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山東男子戀愛花96萬,分手起訴女方還錢,女子:你是奇葩


前言

2020年10月,山東情侶戀愛兩年分手後,

男方俞先生將女方徐女士告上法庭,

要求女方歸還戀愛期間所花費的96萬元“彩禮”。

徐女士認為這些錢都是男方在戀愛期間自願贈與,

並不屬於彩禮,表示不會歸還,態度十分強硬。

戀愛兩年花費近百萬元,俞先生和徐女士究竟有著什麼樣的感情經歷?

法庭上,雙方各執一詞,法院最終會作何判決?

以金錢追愛

2018年,35歲的俞先生在杭州某會場上遇見了比自己小11歲的山東老鄉徐女士。

徐女士容貌秀麗、身材窈窕,令他一見傾心。

兩人交換聯繫方式後,俞先生立即對徐女士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他每天都給徐女士發消息,邀請她一起吃飯、娛樂,但徐女士都愛答不理。

其中緣由是徐女士認為兩人之間的差距太大,

她外形條件優越,淨身高170公分,

而俞先生只有165公分,比她矮了足足5公分,

兩人站在一起根本不般配。

另一方面,徐女士本身對另一半的要求也很高,

不僅得是高富帥,還要對她溫柔體貼。

因此,她對俞先生並沒有一絲好感。

俞先生清楚自己的外在條件差,便盡可能地從其他方面來彌補不足,

開始在聊天中頻繁給徐女士發紅包、轉賬,也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

通過了解,徐女士得知俞先生是一位名下經營著幾家公司的大老闆;

而他這種死纏爛打又出手闊綽的霸總式追求,

任哪個女生都招架不住,徐女士漸漸對他有所改觀。

2018年7月,俞先生一次性給徐女士轉賬11萬元,

徹底感動了她,終於答應了俞先生的追求。

既然物質能打動所愛之人的芳心,俞先生必將持之以恆。

在兩人戀愛的日子裡,俞先生盡可能地滿足徐女士的需求。

無論是她的生日,還是任何一個節假日,他的禮物和紅包都不會缺席。

禮物必須是奢侈品牌鞋包、衣服、首飾,紅包動輒幾千上萬——

5000、5200、6666、10000元,再附上甜蜜的文字說明:

“慶祝我家寶貝輕熟。”

“親愛的節日快樂,想你。”

除此之外,俞先生日常哄徐女士開心要發紅包,

就連讓她給自己開個門也要轉賬一萬表示獎勵。

俞先生的大方,讓徐女士的生活品質提高了檔次,

出門在外,連走路時腰桿都挺直了不少。

隨著徐女士的工作越來越忙,兩人聚少離多,

看著女友一臉倦容,俞先生心疼地說:“你的工作又累,又賺不來幾個錢,不如把工作辭了,

延伸閱讀  倪萍:煽情功力不減當年,完胜周濤立馬把山東春晚提升到央視水準

以後你的一切開銷都由我來負責,你只管吃喝玩樂就行。 ”

這句“我養你”的話語,讓徐女士感覺到自己彷彿就是那電影中的女主角,人生從此有了依靠。

她欣然地接受這個提議辭去工作,在俞先生的“羽翼”下,

過上了無需奮鬥便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優質生活。

12月,俞先生購買一輛價值40幾萬元的寶馬汽車,

作為跨年禮物送給女友,並登記在她名下。

感動了徐女士,也讓她體會到了被眾多好友用羨慕的目光圍繞的快感。

“這老俞可真是個闊氣的好男人,一出手就送寶馬!”

可她們不知道的是,俞先生之所以對徐女士出手如此闊綽、百般寵愛,

不僅僅是因為他愛徐女士,也希望可以和她結婚生子。

只是金錢能夠買來一時的感動,卻買不來一世的真情。

走不進婚姻就走上法庭

2020年10月,俞先生與徐女士結束了兩年的戀愛關係。

俞先生一直都把徐女士當成未來的妻子,全心全意地付出照顧,

被分手後自然心有不甘,便要求徐女士歸還所贈的寶馬汽車。

一聽,徐女士氣憤地拒絕道:

“這輛車當初是你自己要送給我的,況且也登記在我名下,

哪還有要回去的道理,你不覺得這麼做很丟人嗎? ”

徐女士強硬的態度就像一盆冰水,將兩人還殘留餘溫的感情徹底澆滅。

昔日情侶反目成仇,氣憤難當的俞先生將徐女士告上法庭。

起訴書中,俞先生要求徐女士歸還寶馬汽車,

以及他這兩年在徐女士身上所花銷的費用,共計96萬元。

而這筆款項被定義為“彩禮”。

收到起訴通知的那一刻,徐女士愣住了。

她不明白,兩個人在一起時明明那麼美好,

為什麼分手以後還要鬧到對簿公堂的地步?

實在令她心寒至極,一見到俞先生便指責道:

“你真的是個奇葩!”

