遭遇團伙作案,“被薅走了上千台手機,損失近千萬”,白奇稱。

機蜜的創始人奚孟曾透露,他們也曾被盯上,“一天被套了100台,50到60萬就沒了”。

在風控上,信用租賃一直做得不算好。

很多平台主要將芝麻信用分作為放款依據,白奇認為,芝麻信用分只能作為一個參考值,還需要多重數據的交叉驗證。

白奇是做金融出身,他認為信用租賃和消費分期一樣,都屬於金融產品。

但實際上,很多玩家以前是做手機回收或者賣手機的,“他們沒有將信用租賃視為金融產品”,白奇稱。

其次,信用租賃的催收也非常困難。

一些老哥們並不害怕催收,原因是——不上徵信。

“信用租賃是一個全新的模式,用戶交的是租金,不是貸款,就算不還,也沒有與之相匹配的懲處制度。”白奇稱。

不能上徵信,平台唯一的催債手段就是起訴。

中國裁判文書網顯示,2019年,人人租機在北京起訴了幾個長期拖欠租金的用戶。

而2019年6月到9月,機蜜就在杭州和重慶,起訴了2000個逾期用戶。

法院的判決結果,一般是要求他們返還手機、償還租金、支付逾期罰金。

此外,他們往往還要承擔原告的律師費,以及案件的訴訟費和公告費。

03 行業困境

兩年前,在信用租賃這個模式興起之時,行業玩家一度信心滿滿。

他們曾經放言,要顛覆消費分期,成為下一個主流的金融產品。

他們的自信,也有一定的道理。

信用租賃這個模式,確實具有不凡的魅力。

首先,年輕群體覺醒,他們更在乎商品的“使用權”,而非“所有權”。

這個模式也更符合年輕人喊的口號:“只在乎曾經擁有,不在乎天長地久。”

另一方面,信用租賃的處理方式更靈活。

比如,用戶租了一個手機使用一年後,可以選擇繼續租,也可以買斷,或者直接退租。

而且,信用租賃的門檻比消費分期更低,一般是首付一成或者零首付,就可以把手機拿走。

但這個看起來很性感的模式,目前卻發展得併不算順利。

除了風控難題之外,這個模式真正賺錢的玩家並不多,這是因為,獲客難,轉化低,市場也不成熟。

2017年前後,芝麻信用等巨頭都是全力扶持信用租賃——把流量提供給平台,風控上也大力支持。

在過去,這個行業一直處在被巨頭“餵養”的狀態。

去年開始,巨頭斷奶。各個平台突然感覺,活下去都非常困難。

“現在行業的轉化率,普遍低於兩位數。”白奇表示,大家對於這一新模式還是陌生,接受度不高,還需要市場教育。

在如此的背景之下,如果不依賴巨頭的供養,自己去市面上購買流量,“血虧”。

“在過去,我們還可以拿到收貨人的交易信息、地址、手機號等信息。”張雯雯稱,“但從去年芝麻信用收緊後,我們不得不每天打電話給用戶核實。”

信用租賃平台與用戶之間出現的糾紛不在少數。聚投訴顯示,很多人遇到了機器貨不對板、買斷費用過高等問題。

在白奇看來,市場還不成熟,目前,這是一個必須“抱大腿”才能生存的行業,獨立生存幾無可能。

“花更少的錢,過更超前的生活。”很多信用租賃平台,在宣傳這樣的理念。

這個行業一度被看好,甚至被認為是下一個風口,如今看來,行業並未爆發,也沒有顛覆消費分期。

信用租賃是個偽命題嗎?

“等市場成熟,接受租賃這種新的方式之後,行業可能才會真正迎來爆發。”白奇認為,市場還非常早期,現在下結論,為時尚早。

*文中部分受訪者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