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掌握央視96%收入,是讓中國商界大佬爭得頭破血流的狠角色


她曾掌握央視96%收入,是讓中國商界大佬爭得頭破血流的狠角色

她之所以搶手,是因為她旺財。

為了她,全中國的大佬們爭得頭破血流。

因為,凡是跟她扯上“關係”的人,一年賺上十幾億、幾十億都不在話下,甚至彪炳中國商業史也是很有機會。

“抓到了譚希鬆就等於抓到了財神。”

圈子裡,大佬們不禁紛紛感嘆。

那些年,秦池酒、愛多VCD、孔府宴酒等等,和她一朝達成合作,第二年營收翻個6、7倍不是問題。

愛多VCD雖然如今跌下神壇,當年卻做出了10倍營收的神話戰績。神話的助推者,還是這位圈子裡的“大姐”譚希松。

從遞條子到競標,從賣不出到爭標王

1993年,中央電視台廣告部來了一位新主任,譚希松。

廣告部在當時掌握著央視96%的收入,這個職位可謂炙手可熱。譚希松收到調令後,竟然是大哭了一場。職位越熱、責任越大,也越多雙眼睛在盯著。坐在這個位置,壓力太大了。

延伸閱讀  李云迪,the9,by2,彭昱暢,付辛博!

不出所料,譚希鬆上任以後,立刻收到了數不盡的“條子”。

那時候央視的廣告,不分時段統一報價。大佬們為了給自己的廣告安排個好時段,各種托熟人找關係。能找到台長批個條子是最好的,實在不行找到廣告部的職員也是好的。

在很長一段時間,從上至下,廣告部的條子滿天飛。此時的譚希松處境尷尬,人情不能不顧,但是無規矩不成方圓,總不能靠走後門來發展未來的業務。

不破不立,譚希松無奈之下乾脆建立了一套新玩法:招標!

她將央視節目的黃金時段拿出來,單獨進行全國招標。投標金額最高的企業,還會獲得一個響亮的名字:標王。

譚希松靠著這個殺手鐧,在短短的五年內將央視的廣告收入由5.6億提高到48億,開創了中國電視媒體廣告市場化的新篇章。

央視黃金時段中,最具商業價值、同時也是廣告金額最高的,非春晚莫屬。春晚每年的標王之戰,都是一場大戲。

第一屆春晚招標,並不是一帆風順。

1994年譚希松為了推進招標,親自到各地上門拜訪龍頭企業。雖然廣撒英雄帖,但是來競標的企業無論數量還是體量,大不如預期。大多數企業不僅對招標形式不熟悉,對春晚的廣告效果也沒有信心。

招標會上,春晚迎來了第一個標王“孔府宴酒”,一個全國范圍內並不知名的地方酒廠。

孔府宴酒以3000萬的價格,拿下1995年春晚整點報時和《天氣預報》前的廣告時段。 3000萬是孔府宴酒全年1/10的銷售額,一場廣告用掉了全年大部分利潤,孔府宴酒可以說是眼光與膽識兼具。

延伸閱讀  《嚮往的生活6》開播首日,收視率名列前茅,沈騰馬麗成“王炸”

春晚過後,孔府宴酒家喻戶曉,次年銷售額直接衝破9億元,在國內酒企排名第一。即便是茅台,在2000年以後才進入10億銷售額的陣營。

有了第一屆招標的成功案例,後面的春晚招標猶如開掛。隨後的幾年中,酒企承包了春晚標王。 2000年後電器盛行,美的集團在隨後的12年中先後包攬了11次標王。

2015年是春晚互聯網時代開啟的一年,這一年的除夕,各家在收看春晚之餘都添加了一個新活動,搖紅包。微信搖一搖在除夕當晚互動峰值高達8.1億次/分鐘,紅包收發總量達到10.1億次。

據官方數據顯示,除夕後僅兩天時間,微信綁定個人銀行卡達2億張。 “像被偷襲了珍珠港。”馬雲形容。

譚希松創造了中國商業新模式,也為中國商業史留下了一個記錄商業權力變遷的精準刻度。

——END——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