法庭上,徐女士出示兩人之間的聊天和轉賬記錄,

表明所有紅包、轉賬,以及寶馬汽車、奢侈品等等,

都是俞先生主動贈與她的節日禮物;

此外,兩人戀愛期間並未談及婚嫁,

雙方家長也沒見過面,“彩禮”一說根本不存在。

俞先生否定了徐女士的說法,

表示紅包和轉賬大都是在徐女士的暗示下給出的,

而寶馬車也是因為她說想要一輛車,他才為她購買;

還有在眾多轉賬當中,額數最大的一筆11萬元款項,

是在徐女士說她父親想買一輛車,需要11萬元的情況下所給。

延伸閱讀  王俊凱演唱會未定,但四部待播作品都迎來新動作,一直在期待!

“那時正在追她,為了表示真心,我就都給她轉了。”

俞先生說,徐女士的這些行為都明顯存在索要,

自己的付出也的確是心甘情願,但都是附加結婚條件的贈與,

既然徐女士並不想與他走進婚姻,那這一切便不屬於普通的贈與,

而是藉款,所以他認為對方應當歸還。

徐女士立即否認自己索要過,並提高分貝辯解道:

“那11萬明明就是你說為了表達對我的愛意,代表一心一意的意思!”

俞先生荒唐一笑,“我也不是多有錢的人,表達個愛意要11萬嗎?”

對於徐女士否認彩禮存在的問題,俞先生也提供了兩人的聊天記錄證明。

2019年5月,兩人的聊天記錄顯示,

俞先生稱呼徐母為“丈母娘”時,得到了徐女士的默許;

而他詢問徐女士,跟丈母娘見面吃飯應該要準備多少錢紅包時,徐女士也給出了建議。

擔心見面紅包太少,俞先生還承諾以後提親會準備足夠的禮金。

“你要是沒那個意思,當時為什麼不回絕我,而是選擇默許?”

不服判決再上訴

經過審理法院認為,由於雙方在戀愛期間,

俞先生是以結婚為目的給徐女士轉賬、購買寶馬汽車,

而徐女士在接受時所表現的態度也顯示她有結婚的想法,

因此這些轉賬和寶馬汽車應當歸屬於彩禮;

但部分轉賬附帶錶達愛意的說明文字,不受法律保護;

故徐女士最終應向俞先生返還彩禮款和買車款共計86萬元。

起訴主張退還96萬元,判決下來卻少了10萬元,俞先生無奈地搖頭嘆氣。

事實上,他給徐女士花的錢遠遠超過這96萬元,

他沒有錙銖必較,只是因為畢竟相戀一場,不想做得太絕;

而轉賬時之所以附帶錶達愛意的文字說明,

都是為了維護女方的自尊心,避免讓她覺得他是在包養她。

“這無非就是用各種示愛的方式來給她找個轉賬的由頭罷了。”

而這些由頭,最誇張的就是5200元報銷10杯奶茶。

什麼樣的奶茶一杯就需要520元?

俞先生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奔著結婚而去的,

然而對方卻只是想從他身上獲取金錢利益;

所以即便官司贏了,法院未判還他主張的全部數額,

讓他感覺自己還是輸了,所虧損的並沒有得到相應的彌補。

不過,徐女士也同樣不服判決,隨即向法院提起上訴。

她始終認為,兩個人在戀愛期間的一切花銷都不該在分手後退還。

二審時,徐女士告訴法官,

戀愛這兩年裡,自己也並不是只會接受,不懂付出的人;

每回節假日,包括俞先生生日,

她都會大方地給俞先生髮紅包,精心準備禮物,

雖然金額沒有他的大,但足以表達她對他的愛意。

延伸閱讀  網曝《愛的二八定律》定檔,楊冪許凱主演,先婚後愛,甜度爆表

同時,徐女士還出示了曾經給俞先生購買LV錢包的消費記錄證明。

“我也是有付出的,這些我都讓你還了嗎?”

俞先生苦笑著回應道:

“LV錢包我連見都沒見過,都不知道你送給哪個男人了。

從認識到現在,你總共就請我吃過一頓飯。 ”

在他看來,徐女士提供這些證明蒼白又可笑。

為了得到法院的支持,徐女士還梨花帶雨地控訴道:

“如果分手就要把他戀愛時付出的金錢歸還,

那我兩年的青春和貞潔他又該怎麼賠,能用金錢衡量嗎? ”

俞先生反問道:“那我付出的時間和精力又該怎麼算?”

審理最後,法院宣布二審維持原判。

輸了官司,徐女士在接受記者採訪時,

表現得十分不甘,認為法院的判決並不公平。

“當初他就是圖我長得好看,一直追我,

他身材比我矮,年紀又比我大那麼多,

要不是他死纏爛打,又出手大方,我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

不過現在想想,她也有些後悔,

如果當初她能夠和對方好好談談,兩人也不至於鬧到這個地步。

經過這一次事件,兩人對待愛情的看法都發生了改變。

徐女士說:“以後貪戀愛我不會再輕易接受男方這麼多的紅包,現在談戀愛都不敢談了。”

而俞先生則說:“我現在非常不願意相信女人,換作誰被這樣騙一次都不會再相信愛情。”

法律是公平的,愛情也是。

兩個人在一起,應當相互付出,

一味索取,最終必將得不償失。

徐女士失去的不只是已經到手的金錢,還有一個真心愛她的人。

Scroll to Top
Scroll to Top